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动手动嘴

文/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字数:4698 真人不露相txt下载

时间久了,顾衣的伤势养得差不多了,虽还虚弱着,但出门晒晒太阳,在院子里慢慢走一走还是可以的。

这日,顾裳陪着顾衣在院子里散步,两姐妹一人穿着黑衣外被黑色白领的披风,一人穿着淡粉色衣裙配白色毛领的披风。

两人身高、长相,甚至连身材都一模一样,这对长得一样的姐妹花猛地一走出屋门,在外做事的下人们见状眼睛都要晃花了,以往只有一等大丫环才能进屋见到刚回府的大小姐,她们是没机会见的,如今突然见到了这位听说命运很坎坷的大小姐,与二小姐长着一样的脸,众人都忍不住吸了口气。

两姐妹虽长得一样,但却无人会将她们弄混,实在是气质相差太多。

顾衣穿了十多年的黑色简便衣服,如今回到顾家也坚持不肯换其它颜色的衣物,而顾裳在家中则从不穿黑、褐等深色衣服,是以两人在穿着打扮上是走两个极端的,不过她们二人虽服饰风格完全不同,却各具特色。

一个是冷艳的冰山美人,一个则是活泼的娇美小姐,同样的脸,气质不同,却同样美貌不可方物,令下人们看了都舍不得移开眼,看了又看,一时间难以抉择究竟哪个更美些。

“这天暖和了,等找时间我们去外面放风筝吧?”顾裳笑眯眯地对顾衣说道。

顾衣自出屋门后便目不斜视,也不说话,对周遭投过来的异样视线无动于衷,一路上顾裳说了无数话,她也只是回个一两句而已。

顾裳原也没指望顾衣回答她的话,自顾自在地道:“姐姐在房里闷了这么久,去外面玩一玩于身心都有好处,到时我们可以带上烧烤用的工具再带些鲜肉和鱼过去边玩边吃。”

“少说几句吧,没看她都不理你吗?”一旁走来的顾卓拿眼角扫了下顾衣后对顾裳讥讽道。

“哎呀,你回来了,怎的今日这么早?”顾裳见到顾卓很高兴,这个弟弟与她关系向来好,偶尔被他讽刺几下她都不在意。

“回来取点东西。”顾卓说完后面色好了些,望向顾裳时眼底也带了笑意。

顾卓的样貌更多随了顾丰年,与两个亲姐姐比起来他的样貌就普通了些,不过个子高,身体因长年骑马锻炼得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型,因早早随着顾丰年在顾家堡处理事务,人很稳重能干,加上是顾家唯一的男丁,是以还是很能引走年轻小姑娘们的芳心的,府上的丫环有很多都爱背后悄悄地红着脸谈论他。

“那你赶紧去取吧。”顾裳摆了摆手催促。

“嗯,你若是闲着没事就多去练功房练练功夫,别把时间都浪费在无聊的人和事上。”顾卓意有所指地说完后匆匆离开了。

顾裳闻言张开嘴指着顾卓,还没等她开口便见那小子飞速离开了,气得她直跺脚:“这小子皮痒了,欠揍!”

被顾卓视为“无意义的人”的顾衣嘴角轻扯,一抹讥讽自眼中快速略过。

“姐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胡说呢。”顾裳怕顾衣生气,忙劝说道。

顾衣斜睨了她一眼,淡淡地问:“你这话是何意?莫非你觉得他那话是针对我说的?”

“这个……”顾裳傻眼,尴尬地望着蹙眉的顾衣不知如何开口了,方才顾卓的话针对的是谁在场的人都听的出来,只是毕竟没点名点姓的,她脑子进水了非要说出来,这一刻她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装死。

轻嗤了声,顾衣没理悔得肠子都要断了的顾裳,往前面的花园处走去。

顾裳闹了个大红脸,神情讪讪地跟了过去,这回她不乱说话了。

走到花园处,看着花开的很少还显得有些萧瑟的花园,顾裳嘴巴又闲不住了,开始说起别的事:“姐姐,你说你身体好时教我功夫,没有几日就能教了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脱离那个姓陆的剥削压迫了!”

