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洞房花烛

文/大脸猫爱吃鱼
本章字数:4337 真人不露相txt下载

时间很早,陆子澈没待多会儿便出去了,顾裳则在房里摘了沉得压死人的头冠,顺便洗把脸重新上了个淡些的妆。

陆子澈两个嫂嫂抽空过来陪新妯娌说话时,顾裳正吃饭吃得香。

“哎呀,新娘子今日可要少吃点儿。”长嫂容氏见顾裳面对一桌子的饭菜吃得一口接一口,忙出声提醒道。

“陆子澈让我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顾裳见两位嫂嫂来,不好意思地放下筷子笑着打招呼。

“还是少吃些好,晚上可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呢,吃多了岂不是……”陆二奶奶说到一半先捂唇笑起来,神情满是暧昧。

顾裳饶是脸皮再厚,面对这两个嫂嫂提洞房的事难免也会不自在,微红着脸嗔道:“二嫂说什么呢!”

容氏笑着道:“原本我们是怕你无聊过来看看,谁想你还挺会自己打发时间的。”

顾裳在吃饭,绿豆在一旁陪她说话,至于喜婆和其他几名丫头都被顾裳打发出去了。

“有绿豆这丫头陪我,不会无聊的。”顾裳没吃饱,与两位嫂嫂也算熟悉了,于是不再见外,拿起筷子继续吃。

陆子澈让人准备的饭菜都是简单的清淡菜色,大鱼大肉没给她准备,因为做得好吃她也没挑剔。

容氏两妯娌陪顾裳说了会儿话,没多久就被下人叫走了,外面宾客太多,光靠陆夫人招待不过来,她们两人没多少闲着的功夫。

这半天时间不好熬,好容易到了晚上,陆子澈喝得微醉回了房。

喜婆就等这时候呢,忙道:“新郎官快喝点醒酒汤。”

“不用了,我没醉。”陆子澈一进屋眼睛牢牢固定在顾裳身上了,那眼里的热度连年过四十的喜婆见了都要忍不住脸红。

顾裳舒了口气,他回房了,过不久喜婆也就能走了,这一整天虽没有感觉到累,但毕竟无聊,想休息或练功打发时间都说不通,总算到了可以睡觉的时候了。

喜婆看出了一对新人的急切,抿着唇一边笑一边将两人的头发各剪一小缕系在一处放好,然后盯着他们喝合卺酒。

酒是水果酿制的,度数低到可以忽略不计,顾裳端着酒杯与陆子澈的胳膊绕在一起,凑头上前去喝酒.

两人的头离得极近,彼此间的呼吸都拂在对方的脸上,周遭的温度都变得高了起来。

一杯酒很少的量,很快便喝完了,但在此时两人一个心猿意马,一个小鹿乱撞,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萦绕在鼻前,酒一喝完,两人的身体仿佛都随着淡淡的酒意烧起来。

陆子澈的眼睛更亮了,望着顾裳的眼神就像是在望一头待宰的羔羊。

之后的吃饺子、坐在放了桂圆大枣的床上等等洞房夜习俗都走了个遍,喜婆终于拿着陆子澈给的丰厚红包走了。

喜房内大红烛燃烧着,房内墙上、窗户上贴着大红喜字,里面的家具、梳妆台大多是顾裳的陪嫁之物,宽敞、舒适的房间里此时只剩下了小两口。

“娘子,为夫盼此时此刻都盼得望眼欲穿了!”陆子澈说完一把搂过顾裳,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将脸窝进她的颈窝处,陶醉地享受着少女身上传来的香气。

顾裳也很高兴,双手环住他的腰道:“可以休息了吧?”

陆子澈手臂一紧,黑亮的双眸开始散发着狼光,沙哑着道:“娘子既然这般急切,那为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一把将顾裳拦腰抱起向喜床走去。

“喂,我不是这个意思!”顾裳脸颊发红,气得粉拳猛捶陆子澈肩膀。

“那是哪个意思?”陆子澈将她放在床内侧,帮她脱了绣鞋,然后放下床账,将不停往墙壁处躲的顾裳捞过来压在身下,笑得极为阴险,“今晚你躲不掉了!”

