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药皇之皇(一)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4040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实验的难度比战湛想象中更大。他想,如果做一个试验进度表的话,一定是零蛋开始,零蛋结尾。他的想象中,小说中培育应该是字面意思,也就是说,无论主角怎么瞎搞糊弄,都能成功才对。可是为什么他瞎搞糊弄了半天,三朵梦魂花还是分开的三朵梦魂花呢?亏他前阵子还以为自己已经加持了寒非邪的金手指,敢情这也是想象。

寒非邪头两天还跟着来看进度,第三天起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万万兽界实是个风水宝地,他不想浪费时间睡觉上。

到第十八天,战湛打算试完最后一次就拖着饥肠回去吃饭,就感到手里的两朵梦魂花奇异地产生了感应,两朵花的花根自发地绞到了一起,慢慢地连接成一株……

“天!”战湛跳起来,第三朵梦魂花从他手里掉下来,孤独地摔地上。他却没有意,而是拿着花兴高采烈地回去献宝。

虽然寒非邪从来没有催过他进度,可他心里过意不去。

寒非邪看到连枝梦魂花,下意识地问道:“哪里找到的?”

“……是发明的,不对,是栽培的!”

寒非邪这才表现出吃惊,“会了?”

战湛:“……”咦?他好像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培育出来的。

寒非邪一看他的表情就猜中了七七七八八,“说说都做了些什么吧?”

战湛挠着头皮回想,“还是跟原来一样。刨起三朵梦魂花,用剑气导入花中,想办法引导它们……糟糕,都不记得当时剑气有没有进去了。”

寒非邪皱眉道:“和原来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事情发生?”

战湛这次很认真地想了想,“没有。哦,确定剑气进去了,一开始两朵花没什么反应,过了会儿,这朵和这朵才纠缠一起。”

寒非邪道:“刚才说有三朵?”

“对,可惜还有一朵没一起。”他懊恼地说。不然任务就能完成了。

寒非邪盯着他手里的花半天,面色凝重道:“这都是天意。”

战湛:“……”大哥,别这样,这比给他一巴掌让他滚还戳心窝子!

寒非邪道:“还记得说过,本来需要的是千年火王参和双连枝的梦魂花吗?不久之前,看到了千年火王参的须。”

战湛惊愕道:“别吃剩的么?”

“……”寒非邪淡定道,“应该是拔的时候漏下的。”

“眼睛真尖。”须啊……是须啊……

“还好吧。”寒非邪从山洞里拿出一截和差不过高,和胳膊差不多粗的参须来。

战湛:“……”这东西应该叫参棍。

寒非邪道:“参须的效果肯定比参差一点,不过之前服用蚀日还阳草,应该能抵一点。”

战湛道:“现是做加减法吗?”

寒非邪道:“不然呢?”

战湛第一次觉得寒非邪不太靠谱,老气横秋地说道:“算了,还是再去碰碰运气吧。”

“那就双管齐下。”

“万一失败了呢?”战湛很担忧。

寒非邪依然淡定,“继续练。”

“没有什么后果吗?”文中主公不是经常面临不成功就死的局面吗?读者虽然心里知道主公有他爸是作者的光环加持,绝对不会有事,但每次看到主公幸运神附身,戳中了亿万分之零点零零一的机会时,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这,没有后果听起来不科学啊。

寒非邪道:“有。”

他就说!战湛紧张地问道:“什么后果?”

寒非邪叹气道:“材料报废了。”

战湛:“……”真是好严重的后果。

寒非邪炼丹的速度非常符合小说主公的金手指,尤其和身边的废柴穿越主作对比。战湛还一心一意地刨坑采花,寒非邪已经炼出了一整瓶的丹药。

“这么多?”战湛数了数,竟然有二十颗。

寒非邪道:“材料有剩。”

“拿去拍卖能卖多少钱。”

“得看有多少跑去吞魔晶。”

“……”

寒非邪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从明天开始闭关,不要走远,替护法。”

“好。”

“头三天不用送饭,第四天中午开始送。要吃肥肥兽腿,记得,浆果多涂一点,还要有水和水果。”

“……好。”他这是要身兼保镖、保姆兼送餐吗?

寒非邪道:“有什么要和说的吗?”

战湛握着他的手,认真道:“尽力就好。”

“……”

两世界太久,久得成了习惯,习惯成了自然。寒非邪一闭关,战湛就觉得生缺了点啥。梦魂花离山洞有段距离,安全起见,他寒非邪闭关之前就刨了几个存着。可是他忘记问寒非邪梦魂花的保质期,两轮实验下来,剩下的花全都谢了。

他看着身边储存的肥肥兽,突然有点担心明天的伙食会有股怪味道。

头顶突然传来洪亮的鸟叫声。

战湛抬头,就看到一只大鹏绕着自己的头顶盘旋了三圈,然后朝西方飞去。他心头一惊,猛然站起来,几个纵跳到山顶,朝西方远眺。

按照武侠小说的惯例,这种飞行动机不明的禽类往往是被主派出来侦查的,而且主通常都附近。

当水赤炼的身影出现视线范围内时,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感谢穿越后的世界仍然遵循了小说的惯例好,还是狠狠地啐一口自己的坏运道。

眼见水赤炼越来越近,他飞快地回到山洞。

寒非邪盘膝坐洞内,双颊通红,额头汗水直淌,显然到了决不能打扰的要紧关头。

怎么办?

