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怎么是你

文/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字数:5580 真人不露相txt下载

顾裳主仆被关了起来,绿豆没她小姐的本事,放不倒这一干人等,于是只能反抗不得地被人带走。

顾裳迷迷糊糊地被押走,陆子澈气她污蔑陆家便“好心地”提醒郭侍郎要多派人看着她,小心她跑了。

郭侍郎对这对“情同手足的朋友”闹掰一事感到讽刺,没怎么理会陆子澈直接赶他走了。

等顾裳回过神的时候,她们已经被关起来,绿豆被五花大绑不说,嘴里还塞着布,而自己不知为何没被绑嘴里也没东西。

“绿豆,你怎么被绑起来了?”顾裳忙给绿豆松绑,然后将她嘴里的布也拿了出来。

绿豆啐了几口唾沫吐出嘴里的异味,红着眼控诉:“小姐,你之前怎么了?浑浑噩噩的,奴婢大声叫你结果就被绑起来,嘴里也塞了破布。”

“我也不清楚怎么了,自从听说那、那龌龊的事是玉面狐做的,而且她还有了身孕,我就……这心就跟被谁挠破了似的不舒服,就是此时想起来也不得劲儿,你说那玉面狐与顾家堡是不是有很大的仇恨?不然这一次次的是在做什么?”顾裳抚着仍有些难受的胸口迷惘地说道。

绿豆忿忿地点头道:“定是有仇,不然不会一次次陷害顾家堡,先是搅黄了小姐的亲事不说,还想将整个顾家堡放在风尖浪口上,这是要做什么?当时见到她时还觉得她是个雷厉风行的江湖女子,谁想居然是这般不知廉耻还道德败坏之人,早知这样当时就不该救她!”

顾裳刚张口要说什么,就被隔壁牢房的人打断了,只见那两个男囚犯正抓着牢门恶狠狠地瞪着她们,与其说瞪不如说是目露淫光。

关押在这里的犯人太久没碰到过女人,突然看到个顾裳这般美得惊心动魄的哪里还忍得住,起初不清楚这两人情况观望了会儿,此时觉得没有威胁就开始恐吓了。

“小姐!”绿豆吓得往顾裳身后跑。

“丑丫头躲什么?我们又不是在看你!”披头散发浑身臭轰轰的囚犯恶狠狠瞪了绿豆一眼,然后又眼冒绿光望着顾裳流口水。

顾裳被看得仿佛有条蛇在身上爬,恶心得饭都要吐出来了,忙道:“不行,我们不能在这等肮脏的地方关着,要逃走。”

“小妞是犯了什么罪了?别怕,让哥哥摸一摸小手,以后哥哥罩着你,若再让哥哥爽一爽,那可就……”不怀好意的□□声响起来。

顾裳一怒蹭地站起身,在两个犯人瞪圆了的目光注视下走过去一扬袖子骂道:“哪来的下三滥玩艺儿,好好享受去吧!”

“啊……”

“啊……”

两道凄厉的声音立刻传出,没多久便一点都发不出来了,两人抓着哑了的嗓子惊恐地望着顾裳。

“不会说人话那就别说了!”顾裳厌恶地看了两人一眼扭头拉起绿豆就踢牢门。

闹腾的动作过大,狱卒打着吹欠走过来不耐烦地训斥:“就不能老实点啊!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

“这位大哥,你过来一下。”顾裳微笑着向狱卒招手。

那人一见是个大美女叫他,眼睛一亮忙殷勤地走过去,脸都贴到牢门上了问:“这位姑娘有何……哎哟。”

顾裳在狱卒走近时透过牢门空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下完迷药在他身体发软之时迅速将他腰侧的钥匙解了下来。

一番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两名痛苦地捏着嗓子的囚犯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他们是唯二知道她们如何逃跑的人,不过可惜被毒哑的两人这辈子可能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很不巧的是他们还不识字……

不久前刚从牢房里救过绿豆,这次逃跑起来便轻车熟路。

得了陆子澈的提醒,郭侍郎虽然多安排了人看着顾裳,但一来为防打草惊蛇,二来有些轻敌,于是安排的几人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后果便是等他自皇宫出来回到刑部便得知顾裳主仆放倒了很多人跑了,多么熟悉的情景……

顾裳两人逃跑过程中并没有多大的阻碍,拦截的人都不知她会下药,出其不意之下放倒侍卫和狱卒都出奇顺利。

小白一直在附近溜达,它聪明跑得又快,总能逃开对它起占有之心或不利的人,听到主人的哨声飞速奔过去带着两人逃跑。

没有回客栈,她们向着远处偏僻的地方逃去了,人少的地方安全性大。

逃到没人的树木之时天色已晚,顾裳抓了两只野兔两人烤着吃了。

“这事不能这么算了,那姓郭的太可恶,瞧我们是弱女子就欺负咱们,不行,我要将他的恶行昭告天下!”吃饱后顾裳抚着不再难受的肚子说道。

“怎么昭告啊?再得罪他的话我们又得倒霉。”绿豆因为郭侍郎接连被关押两次,对他下意识的犯怵。

“想想办法。”顾裳烤着火托下巴思考起来。

绿豆看了眼“思考大事”的小姐,没打扰她,其实她根本就不看好自家小姐能想出啥好点子来,不搬石头砸自己脚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有了!”

