章节目录 14药王大赛(三)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180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魔狱 神级英雄 国色天香黑岩 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宋时行 江山权色 气冲星空
寒非邪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战湛道:“我想变强!”

    寒非邪道:“你几岁了?”

    “……十八。”明明比他原来的身体还年轻几岁,怎么说出来有种莫名的沧桑呢?

    寒非邪道:“经脉定型了。你修炼到什么品级?”

    战湛干笑道:“剑士,不过中阶了。”

    寒非邪挑眉道:“说了前面那个,后面那个还重要吗?”

    战湛:“……”

    寒非邪沉吟道:“你需要增强经脉。”

    战湛一双眼睛瞬息间迸发出五百瓦的电力。

    寒非邪打起小算盘来。他这次出来除了寻找《天芥神书》指定的草药修复受创经脉之外,还想参加药王大赛拜入药王门下。但以目前寒家的门声,大多数药王顾忌麒麟世家必会绕道而行,无身份背景又难入药王法眼,想来想去,只有暂时依附战家这棵大树。

    他道:“增强经脉的药和复活药一样,都是超甲级配方,天下间只有药皇才有。”

    战湛忧愁了,“听起来就很贵。”不知道公主娘和元帅爹俸禄多不多,私房钱够不够。

    “……”寒非邪道,“不是贵不贵的问题,是有价无市。”

    战湛道:“那怎么办?”

    寒非邪道:“拜入药皇门下。”

    战湛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不忍心告诉他他后来拜的不是一位药皇,而是一位丙级药君——介于药王与药皇之间。不过那位药君手里的确有一张超甲级配方——复活药。

    “半个月后就是药王大赛,你要不要一起参加?”寒非邪提出邀请。

    战湛愣了愣,很快意识到这是个大好机会,脸上却表现出几分欲迎还拒的讪讪然,“这个,我是很想参加。可惜我对草药一窍不通。你见过我恶补的效果。”

    “我知道。”

    “那怎么参加?”

    寒非邪认真道:“走后门。”

    战湛:“……”

    战湛还是被寒非邪说动了,虽然知道寒非邪多半想利用他。他记得原文里帮助寒非邪参加药王大赛的是五大世家之一的皇商世家宁家,寒非邪以渊博的草药知识打动了宁家两兄妹的心,抓住商人爱投资的心理,成功地撑起宁家大伞,受到一位丙级药君的青睐。

    不过现在有更现成的伞,寒非邪当然不会舍近求远。

    现在战湛要考虑的是怎么说服自己的母亲。和不知寒非邪来历的宁家兄妹不同,他的公主娘一看就没那么容易被忽悠。

    他一进门就看到云雾衣一脸我知道你会来的表情。

    “娘。”

    他刚说一个字,就被云雾衣打断,“宝贝,你的这个朋友不是我们战家交得起的。”

    ……

    这么一大顶帽子压下来,直接把战湛的撒娇计划威胁计划砸得粉碎。他默默地搬过凳子坐在她跟前,故作迷茫道:“他来头很大吗?”

    “他的敌人来头很大。”

    战湛笑道:“比娘还大?”

    云雾衣面无表情地说:“和白梦山一样大。”

    战湛笑不出来。话说到这份上,就不能按照原计划走了。要是他们家扛得起白梦山,他的公主娘就不会这么干脆地放弃金谦。

    “但是他能帮助我变强。”他抛出诱饵,“他深通药理,一定能在药王大赛里大放异彩。他向我保证,只要他拜入药王门下,一定帮我加强经脉。”

    云雾衣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增强经脉的药是超甲级,只有药皇才有配方,就算你朋友拜入药王门下也没用。”

    “娘怎么知道他不会拜入药皇门下呢?”

