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白梦山主(十三)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5356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林瑶光认出寒非邪的声音,看向仲孙日的目光充满同情。

同情的凝望落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的仲孙日眼里就变成了崇拜和仰慕,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全身上下毛孔无不兴奋地舒张开来,说话口气越发咄咄逼人,“倚望天灯是我仲孙皇族的圣物,置于景辉宫内,照耀先祖登天入圣之路。你竟敢口出狂言,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啊,快将他给我拿下!”

说得好!

战湛在心里偷偷地鼓掌。仲孙日果然是好同志,圆满地完成了作者交给他的以无大脑形态挑衅主角的艰巨任务,语言简洁又不失狂妄,样貌愚蠢又十分欠扁,仇恨值拉得妥妥的。接下来就看寒霸如何霸气侧漏,闪瞎观众的眼睛,顺便赢得一片赞叹崇拜的掌声。

他这边做好了准备,却不想中途被林瑶光截胡。

林瑶光道:“住手!”

林大人看林瑶光挡在寒非邪面前,脑中灵光一闪,跟着在前面一挡道:“住手!”

……

被仲孙日喊过来的侍卫默默地想:住着呢。

林大人道:“目前当务之急是救出太子,其他是容后再议。”

仲孙日愤愤道:“难道由着他出言诋毁圣物!”

战湛想:这概念偷换的忒强大了。觊觎圣物不是基于喜欢吗?哪里来的诋毁?

林大人道:“小王爷,稍安勿躁。还请让我与这位公子好好谈谈。”

寒非邪淡然道:“唯一条件。”

林大人被噎住了。

林瑶光在林大人耳边轻声道:“这位是我的师父。”

林大人身体微震。尽管之前已经有过这样的猜测,可是亲耳听到仍让他吃了一惊。他见寒非邪戴着口罩,知道他不想泄露十分,识趣得没有开口道破,含蓄地说道:“如小王爷所言,倚望天灯乃是皇族圣物,我不能做主。”反正仲孙日已经拉满仇恨值了,不怕再多拉一点。

仲孙日哪里知道这中间的奥妙,还以为林大人也赞同自己的看法,傲慢地笑道:“哼!算你走运,本小王现在没空收拾你,等这里的事情一了,我一定会叫你明白,对皇族圣物心存不敬是何下场。”

寒非邪道:“寒某在白梦山恭候大驾。”

……

殿内一下子静谧如死。

战湛暗暗感谢独角兽帮他改善的视力,竟然变成魂体状态也能用。他清楚地看见仲孙日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汇聚成珠,慢慢地从额角滑下,顺着脸颊淌过下巴,啪嗒地一下,掉在地上。

战湛挠头,总觉得目前这个情节还缺点啥。

仲孙日突然咬牙道:“不可能。寒山主不可能是个娘娘腔!”

原来如此,战湛恍然,还缺仲孙炮灰将自己送上绝路的最后一脚。

寒非邪摘下口罩,引起一片惊叹之声。

本来寒非邪的容貌惊艳归惊艳,还没有这样大的威力,可现在人人都盯着他的脸看,人人都知道他是白梦山的山主,容貌在身份的映衬下威力倍增,令他们有些管不住嘴。

仲孙日看着寒非邪的目光由不屑到怀疑,由怀疑到惊恐,最后……直了。

战湛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寒非邪语气带着宠溺,“别闹。”

战湛无奈。就他目前的状态,想闹也闹也不起来。

仲孙日脸微微一红,轻声道:“嗯,我不闹。”

战湛、寒非邪:“……”

由于寒非邪刚才是对着仲孙日的方向说话,不止仲孙日,其他人也以为他那句“别闹”是对仲孙日说的。林大人道:“寒山主说的是,我们还是商量如何解救太子要紧。”

寒非邪道:“我说的条件?”

林大人道:“此事需请示陛下。”

寒非邪点点头。

林大人匆匆往外走,显然是请示老仲孙去了,林瑶光留在原地,看着寒非邪欲言又止。

寒非邪正想向她询问美杜莎的具体来历,视线就被仲孙日挡住了。

仲孙日结结巴巴地说道:“寒山主还收不收徒弟?”