男人饥渴起来是恐怖的,顾裳的衣服瞬间便被剥了个干净,她躲也躲不了,何况喜烛下这么大的一个美男对她上下其手地挑、逗,能撑得住才怪,没多大功夫,如被剥了壳的鸡蛋鲜嫩娇美软绵绵的顾裳便化成了一滩水任君采撷了。

当疼痛传来的那一刻,顾裳一手推压在身上滚烫的男人,一手成爪状下意识地想下药放倒他。

陆子澈强忍难受将她不老实的那只手牢牢抓住,咬着牙道:“不许下药!”

“你滚开,疼……”顾裳眼泪都疼得流了出来,怪不得前一□□亲交代她把毒都收起来,那像劈开了她似的疼痛令她真有股子宰了这男人的冲动!

“忍忍,我就在忍。”陆子澈大滴的汗往下流,揽紧哭鼻子的新娘子不停地哄。

好一会儿,两人才缓解难受,开始释放起热情来。

这是个神奇的体验,互相喜欢的人亲热起来感觉无限好,闹腾大半宿才停下。

“你真不是人!”顾裳睡之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此骂的陆子澈。

陆子澈吃饱喝足心情好极了,不在乎被骂,将被褥的狼藉都收拾好后搂着白白香香的新婚妻子一同入睡。

年轻人贪欢睡太晚的后果便是起晚了,顾裳一睁眼天都大亮了,吓得忙坐起身道:“完了,完了,敬茶耽误了!”

陆子澈睁开眼,欣赏着顾裳线条优美白皙的后背,上面还留有他昨晚留下的印迹,眸色转暗,艰难地移开视线安抚:“别担心,昨晚我与爹娘说了我们今早会晚点过去。”

“什么?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顾裳闻言气得头顶立刻冒了烟,转过身怒斥,她忘了自己此时没穿衣服,一转过身,胸前的美景全部暴露在某人眼前。

忍不了了!陆子澈坐起身,长臂一勾将美人勾进怀中,轻抬她的下巴,一个火热冗长的吻铺天盖地袭来,将顾裳原本理智清明的脑子吻成了糨糊,连她前一刻说过什么话都记不起来。

擦枪走火之前陆子澈松开顾裳,哑着嗓子对外唤人进来伺候他们穿衣洗漱。

绿豆等人进来时脸都发着红,手脚麻利地伺候两人穿衣,绿豆伺候顾裳。

陆子澈贴身的衣服都是自己穿的,其它的则是有年纪较大些的媳妇子伺候着,他留在身边伺候的都是嫁人有孩子的年轻妇人,这还是成亲后新安排的,以往他都不要丫环近身伺候。

匆匆忙忙地收拾好,顾裳与陆子澈便出房门去上房请安了,一路上顾裳眼睛都不敢乱瞟,唯恐哪个下人眼中流露出对她这位起晚新娘子的嘲笑之意。

昨晚被某只饿狼折腾狠了,身体微微有些不适,顾裳又不能走路时表现出来,只得强忍着,时不时就瞪一下身旁一副玉树临风的正人君子模样的男人,别看此时装得有多正经,晚上一脱了衣服就是一个流氓!

