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药王大赛(八)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3169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骆英一出场战湛就知道他是骆英。

肤色雪白,面如芙蓉,眼含秋水,身形娇小……长得太尊重原著了。

“小公爷。”骆英柔柔一笑,眼里的秋水像雨水一样,冲着他迎面飘来。

战湛一闪。

骆英:“……”

战湛微笑着扶起他,“老师客气了。”

骆英反手抓住他的手腕,笑道:“小公爷折杀在下了。在下一介平民,小公爷若不嫌弃,就和师父一样,叫我英儿吧。”

……

扮嫩的见多了,嫩到婴儿这种程度的还是头一回。

战湛咧嘴叫道:“英,儿……”

“小公爷。”

战湛面容一整道:“我们开始上课吧。”

“好。”骆英走到桌边坐下,单手支腮,笑吟吟地看着他道:“我第一次授课,若讲得不好,还请小公爷见谅。”

战湛差点被他的姿势雷成二百五,随口敷衍道:“不见谅不见谅。”

骆英:“……”

战湛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又补充道:“不见谅是不可能的,见啊见,一定见。”

“……”骆英看着战湛呆呆傻傻的模样,吃不准他是故意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还是本质就不聪明,只知道这人与传闻中相差甚远,不敢大意,当下端正坐好,温声道:“不知小公爷可有仰慕的药王吗?”

仰慕的当然有,文里唯一一个让他记住名字的药皇——水赤炼。不过这种药王界泰山北斗式的人物,说出来也是说笑。

战湛干笑数声,“我很有自知之明,只要有药王收我就好,哪里还敢挑三拣四。”

骆英捂嘴笑道:“小公爷真逗趣。”

战湛:“……”以前看文看到“骆英捂嘴一笑”、“骆英掩袖轻笑”他直接一笑而过,怎么变成3d以后这么……不忍直视呢?

“药王大赛一共分三道试炼关卡,第一道叫海选。”

作者一定是看超女看多了。

战湛知道药王大赛的选徒程序,但这不妨碍他吐槽。

“海选的标准只有一个,五官端正。”骆英解释道,“药师和药王都以悬壶济世为己任,最紧要的不是医术,是医德,所谓相由心生,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怎么可能心地善良。”

战湛:“……”钟馗,幸亏穿的不是你!

骆英道:“海选之后是自白,就是将自己的出身经历一五一十地写下来。这看的也是人品。一个人上不上进,努不努力就从经历里看。”

战湛:“……”这分明是看家底!

骆英道:“第三道关卡便是测试,考一些药理知识。结束之后,各位药王级别由高而低选择徒弟,药皇可选三名,药君两名,药王一名。”

战湛:“……”当黑幕成了规章制度,还有啥可说的?遵守呗。

骆英以为他担心药理考试,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交给他,“考题和答案都在这上面,小公爷用心记住便没问题了。”

战湛:“……”考题和答案?!

骆英继续安慰道:“即使记不住也没什么。”

战湛:“……”

落英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直到晚饭时闻到肉香才变好。他一边吃肉一边听一号报考题和答案,“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不能和麦蜜果一样服用?”

“银月草。”一号道,“会变成剧毒。”

战湛用自己征战多年归纳出的一套科学学习法总结道:“卖|淫是不对的。”

一号:“……”

寒非邪吃完饭起身。

战湛抓住他道:“一号还没念完呢,要不我让一号抄一份给你?”

寒非邪淡然道:“刚才的答案并不完全。”

“啊?”

“麦蜜果分成熟期和不成熟期。成熟期的麦蜜果的确不能和银月草一起服用,但是不成熟期的麦蜜果调制银月草之后会成为味道非常古怪的果酱。”

“味道非常古怪是指?”

“我不喜欢。”

“……”战湛一手抓考卷,一手抓寒非邪,“你帮我补习吧?”

寒非邪皱眉道:“我这两天没空。”

“做什么?”战湛眼珠子上下打量着他,一副“你不是骗我吧,你不能骗我,你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怎么好意思骗我”的表情。

“我要继续某件被别人打断的事。”寒非邪想起上次冲击任督二脉被战湛打断,嘴角的笑容就变得十分邪恶。

战湛识趣地放手。

寒非邪离开没多久,就有志愿者积极替补上阵。

战湛见骆英热情洋溢,也不好拒绝,就拿麦蜜果的事情小小地试探了一下。

“不成熟期?”骆英怔了下,笑道:“麦蜜果自然要成熟以后才能用,不成熟期就是没长好啊。”

战湛很想告诉他,其实你现在也在不成熟期。

两人的辅导基本围着考卷和答案展开,骆英和一号唯一的不同就是骆英念题目的时候非常的声情并茂。

战湛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要去参加的不是药王大赛而是快乐男声。

考前准备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战湛本来还想着有时间再去一趟拍卖场买下那张原文中给寒非邪拍下的清白面具,但一忙起来就忘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再去问,东西已经被买走了。

他本想见一见宁春意,也没其他意思,就是当成了亲嫂子,想问个好,却被告知宁春意正在家里绣花。

宁春意的哥哥,宁家掌舵人宁秋水笑眯眯地说:“春意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不适宜再抛头露面。”

战湛隐约察觉到不对劲,可有可无的见面顿时变成了非见不可,“正好我要去贵府附近转悠转悠,那就叨扰了。”

宁秋水眸光闪烁,笑道:“小公爷是稀客,平日里请都请不来,何谈叨扰。”他亲自送战湛上马车,然后乘车在前面带路。

战湛坐在马车里,琢磨着宁秋水这个人。原书里宁秋水并不怎么显眼,只说是腾云帝国的小财神,和各大世家的关系都不错,宁春意和战雷好的时候,没站出来反对过,战家败落的时候,也没站出来落井下石。可现在这个态度,明显不想和战家沾上。

难道是其他世家和皇宫有什么动静,让他感觉到战家即将面临的危险,所以想撇清关系?

商人通常最懂得见风使舵。

战湛有点不安,想着是不是再敲打敲打云雾衣,让她写信提醒战不败多注意安全。

车缓缓停下。

他从车里跳下来,就看宁秋水站在宁府门前冲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战湛眼角扫过大门另一侧,那里还停着一辆马车。

其实看到马车的那一眼起,战湛对眼前的景象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也明白宁秋水带自己过来的用意,可乍一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缠着自己未来的大嫂,依旧很不爽。

“战二。”陌生男子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胸,“你来赴约斗魔兽么?可真懂得选地方啊。”

战湛想了想道:“卫二?”

“老子卫三!”

战湛“哦哦哦”地点头道:“你们几兄弟挺像的。”

像也没像到这么近距离都认错的地步吧。卫隆很生气,认定他是故意挑衅,“你上次斗兽输了以后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战湛无辜地眨着眼睛,“你不是替我记着吗?”

“你说你会回来报仇的!”

“哦哦哦。”

“你来啊!”卫隆趾高气扬地说,“怎么不来?我一直在斗兽场等你!”

战湛道:“我知道。”

“知道还不来?!”

战湛微笑道:“我喜欢你等我等得心力憔悴的样子。”

卫隆:“……”

(快捷键 ←)上一章:18药王大赛(七)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20药王大赛(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