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练功

文/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字数:4991 真人不露相txt下载

顾夫人得知来的人是谁后嘱咐了顾裳几句,让她少搭理他们,没说别的就让她回房了。

顾裳回房后与绿豆抱怨起来:“你说怎么这么倒霉,讨厌的人一下子来了两个,这回郭小茶暂时是没好日子过了,一个是他亲大哥,一个是他家里给内定的未婚妻,可怜的家伙。”

绿豆对梁蓉很没有好感,能纵容丫头无理取闹的主子都不是好东西,同是丫头,她就比梁蓉的丫头素质高得多的多,没好气地说了好几句梁蓉的坏话,又骂了郭大郎几句。

“好了,你气性比我还大呢,别让讨厌的人影响了咱们的心情。”顾裳好笑地说道。

晚上顾丰年回来后听说郭大郎又来了,也没说什么,只是自次日起安排了好几名身手极好的护卫守着正门。

随后几日郭小茶一直没上门,估计是因为郭大郎脱不开身,梁蓉也没再来,想想也是,她多半是冲着陆子澈来的,要纠缠也是去陆家,暂时不会找顾家麻烦。

没两日,顾裳得到一个消息,日月教老教主生病死了,他唯一的儿子继承了教主之位。

对于顾裳等人来说,这个消息有利有弊,利是邪教出了变故,老教主下葬新教主上位期间不得闲,暂时不会找他们麻烦。

弊端则是一切都忙活完后,成了教主的面具男权利大了,报起仇来会更不遗余力,那时才是真的麻烦了。

“总让你防着也不是个事,从今日起,我每日抽出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教你轻功及一些防身术,免得再出个意外我赶不及救你。”陆子澈某日过来时找到顾裳很是严肃地说道。

顾裳一听立刻炸毛了,退开一步提防地看着陆子澈,有如在看一个敌人:“学什么功夫?防身功夫我会一些,轻功我也会一些,再高深了我可学不会,不信你问我娘去!”

“你会的那些也能叫功夫?邪教随便出来一个人向你动手,你躲都躲不过。”

“我这回不乱走就成了,况且我有暗卫!”

陆子澈打定了主意要教顾裳学功夫,很执著地道:“不能事事靠暗卫,万一像上次一样暗卫被敌人引走了呢?你别推三阻四了,我已经向你爹娘禀明过,他们赞同我教你功夫。”

“你、你居然找我爹娘说了?!”顾裳指着他气得浑身直颤,这先斩后奏的卑鄙家伙,学功夫这事她是真不擅长,不然她娘就会将她教成高手了,让她学功夫就好比让一个弱智念书一样,累死也学不好!

“什么也别说了,我只是来提醒一下,明日起每日卯时二刻在前院练功房准时等我,否则我会去你房里将你拎出来。”陆子澈说完,不给顾裳反对的机会转身便走了。

此时天还很冷,约定的时间天都没亮,在外面练功于顾裳这等娇滴滴的姑娘来说很不妥,好在顾夫人是江湖出身,而顾丰年又时不时需要打打拳,于是特地建了个很宽敞的练功房,陆子澈提出他们去练功房,顾丰年夫妇立刻就答应了。

顾裳气得不行,跑去上房找顾丰年夫妇了。

“爹,女儿就是一个习武的废物,学个几日什么进步都没有不说,练得浑身没劲的,更给邪教之人可趁之机!那日月教才不会等我练成高手才对我下手,让陆子澈来教功夫根本是白费功夫!”

顾裳没直接哭诉说不练,而是将情形都分析了下,她企图用道理说服爹娘。

虽说顾裳说得有道理,但顾丰年夫妇均不为所动,对气急败坏的顾裳道:“即便不用来对付歹人,就当锻炼身体了,顺便纠正一下你爱晚起的臭毛病,多与陆贤侄练功,就当是培养感情了。”

“谁想跟他培养感情?!”顾裳一脸的嫌弃。

“胡闹!他是你未婚夫,不与他培养感情难道要与郭小茶培养感情?”顾丰年眼睛一瞪,斥责道。

顾夫人斜眼瞟了瞟难得父威大振的丈夫,很给面子的没插嘴。

顾裳快哭了,那陆子澈不知给爹灌了什么*汤,向来宠自己的爹居然不顾她死活了,她比郭小茶还惨了怎么办?

最终顾裳也没能说服顾丰年,向顾夫人求助也不管用,只能灰溜溜地回房了,对着绿豆诉一回苦后决定明早就是不去,门窗全锁得死死的,看陆子澈那恶人怎么进来!

