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白梦麒麟(十七)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5487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作为魔兽,魔狼小时候的脾气并不好,当上魔兽王之后更是横行无忌目中无人……兽,但是跟了浪天涯之后,浪天涯经常教它做人的道理——意识到它学一辈子也不可能做人之后就开始换汤不换药地编出一套做魔兽的道理,魔狼为求耳根清净,只能敷衍着,敷衍久了就成习惯。像现在,他明明对这个呆头鹅一样的人类窝着火,嘴巴还是非常客气地又复述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战湛道:“喂养关系。”

魔狼道:“它喂什么给你吃?”

战湛:“……”

魔狼从他无语的表情知道双方的关系相反,眼眸里的厉色稍褪,对法拉利道:“我是你父亲。”

战湛:“……”它不能换个角度看法拉利吗?目光却射在他身上了。

法拉利露出个小脑袋,用爪子挠战湛的肩膀。

战湛嘀咕道:“这事儿挠我没用,我又不是你妈。”

法拉利道:“你不要我。”

魔狼眼睛噗得一下憋出两包泪水,颤巍巍地挂在眼角,“你娘怀孕跑的。”

战湛:“……”

法拉利道:“你不樶。”

魔狼沉默地瞪着战湛。

战湛被看得莫名其妙。儿子抱怨老子不追老娘关他什么事?他又不是法拉利老娘的姘头!

魔狼道:“他的发音……”

“……”说起这个,战湛两行泪,“战湛”这个名字已经很凄凉了,时时让人想起两股,再来个赞赞……搞得跟松赞干布小名似的,“我以为是遗传。”

“我和他娘都没有这个毛病。”魔狼犹豫着说,“他娘骂我的时候,翘舌用得很溜。”

战湛道:“我在普通话方面是模范啊!”

魔狼看向寒非邪。

寒非邪慢吞吞地开口:“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

“……”

法拉利道:“我有两僧,没爹教。”

魔狼看战湛。

战湛道:“有娘生,没爹教。”

战湛秉着劝和不劝离的精神,念着浪天涯大腿的粗长,劝解道:“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当人丈夫的,认个错,低个头,换个全家团圆,划算。”

寒非邪默默在心里做笔记。

魔狼断然道:“不可能的。”

“骄傲不能当饭吃,老婆才会帮你煮饭吃。”

“它娘是独角兽。”

“……”战湛道,“独角兽不是有种族歧视的吗?”

魔狼焦躁地跺了跺前爪,状若不经心地瞄了法拉利几眼。

法拉利抓着战湛的头发,期待地看着他。

“升阶魔兽王的时候,我脾气很暴躁,有点冲动。”魔狼很含糊地解释了一下。

这种情节太狗血了!

也就说法拉利的母亲是被强行…

他侧头,同情地看着法拉利。

法拉利怒瞪:“笨蛋才让老婆跑掉。”

战湛:“……”

魔狼怒视战湛,无声质问他女儿的教育问题。

战湛解释道:“纯属天赋异禀。”

“白梦主!”上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魔狼尾巴一晃,嗖得跳了上去。

战湛和寒非邪伏低身子,默默地听动静。

白梦主看到欧阳少年门口杵着的两尊大神,眉头微微皱起。

浪天涯将常恨一把拉到身后,淡然道:“我本打算这次和你把新账旧账都结了,一战定输赢,若是我赢了,常恨的本命剑水你双手奉还,且公开致歉。若是我输了,往日种种一笔勾销。不想贵山正遭逢大难……”

“小小挑衅,算什么大难!”白梦主冷哼一声。

战湛想,自己要是皇甫云,一定冲出去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让他把嘴巴闭上。

幸好浪天涯人品过硬,哪怕白梦主给了他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也没顺杆子往上爬。“我和你定下一年之约,一年之后,若你还在,我们就在明年此时一决胜负。”

白梦主傲慢是傲慢,但没到傻缺的地步,听他这么说,立刻表示欢迎你一年之后来送死,现在快点滚。

常恨哼哼唧唧地不服,“表哥,他抓了我。”

“我救了你。”

“他抢了我的本命剑水。”

“先让他养着,明年我帮你抢回来。”剑圣养过的本命剑水威力绝对不同凡响。

常恨还是不高兴。

浪天涯安慰道:“麒麟世家有麒麟八卫,白梦山此劫难逃。”

白梦主冷笑道:“麒麟世家打压寒家这么多年,与麒麟八卫早就面和心不合,不然这次来的就不会只有三卫。”寒家当年是麒麟八卫之首,声望仅次于麒麟世家。再加上每一代家主的好相貌,在八卫中地位很高。麒麟世家这么多年都没有下死手,也是顾虑着在他们中间的影响。

浪天涯呵呵笑了笑,招来魔狼,带着常恨要走。

白梦主道:“等等,我师弟呢?”