寒非邪道:“收的。”

仲孙日眼睛一亮,“那我……”

“不收。”

“……”换做往常,仲孙日一定会勃然大怒,可是对着寒非邪的脸,他却怎么都气不起来,不但气不起来,还怕对方生气,低声下气道:“我是皇室中人,你要是想看看倚望天灯,我能帮忙。”

寒非邪道:“不是看,是拿走。”

仲孙日有点挂不住脸了,“我师父是青纹世家的三长老……”

寒非邪讶异地看着他。

仲孙日心头一喜,以为他对自己刮目相看,谁知道喜意还没到脸上,就听寒非邪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你有师父还要拜什么师父?”

仲孙日被问住了,一张脸涨的通红。他不敢说拜师只是为了亲近他,至于为什么要亲近他,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看着寒非邪的脸心里头就怦怦直跳,情不自禁地想要和他搭话,说什么都好,只要对方看着自己就好。他虽然是纨绔子弟,平日里也勾搭过不少少女少妇,还对林瑶光怀着爱慕,但对男人有这种感情尚属首次,情感还在懵懵懂懂之中,理智更没往这上面想。

战湛作为陷入男男恋泥沼的过来人倒是看的一清二楚,酸溜溜地说道:“又一个拜倒在你内裤下的无知少男。”

寒非邪笑道:“又?第一个是谁?”

战湛道:“……朱晚。”

寒非邪见其他人看过来,将口罩重新戴回去,捂着嘴巴道:“是吗?我以为他更喜欢欧阳琳。”

经历两年空白的战湛立马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寒非邪道:“他们经常一起吃饭。”

要是破折号、孔妍姿他们在这里,一定会大声反驳:那是因为排班表安排他们吃饭时间一致!

战湛不知道,还以为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一边暗爽朱晚被顺利解决一边又想探听更多的八卦,“那朱晚跟着我们下山,欧阳琳留守总部,他们不就被分开了吗?”

寒非邪没想到他当真了,随口道:“情况需要没办法。”

“以后别这样了。”战湛感慨道,“同道中人,应该互相体谅。”他说完发现寒非邪久久没有开口,疑惑地转头,发现对方正旁若无人地凝望着自己。

“呃?我说错了吗?”战湛小声问道。

寒非邪微微笑了笑,有几分心疼,有几分歉意,剩下的全是坚决。就算他们的选择将是一条注定孤独寂寞的坎坷之路,他也会抓紧战湛的手,将对方牢牢地锁在身边,一路向前。

如果结局让两人众叛亲离,那么他会填满战湛生命中所有的其他角色,哪怕燃烧自己,也要用爱与温暖让对方再也离不开。

战湛看不到他的笑容,却能看到他眼底的笑意,心胀鼓鼓的,好似身体要在目光中融化,仅余一颗心脏疯狂地为对方跳动。

这样一幅在彼此眼中柔情蜜意的画面,在别人看来却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林瑶光本想向寒非邪透露些口风,但见他诡异地一边发呆一边笑,心里就打了退堂鼓。为了这件事,他们策划了这么久,不能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林大人过了足足一盏茶的工夫才回来。他将寒非邪请到一边,低声道:“倚望天灯是仲孙皇朝的圣物,绝不可交易。”他见寒非邪皱眉,又道,“不过,寒山主若有急用,倒是可以外借一段时间。”

“马上?”既然是借用,那么寒非邪自然不甘限制于杀了美杜莎这个条件。

林大人咬牙同意。

“借用期限由我定,也许十年,或更长。”寒非邪顿了顿道:“但会还。”只要研制出复活药,倚望天灯就没什么价值了。

林大人沉吟道:“寒山主的话我自然是信的,不过怕时日长了,不好提。可否立个字据?”他问得胆战心惊。要知道寒非邪已经是剑尊巅峰,与当年的谢巅峰一个等级,仅次于剑圣,是神剑大陆有数的高手。这种级别的高手多数心高气傲,一言不合直接杀人了事是常事。寻常人等除了认倒霉之外,也无可奈何。这是强者为尊的世界,规则便是如此。林大人是凭着林瑶光是寒非邪徒弟的关系,方才敢开这个口。

寒非邪很干脆地答应了。

两人很快立下字据。

林大人松了口气,立刻安排其他人。

寒非邪和战湛躲在角落里,看着殿内其他人为着名额争来抢去。不过这次条件极为苛刻,需要剑王级以上高手,不管怎么抢,能去的人也不过这么几个。

等他们吵闹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寒非邪就知道事情定下来了。

林大人带着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和仲孙日走过来,其他人都各自散了。

“这位是紫气帝国内赫赫有名的龙大善人。”

战湛觉得这个龙大善人有些面熟。

寒非邪歪头看着他,道:“不知阁下是否认识龙旗?”