“什么?”绿豆问。

“我要将姓郭的欺压良民的事迹写下来张贴在大街小巷,大户人家也发几张,让更多的人看看!”顾裳越想越觉得可行,她才是受害者,若想逃脱被冤入狱的下场只能先下手为强,将前因后果都好好说道说道。

顾裳是行动派,想到就打算做,不顾绿豆的阻拦拉着她就骑马离开去买笔墨纸砚。

这次老天都在帮她们,东西顺利买到不说还被不打算早关门的老掌柜允许留在铺子里写东西。

顾裳买了三十张大纸,让绿豆磨墨,大笔一挥便开始写起来。

从她们两位姑娘夜宿客栈结果半夜郭大人与人打进房间开始写起,然后绿豆被抓走她救人,逃到京城又被搜捕等等,最终尤其着重描述了郭大人不听她道歉解释强行要冤枉她入狱一事。

扬扬洒洒一大篇,字写的马马虎虎,称不上好看,但也算得上是横平竖直,谁都能看得懂。

三十篇都写完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顾裳给了铺子老板一块碎银酬谢后带着绿豆匆匆离开。

专门挑门户大的人家入手,一家一家地往里扔“郭大人欺压良民事迹一二三”,有三张贴在了集市显眼的地方,最后两张则送去夜里最为热闹的地方——妓院。

“这下不怕没人看到了。”顾裳做完这些事开心极了,拉着累得想瘫地上的绿豆上马回树林。

因为做完这些事已经半夜,是以传到宅子和集市上的纸张被发现得较晚,妓院发现得最快,不但快,还传播得极广。

向来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郭侍郎是京中要臣,谁让他回京就风风火火地抓歹徒,结果人家“歹徒”说了是受害者,是郭侍郎自己非闯人家房里去才不小心着了道,在人家道了歉还揭露玉面狐一事时居然不通融强行将人收押,这种种简直令人发指。

尤其顾裳还写郭侍郎是因抢人家心上人作妾招了恨,是以出京途中遇了袭击,这种八卦众中最喜欢宣扬了。

郭侍郎回京时没说是因桃色纠纷被袭击,只说是歹人想劫财,如今真相大白,郭侍郎不但在家中被妻子骂不要脸,连同僚看他的眼光都带着异样,于是日子过得别提多痛苦了,抓不着顾裳,只能将怨气都发在了郭小茶身上。

顾裳与绿豆再次变装,继续扮婆媳,不过顾裳这次扮的婆婆刚五十岁左右,腿脚利落还耳不聋眼不花。

她们时不时就会到处转悠听八卦,近来最热的八卦就是郭侍郎的事,这当官的免不得会有几个死对头,这谁如果有把柄被对头知道了,那想有好日子过才怪。

最令顾裳高兴的八卦就是郭侍郎近来日子不好过,不但家宅不宁,还时不时有人弹赅他,弹得他都没功夫再搭理她了。

至于顾家堡的事,目前顾裳也不急,玉面狐疑似假冒的消息已经传遍京城,朝廷即便想动顾家堡也不能冒然行动,何况事情发生这么久爹娘怎么说也得了信儿,相信过不久他们就会来到京城。

正吃着饭,顾裳看到郭小茶愁眉苦脸地走进饭馆。

“哟,这不是郭二爷吗?”有人认出来高声打招呼。

郭小茶抬抬眼皮,没理那人寻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下来高喊:“小二,给小爷上一桌子招牌菜,有多少上多少!”

“好咧,爷您稍等。”店小二喊完就去厨房了。

郭小茶与随从两人坐一桌,随从问:“二爷,我们就两个人,点太多吃不完。”

“吃不完就剩下,又不是出不起银子。”郭小茶没好气地摸摸刚养好伤的眼角,赌气地道,“挨了我爹多少打骂啊,吃他一顿还不应该?就要多吃!吃完了去给我娘买首饰,多多地花!”

随从嘴唇动了动没敢劝,知他家主子忍了一肚子火需要发泄。

“也不知那姓顾的臭女人跑哪里去了,害小爷受了多日不白之罪咱忍了,可那马呢?马都没给我她就玩失踪了!可恶的卑鄙女人,亏得她长了张好脸,不然小爷一见到就将她踹臭水沟去喂王八!”郭小茶不知第多少次提起马的事,马没得着人却不见了,没什么比这个最让人痛苦了。

顾裳正好坐在郭小茶斜对面,闻言眉毛挑了挑低头忍笑,这马她承诺了自然会送,不过目前不便露面,只能委屈他再等等了。

“这死女人跑了,那姓陆的也不见了,不然说不定他能帮忙找到那姓顾的。”郭不茶再次抱怨,他很不待见陆子澈,谁让那闪电那么好的?他可永远都忘不了自己想摸一下闪电结果被陆子澈狠揍一顿的事。

