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白梦山主(十四)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6536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寒非邪看有时间,特地回去和朱晚说了一声。

朱晚听说对付美杜莎,一双眼睛瞬亮成两个小电灯泡,扑闪扑闪地看着寒非邪,只差扑过去抱着大腿喊求组求带求围观。

寒非邪头一次看到朱晚这副模样,觉得十分有趣,故作不解道:“这里的事就有劳朱总管了。”

朱晚欲言还羞地盯着他。

寒非邪:“……”

“咳咳。”战湛坐在旁边,悠闲地“看天”。

寒非邪严肃道:“朱总管的意思是?”

朱晚想到战湛在边上,跟着严肃道:“这里的事可以交给杨兄弟。美杜莎是传说级魔兽,十分罕见……罕见得十分厉害,我怎么放心山主孤身前往?”

战湛插嘴道:“还有我。”

寒非邪点头道:“对,有湛湛在。”

朱晚肃容道:“没错,山主还要分神保护战兄,更让人放心不下。请让我随行。”

寒非邪看他一脸焦急,失笑道:“朱兄愿意前往,那是再好不过的。”

“我先去准备些东西。”朱晚矜持地走到门口,欢乐地撒腿跑了。

“……”

寒非邪和战湛对视一眼,都觉得,那欢腾的背影一定不是朱晚,朱晚不可能有这样的状态。

战湛道:“他喜欢欧阳琳的,对吧?”

寒非邪:“……”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当时说的是朱晚和欧阳琳更有可能?不过为了内部团结,外部原因是可以做出适当调整的。寒非邪从容地点头道:“没错。”

战湛满意地点头。

朱晚带齐东西回来,就听寒非邪和战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欧阳琳,凑了一句,“讨好欧阳再简单不过,只要好吃的。”

战湛恍然。原来朱晚是靠这一手把上欧阳的——他说的好吃的不会是魔兽肉吧?那他对美杜莎热情是建立在好学的基础上还是好吃的基础上?

寒非邪看战湛表情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动声色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上路吧。”

“是。”朱晚已经叫人准备了快马。

战湛坐在寒非邪的怀里。

见战湛整个人被自己圈起来,寒非邪心情大好,马骑得四平八稳,全然没有往日风驰电掣的威风。

朱晚识趣地落后一个马身,不远不近地跟着。

景辉宫建立在群山之中,依山傍水。宫殿飞檐终日与云相接,按仲孙皇室的说法,就是乘云归去,升天成圣。

战湛突然道:“那座宫殿在闪光。”

寒非邪眯起眼睛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光芒,“或许是日光吧?”

战湛觉得那层光不像日光,倒像是特技效果简陋时电视剧里的各种神光魔影,但寒非邪明显看不见,他也不好再说。

两人一魂顺着小道到景辉宫前的辅道,就看到林瑶光牵着白马等在路口。林瑶光精神较之之前要好上一些,眉眼多了几分神采。

战湛脑海中浮出一个词——顾盼生辉。正是太应景辉宫之景了。

“师父,朱师叔,请随我来。”林瑶光翻身上马,顺着辅道到景辉宫大门前,从怀中掏出一把铜钥匙,打开铜门。

战湛有些失望。既然是玄幻背景,那么作为皇室安眠之地的景辉宫应该有些与众不同的机关才对。

门从里缓缓打开,里面十分昏暗,只靠大殿上方镶嵌的按北斗七星方位排列的七颗夜明珠照明。夜明珠正下方,一条金黄色长道遥指远方,从门口竟看不到尽头。

林瑶光摸出火折子吹亮,抢在前面带路。

战湛紧随其后,寒非邪跟着他,朱晚最后。

走了一段路之后,尽头又出现一道拱门。林瑶光又摸出一把钥匙,这次却不是打开拱门,而是转身在墙根摸索了一会儿,将钥匙插|入墙根中,只听一阵隆隆声,门边上的石墙竟然朝后挪开两尺。

