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紫气帝国(十)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3786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和上次正大光明的“拿”不同,这次他们是来偷东西的,所以挑了个黑夜——正好今夜多云,星星月亮一道被藏了起来,景辉宫前伸手不见五指,再适合偷盗不过。

战湛仗着魂体之便打头阵,查探景辉宫的布防……他转了一圈后的结果是景辉宫的布防就是没有布防。

“没有卫兵,就是……”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时又说不出来。

寒非邪很介意道:“就是什么?”

战湛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有头绪,随口道:“景辉宫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没有卫兵,太奇怪了。”

寒非邪道:“也许他们对景辉宫内的机关很有信心。”

战湛道:“也许是觉得倚望天灯都没了,也没什么值得小偷惦记的了。”

“你们聊完了吗?快点走吧。”朱晚催促道。

两人一魂小心翼翼地跑到门口。

寒非邪和战湛把风,朱晚掏出一串钥匙开始对付铜锁。

战湛道:“没想到朱兄还懂开锁。”

朱晚自嘲地笑笑,“我小时候干过这一行。”

战湛道:“……抱歉。”不知道朱晚身世的设定是原书就有的,还是这个世界补充完整的,要是后者就太可怜了。懒惰的作者真作孽啊。当然,如果是前者,黑心的作者更作孽!

“没什么。”朱晚一边推门,一边道:“这不用上了吗?”

寒非邪本是打算一路用蛮力强进的。只要速度够快,他们应该能够抢在紫气帝国的人赶到前离开。纵然遇到,寒非邪相信以自己和紫气的实力差距,离开没有问题。不过朱晚粗通机关术倒是给他减少了不少麻烦。

门里依旧是七星夜明珠照明黄金大道。

熟悉的景色让战湛的心定了定。

根据记忆,长道之后是墙根的钥匙。

朱晚顺着寒非邪的指点摸到锁孔,却犯了难。因为这把锁的锁孔明显与他带来的所有钥匙都不一样。他将一大一小两把钥匙并在一起,慢慢地伸进去。

墙毫无动静。

朱晚又做其他的组合尝试。

战湛按捺不住,在寒非邪的眼皮子底下钻进门里。

仍是上宽下窄的倒三角型屋,屋子最上方一朵浅蓝色萤火在水晶灯中缓缓地燃烧着,美丽如昔。

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突然知道为什么进景辉宫的时候他会觉得不对劲。

因为他进来的时候景辉宫闪烁着光芒,就是他第一次来景辉宫时看到的光芒,一模一样!

如果说那是倚望天灯的天火,那么光芒在天火被寒非邪取走之后应该消失才对,为什么还在?

身后突然传来隆隆声,战湛回头就看到寒非邪钻进来,神色不满。

“小心。”朱晚突然叫了一声,将两人注意力拉了过去。

只见推开的石门突然又移回去几寸,然后停住,又慢慢地推开……

寒非邪闪身出去。

朱晚苦着脸蹲在墙角,手指按着锁孔的位置,“我的钥匙断在里面,取不出来,也不能松手。”他说着,将手指松了松,那门就慢慢地挪了回来。

寒非邪回想当时林瑶光开门的情景,依稀是将钥匙拔了出来。也就是说这道门打开之后,钥匙必须□,不然门过段时间便会自动关上?

朱晚很快做出决定,将钥匙给他,“我在这里看门,你们小心。钥匙的用法是……”

“剩下的门都不需要钥匙。你自己也要小心。”寒非邪叮嘱完,又回到屋里。

战湛正研究墙上的画,“这里的画的确是一个个故事。”

寒非邪顺着他的手指一幅幅地看过去。

“看,兽和人托着孩子,是说他们是兽人吗?”战湛手指指着那只兽类,“这是什么兽?”有翅膀有尾巴,像老鹰又像狮子……难道是狮鹫?

寒非邪想了想,将门口的朱晚换进来。

朱晚看着那幅画,先是惊疑,随后兴奋起来,“这是传说中与美杜莎同级别的兽类,狮鹫!”

战湛为自己的见多识广而暗暗喝彩。

朱晚顺着画看下去。

之后的画都是说兽人孩子的故事。他慢慢长大,却发现自己有尾巴和翅膀,被人类排斥,进入树林,学习兽类的方式生存,却遇到一个美丽的人类女猎手,两人相爱,成婚,生下孩子。孩子依旧长着尾巴,却没有了翅膀……最后一代的孩子与普通人类无异,他进入了人类世界,与人类并肩作战,最后……

没有了。

最后几幅画被人为破坏,只剩下残破的窟窿。

朱晚喃喃道:“仲孙家可能是狮鹫与人类的孩子。”

战湛道:“大家都知道了。”要是他,就把所有的画都毁了,大结局太好猜,毁了等于掩耳盗铃。

寒非邪很快被换回来。

战湛乐颠颠地将故事说了。

寒非邪道:“故事没有提到倚望天灯?”

