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异想天开

文/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字数:4376 真人不露相txt下载

陆子澈快到京城的时候遇到了行色匆匆的郭家大爷和三爷,偷听到他们要去顾家堡接郭小茶,顺便找顾家堡算账。

郭家大爷是嫡出,三爷是庶出,前者托老子福在户部领个无关紧要的闲差,后者则在郭家名下的铺子管着生意。

这两人都不算是有本事的人,只是比起一事无成的郭小茶来却好许多,京城的官家子弟,不管本事大小,自小养出的脾气与傲气都不小,尤其在面对农、工、商三种人的时候。

“顾家堡要有麻烦,怎么说顾家堡对我也有救命之恩,你立刻飞鸽传书,让人去顾家堡报信。”陆子澈神色凝重地嘱咐汪小飞。

“是。”汪小飞立刻去办事了。

陆子澈生意遍布得广,各地都养了信鸽方便传信,这次正好用来帮顾家堡一个忙,有些事早准备总比不准备好。

消息传到顾家堡时已经是第二日清晨,速度还比较快,顾丰年看过信后眉头微拧,将信递给一旁的顾夫人:“果然还是来了,郭侍郎位高权重不便出京,派他两个儿子过来了。”

顾夫人匆匆看过信,神色不变地道:“早就料到的事,他们只管放马过来,明日起我不出门了。”

有妻子坐阵,顾丰年一万个放心,若郭侍郎本人来他还忌惮一二,小辈过来就无所谓了,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陆子澈居然有这么庞大的消息网,传信送信速度如此快,真是不可小看。

“这陆子澈还真令人惊喜,若以后他再来顾家堡……”顾丰年没说下去,不过意思已经很明确,就算再困难他还是想让他当自己女婿,有些事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行?看今日他千里迢迢派人送信过来,证明他没有因为长女的事迁怒顾家堡,既然如此其它事也不一定就行不通。

“你呀,真是异想天开。”顾夫人无语地斜了丈夫一眼。

“世上无难事,缘分这种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说不定命中注定他们两人就真能走到一起呢?”顾丰年越说越觉得可能性大,想当年他与妻子更不可能,不也结为夫妇了?

“你们在说什么走到一起啊?”顾裳的声音自门外传来,随后一张芙蓉面出现在门口。

顾丰年夫妇在顾裳脸上扫了圈,知她没听到前面关于陆子澈的内容,也没再提,只说道:“郭家已经来人了,目前正在路上,若快的话后日就会到。”

“这么快?他们来了我们怎么办?郭小茶目前还下不了床。”顾裳有些着急道。

“瞧你这么大了还学不会沉稳,多大点事就值得你惊慌?”顾夫人不满地看着这个女儿,真是操心,这丫头好像就长不大一样,这性子真嫁了人在婆家可怎么办?

顾裳嘟起唇:“哪里惊慌了?就是问一问罢了,郭小茶只是身上受伤嘴巴无碍,他说了如果家人来理论他会帮着咱们说话。”

“是吗?若真如此他还是个好孩子,就是没什么本事。”顾丰年对郭小茶感观变了一点点,只是有陆子澈这颗珠玉在前,郭小茶这颗满是灰尘的顽石就入不了他眼了。

对郭小茶,顾裳是越来越顺眼了,闻言忙替他说好话:“他就胆子小了点人又笨了点,不熟的时候觉得他还恃强凌弱有一些大少爷脾气,相熟之后他到又懂事又可爱,他说会告诉郭家人是他自己往玉面狐掌下撞的,不关咱们的事。”

“这孩子……”顾夫人摇摇头笑了。

顾裳从上房出来第一时间就去了郭小茶房里,将他家人过来的事说了。

“我大哥和三弟过来了?三弟还好说,庶出的,不会跟我呛声,不过大哥是长兄,总训我,脾气不好。”郭小茶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纳闷儿是谁通风报信了,怎么这么快就来人了?没注意到一旁的随从眼神闪烁的样子。

