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药王大赛(七)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625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玄灵丹的来历的确有点蹊跷,说起来,军神府的实力也有点蹊跷。神剑大陆一共就这么两个帝国,腾云帝国一共就这么五个世家,按理说,战家的实力应该不止于此。怎么拿出一个战将巅峰的金谦都很吃力的感觉?

    难道是这个世界不流行门客的说法?

    可是剑气修炼少不得灵丹辅助,背靠豪门好乘凉,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道理难道大家都不懂?

    他走进云雾衣住的院子,丫鬟们看到是他,都没有阻止他进去。进屋才发现云雾衣并不在房间里,他正想转身问丫鬟她去了哪儿,就听到云雾衣在他身后柔声问道:“宝贝,钱不够吗?”

    “呵!”他倒吸一口凉气,双脚并拢跳出门槛,才转身看她。

    云雾衣无辜地回望着他。

    “娘?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战湛手扶着门框,惊魂未定。

    云雾衣招手道:“你进来,把门关上再说。”

    这个世界应该没有鬼这个设定的。

    战湛进屋关门。

    云雾衣走到花几边上,双手扶住花瓶。

    战湛心下敞亮,暗道作者好美创意,这种转动花瓶当密室机关的老掉牙桥段竟然还在用。

    云雾衣将花瓶拿了下来。

    战湛:“……”

    花几上路出一个围棋棋子大小按钮。她伸手按了下去,正对面着床的墙咯咯哒一声下陷,露出一道只容一人侧身进的暗门来。

    战湛:“……”这种机关出现在这种设定的文里真的科学吗?

    云雾衣放花瓶,抓着他的手往暗门里走。

    石阶笔直往下,深深地插|入黑暗中。

    她点亮挂在墙壁上的灯笼,拿在手里照路。

    战湛心里本来有很多疑问,可现在一个都问不出来,因为他有种感觉,这些问题很快就会揭晓答案。

    云雾衣走到底,将灯笼放在手边的茶几上,起身点亮其他的灯笼。

    随着她的脚步,三丈见方的密室完完全全地呈现在战湛的面前。正对着石阶的墙上写着两人高的战字,色泽赤黑,仿佛血液凝固。两旁墙壁被木架占据,足足有两层楼高的木架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

    云雾衣走到战字面前,拿起三炷香,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道:“媳妇今日终于带我那不肖子战湛来拜见各位老人家啦。”

    战湛走到他身后,才看到战字下挂着大大小小数十个巴掌大小的木牌,每个木牌都写着名字,每个名字都是战字开头。

    “湛儿,这是战家列祖列宗的灵位。”她递给他三炷香。

    战湛恭谨地跪拜之后才小声道:“为什么战家的灵堂在这里?”书中不是设定所有世家重臣的灵位都放在皇室灵堂边上的忠义堂里吗?

    云雾衣道:“忠义堂十年前发生过一场火灾,所有战家的令牌都烧尽了。”

    “……只烧了战家的?”

    云雾衣别有深意地看着他,“忠义堂大火之前,尚是太子的云牧皇生了一场重病,到了药石罔效的地步,那时候朝中有声音希望你大哥继承皇位。”

    擦!

    怪不得皇室看战家不顺眼。

    要战湛是神笔马良,一定用笔把那些发出声音的人给勾决了。

    “奇怪的是,大火之后,云牧皇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从此以后,朝里就有个流言,说云牧皇和我战家二子不能并存。”

    战湛豁然开朗。怪不得皇室处心积虑要干掉战家,因为云牧皇只有一个妹妹,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按照皇室血缘排序,皇位便会落入战家之子手中,也怪不得当初皇室极力反对云雾衣和战不败的婚事,最后害的战不败战死沙场,云雾衣撞死皇宫,危及皇位本就是每个皇帝都不能治的心病。

    他在木牌里搜了一圈,没发现战雷的名字,好奇道:“大哥呢?”

    云雾衣手指一僵,道:“跟我来。”

    战湛看她走到石阶旁,将灯笼挂起,双手用力转动一个十字转盘。石壁被转开一道缝隙,刺骨冷气从缝隙中透出来,冻得他浑身一激灵。

    缝隙被转开三尺余宽,云雾衣率先走进去。

    战湛此时已经看清楚这间密室中的密室的布置,乃是不折不扣的大冰窖。四周用青砖砌成,窖门两尺余厚,内有内间。

    云雾衣走到最里面,手在一个把手上轻轻一拉,一个石棺便自动伸了出来。

    ……

    这机关太自动化了,设定太科幻了!

