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6药王大赛(五)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114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它不是一根普通的草。说起它的来头,可能要令在座各位都吓一大跳!”拍卖师见大家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才不疾不徐道,“它来自神剑大陆最神秘的地方——九幽寒地。”

    战湛听到拍卖场下方传出不少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连一直静默的司徒家包厢的帘子都钻出一只小脑袋来。

    拍卖师道:“众所周知,九幽寒地是天下公认的极阴之地,最适合修炼极阴剑气,但是物极必反。我手中这棵蚀日还阳草乃是天下至阳至刚之物,有它相助,修炼极阳剑气可事半功倍!”

    战湛知道为什么寒非邪动静这么大了,因为这棵蚀日还阳草正是他之前说的一大串名单中一味!

    拍卖师深通见好就收的道理,喊出底价一万,开始竞拍。

    这个价钱令很多人望而却步。

    蚀日还阳草的名声是有的,但九幽寒地是公认神秘之境,去过的人屈指可数,更不用说取来蚀日还阳草,所以大众普及度很低,就算药王级别的人也未必知道该怎么用,所以东西虽好,却无用武之地。

    拍卖场的静默令拍卖师愣了愣,道:“蚀日还阳草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物!药王大赛在即,一棵好的草药可抵千金!”

    战湛见寒非邪又坐了回去,疑惑道:“你不是要吗?”

    寒非邪道:“这棵只是副草。”

    战湛:“……”副本他知道,副草又是什么东西?

    寒非邪看他表情就知所想,解释道:“蚀日还阳草的替身,效用只有它的百分之一。再看看吧。”他手里的钱不多,不想浪费在一些不值的地方。

    战湛道:“价格大概是?”他看他不是很想要的样子,大概亏得挺厉害。

    寒非邪道:“可遇不可求的草药很难估价。如果是真的蚀日还阳草,底价起码在二十万以上。”

    战湛抱着怀里的钱不说话了。拍卖师开这个价码,显然知道手里的只是副草,坑货!

    不过拍卖师的话还是打动了在场不少人的心,价格从一万飙升到三万六千。

    司徒奋坐不住了,一口气将价格抬到五万。

    其他竞争者偃旗息鼓。倒不是出不起价,而是得罪不起人。

    在缺乏对手竞争的情况下,副草毫无悬念地落入司徒奋手中。听着拍卖师宣布竞拍成功,他还特地转头朝战湛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距离虽远,得意之情却一览无遗。

    寒非邪好奇道:“你的对手?”

    战湛顿时像吃了一只苍蝇,“他才十二岁。”

    “剑气品级是?”

    “……剑士,巅峰。”

    寒非邪斜睨了他一眼。

    战湛道:“你不是说说了前面,后面就不重要吗?”

    寒非邪点头道:“所以你够资格当他的对手。”

    战湛:“……”

    拍卖师宣布拍卖结束,所有人陆陆续续退场。

    司徒奋走到他们的包厢前,突然脚步一拐钻了进来。

    战湛皱眉道:“敲门,你懂吗?”

    随着他明显不悦的语气,七号和八号迅速挡在司徒奋的身前。

    吃了一惊的司徒勤勤也急忙进来,站在自己弟弟身侧助威。

    战湛看着她,用同样的语气道:“敲门,你懂吗?”

    司徒奋嗤笑道:“我是来看看你没买到东西的沮丧表情!”

    战湛受寒非邪打击,正看司徒奋不顺眼,难得他送上门找消遣,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很不客气地呵呵冷笑两声道:“我家又不等着我买草回去喂,有什么好沮丧的。”

    司徒奋脸一下子就红了,愤怒道:“你家人才等着喂草!”

    战湛一脸新奇道:“谁说你家人吃草了?我说的是我家的牛,你激动什么?”

    司徒勤勤第一次见战湛口齿伶俐地挤兑人,眼底有好奇也有戒备,“你是来这里买魔兽的吗?”