“放心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不会与你家人起冲突。”顾裳安慰道。

郭家两兄弟到顾家堡时正是两日后,天还没黑时过来的,那时顾丰年也回了来,全家人都在。

“老爷,夫人,外面京城郭侍郎家两位爷有事要见老爷。”管事来报信。

“来了?让他们进来吧,带去正厅。”顾丰年说完后起身换了衣服,然后与妻子一道出了房门。

顾裳也听到消息了,忙赶了过去。

郭小茶此时勉强能下地了,听到兄长就在门外忙让随从搀着他下地。

“二爷,您身子虚弱,还是别过去了吧?”随从劝着。

“不过去哪行?你想顾家堡里闹出人命是怎么的?”郭小茶不听话,执意过去。

郭家两位来人因为赶路风尘仆仆的样子,刚进来时对顾家夫妇也颇为客气,彼此见了礼,他们就先喝茶解渴,顺带吃了两块点心,打算过会儿再说正事。

等顾裳进去时,两人眼睛均忍不住一亮,虽说顾夫人也是美的,但毕竟年纪大了,可这个妹子不一样,正是鲜灵的青春少女,看这一身粉红的衣裙将她的肤色衬得白里透红,发上只别了根镶着红宝石的发钗,装束很简单脸上又脂粉不施,但天生丽质,不用打扮都异常的耀眼迷人。

这等姿色即便在皇宫里都属中上,这一路赶来费力劳神,猛然间见到个美人,郭家两位郎君只觉得心情跟着眼睛一起亮了。

“咳咳。”顾丰年见两个男人对自家闺女注目得过分了,很不悦。

“你怎么过来了?哪有未出阁姑娘亲自见外男的?还不回房去!”顾夫人沉着脸严厉地喝道。

顾裳被骂得有点冤,他们商户不像京城的官家那样规矩多,只要有长辈或下人在,年轻女子出来见外□□本没人说,美眸不悦地在两个外男尴尬窘迫的脸上扫过,暗自鄙夷他们了番忙回房回衣服了。

她不过去听可不放心,既然女装让他们眼神不老实,那就换上男装,不仅如此还在脸上动了几下手脚,一刻钟过去后顾裳已经成了个清秀男子。

令顾裳没想到的是,等她再返回去,不但没有她以为的唇枪舌箭或是拳脚相向,反到是一片和谐融洽。

郭家两位郎君正与顾丰年谈笑风声,言语极是客气。

脸色还很苍白的郭小茶显然是被惊到了,一直盯着他两位据说是来“算账”的兄长发呆,不知怎么的事情完全脱离了他的预想,准备好的劝解说辞几乎都没用上,为何会这样?难道是他将自己想得太重要,其实郭家人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死活?郭小茶心灵受到了损失。

看到顾裳进去,两位郭家郎君都愣了下,问:“这位是?”

不等爹娘开口,顾裳向两人抱了下拳,爽朗一笑:“在下是顾家的远房外甥,姓朱,两位郭兄叫在下朱贤弟即可。”

闻言,在场顾家人均嘴角抽搐,别过头不忍直视。

郭小茶仔细看了下这个“姓朱的”后眼睛圆睁,指着她要说什么,结果被顾裳一瞪立刻闭了嘴。

一听只是个远房外甥,两位郭家郎就没怎么理会,转而又去与顾丰年说话。

“舍弟近来在顾家堡没少给你们添麻烦,刚又听他说重伤后顾伯父没少为他操心受累,医药费都没少贴补,小侄在这里代他谢过顾伯父顾件母了。”郭大郎站起身郑重地向两人躬身一揖,态度很是诚恳。

顾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怎么还感激了?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这郭大郎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比郭小茶高大,肤色略黑,虽不及郭小茶模样好看,却看着也是个身材挺拔、五官端正的俊朗男子。