到了上房时,陆老爷夫妇都已经等在座位上了,两名嫂子也已经等在那里,见到陆子澈与顾裳进来,众人没有生气,只是望向两人的目光都透着几丝意味深长。

“儿子与裳儿起晚了,爹娘和两嫂嫂请见谅。”陆子澈轻咳一声道歉。

“是儿媳不像话,贪睡了。”顾裳老老实实地站在陆子澈身旁,低垂着头愧疚地道。

在家里时,顾夫人特地交代过她敬儿媳茶时要表现得特别贤惠有礼,一定要大家闺秀才行,她将这话牢牢记在了心上。

“好了,小两口刚成亲,起晚了正常,我们也刚来没多久。”陆老爷笑呵呵地说道。

顾裳闻言头垂得更低了,耳根子都烧了起来。

婆子端来茶,陆子澈陪着顾裳从陆老爷开始跪着敬茶。

陆家上下都是好的,对顾裳印象都很不错,没有人为难她,喝了茶都笑着赏红包,连两位嫂嫂都给了她价值不菲的见面礼。

“饿坏了吧?一同用饭去。”陆夫人打量着顾裳比以往多了几分娇媚的脸蛋,心中很是满意,这媳妇儿不说别的,模样是真好的没话说。

一听这话,顾裳肚子立刻传来一道响声,被人折腾那么久,早饿坏了。

正在顾裳尴尬得不行时,一旁陆子澈抚着肚子突然道:“确实饿了,我这肚子都饿得抗议了。”

众人只听到一声响自他们那方传来,究竟是自谁身上传的则不清楚,于是陆老爷等人都信了陆子澈的话,纷纷打趣他。

趁人不注意时,陆子澈向顾裳挑了挑眉又眨了下眼,意思说“看,我对你好吧”?

顾裳白了他一眼,她丢丑还不是他害的?

一夜之间从女孩变成了女人,顾裳身上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瞪人时眼波流转间流露的风情都比以往更令人心醉,陆子澈差点儿看痴了。

“咳咳,你们两个再不快走,饭都凉了!”陆老爷对走在最后的小两口无奈地摇头。

顾裳闻言忙快走起来,她平时是脸皮很厚的人,只是此时刚成为陆家妇,身份的转变令她暂时还不太适应,于是难免显得拘束了些,唯恐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惹人笑话或不满。

早饭简单吃了点,陆老爷夫妇也没让顾裳伺候着用饭,三个儿媳与他们一块儿坐着吃饭,两个老人称已经不是在京城了,老爷也不是官身,不用讲那么多规矩。

早饭众人吃得还算开心,席间陆子澈一个劲儿地给顾裳夹菜,将她照顾得别提多好了,也不管桌上还有家人看着,哄顾裳吃饭时那轻声细语的模样令在坐几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你儿子居然是这么肉麻的人!陆老爷对着妻子挤眉弄眼。

你儿子比你这木头强多了!陆夫人瞪了丈夫一眼。

两妯娌酸酸地对视一眼,欺负她们丈夫没在身边呢,可恶!这小叔子可真让人刮目相看啊!

用过饭后,陆子澈便带顾裳回他们的院子了。

“你还没仔细看过我们的院子,我带你转一圈。”陆子澈回到院子后便握着顾裳的手笑着道。

他们小两口的院子很大,陆宅总共四处院子,两处面积最大,正院也就是最大的院子是陆老爷夫妇居住,第二大的院子则由陆子澈来住,剩下的两处院子是家中来人时住的。

顾裳一间间地转着到没什么特别反应,当看到一间专门收拾出来的与她在娘家时的药房差不多大小的药房时,她激动了。

“这是你给我准备的?”顾裳看着里面备着很多种草药,还有瓶瓶罐罐,小锤小碟子等物应有尽有,心情霎时间变得极好。

陆子澈见状勾唇一笑:“前几天刚收拾出来的,你不是最喜欢做这些事吗?平时无聊时可以过来玩,但是前提你必须记住,我在家的时候你不能过来,否则我就将这药房改成柴房。”

“霸道。”顾裳瞪了他一眼,转眼又笑起来,她没想到他能细心到这个地步,连她的兴趣爱好都给准备了。

一时情动,顾裳走上前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香了一口,在他搂回她打算来个深入亲吻之时推开他的脸提醒:“你还没带我转完呢!”

陆子澈无奈地攥住她不停拍打他脸的手,妥协道:“好吧,我先带你熟悉院子,反正晚上有的是时间……哼。”

(快捷键 ←)上一章:第73章 新婚大喜 返回《真人不露相》目录 下一章:第75章 回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