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药王大赛(四)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3862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胸有成竹的战湛立刻把一号找来,“我有多少私房钱?”

一号:“……”

战湛以为他顾忌寒非邪在场,“没关系,非邪是我兄弟!我的钱就是他的钱!”

一号慢吞吞道:“据我所知,是很多的。”

战湛眼睛一亮。

“但是,我的职责是护卫小公爷的人身安全。”他加重“人身”两个字。

战湛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一定要记住。”

一号侧耳倾听。

“小公爷我,嗜钱如命。”他一副钱在人在,钱不在人在了也等于不在的表情。

一号:“……”

正好小丫鬟端着点心进来,在门口听到战湛找私房钱,立刻走进屋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来。

战湛一看箱子大小就喜上眉梢。

小丫鬟将箱子放在他面前道:“小公爷,您的钱都在这里了。”

“好丫头。”战湛摸摸她的小脑袋,喜滋滋地打开箱子。

寒非邪肆无忌惮、一号貌似不经意的眼神同时瞟过来。

“……”战湛不敢置信拿起箱子倒过来摇了摇。

一张银票以极为惬意的姿态,悠悠然地从箱子里飘下来,落在桌上。

三双眼睛同时盯住银票的面值。

战湛想:这么大的箱子放这么一张银票,这张银票的面值一定很大。他把箱子往丫鬟手里一塞,郑重地将银票从反面翻到正面——

一百两。

……

擦!

战湛想起刚刚才说过嗜钱如命,没想到立刻就命短。

云雾衣从战湛走后就一直思量着预言梦的事。她嘴上说梦与现实相左,心里却信了几分。尤其是战不败战死边疆后,自己撞死皇宫石柱这一节。

若是战不败真的死了……

她抱着胳膊,只觉全身发冷。

现在人人都知道军神战不败与公主云雾衣婚姻美满,伉俪情深,可谁知道当年为了嫁给战不败,她跪过宗祠撞过石柱,几次九死一生才搏回来这样的机会。为了守住这段婚姻,她和战不败都付出太多。尤其这一代,皇室血脉单薄,更将战家流有皇族血脉的后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在麒麟世家有意无意的挑拨下,以蓝家为首皇室做后盾的文臣派与军神府为首的武将派的关系几近水火不容。

不久前战不败被召唤回天都名义上是嘉奖,可私底下被抽调走大批亲信,身边又被安插不少蓝党的人,再加上朝廷对军饷辎重的补给克扣已久,战不败这一去的确是凶多吉少!

她拿出纸笔,将战湛的预言梦一字不漏地写了下来,打算寄给战不败。不管预言是真是假,多一分防范总是好的。她又想到了战雷,所有人检查过尸身都说是走火入魔,但他不过平常修炼又不是突破关卡,怎么可能走火入魔?

可有疑问又如何,无凭无据,就算闹起来也只是叫其他人更加有机会借题发挥而已。

她和战不败只能梗着脖子把这口气咽下去!

从此之后,她再未抱怨过战湛的游手好闲。她想开了,若是战湛愿意走他哥哥的路,出人头地,她就不惜一切代价帮助他,若是他甘于当个纨绔子弟,她就竭尽所能护他一生庸碌、平安。

“娘?”

战湛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拿着笔坐着发呆。

云雾衣回神,不动声色地折起信纸道:“这么快就想出办法了?”

战湛支支吾吾道:“办法是有的,可缺钱。”

云雾衣看着他,看到战湛都快脸红了,才叹气道:“要多少?”

“二十万。”

云雾衣震惊道:“你要做什么?”

战湛老实交代道:“我要去拍卖场。”

云雾衣想了想道:“拍卖场倒的确会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战湛笑道:“娘要是有什么喜欢的,儿子也给你买来。”

云雾衣了然地的看了他一眼,起身进房间拿出一个箱子来。

……

居然和他藏私房钱的那个一模一样。

战湛无语。这是战家统一发放的保险箱?倒是让小偷省了不少事。

云雾衣打开箱子,抽了两张银票给他。

战湛接过来一看,果然是两张十万。他有点惊讶。虽说小说后期随便什么灵丹妙药都是几十万上下,但前期没通货膨胀,二十万是一笔大数目。他是抱着讨价还价的心态来的,没想到的云雾衣竟然二话不说照给。

云雾衣语重心长地说:“你长大了,娘知道你懂得怎么花钱。”

她给这钱主要试试战湛,看他是真心想变强,担当起战家家主的重任,还是一时热血,嘴上说说。知子莫若母,她感觉的到去还魂魔林前的战湛与以前不同,可还不明显,回来之后才是天差地别,或许是那个预言梦让他生出危机感,若是如此,她原先布置的计划就要改一改。

