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剑法之争(十七)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2991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如果这是漫画,他们两个人背后一定已经出现一个张开双手巨大黑影,阴森森地望着他们。

战湛莫名地打了个寒战,干笑道:“这些都是我们猜测,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那么复杂。天赋他……确不像是好人。”他无法说服自己,“这样话,他一定不会告诉你复活药炼制方法吧?”

寒非邪道:“所以不能直接问。”

“那怎么问?匿名发e-ai1还是百度知道奖励积分?……呃,是玩笑,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

“我故意问他药方分配比例,但事实上这些天芥神书已经提到过了。”

战湛道:“所以?”

寒非邪道:“以天赋性格,他绝不会告诉你你想知道,也不会正面地回绝你,所以,他会用一些无关紧要消息来打发你。”

战湛想了想,“他确像这么卑鄙人。啊,难道那些无关紧要消息才是真正要紧消息?”

寒非邪给了他一个赞许眼神。

战湛喜滋滋。

“我想知道是复活药火候。”

“他说了吗?”

“他说了三种。”

“……”战湛暴跳,“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寒非邪道:“区别就是,无数种可能缩小到了三种。”

“好吧,”战湛道,“算他对世界还是有点贡献。那我们什么时候……”寒非邪骤然坐起,将被子披他身上,警戒地看着门方向。

白梦主突然出现屋子里,神色冷峻,“巫神进攻了。”

夜色茫茫,风凄凄。

虽然每个从被窝里起来剑神都很想骂娘,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实是个很适合进攻天气。天上一点星光都没有。

战湛小心翼翼地跟寒非邪身后。白梦主和篮子一左一右地前面开道。

战湛突然扯了扯寒非邪袖子。

寒非邪侧头,疑惑地看着他。

战湛问道:“师父怎么会下山?”

寒非邪道:“我告诉他复活药事。”

“你不怕万一……”

“我答应过你,不会有万一。”

“……”真男人啊,自信又可靠。战湛有点骄傲又有点自卑,以前不是没妄想过一朵鲜花插牛粪上可能,但那时候他以为鲜花是白富美,没想到现实遇到是高富帅,心态差很多啊。

一只手抵他额头上,免于他撞树之灾。寒非邪担忧地看着他,“你想什么?哪里不舒服吗?”

战湛深吸了口气,“没有,可能天太暗了。”

一朵小小火阳之气他额前五六厘米处绽放。

寒非邪握紧他手,“小心点……”

战湛刚要点头,脑袋就被用力地按下去,藏入寒非邪怀中。身后响起树干崩裂倒地声音,不远处,篮子怒吼。

愤怒吼声点燃夜晚战火,剑神村被刻意压抑宁静瞬间打破。

“去死吧!杂碎!”

战湛一抬头,就看到高个子双手高举一把椅子,后面跃起,身姿优美地掠过头顶,朝前方坠落。那里树叶晃动,飞鸟惊起,叫声频频。

“没想到这里也流行用杂碎骂人。”战湛话音刚落,就看到额头火阳之气猛然一晃,照亮左前方一张面孔。

寒非邪迅速挡他身前,拔出麒神剑。

对方也抽出长剑,双剑相交,火花四起。

战湛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

“去找白师伯!”寒非邪感觉到这次敌人非同小可,如果没猜错,应该是被巫神控制剑神。

战湛点了点头,魂体从身体里撤出,身体自动跑向白梦主,而魂体依旧留原地。

寒非邪躲闪对方如流星雨一般剑气攻击,不忘瞪他,然后瞪视中被对方一脚踢翻,滚到树边。

战湛跑过去,确认他没有受伤后,感叹道:“打架要专……又来了!”

寒非邪翻身躲过致命一剑,起身版跪地,火阳指连发,对方身体如橡皮泥一般扭曲成两个连起一起s,突然张大口,拿着剑手犹如拿着一把叉子,冲着寒非邪肩膀插过去,嘴巴不忘朝他脸咬去。

战湛化作实体,跳上那人后背,双手奋力地击打他后脑勺。

“吼!”那人用力地甩开战湛,再转身,胸口被寒非邪剑狠狠刺入。

寒非邪抽出剑,一脚踢飞他僵直尸体,将剑身树干上蹭了蹭,淡然道:“边打仗边进餐这种习惯很糟糕。”

战湛跨过那人尸体,正要说话,就感到一阵晕眩,知道自己被巫神盯上了,不敢怠慢,立刻化为魂体,连滚带爬地跑到寒非邪身后。

寒非邪眼睛冷冷地盯着黑暗中某个方向。

战湛抚着余晕微消脑袋,有气无力地说:“差点中招。”

寒非邪渡了一股火阳之气过去。

战湛道:“别,保存实力。”

寒非邪耳朵动了动,“你站这里,不,你跟着我来。”这里情况太混乱,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将人放自己身边安全。

战湛亦步亦趋地跟着寒非邪,路上遇到很多失去理智,疯狂地攻击着自己曾经战友药人剑神。剑神们也毫不留情,招招下狠手。并不是他们不念旧情,而是有过太多念旧情惨痛教训,让他们深深知道,这个时候心软就是送死。

寒非邪拉着他到村口,战湛看到战斗高个子和矮个子,正要打招呼,就看到天空中一个身影坠落,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藏暗处巫神响起阵阵欢呼。

正为找不到他们而苦恼剑神趁机朝发声处冲去。

“投降吧,无能剑神们。你们灭亡是巫神至尊旨意,谁都不能违抗。”暗沉沉天空响起浑厚低沉男声。

战湛眯起眼睛,发现刚刚那人掉下来地方还站着一个人,那人从头到尾都藏深色斗篷里,衣袂飘飘,像幽灵一样幽幽地俯瞰着下面一切。

“神照!”篮子带着几个剑神从战湛和寒非邪身后冲出来,朝空中那人扑去。

那人身后,无声无息地飞出数个药人剑神,将对方攻势挡下。

“大胖子二胖子!”篮子看着对方心痛地喊了一声,然后加愤怒地投入战斗。

“看那里。”战湛叫回准备加入战斗寒非邪,指着深坑位置,一只手从里面颤巍巍地伸出来。

寒非邪道:“是天赋。”

战湛道:“哦哦,光看手你就知道?”

寒非邪道:“我对讨厌东西特别敏锐。”

战湛道:“我以后得加用力讨厌他才行。”

寒非邪投入战斗。

战湛抱着好奇心走到天赋深坑边上,犹豫着要不要拉他一把,不管天赋背后藏着什么阴谋,至少这一刻他们同仇敌忾。

不过他小看了天赋。

他还犹豫,天赋已经拔地飞起,瞬间抱住神照,两人一同倒想紫树林另一边。

“哇……哦。”战湛想跟过去瞧个究竟,又怕寒非邪担心停留地犹豫不决。

篮子被二胖子击中胸口同时一掌拍爆了正与寒非邪纠缠大胖子脑袋,一把抹掉嘴角鲜血,对寒非邪喊道:“去看看天赋,他不能……出事。”

寒非邪眉头一皱,朝战湛打了个眼色。

战湛会意地跟他身后,朝紫树林跑去。

打斗声越来越远,紫树林另一侧很安静,正当战湛想问是不是找错了方向,就看到天空爆出一团明亮剑气,一个黑影以光速袭来!

(快捷键 ←)上一章:274 剑法之争(十六);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276 剑法之争(十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