“哪里,令弟是在我们顾家堡受的伤,我们照顾他是应该的。”顾丰年神情严肃地说道,看着交好意愿很明显的郭家两兄弟,眼底隐含着不易察觉的轻讽。

郭小茶忙秀存在感,有气无力地道:“大哥,我这阵子在顾家堡吃的好喝的好,马被抢跑了,裳妹妹怕我伤心还承诺过后让我再挑一匹呢,受这么大的伤全是因我嘴巴不好触怒玉面狐而起,结果顾家上下不但没责怪我反到对我这么好,即便在郭家养伤也不见得被伺候得这么周全呢。”

郭大郎听后顺势又谢了顾家堡一回,几人客套了番,最后因两人路途奔波过于劳累就去客房休息了,商量好等郭小茶伤好就带他回家,这期间暂且在顾家堡落脚。

顾裳偶尔想插话,但郭家两位爷明显不爱理他,总是与爹娘说话,不仅是她,郭小茶想插话也插不了几句,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极其郁闷。

晚上,顾丰年沉着脸回房。

“怎么了?”

“刚刚那郭家大郎借着酒意问我裳儿多大,可许配人家了。”

顾夫人眉一挑,嘲讽地笑起来:“还以为他们来得闹多大动静,结果裳儿只露一面就令他们改变主意,见到美色连初衷都忘,官家子弟不过如此。”

“他已经有妻有子还敢打裳儿主意,居心不良,我顾丰年难道还会让女儿给人作妾?笑话!”顾丰年很恼火地哼了声,手紧握着茶杯冷声道,“原本还觉得郭小茶一事无成非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结果看到他兄长的作为,郭小茶真是好太多。”

“想让裳儿给她作妾?”顾夫人大怒,捏紧秀拳抬脚就走,“真是将我们顾家堡当泥看呢,我毒死他去!”

“哎哟,夫人你镇定点。”顾丰年忙将暴怒的夫人拉住,低声劝道,“他们此时在咱家住着,毒坏了我们脱不了责任,等他们滚蛋了,想怎么做还不是看夫人你心情?”

顾夫人就一时冲动,没想真一下子毒死人,听了劝表情缓和了些道:“这几日就当普通客人招待他们,等人一走非给他们点教训不可!那郭家大郎即便未娶妻生子,我都看不上他,有妇之夫还敢肖想我家裳儿!”

“夫人放心,他问起裳儿我打马虎眼搪塞过去了,有暗示我顾家堡的女儿只给人作正妻,听不听得进去就看他了。”顾丰年揽着妻子的腰将她送回座位上,又给她倒了杯茶让她喝了消气。

顾丰年也怒气难消,猛喝了几口茶后道:“我想办法给本城生意上的朋友搭桥联系上陆子澈,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应该会考虑这门生意。”

“你别做得太明显让咱们闺女面上不好看。”顾夫人真不知道要说丈夫了,想陆子澈当女婿想疯了。

“我有分寸,若买卖有机会谈成,就邀他来顾家堡住几日,反正我们家有卓儿,不怕外人乱说。”顾丰年摸摸胡子觉得这法子可行,陆子澈还好心给他们家送信告知郭家来人的事,证明他有意与顾家堡交好,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顾丰年夫妇这边嫌弃郭家大郎,那边郭家大郎回去后就找郭小茶去了,目的嘛,当然是为了那惊鸿一瞥的顾家千金。

玉面狐画像他有见过,但毕竟是画像不是真人,没什么感觉,今日见到娇艳非常的顾裳,心立刻就被勾走了。

别看顾丰年言语间嫌弃给人作妾的女人,他们来的路上可听说了各种关于顾裳的谣言,虽知都是玉面狐害的,但结果就是顾裳的名声已毁,如此还想嫁给好人家作正妻?太异想天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猫懒回来更新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35章 打击 返回《真人不露相》目录 下一章:第37章 拉裤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