等晚上睡觉时,顾裳将整个房间都检查了遍,确保陆子澈插翅也进不来,除非砸门破窗,她不怕他那样做,真那样做了,她坚持退亲想必爹娘都会站在她这方了。

“我晚上不用你伺候,明早陆子澈要来了你能拦就拦着,不能拦就算了,看他会如何!”顾裳都交代完后安心地躺床上睡觉去了。

因做好了防范,顾裳心情好,一夜好眠,等到了与陆子澈约定的时间她没有半分醒的迹象,睡得别提多香了,连屋外传来绿豆与陆子澈的说话声都没听到。

陆子澈开始敲门,从慢慢地小声敲变成用力敲,边敲边喊顾裳的名字。

顾裳被吵醒了,烦得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侧卧着身子继续睡。

敲了会儿门见屋里没动静陆子澈不再坚持,离开了。

听着脚步声离去,闭着眼的顾裳唇角轻轻扬起,有如偷了腥的猫般得意,她就料准了他不会将门窗给破坏了,他注定无功而返,心情一好,不一会儿功夫再次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顾裳睡得正香之时,耳边总有“叽叽”的声音,吵得她睡不着,抬手就挥,结果碰到一个小小的毛耷耷的东西,睁眼一看,只见一只灰不溜丢的老鼠被一根红绳穿着吊在她面前,圆溜溜的小鼠眼睛瞪着她叽叽叫个不停,她的脸与它距离近得几乎就贴上了。

“天啊!”顾裳吓得头一歪,抽出枕头冲老鼠用力砸去,然后花容失色地滚成一团逃到床尾去,以防被砸开的老鼠再撞回她脸上来。

“醒了?醒了就赶紧收拾,换身利落清爽的衣服随我去练功房!”房顶传来陆子澈慢悠悠的声音,那只被绳子系着的老鼠也被他拎出了房顶。

顾裳闻声望去,气得浑身都打哆嗦了,好家伙,他居然跑她的屋顶上掀开瓦片将老鼠送了进来!

“陆子澈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啊!”顾裳不顾只着里衣的自己,跳下床就喊绿豆快将洗脸水递进来,总觉得老鼠碰过她的脸,恶心得她直反胃。

天可怜见的,她因为弄毒药,对于毒蛇、蝎子、蜘蛛等东西都不怕,独独就怕老鼠啊!那恶心的东西看一眼都浑身起鸡皮,何况是那脏东西刚刚差点儿就趴在她脸上了!

“我去练功房等你,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若不准时过去,我命人逮的这一笼子的老鼠可就有了用武之地。”陆子澈威胁的话语声传来。

顾裳气得肝直颤也不敢再耽搁了,让绿豆给她找简便的衣服过来,她自己在用力洗脸搓手时没忘让人将她的床褥枕头全换掉。

此时就算八抬大轿抬她,顾裳都不愿意再回床上睡觉了,光想想都觉得恶心。

顾裳准时出现在了练功房,去时陆子澈正在喝茶。

陆子澈喝掉最后一口茶,端详着俏脸寒霜的顾裳轻笑:“算你来得及时,若是等我喝完了最后一口你才来,那后果……”

顾裳冷冷地瞪着陆子澈,看他做了坏事还一副高雅圣洁的模样,气得浑身都抖起来了,这口气她咽不下去,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她就不姓顾!

仿佛是顾裳肚子里蛔虫看出了她的想法,陆子澈老神在在地道:“忘了与你说了,昨日我已与未来岳父岳母报备过,若是我不幸遭了你的暗算中了毒药或迷药,那么我就留在顾家养着,吃喝拉撒洗澡等等一应事宜均由你一人伺候,不得假手他人,否则你的小药房就会被他们改成仓库,以后再不给你设药房这东西,且给你准备的嫁妆全都转到你弟弟名下作为他以后娶媳妇的聘礼。”

顾裳身形一僵,抬到一半的手指不甘地停住,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这可真是打蛇打七寸啊,没了小药房她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没了,没有嫁妆她以后在婆家就与寄人篱下没什么两样了,连腰板都挺不直,不嫁人也行,这样就用不着嫁妆了,可是娘已经说了,顾家不养老姑娘,不嫁人就只能被送去庙里吃斋念佛去……

陆子澈不管顾裳有如打翻了颜料瓶般精彩缤纷的脸,指指立在地上摆着的近百个及膝高小圆木头桩子道:“先锻炼你身体平衡能力以利于你轻功的提高,这些木桩你以最快的速度一路踩过去,若是有木桩倒了你就重来,直到一个不倒为止。”

顾裳看过去,眼角立刻抽搐起来,比她的前脚掌还要细的东西怎么能称得上桩子,叫木棍还差不多!

