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药皇之皇(十四)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4385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这次闭关的时间比想象中更长。

战湛闲来无事,跟着阿猛和法拉利四处转悠。在阿猛、法拉利这两条地头蛇的带领下,发现了两种能够熬出味道的草,一种有点甜有点咸,一种像微苦版的八角。他给它们取名为糖盐草和苦角,并积极投入到肥肥兽肉的烤制中去,味道居然不错,收到了中途出关的寒非邪的表扬。

但再好吃的东西也经不起天天吃,正当战湛考虑猎一头别的魔兽试吃时,寒非邪终于出关了。战湛震惊地看着神采奕奕地寒非邪,失声道:“剑君中阶?”

寒非邪微微一笑道:“嗯。”

战湛:“……”哇!果然没抱错大腿啊!这才几个月啊,要是在《绝世剑邪》里,还不够二十万字吧?就成了剑君,往上是剑王,再往上就是剑皇……擦,打败蓝醅指日可待!这还不算火阳之气越级挑战的特殊性。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寒非邪力压群芳,哦不,是力压群雄,自己狐假虎威的美好前景!

寒非邪见他满脸喜色,毫无保留地为自己高兴,心情顿时一松。出关之前他曾暗暗担心过,怕自己过快的修炼速度引起战湛的负面情绪,现在看来,完全是多心了。

他哪里知道,自己在战湛心目中相当于父兄式的保护伞,他越高大,躲在保护伞下的战湛就越安全,自然巴不得他越霸气侧漏越好。

战湛问道:“火阳之气完全控制住了吗?”

寒非邪点头道:“嗯,经过灵丹调和,体内的火阳之气已经完全收归我用。我还炼化了谢巅峰的元丹,可惜谢巅峰这些年剑气耗损得十分厉害,元丹内的剑气所剩无几。”

所剩无几还能从剑主冲到剑君……

战湛感慨,当主角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有《天芥神书》和火阳之气两根金手指开路,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两人晚上吃了一顿寒非邪用糖盐草和苦角烤制的肥肥兽肉。战湛吃得脸上冒油,略有不甘又不得不佩服地说:“为什么同样的东西,做出来的味道差别这么大?”他还以为自己使用糖盐草和苦角的造诣独步天下,寒非邪一出来就让他止步天下。

战湛抱着肚子看寒非邪忙前忙后,心里无比满足。

寒非邪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战湛坐直身子,“你呢?”

寒非邪道:“我来万万兽界是为了调和体内的火阳之气以及修炼,如今算是完成了一半。”

“你还要留在这里?”战湛皱了皱眉。

寒非邪低头用树枝拨弄火堆里的干柴,“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战湛犹豫了下道:“我要回家。”离开天都这么久,他很担心军神府的处境。如果他的中途插入没有改变寒非邪争霸之路,会不会那些警告也无法改变战不败和军神府的命运

寒非邪见他满脸焦急,用树枝戳了戳他的小腿肚,“你在怕什么?”

战湛叹气道:“皇帝一直看我们家不顺眼,我有点担心。”

寒非邪道:“以军神府的实力,皇帝不会轻举妄动的。”

“但愿如此。”

话题陷入沉重,很快终止,寒非邪又扯了几句旁事,见战湛兴致缺缺,也不再说。

一夜无事。

翌日,两人都起了个大早。

战湛啃着阿猛摘来的果子,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寒非邪。

寒非邪低头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从药皇庄搜刮来的药草在和水赤炼的战斗中遗失了,只有半株极稀罕的万年紫参被寒非邪收在怀里,和药皇之皇令一起带了出来。

“走吧。”他朝战湛挥了挥手。

战湛道:“去哪儿?”

“边境。”寒非邪道,“你不是要回天都吗?”

战湛道:“你呢?”

寒非邪道:“送你。”

“送到哪里?”

寒非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希望我送到哪里?”

家里!

战湛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没好意思说,自己又不是小女生,可怜巴巴地巴着一个男人送自己回家算什么事。他嘿嘿笑道:“越远越好啊。这些天天天对着你,都看惯了,要是一下子见不着,感觉还挺别扭。”

寒非邪道:“这么久不见你娘你别扭吗?”

战湛愣了愣,迟疑道:“别别扭啊。”

……

为什么他觉得寒非邪看他的眼神这么诡异?

阿猛突然冲过来,手里捧着一束花。

战湛一怔,下意识地双手接花,却见阿猛咧嘴,举起花重重地砸向停在他肩膀上的法拉利。法拉利气得白毛倒竖,呜呜地大叫两声,冲了出去。

两只打打闹闹地跑远了。

战湛“呸”地吐掉嘴里的草屑,正要说什么,一只手伸过来轻轻地拨开他头上的小花。

寒非邪拨完花又掸了掸他肩膀上的叶子,“没事吧。”

战湛叹了口气道:“有点低落。”

“……因为花不是送给你的?”

战湛惊愕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寒非邪笑而不语。

药皇庄并没有在万万兽界深处,去边境不过要几天的功夫。战湛和寒非邪刻意赶路,很快就来到了之前和试炼师失散的营地。

营地的残骸已面目前非。

战湛摸了摸脖子,担忧道:“要是师父他们不在边境怎么办?”