    战湛:“……”他的确喜欢玩魔兽没错,但脸上没写着玩家两个字啊,到处有人认亲是什么情况?

    司徒奋又来劲了,“啊哈,你的魔兽都被卫三哥的魔兽打死了,所以来这里买魔兽吧?听说你前阵子还去还魂魔林了,看样子一无所获啊。”

    卫三哥?

    战湛想了想,的确有这么一号人。天都五大家,战蓝司徒宁卫,卫家虽排最末,但世袭禁军卫统领,是铁杆保皇党,论皇恩,还在蓝家之上。

    卫家这一代是三个儿子,卫兴、卫盛、卫隆,老二是帝光七星的橙云,和战雷不对付,老三和战湛不对付。不过就战湛人见人厌的脾性,也就宁春意看在战雷的份上爱屋及乌一点。

    “哦,魔兽啊。”战湛懒洋洋地抠着耳朵,“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玩过。不过人嘛,总是要学着长大。老是沾花惹草的也不像话,你说是吧?”

    司徒奋抓着蚀日还阳草的手顿时烫得发麻。

    司徒勤勤诧异地看着他,觉得眼前的战湛十分陌生,陌生得让她有点害怕。她抓着司徒奋的胳膊道:“今天的功课还没做呢,我们快回去吧。”

    司徒奋愤愤地转身,瞥见角落里站着个人,贴墙面壁着站,立刻指着他的背道:“你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人?”

    战湛知道寒非邪是怕自己的这张脸带来麻烦,忙上前拦住司徒奋,笑道:“他说要花一万两买那棵草,我嫌他蠢,罚他面壁呢。”

    司徒奋:“……”

    司徒勤勤连拖带抱地把气得快爆炸的弟弟给带走了。

    战湛在包厢里捶胸顿足地庆祝胜利。

    “咳咳。”宁春意站在门口,“我可以进来吗?”

    战湛连忙拿恢复正经模样,拨开帘子道:“宁姐。”

    宁春意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想不想要蚀日还阳草?”

    战湛眼睛一亮,“你还有吗?”

    宁春意道:“拿来的时候一共是五棵,为了确认功效,用掉了两棵,现在还剩下两棵,本来打算过两天再卖,如果你要,我私底下卖给你,不过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战湛忙不迭地点头,很快又羞赧道:“五万两一棵的话……”

    “照底价一万两。”她顿了顿道,“你要是钱不够,我替你垫上,你有了再给我就行。”

    战湛的心一下子就热了,满口应承。

    宁春意带着他去仓库,寒非邪等人被留在包厢里等。

    拍卖场的仓库自然有不少东西,分三六九等堆着。差的就平时拍卖充数,维持运作,稍好一点的就陆陆续续地卖,吊顾客的胃口,再好的都放在大拍卖日,专邀大主顾来竞拍,最好的用来当镇场之宝,非特殊日子不卖。

    战湛东看看西看看,看得眼花缭乱。

    宁春意拿出一个匣子给他,“喏,东西在这里。你还有什么想要的?”

    战湛道:“有没有可以易容的人皮面具?”

    宁春意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转身走到一间小屋子里,翻找了一番,拿出一个布袋,从里面抽出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

    战湛高兴道:“怎么卖?”

    宁春意没好气地轻拍他的脑袋道:“你当我这里是小卖部吗?”

    “呃。”

    “我们拍卖场卖东西通常不会告知买家货物来源,但是这个例外。它是从送命堂流传出来的。”

    战湛脸色一变,“那个擅长易容的杀手组织?”

    宁春意道:“送命堂的杀手每次杀人都会用人皮面具易容乔装,杀完人之后再把这些面具卖掉。不知情的人买了面具等于背上了杀人的黑锅。我也不知道他们曾带着这张面具杀过什么人,有没有仇人。要不要买,你自己决定。面具的底价是二百两。”

    二百两?

    战湛毫不犹豫地决定:“包上!”这么便宜的东西不买白不买。
(快捷键 ←)上一章:15药王大赛(四)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7药王大赛(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