他坚决认为自己是想摸一下,而非趁人不备要将马拐跑。

怎么陆子澈就能找到她?顾裳不屑地撇撇嘴,姓陆的算老几啊?这郭小茶貌似还挺相信姓陆的能力似的,不过想想也是,郭小茶笨,于是稍微聪明点的人在他眼中都是厉害的。

“你笑什么?你是在笑小爷吗?”郭小茶眼尖地看到一个头发花白老太太在笑,直接拍桌子怒视。

顾裳闻言忙摇头假装害怕地道:“没有,老婆子是觉得这鸡腿太好吃,一高兴就笑了。”

“哼。”郭小茶没心情与陌生老太太吵架,瞪了他一眼没理她。

真笨,认不出来自己,顾裳对自己的变装能力愈发自信起来,美滋滋地吃完饭就与绿豆离开,没搭理正甩开膀子像吃仇人一样吃满桌子大鱼大肉的郭小茶。

郭小茶吃得走不动时才停下,剩下一大半的菜也不管了,给了银子就走,刚一出饭馆就看到陆子澈了,顾不得往日恩怨忙出口打招呼:“陆……陆子澈。”

陆子澈见郭小茶叫自己,驾马走过来居高临下地问:“什么事?”

妈的,连个马都不下,害小爷仰得脖子疼,郭小茶迅速退后好几步,在众人要怀疑他被人非礼了才停住,觉得这样望着马上的人脖子不难受,清了清嗓子问:“那姓顾的承诺送本人一匹马,结果她失踪了,你不是向来自诩聪明吗?可是能找到她?”

陆子澈皱了皱眉,冷淡地道:“想找到她容易得很,但这关你何事?”

“你!”郭小茶气够呛,忍下骂人的话以着还算和气的口吻道,“我找她有要事,若你能找到她,事后必有重谢。”

“你的话可信?”陆子澈一脸怀疑。

“可信!这么多人看着呢,怎么会不可信!”郭小茶跳脚。

“好,若我能顺利找到姓顾的,你就一辈子恭恭敬敬喊我大哥,不得再对我言语不敬,你可答应?”陆子澈问。

叫这个他看不顺的家伙大哥简直有辱他郭家爷们儿的风范,郭小茶不乐意,有心想拒绝,但想到能日行千里可以令自己在人前倍儿有面子的宝马,他决定忍了,挺起胸膛大声道:“就这么说定了,只要你找到她,我郭小茶以后就认你作大哥!”

陆子澈闻言微微一笑,对旁观的众人抱拳:“诸位都听到了,就为在下做个见证,在下若能成功帮到他,以后他就作在下的小弟。”

“好说好说。”众人点头答应,大部分人都认识这京中小纨绔郭小茶,若他能给人当小弟那可有意思了。

“谁要当你小弟了?”郭小茶抗议。

陆子澈瞥了他一眼:“我成了你大哥,你不就是我小弟了?”

郭小茶:“……”

最终为了宝马,郭小茶选择忍了。

“两日后,你就等消息吧。”陆子澈自信地说完驾马离开。

顾裳一直盯着她爹娘的消息,日日盼他们尽快进京,谁想居然有消息了,晚上吃饭时听到有人说顾家堡有人进京,正是堡主夫妇,是为玉面狐一事而来。

顾裳听到这事整个人都为之振奋,高兴得饭都吃不下了,拉着还没吃饱的绿豆就走。

“快走,我们打探下爹娘在哪里。”顾裳兴致勃勃地到处转悠,听到很多人在说顾家堡来人了,费了很多事终于打听到两日后爹娘会在xx酒楼见贵客,可是这之前爹娘在哪里落脚她根本就不知道。

“算了小姐,别找了,反正两日后老爷夫人要见贵客,我们直接找过去就好了。”绿豆劝道。

顾裳找不到人有些失望,但想到两日后就能见到了心情又好起来,道:“说的是,到时再说吧。”

两日后,顾裳按照打听到的时间早早就与绿豆去了爹娘会客的酒楼,问了店小二可有顾姓人士提前订了包厢,结果还真有,压下满心的激动给店小二塞了串铜钱让他帮忙带路。

就要见到爹娘了,顾裳心都要飞起来了,这阵子发生了太多事,她要找爹娘好好说说话,一路走过去脸上的笑就没停过,离包厢越近笑容扬得越大,眼中的光越亮,也不管旁人对她这个“兴奋老太太”投来的莫名其妙的视线。

“这间就是了。”店小二带完路离开。

顾裳高兴地站在房门前,深吸一口气抬手敲门,心已经砰砰跳得快要控制不住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顾裳刚要张口唤人,结果看到开门的人居然是陆子澈,前一刻还笑得春花灿烂的脸此时刷地沉下来,皱眉道:“怎么是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22章 争吵 返回《真人不露相》目录 下一章:第24章 被耍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