寒非邪道:“药皇这样的人都活着,他们更不会有事。”

战湛道:“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

寒非邪道:“是遗体被唾弃千年吧?”

战湛想了想,总结道:“所以做人要做得不好不坏啊?”

寒非邪道:“你这样就可以了。”

“……我哪里好?”

“……”

“不对,我哪里不好?”战湛见寒非邪径自赶路不理他,不依不挠地追在后面,“说清楚啊。你没见过我拾金不昧的一面,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嘛!我节操多着哩!”

阿猛突然从前面冲回来。

这次战湛没有给它出手的机会,先下手为强地给了一拳。

阿猛敏捷地闪开,纳闷地看着他。

战湛冷哼道:“同样的当我还会上两次吗?”

阿猛指指他,又指指身后,两只手努力地比划着。

战湛一边低头一边摇手道:“不用解释了,我不可能看得懂的!”

寒非邪道:“抬头你就看得懂了。”

战湛抬头,就看到一头独角兽和法拉利一起慢悠悠地走过来。

阿猛看到独角兽,双眼通红,两个拳头捶了捶胸。

法拉利冲它发出低吼声。

阿猛郁闷地扭身,一脚揣在旁边无辜的树干上。

树应声倒下!

“你来带法拉利走吗?这次它帮了我们不少忙,替我谢谢它啊。”战湛看得出独角兽和法拉利之间关系非同寻常,虽然相处了这么久,他们多少有点不舍的,但魔兽嘛,还是呆在万万兽界比较好。

独角兽道:“不,我是来请求你们带它走,好好照顾它的。”

战湛怔忡道:“为什么?”

独角兽道:“因为它不是独角兽,无法与我们共处。但它也不是魔兽,在它足够强大之前,很容易受到其他魔兽的排挤。”

战湛道:“它到底是什么?”

独角兽沉默地看着法拉利。

法拉利耷拉着脑袋。

独角兽道:“有一天,让它自己告诉你们吧。我知道因为你们,它才发现了艾丽莎的尸骨,为了感谢你们给予的帮助,我想为两位赐福。”

独角兽的赐福?

这可是好东西。根据小说里的设定,有了独角兽的赐福,体质就会提升一个档次。平时病怏怏的人就会变成正常人,正常人就会成为非常健康的不正常人。

总之,是好东西。

战湛眼巴巴地看着独角兽。

独角兽猛然抬起前蹄,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低头,独角对准战湛的方向,射出一道金色光芒。

战湛被光冲击了一下,还没来得及享受,人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坐起来,看了看四周,发现本应该模模糊糊的夜景竟然变得异常清晰,他甚至能看到阿猛的头顶上有一条小虫子在爬……它多久没洗澡了,怎么肩膀上也有,还有大腿……

“你醒了?”寒非邪递了个果子给他。

“谢谢。”战湛伸手接过来,发现自己的手也比以前灵活很多。这倒不是说以前不灵活,而是有了现在做对比,就凸显出以前不那么灵活。他捏了捏拳头,“这就是独角兽的赐福?”

寒非邪道:“是吧?”

“你没感觉吗?”

“我没有接受赐福。”

战湛惊道:“你不会是看我昏过去就不敢试了吧?亏了,我跟你说!快跟我去找独角兽要回来!”

寒非邪按住他急急忙忙起身的战湛,哭笑不得道:“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你说快点我不就听完了?”

寒非邪道:“我身体遭受火阳之气重创,又经过各种灵丹调和,早与一般人的体质不同,若是接受赐福,不知道后果如何。再说,以我现在的体质,也无需赐福了。”

战湛松了口气坐下来,“你早说嘛。你后来和独角兽私聊了吗?有没有套出来法拉利究竟是什么?”

寒非邪道:“你都昏过去了,我还能套什么?”

话是极平淡的,可听在战湛心里,那叫一个温馨。他喜滋滋地搂住寒非邪的肩膀,“好兄弟!”

寒非邪闭目不语。

战湛趁热打铁道:“你跟我回天都吧?”

寒非邪眼皮子动了动,淡然道:“去做什么?”

“吃香的喝辣的。”

“呵!”

“……”这高贵冷艳的笑。战湛嘿嘿干笑两声,“开玩笑呢。我担心我们家有事,有你在,我安心啊。”

寒非邪睁开眼睛,“我只是剑君,帮不了你什么。”如果是剑皇,那就大大不同了。想到这里,他瞳孔迸发出一抹慑人的光芒来。

战湛道:“你知道什么叫做精神支柱吗?”

“嗯?”

“你往哪里一站,我就精神百倍啊!”

寒非邪道:“又不是聪明百倍,有什么用?”

“至少,至少早上不瞌睡啊。”

寒非邪想起战湛被打包上他床的事,一时无语。

战湛看天色有点泛灰,揉了揉眼睛道:“快天亮了,我抓紧时间眯一会儿啊。”

寒非邪懒洋洋地道:“我不是你的精神支柱,你不是精神百倍不瞌睡吗?”

“呃……”

(快捷键 ←)上一章:59药皇之皇(十三)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61药皇之皇(十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