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白梦麒麟(八)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4328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修炼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战湛看着自己剑气的光环从蓝色渐变为紫色,内心暗暗激动。只要在这里多修炼一段时间,相信自己很快就能从初阶晋升为中阶。

不过,寒霸最近的修为似乎一直不见提升。以寒霸逆天的属性和运气来说,简直超越自然规律。

他睁开眼睛,扭头看向寒非邪。

寒非邪一感觉到他的目光,立刻睁开眼睛来。

战湛愣了愣,反应过来他压根没有进入修炼状态,而是给自己和朱晚护法。“你赶紧啊。”他轻声道,“好东西。”

寒非邪笑了笑,闭上眼睛。

其实,他停留在剑君巅峰很久了,不是他不想升级,也不是修炼不够,而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冲上剑王。按理说,修炼火阳之气不应该有瓶颈,可他实实在在地遭遇了。问天芥神书,它说是心境瓶颈。

寒非邪初时以为自己急于求成,心境不够平稳,后来发现自己再平静也没用,剑气依旧有条不紊地滞留在巅峰紫环上。久而久之,他只能暂时将晋级放下,以免执念太深,走火入魔。

因此,明知白梦境让白梦山众弟子趋之若鹜,他依旧稳如泰山,不为所动,即便修炼,也是随意修之。

谁知,剑气过小周天之后,他发现丹田处暖流激荡,竟是冲级之兆。

他暗暗苦笑。明明有这么多冲级的机会,为何偏偏选在白梦山,还是众目睽睽之下。饶是如此,他不得不收敛心性,专心致志地冲级起来。

幸好他身边既有绝对信任的战湛,又有聪明可靠的朱晚,想来有什么事,他们也能应付过去。

战湛和朱晚两人很快察觉到寒非邪状态,惊愕之后,都是赞叹不已。在这么多白梦山弟子的虎视眈眈下还敢专心冲级,这心态未免太好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身边的人,以免寒非邪受扰。

中年男子口中的正午前后加起来也不过短短一个时辰,加上之前与乙组的人起了冲突,让他越发谨慎,时间还不到就催促众人回去。

战湛拦在寒非邪面前,说明他正在冲级。

中年男子也是有眼力的,闻言既惊讶又羡慕。若非寒非邪是外来户,以他的姿势说不定早就收入甲组了。他想了想道:“他留下,你们随我走。”

战湛道:“我离不开他。”

中年男子嘴角一抽,“什么话!这么多白梦山的师兄在此,还怕有什么危险不成?”

战湛道:“小时候算命先生给我们算过命,说我们是……双子命。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他对我来说,就是水对鱼,我对他来说,就是土对花。”

中年男子看着乙组的人走过来,惶急道:“随你。”他走了两步,朝朱晚看了一眼,“他们是双子命,你是什么?总不会他们双子你是命吧?还不快走。”

朱晚无奈地看着战湛。

战湛吐了吐舌头,抱拳道歉。

朱晚笑了笑,朝孔妍姿看了一眼。

战湛会意。

朱晚走后,战湛重新坐下来。

乙组的人过来之后倒是没有找茬,只是诧异地看着寒非邪。这样年纪冲击剑王,在白梦山也只有山主的两位亲传弟子而已,不知道他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们见欧阳少年和孔妍姿都没有表示,也不敢胡乱上前打扰,纷纷坐下,各自修炼起来。

想象中的骚扰没有出现,让战湛松了口气。也是,高富帅为难□丝的戏码前不久才在饭堂上演过,要是小说,到现在也就两三章,应当不会这么快又重复桥段。

寒非邪冲级十分顺利,到傍晚就晋级剑王成功。他睁开眼睛,发现身体和周遭的一切明显与之前有所不同。先是身体明显比之前轻盈许多,倒不是落叶纸屑那种随风飘扬的轻盈,而是身体的负担明显有所减轻,也许再过不久,他就能进入天芥神书说的,化物为虚之境!

四周景色在眼底既清晰又模糊。说清晰,远处蚂蚁清晰可见,说模糊,那远山深谷看上去也不似之前那么恐怖,好似布景一般,毫无畏惧之感。

他兀自张望,并未察觉战湛在边上盯了他许久,直到战湛用手指戳他才回过神来。

战湛问他:“感觉如何?”

他微微一笑道:“如获新生。”

战湛道:“有没有附加功效?”

寒非邪道:“什么附加功效?”

“力大如牛什么的……”

寒非邪低声笑道:“回去抱抱你就知道了。”

战湛:“……”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原著中霸气侧漏的寒霸会朝着寒流氓发展?

丙组修炼的时间早已用完,他们也不好再留下。两人站起身就打算照原路返回,正好看到皇甫云在众人簇拥下昂首挺胸地走过来。

两人只好让到一旁,想等他走过之后再离开,哪知皇甫云的眼睛十分毒辣,一眼就瞟到两人,看到寒非邪修为时,嘴巴不由自主地“咦”了一声,眼睛微微亮起,抬手将他们招了过来。

寒非邪只好拉着战湛走过去。

皇甫云柔声道:“当日看到你们,便知你们不是池中物。不想两日不见,你竟然晋级了。”

寒非邪将白梦山和白梦境歌功颂德了一番。

皇甫云笑道:“你倒识货。当初师兄正是发现这山洞的神奇功效,才将门派设立在此处。不过这洞口的功效远不及洞中,你们随我来。”

战湛察觉到皇甫云今日的态度与上次大不相同,心中暗暗警惕。

寒非邪握着他手的手轻轻地捏了捏,示意他稍安勿躁,面上恭敬地跟在皇甫云身后。

皇甫云走到洞口前,欧阳少年和孔妍姿都站起来行礼。

战湛注意到虽是行礼,欧阳少年行得十分马虎随便,敷衍之色溢于言表。思及中年男子未说完的介绍,更好奇起他和白梦主的关系来。

皇甫云道:“阿雄还在里面吗?”