“我何时压迫过你?早对你说过,我是一个好人。”一道男声突然自不远处传来,来人正是刚自顾家离开没多久又返回的陆子澈。

顾裳像见鬼似的回过头瞪着他,报怨道:“偷听我们说话,无耻!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人,无耻的好人吗?”

“怎么能称作偷听?是你说话声音太大了。”陆子澈俊眸含笑,声音含着令人忽视不掉的宠溺,眸光自来后便牢牢地定在一身粉红的娇媚未婚妻身上,仿佛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自动被他视为无物。

在花园处做事或路过的年轻丫头见到未来姑爷望着二小姐那溺人的目光,心都忍不住砰砰乱跳,二小姐真是好命,有个这么英俊又有钱的男人宠着,每次见到小姐,未来姑爷的眼里就看不到别人了。

顾裳哼了下,别开眼转过身不理他了,每次拌嘴自己也得不着好,于是惹不起咱就躲吧。

顾衣见到陆子澈,眉头皱起,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对顾裳道:“回去吧。”

顾裳刚要说好,手腕便被人攥住了。

“让她自己回房,我有事与你说。”陆子澈说完也不管两姐妹反对与否,直接拉着顾裳离开了。

速度快得让顾裳连个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等能反应时已经被拽出很远了。

“你干什么?我姐姐此时需要安慰,你这么做会让她心里不舒服的!”顾裳甩开陆子澈的手,不悦地数落他。

陆子澈就此放开她的手腕没再继续抓她,轻嗤一声:“你当她是小娇花呢?所有女人都脆弱的时候她都不会,真当邪教是那么好混的?”

“她内力受创,武功大减,当然会脆弱,若是你有朝一日一身功力只剩一半不到,你难道心情就不会受影响?”

“你这是在诅咒你的未婚夫吗?”

“我只是打个比方,让你懂得站在他人立场上学会替人着想下而已,你想哪去了。”

陆子澈将顾裳带到不远处一棵大槐树下,看了看周遭,下人们都离得很远,于是开口道:“我赶过来是告诉你最近别乱跑了,那个要嫁进邪教当教主夫人的女人正让手下暗地里想办法解决掉你姐姐呢。”

“什么?她要杀我姐姐?”顾裳闻言惊得差点儿被口水呛死,心惊胆战地问,“我姐姐都成这样了,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还要将人赶尽杀绝啊?明明是她胜利了,将那戴面具的恶心男抢了过去,还要怎样!”

“女人的心思你这脑子简单的人就别猜了,总之你那个姐姐再让你出门买个什么别答应,虽然邪教要对付的是她,难保不会将苗头对准你身上,别忘了,现任教主可是差点儿死在你我手上,而且离京途中邪教中人死在我们手上多达几十,这个仇你当他们就不报了?”陆子澈的脸色极为严肃,若非条件不允许,他都想将这个蠢丫头绑在自己身上,这样就不用操心她傻乎乎的又出事。

顾裳听到这事也没心思再与他拌嘴,拧起眉道:“知道了,我不乱出门便是。”

“乖了。”陆子澈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拉起她的小手握在手中捏了捏道,“我已经派人暗中保护你了,还有你爹娘安排的人,只要不出意外情况你的安全还是有保证的,所以不要害怕,知道吗?”

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动手动脚的?顾裳恼得踹了他一脚,用力将手自他手中抽回来,怒道:“多少人看着呢,你还手脚不老实,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他摸她手的动作怎么就那么的……此时她心手还存留着那暧昧不已的抚触,顾裳搓着麻酥酥的手胀得脸通红。

陆子澈好笑看着她羞恼的反应,笑得一张脸好看得令年纪大的婆子见了都要忍不住脸红,道:“不让动手动脚也成,可以动别的。”

“什么……唔。”被人在嘴唇上轻咬了一口的顾裳彻底怒了,生气地对着仗着好轻功跑出老远的陆子澈大骂,“王八蛋,有种你给我回来!”

回应她的是一串得逞的笑声,这笑声听在顾裳耳中那就是浓浓的挑衅,气得她跺了好几下脚偏还无可奈何,谁让她追不上他呢!

