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九章 真假投降

文/120笑话
本章字数:4511 三国之四世三公txt下载

等高建昌进了营帐之中,里面早有一个披着铠甲的幽州士兵老实的站在那里,旁边两个亲兵看守着。

看到这幽州士兵的铠甲,高建昌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嫉妒。

中原不愧是最为富强的国家,随便一个小兵都能装备上如此优良的铠甲。要知道,盐、铁等物对于中原而言,是朝廷掌控的禁物,不得向周边异族国家售卖。因此,中原的周边异族国家缺盐、缺铁等物,所以,他们想要打造武器和铠甲等装备就很困难了。往往一个异族国家的大将,除了职位极高的,也根本穿不上一套完整的装备。异族国家没有铁、没有技术,想要打造出铠甲是极为困难的事,所以,他们的铠甲,通常都是从中原士兵身上扒下来的,东拼西凑才能凑出一套完整的。而高建昌身上的铠甲,便是如此得来的。现在,他看到幽州一个普通士兵都能穿上一套完整的铠甲,心里岂能不会嫉妒。

当然,高建昌自然是不会知道,中原各个势力之中,也只有幽州的士兵有此待遇,除此之外,其他势力的士兵根本没有这样的待遇。

在春秋战国之前,中原的冶铁技术还相当落后,因此,使用的也多是皮甲,除了少数的大将能用的上青铜甲。而春秋战国,因为百家争鸣,各种技术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冶铁技术得到飞速发展,生产了解放了,进入了封建社会,因此,铠甲的制造技术也上来了,铁甲便也能够大量生产。当然,虽然冶铁技术提升了,却并不代表铁制的铠甲就能够普及,让每个士兵都能用的上。当时,秦国在商鞅改革变法之后,国力是最为强盛,然而,披甲率也不过只有二成,也就是说,一百个人里就只有二十个士兵能够戴上铁甲,剩下的不是皮甲就是青铜甲。而在历朝历代,披甲率最高的朝代很多人都以为是在唐朝或者清朝,毕竟唐朝有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等经济大发展的年代,而清朝则有康乾盛世,然而,事实上鲜少有人知道,历朝历代披甲率最高的其实是宋朝。

唐朝和清朝士兵的披甲率达到百分之五十,或者百分之六十,已经顶天了;可是,在宋朝,士兵的披甲率却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七十,甚至在某些时期能够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士兵的披甲率其实就是与经济有关系,宋朝作为当时经济最为发达的国家,披甲率能够这么高,显然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如今,幽州的士兵披甲率虽然不敢说达到百分百,却也有百分之七十以上了。

虽然,幽州有钱,这一点毋庸置疑。袁常鼓捣出的精盐、水泥以及炼钢技术等,都能给袁常带来巨大的利润,虽然袁常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一方面,但是,幽州不缺钱这一点是必然的;其次,袁常的兵制改革,并不想其他势力那样,士兵越多越好,袁常要的都是精锐,而达不到精锐标准的,只能作为预备部队使用。其他势力治下的百姓都害怕战争,因为战争代表着死亡;但是,袁常治下的百姓却不会担忧这些,因为幽州有钱,百姓的生活都富裕起来,好日子过习惯了,他们都害怕再变成以前那种日子。因此,百姓都支持袁常,纷纷鼓励自己的孩子去参军,除非是独子的,若是家里有好几个孩子的,除了留下一个给家里传承香火的儿子之外,其他的孩子都让他们去参军报效袁常。百姓们如此积极,袁常想要挑选出精锐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而袁常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无非还是因为经济的原因。所以,历朝历代的战争,打的其实就是经济。

异族国家为何喜欢侵略中原?还不是因为中原富裕,而他们的国家连吃饱都是个问题,倘若中原的百姓年年都在闹饥荒,吃草根、树皮,异族哪里会吃饱撑着来侵略中原,那样反而是浪费粮食,浪费兵力;而中原每次有起义,也是因为吃不饱,没法过日子才会出现。要是能吃饱饭,谁会把脑袋勒在裤腰带上去造反啊!

因为嫉妒的原因,再加上三弟才丧命在太史慈手上,高建昌也没有什么好脾气,斜睨了幽州士兵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你是何人,有何军情相告于本将军?”

原本,敌军有人来高密,高建昌应当好言好语的对待,最不济也不能像他这样还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只是,高建昌此刻心里不平衡,而且自己的兄弟又死了,心情难免会糟糕,故而才会如此。

“哼!”

然而,那幽州士兵似乎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见高建昌如此表情,当即不满的冷哼一声,说道:“既然高将军不待见在下,那在下便告辞了!”

“啪!”