战湛忙不迭地答应,揣着钱高高兴兴地跑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是真是假还两说,但“有钱感觉真不错”是绝对的。拿着二十万走在路上,那感觉人都是飘的。

战湛一边咧着嘴笑,一边让一到八号把自己围紧了,别让陌生人靠过来,生怕刚热乎的钱不翼而飞。

远远地看,那阵容活脱脱一支螃蟹军团。

寒非邪嫌丢人,就远远地看。

走到拍卖场前,战湛还没抬脚,拍卖场的管事就满脸堆笑地迎上来,“今天吹的是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

战湛心头一动。这拍卖场名义上是国家所有,实际上是国家控股,宁家参股和管理,所以这管事说穿了就是宁家的人。而在天都五大家里,唯一和战家关系过得去的,就是皇商世家宁家。

“宁姐姐最近好吗?”他柔声道。

管事叹了口气道:“自从大公子去了之后,小姐就没吃过一天的好饭。我们都知道,她嘴上不说,心里一直很惦记大公子。”

战湛知道他口里的大公子就是他那个无缘一见的哥哥战雷。若说《绝世剑邪》这篇文里有哪个年轻貌美出身世家气质不俗聪明贤惠的女人没被寒非邪迷得神魂颠倒,就只有这个一出场就痛失所爱却矢志不渝的宁春意。

两人正着话,宁春意就从里面出来了。

她显然是收到战湛来拍卖场的消息,直奔他而来。“你怎么有空过来坐?”她眼巴巴地看着他,似乎在他脸上寻找战雷的影子。

宁春意失去爱人后眉眼难掩憔悴,更增凄楚之美。

战湛上辈子属性宅男,处了二十多年,对着照片就风流倜傥,对着活人就孤芳自赏,现在被个大活人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只觉心脏怦怦乱跳个不停,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呆呆地说:“就,就过来看看,走走。”

宁春意看见他的呆样,嘴角微微抿起,眉宇的忧伤微散,落落大方道:“我带你们进去。”

“哎?我还没领号码牌。”

宁春意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凭你战二公子的名头还要什么号码牌,我带你去包厢。”

战湛这才想起天都几个大世家在拍卖场都有固定的包厢,只是战家很少来,所以没怎么用过。他跟在宁春意的身后,拐入一条安静的小走廊上楼,出来就是贵宾包厢长廊,每个包厢都垂挂着帘子,外面不能看清里面,里面能隐约看到和听到外面。每个包厢外都挂着一块镶金边的木牌。战家的放在走廊靠右的位置。

宁春意指着最靠左的包厢道:“司徒家姐弟就在那个包厢里。”

战湛嗅着她的发香,有点心猿意马,随口道:“他们看中了什么?”

“不知道。最近拍卖场生意不好,前几场拍卖的东西都还在,加起来大概有五十来件,不一定和你的撞上。”她顿了顿,又道,“你来得晚,拍卖已经开始,东西都上了名单,不能改。你若是想要什么,我帮你留意。”

就是说就算战湛今天空手而归,她也会帮他另外寻找。

战湛心下感激,知道她帮自己完全出于对战雷的爱,顿时收起不良之心,“我先看看,一会儿再找你。”

“嗯。拍卖正在进行,我不多说,你自己斟酌。”

宁春意交代完转身,走到半途才顿住脚步,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原路,战湛一行人已经进了包厢。她和战湛接触不多,粗粗的印象是一个有点嚣张爱吹牛的纨绔,怎的今日这么沉稳?

身为天都五大世家之一的人她自然联想到很多,最后握紧领子里项链的吊坠,轻声道:“雷,你弟弟长大了,你若知道,也会高兴吧。”

在包厢里坐下来之后战湛才想起自己可能来早了。寒非邪在拍卖场买到人皮面具应该是药王大赛开始前几天,他提早了十几天过来,人皮面具说不定还在路上。

既然来了,他也没想这么早回去,就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思听着拍卖师在那里吆喝。卖了这么久都没卖出去的自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他听了两个小时,睡了一个半,正想着今天先回去过几天再来,就听拍卖师用着和两个小时前一样亢奋激动的声音叫道:“精彩的时刻要来临了!下面这样东西一定会令在座的各位神魂颠倒,没错,神魂颠倒!这是今天拍卖的最后一样东西,也是今天所有东西中价值最高的一样东西!它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呢?!让我们一起瞪大眼睛,瞪大眼睛来看吧!看!”

……

战湛的眼睛差点看成斗鸡眼,心里还是纳闷地觉得:不就是一根草吗?

他转头看寒非邪,却发现他解除了打坐修炼状态,双眼正炯炯有神地盯着那根草。

(快捷键 ←)上一章:14药王大赛(三)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6药王大赛(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