“皇甫云?没见过。”

白梦主阴沉着脸。

魔兽叫声渐渐轻了下去。

魔狼从栏杆中间伸出头来,看着战湛的方向道:“跟我走吗?”

法拉利揪着战湛的头发,心中天人交战。被独角兽赶出来的那天起,它就下定决心以后跟着战湛和寒非邪混肉吃,虽然因为战湛的无能,它最近都没有吃一顿饱肉,但是,它想给他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它挠着战湛道:“五百碗红骚肉。”

……肉也是翘舌音,发音怎么这么标准?

战湛道:“践行?”

法拉利一掌拍在他的脖子上。

战湛其实知道它的意思,“为什么?”

法拉利道:“曾年资后(成年之后),总要各奔东西。”

它的父亲是银甲铁狼兽,进阶的魔兽王,现在肯带着它是因为它还小,等它成年必然会赶它走。纯独角兽血统倒是能在独角兽群里留下来,它又不是。它想起自己比独角兽群有意无意地排斥,郁闷地离家出走,后来被人类抓住献给皇帝的事。这样糟糕的经历他不想再来一次,好不容易找到投机的主人,它不想放手。

魔狼接受了这种说法,就提出了一个要求,“把它的口音纠正回来。”

战湛:“……”可以改教英语吗?反正r它会。

浪天涯带着常恨和魔狼前脚离开,战湛和寒非邪后脚就被白梦主拎上来。

战湛谄媚地喊道:“师父。”

白梦主黑着脸,“师弟不在。”

战湛道:“水赤炼狡猾多端,一定是转移了。”

白梦主道:“你们怎么遇上的?”

战湛将来龙去脉笼统地说了一遍,隐去了他们之间原来的纠葛和药皇之皇令。

白梦主听说水赤炼打算瓜分白梦山,连连冷笑,杀气四溢,“他想得美。”

战湛道:“师父,你还有什么杀手锏藏着没使吗?”千万别告诉他,魔兽是最后一招,现在已经黔驴技穷。

“你放心,白梦山若是不在了,这些人也绝不会在。”

战湛:“……”听起来怎么有种同归于尽的意思?

白梦主道:“依你看,他们会去哪里?”

“呃……”朱晚在这里就好了。战湛回头看向寒非邪。三个人之中,寒非邪显然是拉高智商的那一个。

寒非邪不负所望,“合作有很多方式,药皇庄盛产丹药,想分一杯羹可以提供丹药,何必水赤炼亲身冒险?他亲自赶过来,一定是因为白梦山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他怕落在麒麟世家的手里。”

战湛连声附和,顺便偷瞄白梦主的表情。

白梦主果然露出我懂了的表情,转身就走。

“前面怎么办?”他问。白梦主是白梦山的主要战斗力,他不在,麒麟世家完全可以横行无忌。

白梦主道:“有长老和魔兽王在。”

战湛看他胸有成竹,也放了一半的心,打算跟着走,被寒非邪抓住了。

寒非邪想的是:白梦主、水赤炼、皇甫云、杜如春战斗力都高出他们很多,送上门会当炮灰。这种热闹可以不看,安全第一。

战湛想的是:好东西都是寒非邪的。寒非邪跟去可以等boss挂掉之后捡掉落物品。

“跟上。”白梦主没回头。

战湛得意地挑挑眉:主角定律果然还在的,可能被蝴蝶的翅膀稍稍吹得有点散,但还是在的。

寒非邪皱了皱眉,抓着他的手走。

战湛十分乐观,反正寒非邪是主角,主角注定霸气侧漏,不可能有什么闪失,但是他忘了……寒非邪是《绝世剑邪》的主角没错,但,他不是……

白梦境在山的背面,朝北,到夜晚,风格外冷冽。

战湛一边用剑气驱寒,一边努力辩路,今晚的月亮并不明亮,光浅如霜。

前山的杀喊声已经听不太清楚。

一下子从战场走到修道地,战湛有点反应不过来,心里反而发憷。

白梦主昂首挺胸地走到白梦境门口,“水赤炼,出来!”哪怕知道水赤炼已经是剑圣,他也丝毫没有畏惧担忧之色。毕竟剑圣也是分等级的,他是剑圣巅峰,除非剑神,否则至多是平级。

“来得好快。”水赤炼站在洞口,他身后,杜如春抓着皇甫云。

战湛站得远,看不清皇甫云的脸色,只听白梦主怒道:“放人。”

水赤炼道:“没有好处我是不会放的。”

“什么好处?”

