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74 剑法之争(十六);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2973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绝代武神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一世之尊
剑法之争

    寒非邪听篮子走远了.本想起身.看到他这个样子反而挪不动腿了.不但将一半体重压他身上.还故意用下丨身蹭他。

    战湛被蹭得火气.喉咙里发出连他自己都陌生呻丨吟.但很闭嘴.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了两圈.斜向窗户位置.装模作样地说道:“我有很重要事情跟你说……你先别摸.一定要摸就自摸。”

    寒非邪手指捏了捏他屁股.然后一路向下抚摸.“嗯.你说。”

    “天赋可能是坏人。”战湛努力忽略那只自己身上不安分地游走手.将遇到生魂修前后事情一一说了.着重强调了天赋恶心以及齐元寿可恶.“我就觉得.搞出药皇庄人能好到哪里去。”

    寒非邪本想逗逗他.摸着摸着就摸出火来了.战湛喋喋不休讲述犹如催丨情曲.让他忍不住将侧到一边.将人翻了过来.再扑上去.重重地压他背上。

    “我擦我讲正事呢”战湛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也有点渴望。

    寒非邪手伸入他衣服里.心不焉地说:“我听。”

    “你听个屁我刚才说什么了?”

    “天赋不是好人。”

    “那你还拜他当师父”

    “我有我原因。”

    “什么原因?复活药?”

    “嗯。”寒非邪趁他专心致志地问问题.顺手将他裤子给扒了。

    战湛屁股一凉.想反抗.胳膊就被寒非邪压住了。“你听到了没?我们得赶离开这里。”他见寒非邪没反应.急了.屁股拼命地扭动。

    寒非邪叹气道:“你不是要修炼吗?双修是好办法。”

    “大敌当前.双什么修什么逃命要紧。”

    “你能肯定生魂修一定比剑神可靠吗?”

    “……至少比天赋可靠。天赋这里影响力太大了。”

    “你刚刚不是削弱了他影响力?”

    战湛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天赋不是这么轻易就范……嗯……别”突然闯入身体异物让他整个声调都变了。

    寒非邪道:“闭上眼睛.专心修炼。”

    真

    纯修炼?

    战湛很不是滋味地闭上眼睛.感受着从寒非邪身上传过来火阳之气。

    修炼一周天.醒来夜过半。

    寒非邪慢慢地退出战湛身体.伸手将他搂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头发。

    战湛睁开眼睛.头靠着他肩膀.“想是投靠生魂修还是留这里和天赋周旋?”

    “这是你现想法吧?”

    “我倾向符城。”

    寒非邪伸手拽了拽他耳朵。

    “啊。”战湛咧嘴叫痛.“别闹.我说真.天赋眼神很让人不舒服.我老觉得他想于掉我。一定是他哪里长得不对.才让我疑神疑鬼。”

    寒非邪道:“不是疑神疑鬼。他真对你有杀意。”

    “……我想不出有哪里对不起他。对不起药皇庄那些事他应该不知道才对啊。不会是水赤炼拜祭他时候烧纸给他了吧?”

    寒非邪心里清楚是什么原因.却不好解释.将话题淡淡地扯过去.“留这里.至少有篮子师伯.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出手.一旦离开.他就会将各种各样罪名按我们身上.让我们百口莫辩.情势对我们不利。”

    战湛道:“我们不能把篮子他们一起带走吗?”

    “你有把握让生魂修与我们一起对付巫神么?”

    “呃。”

    “若是不能.剑神实力分裂.巫神肆无忌惮。”

    战湛纠结了。原本觉得很简单事被他一说.变得十分复杂.好像怎么做都不对。“那现怎么办?”

    寒非邪皱眉道:“有一点我很奇怪。”

    “哪一点?”

    “巫神对付剑神.天赋应该担心才对。”作为剑神头脑.天赋减负着统帅和军师双重责任.可是寒非邪从他身上看不出丝毫担忧和紧张。再内敛人不可能连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何况.这种情绪波动本就没有藏起来必要。适当地释放紧张和焦虑.有助于团结剑神.增加士气.一致对外.天赋不可能想不到。

    战湛道:“会不会是他有什么秘密武器?”

    寒非邪道:“又或者.剑神与巫神输赢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战湛感受到一阵阴风迎面扑来.“符城说过.天赋想东西一定是这个世界肮脏邪恶东西。这个世界肮脏邪恶东西是什么?巫神想要控制所有剑神.比他们还肮脏邪恶.我想不出来。”他突然打了喷嚏.揉了揉鼻子道.“我擦。这屋子里沉眠草真叫人受不了.太难闻了。”

    寒非邪突然站起来.从屋顶上抓了一把草下来。

    战湛有点紧张.“房子不会秃了吧。我不是担心篮子找我们算账.我是担心晚上下雨……你看什么。”

    寒非邪将手中沉眠草递到他鼻翼下.“你有没有觉得这种味道好像哪里闻过?”

    “闻过?就通天仙境啊。这么奇怪味道我要是其他地方闻过.不可能不记得。”

    寒非邪道:“如果是糅合其他草药中呢?”

    战湛道:“你想到了什么?”

    寒非邪道:“药皇庄。”

    “药皇庄?”战湛努力回想.却丝毫想不起自己哪里闻到过这个味道。

    寒非邪继续提醒.“杜如春。”

    战湛瞳孔陡然放大.“啊啊啊药人.做药人那个池子.那种味道有点点像。”

    寒非邪道:“那是因为药水里面掺杂了许多其他味道.将沉眠草味道盖了过去.使它不那么起眼。”

    “哦。”战湛点点头.然后挠挠头.“那又怎么样呢?”

    寒非邪盯着他手中沉眠草.“要是能知道这种草有什么功效就好了。”他自认熟知各种植物.对这种草却毫无头绪。

    “嘿嘿嘿……”战湛发出诡异笑声。

    寒非邪侧头看他。

    战湛道:“你忘了吗?我可是试炼师啊。初级试炼师一项基本技能就是……”

    “透析。”寒非邪道.“我知道.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

    战湛道:“碰碰运气吧。试炼师试炼师.要就是边试边炼边成师嘛。”

    寒非邪道:“你小心。”

    “放轻松.一根草而已.能怎么样。”

    事实证明.一根草确很能怎么样。

    战湛刚用试炼师办法将剑气灌输到沉眠草里.就感到一阵头晕眼花.整个人差点昏过去.剑气有四处乱窜趋势.幸好寒非邪不放心他.用火阳之气护着他丹田.所以他一不对劲.寒非邪就感受到了.硬生生地帮他将剑气从沉眠草里撤了回来。

    “哦”战湛大大地吐出口气.拍拍胸脯道.“幸好你.我差点又要报废了。这是什么草.这么邪门.我正想用透析方式来感受这种草.人就迷迷糊糊.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寒非邪道:“也许.这就是这种草功效。”

    战湛猛然抬头看着屋顶.心头一阵恶寒.“你是说……”

    寒非邪道:“至少能解释.为什么剑神中除了天赋之外.其他人都这么……简单。”

    “我觉得师父还好.哦.他还年轻。”他说师父是白梦主.不过白梦主来这里没多久.大多数时间又都山上陪着皇甫云.没有被沉眠草影响也情理之中。“难道天赋目是控制剑神?”

    “这是我初想法.如果沉眠草就能轻易做到这一点话.也许他野心要比想象中大点。”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