    战湛见她拉开石棺棺盖,探过头去,就看到棺内被冰填着,冰里头有一张模模糊糊的面孔,看不真切,可他心里已经明白了。

    “哥。”他轻唤。

    云雾衣抬起冻得通红的手指,在冰表面轻轻地摸了摸,抬头看他,“从雷儿躺进这里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想尽办法求复活药,可是,太难了。”她眼眶微红,“就算是药皇也不一定有。”

    “会有的,娘,会有的。”战湛一遍一遍地保证着。

    云雾衣点点头,将石棺放回去,带着他出来冰窖,从木架上拿下茶具火炉,亲手煮红枣茶。

    战湛坐在她的对面,看着红通通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鼻子微微发酸。

    在孤儿院呆了这么多年,他早看尽世态炎凉,人生冷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能够得到真正的母爱,而且是来自一本书上……

    写书中自有黄金屋自有颜如玉的人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冷么?”云雾衣抓过他的手,用自己的手捂着他。

    战湛感动地反握住她的手,动情道:“不冷。娘的手更冷。”

    云雾衣:“……”

    她想抽手,又给战湛拉住了,“儿子给你捂捂!”

    云雾衣起先是感动地点头,到后来……

    “再不放手,茶水就烧干了。”

    “……”

    喝了红枣茶,两人身体暖过来,才有心情打开话匣子。

    云雾衣道:“你今天去拍卖场的事,娘都知道了。”

    战湛微愕,“知道多少?”

    云雾衣也不绕圈子,拍拍他的手背道:“春意都跟娘说了。娘相信你这次不是胡闹。”

    战湛想起自己挽救战家的第一动机是保障自己的荣华富贵,不禁有些脸红。

    “寻找复活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凡事尽力而为。你只要记住一点,你是战家的儿子,是我云雾衣的儿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和你爹永远在你身后。”

    “呜!”

    太感人了,太幸福了。

    战湛蹲在地上嚎啕。

    云雾衣:“……”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云雾衣:“……”

    战湛泪眼蒙蒙地看着她,“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想唱这首歌,现在,终于能唱了。”以前不想唱是因为越唱越心酸,现在唱起来却感到淡淡的幸福。

    “为什么小时候不能唱?”

    “呜……那时候脸皮还没长好,太薄。”

    “……”

    战湛吸着鼻子坐回椅子上,“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拿到复活药的!”

    云雾衣笑着拍拍他的手背。

    “对了,娘,金先生给我的玄灵丹是从哪里来的?”

    云雾衣道:“自从你哥哥出事之后,娘便派人四处寻找灵药药王和药方,玄灵丹是从一位药君手中以五十万两换来的。”

    五十万两。

    战湛吐了吐舌头。

    云雾衣道:“春意说你已经买到了人皮面具,作为交换条件,娘会向相熟的药王和药君举荐你们。不过能不能拜入门下还要看你们的造化。”

    战湛满心欢喜地点头。

    “为了让你多几分把握,娘已经请了药师帮你补习。”

    补习?!

    被试卷压迫多年的战湛下意识地绿了脸。

    云雾衣笑道:“学不学倒是其次。他是一位乙级药王的得意弟子,你趁这几天与他打好关系,岂不是多一分把握?”

    战湛恍然,拍着胸脯道:“没问题!我一定让他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他年龄与你相若,应当很谈得来。”

    “他叫什么名字?”

    “骆英。”

    ……

    擦!

    以《绝世剑邪》整本书而言,骆英占据的比重并不大。但是以战湛所有出场而言,骆英占据着相当相当重的分量。到底有多重呢?打个比方,差不多就是狼狈为奸这个成语出现时,狼和狈的出场率。以战湛这样的猪脑袋还能做出这么多坏事,骆英功不可没。

    原书中,战湛和骆英是在一次宴会中碰面,进而**相见恨晚,没想到改变原剧剧情之后,竟然让这个人提前出场了。

    “你认识?”云雾衣看他表情不对劲。

    “不认识。我只是在想,”战湛干笑道,“骆英这个名字挺好。落英缤纷,落英缤纷,一听就知道撒得很猛。”

    “……”
(快捷键 ←)上一章:17药王大赛(六)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9药王大赛(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