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你还好吗?

文/玉面小七郎
本章字数:4162 乱了流年伤了婚txt下载

“遗嘱?”林向阳不可思议的看着婆婆,“妈,我们家到底有多大的家产?都到了要立遗嘱的份上了?我苦苦奋斗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跟我透个风啊?”

“富人能立遗嘱,穷人就不能立吗?谁规定的。百度搜索黑岩谷;”婆婆白了他一眼,“老林,去拿纸和笔来。”

公公只好起了身,明天婆婆就要进医院住着了,大家都在忍着她,迁就她。

我冷眼看着婆婆跟儿戏似的指挥着公公写起了遗嘱,心中也有和林向阳一样的疑问,难道婆婆还有隐形财富?

“位于xx县xx路的三层楼房,建于xx年,户主为林月秀。若户主身故,该房子产权变更给林向阳。五条金项链,三个金戒指,两个金手镯,六个银项圈,还有一直放在客厅神象前那张黄花梨老桌子,这些统统留给林向阳。我的存折上有九万六千块存款,都留给林向阳。老林,你写啊,愣着做什么?”婆婆抱着头又哼哼起来,“这头是越来越痛了。”

“还有什么要写的吗?”公公好半天后停下了笔。

“大件的基本上就这些,小的随便你们怎么处理。拿过来,我来签字,向阳你去找印泥出来,我得按个手印。”婆婆看了一眼林向阳。

我同情的看了一眼公公,我这个媳妇是外人,没想跟婆婆过了几十年的公公也是个外人。虽说这遗嘱不一定有效,但婆婆竟然能半件东西都不给公公留着,真是太忍心了。

“不对呀,这遗嘱得自己写吧?不行,老林,你再拿一张a4纸来,我自己来写。”婆婆猛然间想起这茬来。

“妈,我困了,得去睡觉,你慢慢写。”林向阳苦笑着起身。

“你们两个也不要心里不平衡,老林你只要不再娶,那房子你就可以住到死。宋溪你也一样,你不离婚,向阳的就是你的,也是小小林的。”婆婆拿着纸和笔坐在茶几前,认真的写着字。

“宋溪,你别介意,妈就是给这缠闹的。”回房后,林向阳小声对我说。

“我有什么好介意的,把家产留给儿子很正常啊,要是留给我这媳妇那才有问题了呢。”我抱着睡熟了小小林走到床边轻轻的放下。

“哎,妈以后老了肯定也是个事多的老太太。”林向阳叹了一口气。

“这个事多的老太太可是真爱你这个儿子,睡觉了,明天要去医院。”我扯过置衣架上的睡衣。

婆婆终于进了医院住下了,手术排到了五天后。公公成天的在医院陪着,林向阳家里医院两头跑,我因为要带小小林,只能有时间才去看她。

进了医院的婆婆跟变了个人似的,不再象在家里时成天叨个不停。她突然就变得沉默了,除了睡觉的时候,她多数时候都看着病房的窗外发呆。

有一回,我问她在看什么,她幽幽的说:“看外面的天空,看一天少一天了。小小林,过来给奶奶抱抱,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抱了。”

我无语得很。

听说我婆婆住院,陈恋清和华琳都分别来看了她。婆婆和她们也不说别的,就让她们一定要劝我为了孩子不要离婚。

“宋溪,你婆婆这回是真蔫了。”出了病房后,陈恋清和我并肩往医院外走。

“等手术完了她很快又能作起来的,现在是给吓的。以前觉得人活到这个岁数了能看开很多事情,结果她居然这么怕死。”我感叹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有些人年纪越大越怕死。”陈恋清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

“你不知道,她还立了个遗嘱。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林向阳,我公公都成外人了。你看看这成天在医院里伺候她,忙前忙后的还是公公,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我觉得她太能伤人心了。”我摇摇头。

“随她去呗,生病了嘛,多迁就她。宋溪,你和林向阳还僵着啊?”她问我。

“等我婆婆手术完再说吧。”我沉默了一会才说。

“唉,你这事也难办。原谅难,不原谅也难。不过,我看林向阳对你也是真好,再磨一段时间,差不多就原谅他得了。”陈恋清挽着我往停车场走去。

“再说吧!”我低头看着路。

陈恋清送我到小区门口,我下了车往小区里走,惦记着林向阳带着小小林,也不知道这会哭了没有?

“宋溪。”伴随着喇叭声,林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顿着回头,林晃的车停到了我面前。

“你来了。”我微笑着和他打了声招呼。

他将车靠着边停下,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我听我妈说阿姨生病了,本来想打个电话问一下在哪间医院,又觉得还是亲自过来一趟比较好。宋溪,我想去看看她。”

“在xx医院,住院部5楼,出了电梯左转第三间病房。”我想了想又说:“记得住吗?你要不要在手机上存一下。”

“啊,不用,我记得住。你是刚从医院回来吗?”他问我。

“嗯,我妈现在精神比较紧张,你如果去的话千万别跟她提到进手术室的事情,随便闲聊就好了。”我交代完后,看他站着不动,只好说:“林晃,你要上家里去坐坐吗?”

“算了,我这就去医院。”他把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了推。

“那我先回家了,我怕小小林醒了会找我。”我转身就向前走。

“宋溪。”林晃又喊我。

我回头看着他。

“你还好吗?”他问我。

我愣了一下,“挺好的啊!我先回去啦!”

大门刚打开,小小林响亮的哭声就传来了,我连鞋都来不及换就冲了进去。只见林向阳抱着孩子,这会正在客厅里来回转着圈椅着,见了我,他跟见了救命稻草似的。

“宋溪,你可算回来了。哭得我都毫无办法了,吃的喝的玩的,他全都不要。打吧我下不了手,哄吧他根本不听我的,急死我了。”林向阳忙不迭的把小小林塞进了我手里。

我抱着他安抚了一会,小小林在我怀里很快安静下来,我坐到沙发旁给他喂了一点奶,他含着奶头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我现在总算明白当妈有多不容易了。”林向阳小声说,“我得对你再好一点。”

“滚!”我瞪了他一眼。

“滚远了就回不来了,你不伤心?”他顺手帮我拂起了额边的头发。

“别跟我这没正经的,现在你妈等着动手术,我们的离婚手续等她出院了还是要办的。”我冷冷地说。

“又来了,我去炖汤,你跟儿子去睡一会,晚饭好了我喊你。”林向阳赶紧起了身。

玉面小七郎说:

晚安

(快捷键 ←)上一章:37.怕死 返回《乱了流年伤了婚》目录 下一章:39.针锋相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