陆子澈只是轻轻碰了下她的唇,是在眼观四路后趁周遭下人们目光没投注在他们身上时偷偷吃了下豆腐,就当是他百忙之中跑来顾家告诉她消息的报酬吧。

顾裳忿忿地回去时远远地看到爹娘在与顾衣说话,他们说话时脸上都带着几分讨好的笑,结果顾衣什么也没说绕过他们回房了。

看着爹娘僵在脸上的笑,顾裳心中很是不好受,快走几步过去想要去安慰下,结果听到从另一方走过来的顾卓讽刺地道:“那种白眼狼理她干什么?将她的小命抢救过来,不知花了多少银子买了多少补药,娘为救她还卧床好几日,结果她连个好脸都不给,好像谁都欠着她似的,就算欠了那这一次也连本带利还给她了!”

“卓儿!”顾丰年喝斥了声。

顾夫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酸,对很没好气的儿子道:“你别胡说,那是你亲姐姐,以后与她好好相处听到没有?”

顾卓走到两人跟前站立,不服地哼了声。

这时顾裳也走了过来,在弟弟肩上打了下,斥道:“你刚刚说那么大声,唯恐姐姐听不到是怎的?”

“就是故意让她听的!”顾卓到了叛逆的年纪,认定的事很难扭转,他觉得顾衣是麻烦精,是冷血动物,很难将她当亲姐姐看。

顾丰年摇了摇头,虽没开口批评,但也对儿子的行为不认同。

“爹,娘,方才陆子澈来了,他说邪教那准教主夫人秘密派人杀姐姐呢,咱们以后要多注意些。”顾裳训完弟弟后开始说起正事来。

顾夫人点了点头,道:“别害怕,只要不出顾家,你们还都是安全的,至于你爹和你弟弟两人,娘已经安排很多高手暗中保护他们了,顾家堡的马场中很多是战马,有朝廷作靠山,邪教还不敢轻举妄动。”

见爹娘表情如常,且都做好了防范,顾裳心头立时宽松了许多,一扫先前的紧张笑着道:“之前还与姐姐说挑个好天气出去放风筝,既然邪教又有小动作了那只能先不去,以后再找机会了。”

提起顾衣,顾丰年夫妇眉头纷纷轻皱,对这个女儿他们不知要如何是好,毕竟多年没在身边,无法像对待顾裳与顾卓那样自然地面对她,但是态度过于小心翼翼或是客套些又怕顾衣敏感更对他们有想法,简直要愁死人了。

顾裳没发现爹娘两人脸色不对劲,她正顾着揉自己那只莫名其妙还在麻酥酥的手呢,结果便听顾卓咦了声问:“姐姐,我刚发现,你的脸好红,方才跑来着?”

动作一顿,顾裳嘟起唇一脸委屈地向顾丰年夫妇告起状来:“爹娘,你们得为女儿作主,那姓陆的总欺负人,我又不能对他下毒,打又打不过,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他又怎么你了?”顾丰年问。

她能说他不但摸她的小手还咬她嘴了吗?顾裳都要气哭了,没好气地道:“反正他不是好人,若是你们说话不管用,我就找陆伯父收拾他!”

想到被陆子澈“动手动嘴”的画面,顾裳脸更烧了,说完就匆匆跑走,留下顾丰年等人面面相觑。

“女大不中留啊,姐姐那脸红得哟,哪像是真讨厌人家,分明是喜欢得不得了。”顾卓一脸鄙夷地望着顾裳跑走的方向轻哼。

“你个臭小子,胡说什么呢?拿了账本怎的还不滚回马场去?”顾丰年冲着顾卓吹胡子瞪眼睛。

顾卓被老爹一声暴吼吓了一跳,将账本往胸前衣襟里一塞立刻就跑,边跑边腹诽别人家是重男轻女,他们家却是重女轻男,就他一个男丁,换在别人家早被当香饽饽宠着了,哪像他们家是将女娃当公主,他就是一棵可怜的小白菜。

唉,不能想,越想越是心酸。

作者有话要说:猫在想,这文等到完结时可能都不到五个人在买文了噗,就猫这速度,早晚亲们都弃猫而去啦哎,这文猫打算写满三十万字完结,还有五六万字,不知道谁还能一直陪猫玩儿~~~~~~~~~

(快捷键 ←)上一章:第67章 解药问题 返回《真人不露相》目录 下一章:第69章 芳心沦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