“白梦境的秘密。”

白梦主道:“在白梦境修炼可事半功倍。”

“‘冲霄’香便有这种效果。白梦境若只有如此,又怎么会惹得麒麟世家垂涎多年。”

白梦主道:“畜生总是口水多。”

“明人不说暗话。交出白梦境的秘密,我立马放了皇甫云。”

“然后我再杀了你?”

“你杀不了我的。”

“我怎么信你?”

水赤炼道:“由不得你不信,因为……”他轻声对杜如春说了句话。

杜如春抓着皇甫云的胳膊,硬生生地扯了下来,丢到白梦主面前。

战湛:“……”擦!太凶残了。这是作死的节奏啊!他见过白梦主两次为皇甫云发怒,皇甫云简直就是他心尖上的人——时间仓促,他脑袋直接闪过这个措辞。水赤炼这么对待皇甫云,简直比掌掴白梦主还拉仇恨值。

果然,白梦主周身的温度直接降入零下,而且还在不断下降中。

寒非邪轻声道:“不对。”

战湛道:“哪里不对?”

“被人生扯下手臂一定会痛到□,昏迷中也是一样,不可能有点反应都没有。”

听他这么说,战湛果然发现皇甫云从头到尾连动都没动。

水赤炼暗叫不好。

白梦主猝然出手!

三人,已是不死不休!

水赤炼抓起皇甫云朝白梦主丢去。

白梦主悲愤交加之下竟然还顾着他,半空将人接了下来,随即是一声撕心裂肺地嚎叫:“师弟!”

皇甫云软绵绵地躺在他手臂上,暗淡的月光照着他的面容,七孔流血。

寒非邪道:“是自杀的。”

战湛心一抽一抽的。

水赤炼趁机想溜,却被白梦主拦住去路。

白梦主完全陷入癫狂状态,完全豁出去了,杜如春被他一脚踹飞,倒在洞里生死不知。

水赤炼和他周旋了几下就有些吃不消。正如白梦主之前想的,两人同为剑圣,仍有高低之分。再加上白梦主一心修炼,水赤炼既要分心夺权,又要分心炼药,根本不可能全身心投入修炼事业,经验实力都差了一截,很快支撑不住。

白梦主用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六百的战略……水赤炼的攻击打在他身上完全不躲闪,只想着将对方碎尸万段。

“走。”寒非邪牵着战湛往回跑。

战湛看着双方剑气覆盖范围越来越宽,也有些心惊胆战。

两人走到半路,就看到三个黑袍老者冲上山巅,其中两人手里抓着人头。

战湛心头一颤,生怕看到孔妍姿。

寒非邪只好带着他掉头往回跑。他们脚程略慢,跑到平台处,黑袍老者已经冲到了,手里的人头朝白梦主丢去,“白梦山大势已去!还不束手就擒!”

白梦主充耳不闻。

两颗人头在地上滚了两圈,战湛认出是周正周方兄弟。虽然不厚道,他还是松了口气。

同时松了口气的还有水赤炼。尽管他不想麒麟世家跑来争抢白梦境,但是性命更重要。

黑袍老者见他不理,冲上去就打。

白梦主压力陡增。

他突然发出尖锐的啸声。

战湛看着他,心里生出一分对枭雄穷途末路的同情。尤其是白梦主虽然黑,但水赤炼和麒麟世家更黑的时候。

白梦主的坐骑巨鸟狂飞而来。

白梦主朝战湛的方向喊了一声,“带他们走!”

战湛有种感觉……

白梦山,要完了。

巨鸟扑到战湛和寒非邪面前。

寒非邪跃上鸟背,将手朝战湛伸去……

战湛刚举起手,就感到一股极为强大的冲力从侧面扑过来,直接将他从平台上扫了出去,坠入山崖。

一切发生的太快,他的所有反应只来得及大喊一句:

“我要死啦……”

(快捷键 ←)上一章:122白梦麒麟(十六)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23白梦山主(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