战湛不等林瑶光起身就好奇地钻了进去。寒非邪怕他遇险,紧跟进去,只有朱晚充分发挥绅士风度,依旧走在最后。

战湛一进来就发出一声惊叹。

景辉宫从外面看不过是个头尖尖身圆圆的巨大宫殿,不想内部机构如此新潮。这是一座上宽下窄的倒三角体,尖角深入地下,他们站在三角体的边上,仰头就能看到顶上一盏悬空的水晶灯。灯中燃烧着浅蓝色萤火,如梦如幻。三角体内石壁上刻着各种各样的浮雕,有云有花,有人有兽,描绘的是生活,环境却像在天上。在蓝光映衬下,更显得神秘莫测。

“这是假的。”刚刚进来的林瑶光摘下耳垂上的耳环,朝空中掷去。

耳环直接从水晶灯里穿了过去。

战湛和寒非邪微微吃惊,下意识地看向对方,显然都想到了类似状态的战湛。

林瑶光以为他们惊讶工艺,解释道:“是幻影,用幻影兽的眼珠做的。”

朱晚道:“真正的倚望天灯便是如此模样?”

“不错。”林瑶光指着周围倾斜的石壁道,“若是有人想借石壁之力向上攀爬,会触动石壁中的机关,届时,整个石室会成为封闭的密室。”

朱晚赞叹道:“好心思。”他话锋一转道:“久闻林家与皇室关系非同寻常,看来所言非虚。”

对他的试探,林瑶光不动声色道:“我是阿昭未来的妻子。”

朱晚微微一笑。

寒非邪道:“接下来怎么走?”

林瑶光迈入三角体的向下斜坡,滑到尖角处,在下面石壁上摸了摸,往里一推,推开一道门,冲寒非邪他们招了招手之后便向下走。

战湛道:“我真的不是在盗墓吗?”

“你想盗墓?”寒非邪有些遗憾,“他们同意给了。”

战湛:“……”差点忘了,他还肩负着挽救寒霸三观的责任。“别这样。”

“嗯?”

“盗墓是不对的。”

“即使不给?”

“……”没有倚望天灯就不能炼制复活药,没有复活药他就不能复活,他不能复活就不能吃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而且公主娘元帅爹和寒霸会很伤心……

保持三观时刻端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战湛感慨地想:幸好仲孙老头同意了。

这是一条盘旋向下的石道,道旁老老实实地点着油灯。火光幽幽,堪堪照明。

战湛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走到底的时候,两只眼睛看到了一圈圈的蚊香。

“从这里开始,你们要仔细跟着我的脚步,一步都不可以走错。”林瑶光面前是个极简陋普通的石道,如果说上面是精致华丽的客厅,那么下面就是做工粗糙的车库。

林瑶光踩得很小心,几乎步步为营。

战湛双臂往寒非邪肩膀上一搁,整个人就扑在了寒非邪的背上。尽管他是魂体状态,这里的机关应该对他没有作用,但在景辉宫外看到的光环让他不安,宁可小心一点。

寒非邪看着脖子下面多出来的一双手,嘴角不由自主地挂起笑容,放在身侧的手负到背后,像是背人时托的动作。

战湛侧头向下,看到那双手穿过自己的屁股……不觉有些微妙。

林瑶光停下脚步。

矗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金色大门,门很高,顶端呈箭头状,仿佛要直冲云霄。

林瑶光伸手推门,门一推就开。

浅黄色的光线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照理说,战湛是感觉不到光和温暖的,可门开的时候,他确实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暖意涌过来,如电流一般从头顶推到脚趾,暖意掠过的位置无一处不舒服。

他舒服地发出一声□。

寒非邪敏感地回头看他,见他一脸享受状,不禁有些纳闷,“怎么了?”

战湛睁大眼睛道:“你没感觉吗?舒服的电流……从头到脚的。”

寒非邪莞尔。

“……”战湛道:“我说真的。不是指看到你的感觉!”