战湛呆呆地盯着寒非邪,却发现最近表现得无所不能的寒非邪此时毫无所知,不能给他提供任何答案。

“阿刀?”水赤炼的呼唤声出现不远处。

战湛下意识地冲过去拿起寒非邪包袱,这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每个都模糊不清,紧张的情绪让他根本理不出任何头绪,心里只想着:决不能让他靠近山洞!

除去试炼师和水赤炼之间的纠葛,只说水赤炼这个就给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他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对寒非邪不利,寒非邪此刻的状态是受不了一丁点的打扰的。

他不敢,也不能冒险。

“阿刀!”

呼唤声越来越近。

鬼使神差地,战湛从包袱里抽出那张皮面具,拎着包袱就往外跑,嘴里还答应着,“师父……这里。”

他冲出山洞,水赤炼和范雄正好从林子里走出来,六条视线半空中不动声色地碰了一下。

战湛抢先心虚的移开。

水赤炼走到他面前,微笑道:“没事真是太好了。”

战湛想开口,又想起寒非邪的形象是酷帅,便默默地点了点头。

水赤炼道:“这几天一直呆山洞里吗?”

战湛继续点头。

“其他呢?”

这个是简答题,显然不能点头了。他张嘴,又怕声音不像,暴露身份,压低嗓子道:“失散了。”

“的声音怎么了?”

“……吃错药。”

水赤炼别有深意道:“知道想成为药王,不过成为药王之前,应该先学会吃对药。”

战湛点头。

水赤炼道:“的堂弟有试炼师,不用担心。跟走吧。”

战湛面色一紧,露出迟疑之色。

水赤炼眼角不经意地扫过的山洞,淡然道:“或者们山洞里呆一个晚上再走。”

战湛连忙道:“现就走吧,不累。”

水赤炼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回走。

范雄盯着战湛的脸。

战湛干笑着打招呼,“三师兄。”

范雄道:“这里挺干燥的。”

“……”战湛摸不透的意思,只好打了个哈哈道,“是啊,来了这么多天,只下了一场雨。”

范雄道:“的脸都起皮了。”

战湛愣了下,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脸颊左下方的皮面具竟然翘起了一个小角!

范雄看看他,也没揭穿,悠然自得地跟水赤炼身后。

战湛:“……”现是什么情况?既然范雄看见了,水赤炼没道理没看见吧,为什么不揭穿?好吧,就算水赤炼眼神不好没看见,范雄是真的看见了,为什么也没揭穿?

范雄走了一段路,见他迟迟没有跟上,不耐烦道:“还不快走?”

战湛只好跟上去,然后趁两不注意,偷偷地把面具抹平。他不敢回头看山洞,怕引起他们的怀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天已经是第四天,寒非邪应该快要出关了。他将药囊留山洞里挡魔兽,若水赤炼问起来,他就说丢了,或者送给战湛了……

他边走边默默地做着总结和检讨。总体来说,今天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自己处理得很粗糙,要是再给他一点时间思考,也许他能够处理得更好一点。

他想着想着,就后悔了,一会儿后悔自己戴面具太不仔细,仓促中竟然留下了这么大一个破绽,一会儿又后悔自己贸贸然地跑出来冒充战刀,其实他大可用自己的身份站出来,然后说战刀魔兽潮中被踩死了,自己继承了他的遗产……他肠子悔得发青,为了不让自己一时想不开跑去跳崖,只好暂且将这件事抛开,转而想起可水赤炼和范雄来。

先说水赤炼这么会找到这里。万万兽界这么大,说碰巧那就太巧了一点。而且他见过大鹏,确定那是水赤炼找过来的方式……想到这里,答案浮出水面。水赤炼说过,药囊里有一颗丹药融合了各阶魔兽的魔晶,魔兽闻之遁走。这说明魔兽对这个丹药的味道很敏感,大鹏能够找到就不足为奇了。

由此可见,水赤炼从一开始就打算跟踪“战刀”,可是战刀究竟有什么魅力让水赤炼刮目相看?先打破了原文的剧情,将他收入门下,现又不顾面具下的,逮着一个就走……

咦?难道说,水赤炼真正的目的不是戴着面具的,而是戴着的面具?

(快捷键 ←)上一章:46万万兽界(二十)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48药皇之皇(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