    “因为药皇只收药王级以上的人为徒。”

    “……”

    云雾衣见战湛低头,以为他在为希望破灭而难过,温柔地拉过他的手抚慰道:“修炼不是成为强者的唯一方式。只要好好学习,你一样可以立于帝国之巅,手握生杀之权。”

    战湛心头猛然一震。他从她的这句话里听出了浓烈的血腥气。

    云雾衣道:“这样吧,我送你去帝光学院,主修辅政,副修剑气。那里离家近,周末还能回家。你看这样好吗?”

    不好!当然不好!帝国之巅和大陆之巅差太远了。

    战湛缓缓道:“娘,你相信预言梦吗?”

    云雾衣道:“你梦到什么了?”

    战湛想了想道:“其实我去还魂魔林不是为了抓魔兽,也不是为了去太古学院,而是因为我做了一个梦,梦到爹战死沙场,娘一头撞死在皇宫的石柱上。”

    云雾衣手猛然一紧,眼底闪烁不可置信的神色。

    “战家就这么败了,我被发配到边疆,遇到了……寒非邪。”一个好的谎言就是需要真实和虚假交错,让人真假难辨。

    “说下去。”

    “那时候他已经是剑皇……”他本来想说剑圣,想想太危言耸听了些,就降了两品,“但是被一位剑圣所伤。我救了他之后我们就一起修炼。直到他成为剑圣,带我回到天都,帮我重振战家。”

    “你去还魂魔林就是为了遇到他。”

    “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那个梦实在太逼真了。”

    云雾衣道:“那你是发配边疆之后才见到他的,怎么会知道他在还魂魔林?”

    战湛连思考都不思考地回答道:“感觉,一种强烈的,非去还魂魔林不可的感觉!”

    云雾衣缓缓站起身。

    战湛的眼神跟着她转。

    她沉默半晌后,摇头道:“宝贝,我不能因为你的一个梦而拿整个战家做赌注。”

    “可是我的确遇到了寒非邪。”

    云雾衣道:“这更证明现实和梦境并不相符。在梦里,你是在边疆遇到他的。”

    战湛哑口无言。

    云雾衣走到他身边,摸着他的头发道:“娘知道你想帮朋友,可是有些忙不是我们帮得起的。”

    战湛道:“那我们就保密!只要我们不说,谁知道他是寒非邪。”

    “以他的容貌,如何不引人注目?”

    “如果我有办法隐藏他的容貌呢?”战湛眼睛一亮,又想起一个剧情来。

    云雾衣不解道:“他对你来说真的如此重要?”

    战湛握拳道:“娘!他以后可能会成为剑圣。只要有剑圣做靠山,就连白梦山都要忌我们几分,金先生说不定就有机会回来了。”

    云雾衣怔了怔。自己儿子是个怎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惹是生非游手好闲,却从来没有这样偏执于某件事,偏执得甚至有点不像他了。

    “如果他真的能掩藏容貌,我指的不是戴面具这种程度的掩藏,而是完完全全不引人怀疑不引人瞩目的隐藏,”她顿了顿,“我们再谈其他。”

    “谢谢娘!”战湛用力地抱了他一下,飞快地奔出门外,朝自己的院落跑去。

    寒非邪正盘膝坐在他的床上修炼。他的经脉并没有完全复原,而是根据《天芥神书》上的办法,慢慢地将经脉中剩余的魔晶火阳之气聚敛起来。这股火阳之气日后就是他的剑气,只是现在还不能运用自如。

    他抬头见战湛一脸喜色地跑来,稍稍放心,正要开口,就听战湛道:“我娘要给我们一个机会。”

    寒非邪道:“什么机会?”

    战湛把条件说了。

    寒非邪的脸顿时变得很难看,“你想让我毁容?”他虽然也不满意自己的脸,但没有不满意到宁可变成丑八怪的地步。

    战湛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买一张能够变脸的人皮面具。”

    寒非邪心里一动,要是有这样的东西,以后在外行走倒是方便很多,毕竟腾云帝国气候宜人,不冷不热,戴斗笠戴口罩根本就是在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或者容貌有问题。

    “一般面具好找,可精致的人皮面具要上哪里买?”

    战湛得意道:“放心,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