龙大善人喜不自胜,“正是犬子!寒山主认得他?”

寒非邪点头道:“曾有数面之缘。”

他和战湛对龙旗的印象不错,连带着对龙老爹的态度也很和善。

仲孙日在旁看得眼热。

林大人道:“这可巧了。我们这次邀请的帮手之一正是龙旗。”

战湛惊讶道:“龙旗在紫气帝国?”

龙大善人虽然听不到他的问题却凑巧回答了,“日前内子身体不适,犬子请假回家,还没走。正巧赶上了。”

寒非邪看向仲孙日,话虽没说,意思却明白——你又留下来做什么?

仲孙日气得想吐血,强忍怒火道:“我刚刚说了,我师父是青纹世家三长老。”

林大人怕两人交恶耽误正事,解释道:“三长老正好在城中做客,也赶巧了。说来不怕诸位见笑,我紫气帝国虽然号称雄狮百万,可真正到剑王级别的也不过两位将军。他们都镇守边关脱不开身,救太子之事,只能请诸位帮忙了。”

寒非邪道:“你说要兵分两路?”

林大人道:“不错。我们获得两条线索,一条向北,一条向东。未免延误解救太子的时机,我们只好请诸位兵分两路,正好景辉宫在东面,寒山主可先顺路去一趟。”倚望天灯就在景辉宫中,他提出的条件让寒非邪无从拒绝。

仲孙日道:“另一队还有什么人?”在他看来,寒非邪和自己的师父是城中最厉害的高手,没想到竟安排在同一组,那么另一组的实力可想而知。刚才林大人点名他是听到的,那些人有的刚刚到剑王,有的剑王还差一点,只是剑君巅峰,人数虽然多,阵容却很单薄。

林大人看了寒非邪一眼,含糊道:“由齐公子领队。”

仲孙日还没意识到这个齐公子是何方高人,战湛和寒非邪已经明白了。

城中有这份实力威望的也就齐昂轩一人而已。

林大人怕寒非邪反悔,忙道:“马车已然备下,不知诸位几时动身?”

龙大善人要回去通知儿子,仲孙日要回去请示师父,两人都要回家一趟,所以和寒非邪约好在景辉宫门口会合,再一同前往。

寒非邪本就不希望取倚望天灯时有旁人在场,欣然同意。

林大人拿了一份地图给他,其中注明可能逃跑的路线。

寒非邪看着地图,眉头微微皱了皱。

战湛趴在他肩上,小声问道:“怎么了?”

寒非邪没说话,在林大人热情的注视下,默默地将地图收在怀里。等他从宫里出来,才道:“太子既然被人掳走,上面画着的应该是怀疑的路线。”

战湛道:“是啊。”

“可是路线只有前面一小段,后面全都是点。”寒非邪道,“也就是说,对方早就掌握了美杜莎的行踪和巢穴。”

战湛道:“那又怎么样?”

“他们之前为什么既不动手又不防范?若是有所防范,派人在那一带盯梢,纵然不能救下太子,至少也能确定太子的行踪。又怎会出现两个可能?”

被他这么一说,战湛也觉得十分蹊跷。他想了想道:“也许他们没想到美杜莎会对太子动手?”

寒非邪道:“那他们又怎么能肯定这次动手的一定是美杜莎?”

战湛摸着下巴道:“元芳,这里面的水很深啊。”

“……元芳是谁?”

“……”战湛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让你嘴快!

“嗯?”寒非邪还在等答案。

战湛强作镇定道:“我的一个丫鬟。”

“不是叫蓉蓉吗?”

战湛吃惊。原来他的丫鬟是个有名字的龙套!他解释道:“我有很多丫鬟,蓉蓉是新的,还有旧的。”

寒非邪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倒是念念不忘。”

……

一个元芳引发的惨案啊。

战湛内牛满面地解释道:“她是个老嬷嬷。”

寒非邪将信将疑,却暂时接受了这个解释。

战湛暗暗提醒自己,回去一定要找个嬷嬷改名成元芳。

两人闲扯了一会儿,倒是把之前讨论的主题给抛到脑后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报告!我回来啦,哈哈哈哈……正式销假。么么哒!大家久等啦,我会好好更新哒!

(快捷键 ←)上一章:134白梦山主(十二)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38白梦山主(十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