“咦?没有。”战湛猛然想起什么,跑到第一幅画的位置,指着画的左上方道:“看这里,狮鹫是从天上来的。”狮鹫只露出了大半个身体,还有一小半的身体并没有雕刻出来,像是被天空含住了。

寒非邪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道:“看它的爪子。”

战湛趴上去看,狮鹫前爪似乎抓着一块东西,“这是?”

“水晶?”

“发光的水晶。”

两人抬头看倚望天灯的幻影。尽管雕刻得十分粗糙,可是无论从它表现的形态还是颜色,都与倚望天灯有几分相似,连光圈都有,若说区别,就是按照狮鹫的身体比例为标准,狮鹫爪子里的那块水晶比倚望天灯要大得多。

战湛道:“我现在有一个想法。”

寒非邪看了他一眼,却没问,“我们去放倚望天灯的石室看看。”

“好。”

这件事完全勾起了两个人的兴趣。战湛开始爱上探秘的刺激感。

从三角锥的下方进入密道,通过石道到金色大门前。

战湛抢在寒非邪推门前钻过去打探情况,暖暖的光照在他身上,浑身舒服得他想要睡过去。背后响起门声,随机是,寒非邪的脚步声,战湛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瞪大眼睛看着杉木桌。

桌上,倚望天灯正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战湛道:“寒霸,天火还在吗?”

寒非邪拿出匣子打开。

匣中的天火与桌上水晶中的天火同时跳动了两下。

战湛道:“怪不得他们这么大方,原来倚望天灯可以有很多盏。”他见寒非邪走过去研究灯,转身打量起四周来。上次来得匆忙,所有注意力都被倚望天灯吸引,根本没有机会好好看看四周。

他走到灵位前,向仲孙家的列祖列宗鞠了个躬,然后穿过放着灵位的木架和墙……

一张脸就这么近距离地贴在他眼前。

……

再也没有比这更吓人的事了!

战湛吓得直接钻了回去,盯着灵位好一会儿,才定了定神,想起那双眼睛十分眼熟,好似是……他朝左走了几步,小心翼翼地将脑袋送出去。

一个纤秀的身影站在他右侧不远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刚才钻出去的地方。

林瑶光?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战湛紧张地站起来,慢慢地挪到她身边,确定她没有发现自己之后才放心地靠过去。林瑶光所站的位置处,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洞眼,正对着倚望天灯的方向。

透过洞,能看到寒非邪的一举一动。

战湛吃了一惊。难道林瑶光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会回来?

林瑶光突然转过头来。

战湛又一次被吓住了,两人眼睛与眼睛的距离不超过五厘米。他慢慢地往后挪,发现她的目光是虚的,只是盯着一个位置发呆,又像是思考。

战湛飞快地钻回去,跑到寒非邪身边,小声道:“你别动,林瑶光就在你的正前方放灵位木架的后面,用小洞眼观察你。”

寒非邪抓着水晶灯罩的手微微一顿。以他的修为,林瑶光在这么近的位置没道理感觉不到。

战湛想起接连两次的惊吓,抱怨道:“我觉得紫气帝国的人都怪怪的。”

寒非邪放下灯罩,状若悠闲地朝灵位走去。

战湛怕林瑶光偷袭,又钻过去盯人。

林瑶光看到寒非邪靠近,似乎也受了惊,脚步犹豫着退了两步,伸手按了□后某块砖头,飞快地钻进左后方突然出现的石门内。

战湛不及细想就追了上去。

林瑶光脚步极快,若非她要停下来转动机关,战湛几乎要被她甩下。走到后来,他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这么长又这么复杂的路,他根本记不住。寒霸看到他不见,一定又要发飙了。

他心中哀叹,脚步半刻不停,直到林瑶光挪开地上的一块方砖,他感到一阵几乎要燃烧起来的热能在身体里流窜!

这种热能不似之前感受到的那样舒服,反而带着几分灼热的刺痛。

他将头往下探了探,就惊住了。

一枚比倚望天灯大百倍的水晶藏在石室正中,水晶中,半人高的火焰熊熊燃烧者,橘黄的颜色犹如夕阳一般,明艳又灿烂。

他几乎被这美丽的景色晃瞎了眼。

“不下来吗?”林瑶光突然回头看他。

(快捷键 ←)上一章:148紫气帝国(九)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50紫气帝国(十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