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剑法之争(二二)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2973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矮个子迎着越来越猛烈风,咕哝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可惜风声太大,将他话完全吞噬,没有引起广泛关注,只有站他身边高个子拍拍他肩膀给予鼓励。

战湛恢复魂体,仰头看着黑压压鸟云压过来。随即是铺天盖地飓风!

以寒非邪为首剑神们齐齐放出剑气,拦阻风势。剑气织成大网,锅盖般地覆盖住他们,将他们圈里面。战湛揉了揉眼睛,恢复实体,好奇地看看四周道:“防护罩?通常这东西都有时效性,很考验能量供应啊。”

寒非邪道:“你们撑得住吗?”

白梦主道:“你想做什么?”

寒非邪道:“不干掉它们,它们会一直扇着。”

篮子道:“赤头凤大多数时候都很友好。”

寒非邪道:“它们跟你预约过什么时候恢复成大多数时候状态吗?”

篮子道:“它们现这种状态就算预约也看不到。我一直以为它们翅膀扇出飓风是传说。”

矮个子道:“天赋功劳。”

篮子道:“可以不提他吗?一提我小弟弟就隐隐作痛。”

高个子也想起之前惨痛经历,没好气道:“……谢谢你把疼痛传染给我。”

“就是现。”寒非邪收起剑气,深吸一口气冲出剑气覆盖范围,但还没到跟前,就被数十只赤头凤叠加起来风势给扇了回来。

篮子看着地上翻了个跟斗站起来寒非邪,嘿嘿笑道:“很高兴又见面了。”

寒非邪将火阳之气凝聚于胸前,形成气盾,重出发。这次,气盾面积让他一出防护罩就遇到极大压力,被刮回来时候十分狼狈,几乎是栽倒地。

篮子不好意思调侃他了,“我想我们要换个办法。”

寒非邪拍拍土站起来,看着夜空皱眉。

“其实,”战湛道,“我可以试一试。”

其他人都看过来。

寒非邪嘴唇刚动了动,就被战湛截断,“我们说好要彼此信任,互相帮助,一同度过难关。”

篮子道:“你魂体能穿过风吗?”

战湛道:“我刚才感觉了一下,比变成实体时候好得多。”

寒非邪信任终战胜了担忧。他道:“等你上去之后,我会不时输送火阳之气,你若是剑气不足,一定要先休息。”

战湛道:“放心,符城教了我神魂一术。我觉得我无所不能。”

篮子对白梦主道:“你没有告诉他,不能师父面前吹牛吗?这样显得师父很无能,师父心情会很不好。”

白梦主道:“说明你不是教会他无所不能那一位。”

篮子:“……”他现知道战湛厚脸皮是怎么来了。

战湛众人期待目光中缓缓地变成魂体,一步步地走出防护罩。身后,寒非邪目光紧锁着他身影,神色紧张得好似只要他晃一晃,就会伸手把他拽回来。

篮子好奇地说:“我认识你这么久,很少看你这么紧张。是因为双修关系吗?你们是因为双修感情才变成这样,还是感情本来就这样……好?”

寒非邪道:“你可以找个人试试看。”

篮子嘀咕道:“天赋都……”他顿了顿,转头看白梦主。

白梦主皱了皱眉。

篮子道:“别误会,我只是突然很好奇你和你那位……”

白梦主手突然松了松。他和篮子之间立刻出现了一道缝隙,篮子不敢怠慢,身体微斜,分出一道剑气补足,饶是如此,刚才那一刹,一道劲风吹入,两人脚边刮出一道深痕。

篮子惊得倒吸一口气道:“别开这种玩笑。”

白梦主道:“这也是我想对你说。”

篮子撇撇嘴角,自言自语道:“我开始讨厌有家室人了。”

战湛慢慢地适应风中行走,发现风对自己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他穿过树木,绕到赤头凤背后,然后化作实体,利用隐身术,慢慢地爬上树,靠近赤头凤。

一只赤头凤正专心地扇着翅膀,突然感到身上一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拳从天上轰了下来。附近赤头凤大怒,扑过来寻找罪魁祸首,罪魁祸首却不见了。

高个子远远地看着鸟群里骚动,高兴道:“奏效了。”

篮子自豪道:“我徒弟。”

只有寒非邪脸依旧绷得很紧。赤头凤虽然骚动起来,可他没有看到战湛身影,这令他脑海中闪过无数个揣测,大半都很凄惨。

事实上,战湛处境虽然没有他想象那么糟糕,却也差不了多少。

赤头凤智商显然平均线之上,一旦发现有敌人混进来,立刻两个一小队,互相看护,让战湛投鼠忌器,难以下手。

他鸟群里钻来钻去,想寻找偷袭缝隙,却发现鸟注意力比人集中多。正束手无策之际,一道光射过来,直接穿过身体。

赤头凤叫起来。

战湛趁机恢复实体,速度极地朝两只赤头凤脑袋同时捶了下去。一只赤头凤被打了个正着,另一只却偏头躲了过去,反而朝战湛袭来。

眼见战湛脸上要被凤喙啄出个大洞,火阳之气形成一道气盾,隔阻嘴脸之间。

战湛趁机恢复魂体,顺便回头给了寒非邪一个飞吻。

寒非邪嘴角几不可见地扬起小小弧度,眼睛依旧全神贯注战湛身上。

有寒霸护航,战湛动作大得多。

赤头凤很发现这个人类自己队伍中造成破坏比想象中大得多,分出四个小队夹击他。战湛仗着魂体优势,屡屡夹击中逃脱。

忽而,下头连声暴吼。

以高个子和篮子为首剑神从下往上飞冲上来。

战湛这才注意到,他努力下,赤头凤数量只剩下之前三分之一,依旧无法与剑神抗衡。

赤头凤们怪叫起来,视死如归地朝剑神们撞去。

寒非邪一把抓住想要插一脚战湛,将他拉回地面。

战湛看着赤头凤们一个个剑神手中撞得头破血流,于心不忍地闭上眼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寒非邪道:“天赋到底做了什么?”

战湛睁开眼睛,一只赤头凤正巧栽他面前,他急忙将头撇向寒非邪,专心致志地看着寒非邪鼻子道:“天赋手段就两种……药草和欺骗。”

篮子踹了一只赤头凤下来,落他们不远处,闻言走过来道:“关于天赋,我好像错过了很多故事?”

战湛指着他身后矮个子道:“他知道得很清楚。”

篮子回头看矮个子。

矮个子道:“不,我只是对天赋所作所为有所怀疑,但从来没有想过他和神照是同一个人。”

战湛道:“这件事我也没有想到。”他见其他剑神大鸟归来,干脆将这件事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说到天赋控制剑神时,他添油加醋地形容着天赋当时恶形恶状,令剑神对他为反感。

篮子气得一脚将脚边赤头凤踢飞,“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人。”

矮个子道:“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即使生魂修修炼出魂体,但它始终和身体有所区别。如果天赋是身体,那么我们没有察觉很正常,可是为什么巫神他们没有察觉神照是魂体呢?”

“难道……”战湛吞了口口水道,“巫神也被他完全控制了?”

……

擦,这不还是通天仙境就一人节奏?

(快捷键 ←)上一章:279 剑法之争(二一);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第281章 剑法之争(二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