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吵架

文/玉面小七郎
本章字数:3566 乱了流年伤了婚txt下载

“着凉是可以避免的,这被呛着咳几下是完全没法避免的。[抓^机^书^屋 难道因为呛着了一次,就不吃不喝了吗?”婆婆端着碗,亦步亦趋。

我真是叹为观止了,双重标准就算了,还这样理直气壮,“妈,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是吃不吃。而是他还这么小,适不适合添加这样的辅食?”

“我能随便给他加吗?不信你去问问医生,现在添加一些碎的菜叶有没有问题?宋溪啊,你宝贝儿子,我更宝贝孙子。”婆婆举着汤题又要喂。

我抱着小小林侧了一下,汤匙被碰到了地上。

两个人都呆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给她扫落的,婆婆看着我眼眶一下就眨红了。

“宋溪,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吗?”她声音有点哆嗦。

“妈,我可没这个意思。”我抱着小小林要进房间。

“老林,老林,你出来。”婆婆大声嚷起来,公公从书房里跑出来,看着眼前的状况,他有点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

“你去抱着孩子,我有话和宋溪说。”婆婆指挥着公公。

“妈,我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我平静的看着她,她这是想吵架了?

“我就不明白了,我整天家务孩子,做饭洗衣,忙个不停转的,我还要怎么样你才能满意?一天到晚你就跟我摆着个脸色,不问就不说话,问了也是一句话就了事?宋溪,你倒是告诉我,我们老林家有什么对不起你了?还是你单单就看我不顺眼?”婆婆声音不大,但句句不客气。

“妈,你想太多了。”我仍然不想多说,公公走到我面前,叹了一口气然后抱过了小小林。

“从你进我林家门到今天,你自己算算,多少年了。这么些年,我对还不够好吗?”婆婆抹着眼泪控诉我。

“妈,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说一下。你不但对爸很好,对向阳好,也对我很好。但是,你在这个好的基础上,希望所有人都能听你的,能按照你的要求来。妈,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控制欲太强了。我们好歹是成人,还可以迁就你。小小林还小,你这么带他,凡事要听从你的安排,他将来长大了还有独立能力吗?他长大了要怎么办?”我话说一半时,大门外就传来了开门声,我知道林向阳回来了,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什么叫控制欲强?我怎么管着你们了?宋溪,你说话要讲道理的,我要是真管你,真的想跟你过不去,我们家能这么风平浪静吗?”婆婆也气极了,声音不自觉的就高起来,“我不说别的事情,就说你怀宝宝的时候,你为什么会突然出血,为什么林晃在的时候就会先兆性流产,你们干什么了?为什么怀孕的事情还要由他来告诉向阳”

“妈,你在说什么呢?”林向阳在客厅的过道上已经站了一会了,听到这里,他猛的窜到了婆婆身边,伸手在他妈的肩膀上捶了一下。

“向阳,你居然打妈。”婆婆这下张嘴就哭起来了,“我有说错吗?你问问宋溪,她到底做了什么?你不质问她,居然还打你妈。你现在是有老婆不要亲娘了是吧?”

我呆呆的看着婆婆的嘴唇张张合合,脑袋里乱糟糟的。我和林晃干什么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后退了两步,林向阳也顾不上他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赶紧跑到了我身边,“宋溪,你别听我妈胡言乱语的。”

“难得你相信我,这么久都不质问我。”我扶着门框,只觉得大脑一阵发麻,全身都凉嗖嗖起来了。

“宋溪,宋溪。”林向阳抱住我,“你没事吧?”

“对你们好也没用,全是白眼狼。带大了你你现在护着老婆,我现在对你儿子好,你们夫妻都不领情。”婆婆这回是彻底爆发了,还在哭泣着大声嚷嚷,“向阳,你自己说说,这些年宋溪为这个家贡献了多少?她赚了多少钱?买这房子她家又出了多少钱?写她的名字时我又说过什么?这么多年了,我现在想想真是伤心,白对你们这么好了。”

“妈,你有完没完啊?这是我和宋溪过日子,你能不搅和吗?”林向阳见我半天都说不出来话,情急之下回头就冲着他妈吼。

“你还长本事了,还吼你妈,你们夫妻真是太过分了。老林,老林,抱上宝宝,我们回家。我眼不见为净,我不呆在你这里。”婆婆被林向阳一骂,暴跳如雷。

我深吸了一口气拔开林向阳的手,脑海里只剩了一个念头,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

“你不用走,我走!”我说完就快步往大门冲去。

“宋溪!”林向阳追上来拖住我,“你干嘛呢?有话好好说,这么冷天,你去哪里?”

“你滚开。”我又急又怒,低头就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林向阳吃痛的放开了我,趁着这个机会,我出了大门,电梯刚好静止在这一层,我拼命的按下行键,进了电梯后,我按了关门键。

出了电梯昏头昏脑的冲出了小区,被冷风一吹,脑袋猛的清醒过来。摸了摸身上,手机没带,钱也没有,这能去哪里?林向阳肯定在后面追来了,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回家。想到这里,我转身向不远处的食杂店快步走去。

我在食杂店里站了一会,果然看到了林向阳跑到了小区门口张望了半天。随后他又折回了身,很快他的车子驶出了小区。

我出了食杂店,朝林向阳相反的方向走去。风是冷的,心是凉的。我想起怀孕那时林向阳和我提起一次,问我现在在林晃和他之间选择,会选谁?

那时,我就知道婆婆肯定在林向阳面前嘀咕了什么,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婆婆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她不但怀疑我和林晃有私情,还怀疑我先兆性流产那天和林晃有苟合之事。

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淌,活了三十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侮辱。

没嫁给林向阳之前,我在男女之事上洁身自好,嫁给林向阳后,我深居简出,从不和任何异性牵扯不清。

林晃来了f城,虽然是十几年的同学兼朋友,但我也从没有对他有过任何过分的亲热之举。

现在平白就捡了一顶这么大的帽子,被自己的婆婆大声质问为什么?我这心真是象在油里煎一般伤心难忍。

玉面小七郎说: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上一章:24.双重标准 返回《乱了流年伤了婚》目录 下一章:26.化解矛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