孔妍姿恭恭敬敬地说道:“回禀师叔,大师兄与几位长老尚在里面修炼。”

皇甫云点头道:“你们守了一天,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欧阳少年见他带着寒非邪和战湛往里走,眉头皱了皱,不着痕迹地拦在寒非邪身前,“师叔,这里是门派禁地。”

皇甫云对他近乎挑衅的行为视若无睹,好声好气道:“师兄让我留意着派中的好苗子,我见他们不错,想让师兄瞧瞧。”

欧阳少年眼睛朝外,看着傍晚夕阳,懒洋洋道:“哦,那听师父的。”

正当战湛以为一场惊天动地的师叔侄大战将要上演时,皇甫云已好脾气地妥协:“好吧。让他们先在这里等着。”

欧阳少年和孔妍姿表情如常,好似皇甫云做出这样的选择再正常不过。

等皇甫云走远,欧阳少年才将目光调回来,上下打量着寒非邪道:“刚才看你冲级,似乎没遇到什么瓶颈?”

寒非邪心中一凛,火阳之气是大陆顶尖功法,一旦修炼,就不会有瓶颈的桎梏,若是被人察觉,一定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幸好与火阳之气形似的功法不少,倒是不怕有人从剑气上看出端倪。

他道:“我已经冲了快两个月了,幸好有神洞辅助,才能冲级成功。”

欧阳少年挑眉道:“两个月?也不错了。”

寒非邪愣了愣。

战湛嘴角勾了勾。像寒非邪这种视瓶颈于无物的人大概会觉得两个月的瓶颈期很长,但事实上,大多数人的瓶颈期可以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与之相比,两个月……实在是个很渺小的数字。

两人在门口等了会儿,就看到一个身材粗壮威猛的中年汉子从里面走出来。他的样貌十分普通,但眉毛极浓,远看就是一道显眼的破折号。

破折号道:“你们就是军神府的小子?”

战湛和寒非邪点头称是。

破折号在寒非邪肩膀上一拍道:“师父师叔在里面等着,你们去吧!”

寒非邪不动声色地将拍在肩膀上的剑气化解,拉着战湛往里走。

等他们走远,欧阳少年道:“大师兄,怎么样?”

破折号道:“嗯,是个人才。”

欧阳少年道:“个?一个?”

“另外一个呼吸虚浮,眼神飘忽,一看就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拔苗助长的。倒是这个,气息沉稳,神光内敛,可造之材!”

“……”欧阳少年道,“你是嫌另一个人神态猥琐吧?”

破折号直认不讳,“最讨厌缩头缩脑的家伙了!”

孔妍姿想到战湛听到这种评价之后可能会有的脸色,忍不住轻笑起来。

破折号看到他,眼神放柔,“师妹。”

“嗯?”

“嫁人还是嫁给我这样的好。”

“……”

战湛当然不知道自己走后没多久,就被破折号贬低了一番,正像游客一样拉着寒非邪在洞中观光。

山洞最外面那段路没有灯火,全靠着感觉走,到拐角处,就看到山洞四壁闪烁着晶莹剔透的白光,不是电灯泡一样闪亮的光芒,而是荧光棒一样微弱幽暗的薄光。

他感慨道:“要是有照相机就好了。”

寒非邪在旁边问道:“照相机是什么?”

“呃……就是照着我们的……肖像,记录下来。”

“机?”

“记。你听错了。”战湛要死不承认。

“似机。造相机。我听得很清粗。”法拉利从包袱里探出脑袋。

由于法拉利越长越大,装在怀里就像胸腔受孕的异变孕妇,战湛不得不随手带包袱出门。幸好白梦山弟子也的习惯,倒不显得突兀。

战湛道:“如果你不好好地闭嘴藏起来,就不似造相机,而似想早死……”

法拉利双爪趴在战湛的肩膀,眼巴巴地看着寒非邪道:“寒霸。他威胁我。”

寒非邪眉毛一挑道:“寒霸?”

法拉利无耻地出卖战湛,“他先仄么喊的。”

战湛解释道:“霸气侧漏的霸。”

寒非邪微笑道:“想我帮你出头吗?”

法拉利道:“想!”

“……”战湛内心十分不平衡。不是在追求老子吗?追求老子的时候还敢联合小王八蛋坑老子?以为男人比女人皮粗肉厚更经虐是不是?老子告诉你,你,看,错,了。老子绝壁是经不起风吹雨打,受不得日晒雨淋,一虐就江湖再见天人永隔的柔弱……男子。

寒非邪指着自己道:“叫我寒爹。”又一指战湛,“叫他战娘。”

战湛:“……”他娘的,少坑爹!

作者有话要说:每天写内容提要好辛苦,尤其还差一两分钟十二点的时候……下次新文就写详情见内吧tat。

(快捷键 ←)上一章:113白梦麒麟(七)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15白梦麒麟(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