走过去用手轻轻一碰,木头立刻倒了……

“手轻轻一碰就倒了,你让我一路踩过去?”顾裳指着几乎毫无重量的窄小圆木头问。

陆子澈扫了顾裳控诉愤慨的目光一眼,放下茶杯站起身轻轻弹了弹衣袖,然后一个纵身跃上第一个直立的木桩,两只脚快速地在一个接一个的木桩上轻轻踩过,一路过去没有一个倒不说,轻木桩子连晃都没带晃一下的。

陆子澈亲身表演何为身轻如雁,用实际行动告诉顾裳这个训练很容易完成。

看着陆子澈有如张飞吃豆芽似的轻轻松松地完成表演落了地,顾裳忿忿不平地道:“这怎么能一样,你是会轻功当然不觉得这个难,我这三脚猫功夫如何完得成!”

“就是因为你做不到才让你练,否则浪费这个时间做什么?”陆子澈走过来将顾裳推到第一个桩子前站好,指着这些东西道,“你刚上去可以慢点走,不能分心,走一圈下来不能超过半柱香时间,否则就算失败,还有桩子不能倒,否则罚你多走一圈。”

顾裳站在原地就是不动弹,目测下来,她走一圈得倒一半。

“不上也行。”陆子澈双臂环胸,心情颇好地对一副债主脸的顾裳道,“你若是不上去,就让我亲一次,原定任务是每日让你走十五圈,你可以考虑是去走十五次还是让我亲十五回。”

这个卑鄙无耻的贱人!顾裳咬牙切齿地瞪着笑得有如邪恶大灰狼般的男人:“就说你逼我练功是不怀好心,果然是这样!我要去告诉我爹娘,还要去告诉陆伯父伯母,让他们看看你这披着人皮的狼的真面目!”

“去呀,我已经给了你选择,你好好地上去走木桩不就给不了我可乘之机?”陆子澈一点不怕,挑衅地看着顾裳,一副她窝囊废不敢走的模样。

顾裳被刺激了,恨恨地一咬牙,抬脚就上了木桩,她是不会轻功,不过小时候练过三脚猫功夫,到是比一般人平衡能力好得多,虽然一路走下去木头一直晃,好在这么还没有木头倒掉。

“不错,就照着这个劲头踩过去,不过提醒你一句,走得太慢了,半柱香都快烧完了。”陆子澈说道。

才多一会儿半柱香就要烧完了?顾裳没忍住侧头看去,果然那香要烧完了,不过可恶的是陆子澈居然在拿着扇子对着香在煽风!

“你这可恶的家伙,居然用卑鄙手段……哎哟。”顾裳因分了心一脚踩空自桩上掉下来扭到了脚。

“看看,都嘱咐过你不要分心,结果你偏不听。”陆子澈皱起眉坐在挨着香的椅子上,毫不留情地道,“起来,继续走,十五趟,一次不能少。”

顾裳揉了揉扭到的脚踝,感觉没那么疼时站起来将倒地的木头全立好,咬牙继续开始走。

陆子澈没想到这次顾裳居然这么听话,诧异地挑了挑眉,充满兴味地打量她严肃着一张脸走木桩子的模样,唇角扬起,换上半根香点燃后再次拿扇子煽起来。

一早上下来,顾裳脚疼腿疼,因长时间全神贯注,腰部一直用着劲儿,结果连腰也疼了。

折腾了这么久,她在陆子澈“作弊”的情况下没能在规定时间内走完十五圈,只走了十四圈,然后因为其中七圈木头倒了,于是被罚加七圈,加上之前欠的一圈共八圈。

陆子澈说要么直接给他亲八下,要么就继续走,他反正有时间就在旁盯着。

顾裳当然不给这卑鄙奸诈的家伙亲了,于是咬牙在浑身酸疼的情况下选择再走八圈,到最后都是两腿发软地哆嗦着走完六圈,可怜的是过程中桩子又倒了三次……

最后就是一整个上午顾裳都在走桩子,越往后腿越抖,然后总有桩子倒,眼看越走越走不完,她被不耐烦的陆子澈抓起来亲了五次。

五次啊!最终顾裳不但身上疼,连嘴都疼了!若非他奸滑,在爹娘面前讨了个被她下药就由她伺候他吃喝拉撒的保证,她毒瘫他的心都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肥肥一章,猫一直在苦逼地算着到底会不会进黑名单tat。

(快捷键 ←)上一章:第58章 狗皮膏药 返回《真人不露相》目录 下一章:第60章 应对之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