寒非邪恍然道:“原来你看到我是这种感觉。”

战湛:“……”

林瑶光已经进屋去了,寒非邪说话更肆无忌惮,“如果你之前在外面看到的日光和现在感觉到的舒服电流是真的,那说明景辉宫有什么东西只对魂体状态有用。”

战湛吃惊地看着他。他以为寒非邪真的认为自己看到的是日光,没想到竟然还挂在心里。

寒非邪柔声道:“和你有关的事我当然会比平常更加小心谨慎。”

战湛害羞了。作为没有恋爱经验的宅男,他对恋人甜言蜜语的处理方式粗暴而直接——硬转话题:“倚望天灯就在前方,寒霸,向前冲!”

寒非邪:“……”

真正的倚望天灯是摆在杉木雕花桌案上,灯边上围绕着一圈经过处理的干花。桌案后方是黑檀木木架,上面放着密密麻麻的灵位,最高处一对是紫气帝国开国帝后,从第二排开始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儿子儿媳都挤在一块。偌大木架放得满满当当,只用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显然是要留给紫气帝国以后的皇帝皇后。

这些毕竟是仲孙皇室列祖列宗,林瑶光三跪九叩又默默念叨了许久之后才起身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打开倚望天灯的灯罩。

寒非邪和朱晚不好意思探头,战湛却没这个顾忌,大咧咧地跑到桌边看。

水晶灯罩下,一朵蓝中带白的灯火在灯罩带起的微风中轻轻跳动。

林瑶光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水晶方匣子递给寒非邪,“师父可用此匣将天火引入匣内。”

寒非邪拿着匣子细细打量,发现匣子内铺着一层薄薄的花粉。

林瑶光解释道:“是银月桂花的花粉。”

寒非邪道:“鸳鸯引魂花?”

林瑶光轻笑道:“是。银月桂花是紫气帝国的说法,在腾云帝国叫鸳鸯引魂花,传说是人死后引导亡灵走向平静的奇花,并蒂生,有阴阳之分,故称为鸳鸯引魂花。”

寒非邪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复活药的配方中就有这一味。不过这东西虽然珍贵却不罕见,他早已搜集了好几麻袋备用。

他拿着水晶匣子走到倚望天灯前。

林瑶光道:“师父小心,天火有灵性,需心平气和,若有丝毫恶意、敌意或怯意,都会受到攻击。”

战湛听得心头一紧,想开口又怕寒非邪分心,只好咬着下唇,死死地盯着寒非邪的手和倚望天灯。

寒非邪此刻的确很平静,满心想的都是怎么用水晶匣子把天火弄进去。是倾斜水晶灯,把它倒进去,还是匣子凑上去,用手去拨……

正在他左思右想犹豫不决之际,天火嗖得一下跳进了他手里的水晶匣。

……

朱晚和林瑶光一脸钦佩地看着寒非邪。尤其是林瑶光,美目中的景仰简直泛滥成灾。

战湛激动地鼓掌,他拍不出掌声,只能用嘴巴啪啪啪地模仿声音。

寒非邪藏住满心的疑惑,镇定地关上匣子放入怀中,“走吧。”虽然过程懵懵懂懂,但结局很清晰,那就行了。

同样的路走过一遍,就是失去了神秘感。战湛干脆趴在寒非邪的背上,由着他将自己背出去。

出了景辉宫,龙旗、仲孙日都已经到了。仲孙日身后还站着一个精神奕奕的老叟。老叟原本合眼坐在马上,等寒非邪等人到近前才突然睁开眼睛,紧紧地盯住寒非邪。

寒非邪大大方方地任由对方盯着,却连眼角余光都吝啬给予。

老叟突然冷哼一声道:“黄毛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战湛:“……”因为炮灰徒弟的战斗力太弱,所以出现一个战斗力更强大炮灰师父吗?

寒非邪置若罔闻道:“走吧。”

仲孙日虽然不明白自己对寒非邪萌生的好感从何而起,但下意识地不希望他和自己师父交恶,出口提醒道:“这位是我师父,青纹世家三长老。”

寒非邪淡然地瞟了他一眼道:“这是你的口头禅吗?”

三长老气得在马上瞪着他抖了半天。

当众人都以为一场超级世家与超级世家对决不可避免时,三长老一拍马屁股跑了。

仲孙日看着三长老远去的背影,对寒非邪恨声道:“你太不识好歹!”

寒非邪道:“是是非分明。”

仲孙日声调变了,“我觉得我是‘非’?”

寒非邪道:“你不是‘非’。你是‘是非’……”

仲孙日飞快地跳上马,追着三长老跑了。

朱晚看着寒非邪,欲言又止。三大世家之中,白梦山与麒麟世家不和成定局,万毒世家因为万敏儿和袁浩飞的关系,和白梦山的关系表面上还过得去,青纹世家则处于不冷不热的中立状态。他本想趁着这次机会和三长老打好关系,没想到寒非邪一开口就搞砸了。

寒非邪浑不在意,和龙旗寒暄了几句之后,悠然上马前行。

朱晚凑过来,含蓄地提醒道:“三大世家之中,万毒世家擅毒,麒麟世家擅武技,青纹世家的青纹传承却令天下功法黯然失色。”

寒非邪微笑道:“纵然如此,家主也不过是个剑圣罢了。”

朱晚若有所悟。

战湛知道寒非邪最后必定会霸气侧漏,倒不是很担心青纹世家的态度,他担心的是他们的速度。“不是说救人如救火吗?我们这样慢悠悠的,真的没关系?”

寒非邪道:“瑶光急吗?”

战湛转头看林瑶光,见她和龙旗并肩而行,神色沉稳,不禁疑惑道:“咦?为什么?”按理说,未婚夫失踪,她已经心有如焚才对。

寒非邪道:“两种可能。一种是她根本不关心仲孙昭。”

“另一种呢?”

“她知道仲孙昭很安全。”

“第二种。”见过林瑶光看向仲孙昭眼神的人都不会相信林瑶光对仲孙昭无情。战湛道:“那么美杜莎……”

寒非邪道:“只是个借口吧。别忘了,这一趟的目的是杀死美杜莎,并不是救出仲孙昭。”若要救人就该以救人为前提才对。

战湛回想了一下,发现林大人当时提出的条件的确是杀死美杜莎。“那最后怎么交代?”

寒非邪道:“太子机智过人,利用天时地利,凭一己之力成功自救,皆大欢喜。”

战湛道:“你知道还去?”

“为什么不?”

“……”战湛结结巴巴道,“美杜莎是无辜的啊。”

寒非邪低头看他,有点惊异,有点疑惑,又有点无奈,“她是魔兽。”

“魔兽也可以有好的,像法拉利,像阿猛。”

寒非邪不置可否。

“寒霸。”

“叫非邪。”

“寒霸。”

“……”

“……非邪。”

“嗯?”

“一会儿先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动手?”

“我们拿了倚望天灯。”

“嗯,反正已经到手了。”

“……好。”

地图林大人只给了寒非邪,因此仲孙日和三长老虽然傲娇得很欢腾,但傲娇完了还得乖乖在前面地路口等他们一起上路。

会合后三长老的脸色就一直黑着,连带整个队伍的气氛也变得异常紧张。

仲孙日几次将目光扫向寒非邪都没有得到回应,终于死了心,再度将目标放到林瑶光身上,追着她嘘寒问暖。

林瑶光倒是习惯了,充耳不闻,闻而不答。

仲孙日问了会儿,自觉无趣,便沉默了。

一行人渐渐靠近地图上第一个标注的地点。

朱晚看到地方,立刻明白为什么。根据《传说杂记》中记载,美杜莎喜欢靠近水的阴湿地方。这里有带着寒气的水潭,水潭边上还有一个洞穴,倒是符合美杜莎的习性。只是美杜莎虽然喜欢阴湿的地方,却不喜欢脏乱,这里的泥土带着腐烂的味道,显然不是美杜莎能够忍受的。

他冲寒非邪摇摇头。

仲孙日见寒非邪连马都没下,直接离开,忙追上去道:“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仲孙昭不在?!”

寒非邪懒洋洋道:“想知道一个人笨不笨,不一定要打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仲孙日:“……”

(快捷键 ←)上一章:137白梦山主(十三)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39白梦山主(十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