见一个小兵竟然敢如此无礼,高建昌顿时恼怒的拍了一掌身前案桌,怒喝到:“混账东西,你当本将军的军营是什么地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在,岂把本将军放在眼里。来人,将这厮拖下去,斩了!”

然而,面对高建昌的怒火,那幽州士兵却是高昂着脑袋,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任由高建昌的两名亲兵动手。

“且慢!”

高建昌经过刚才的一通发泄,心情也好了许多,再加上这幽州士兵如此表现,觉得必有什么隐情,当下脸上露出一副笑脸,不满的看向两名亲兵,喝到:“这位壮士乃是我高句丽的朋友,你二人这是要做什么,还不快快放了他。”

两个亲兵也是不爽,刚刚还是你说要把人家拖下去砍了,转眼就变成高句丽的朋友了,论变脸速度,怕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高建昌不知两个亲兵心中的想法,上前拉住幽州士兵的双手,亲切的说道:“这位壮士,不知你是何人,到本将军营中有何军情相告?”

那幽州士兵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目光扫向两名亲兵。

高建昌虽然说想知道幽州士兵有什么军情相告,但好歹脑子还没有糊涂,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要对自己不利的,因此,微微一笑,平淡的说道:“壮士请放心,这二人乃是本将军的心腹,无须对他们隐瞒什么。”

听了高建昌的话,刚才心中还有所不满的亲兵,那一点不满当即就烟消云散。

高建昌都这么说了,幽州士兵自然不能再多说什么,否则,岂不是让人觉得他要对高建昌不利了。点了点头,幽州士兵轻声说道:“在下乃是范阳卢氏子弟,今日前来,却是为了救将军性命!”

“哦!”

高建昌低吟一声,对于幽州士兵的话不置可否,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也不知道他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

“壮士说是来救本将军性命,不知是何说法?”

幽州士兵昂着脑袋,一副傲然的表情,没有丝毫隐瞒的直接说道:“前番高将军等攻打本溪城,太史慈不战而退,丢弃城池,高将军等必然以为太史慈害怕了你们。然则,并非如此,太史慈之所以丢弃城池,乃是幽州牧麾下军师所献之计,为的,便是将高将军等兵马拖延住,从而将你们消灭。”

“哈哈,可笑!”

高建昌听了幽州士兵的话,却是突然笑了起来,不屑的说道:“之所以攻下本溪城,乃是我等勇士用性命夺取,又有何计谋可言,简直是危言耸听。况且,乌丸和东部鲜卑同时出兵幽州,幽州三面拒敌,又何来如此多的兵力来攻打我等联军。即便你说的是事实,幽州牧要亲自率兵来攻打我等,那本将军且问你,你又是何人,为何要将小消息告知于本将军?”

听到高建昌的问话,这幽州士兵突然眼圈一红,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恨声说道:“我乃是范阳卢家子弟,我范阳卢家向来遵守法纪,兢兢业业,而幽州牧却是听信谗言,无端杀害我范阳卢家之人,我与幽州牧之仇不共戴天,岂能让他如意!”

“混账东西,你当本将军不知实情不成,竟然妄图用诈来诓骗于本将军。来人,将此贼拖下去,砍了!”

高建昌怒喝一声,向两名亲兵使了一个眼色。

两名亲兵当即明白,二话不说便将幽州士兵给拖下去,而那幽州士兵却是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哼哼两声,一脸冷笑的看着高建昌,那眼神好似在看死人一般,然后,就被两名亲兵给拖了下去。

过不片刻,其中一名亲兵返回高建昌营帐之内。

高建昌见到亲兵进来,敲了敲身前案桌,脸上的表情平静无波,沉声问道:“那幽州士兵有何反应?”

“启禀将军,那家伙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求饶,完全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似乎是真的来传递军情的。”

“嗯!”

高建昌点了点头,并没有立即传达命令。刚才,他让两个亲兵将幽州士兵押下去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个眼神,意思是让他们先不要动手,而是观察幽州士兵的反应,他唯恐对方是来诈降的,如今看来,对方似乎是真的来投降的。

“将他请来,好生对待!”

思索了片刻,高建昌再次下达命令。刚才他那么做,也是在诈对方,在生死一瞬间的时候,人往往都会出现恐惧。然而,就他刚才注意到的,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恐的模样,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任何人都不会想死,高建昌也不例外,而对方却是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显然,他对袁常的仇恨已经超过了生死,既然如此,看来对方是可信的。

等幽州士兵被押上来的时候,高建昌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疾步上前,拉住幽州士兵的手,热情的说道:“这位壮士,如今我军与幽州交战之时,本将军有所顾虑,慢待了壮士,还望壮士莫要介怀!”

那幽州士兵脸色不变,淡然说道:“既然高将军不相信在下,那便当在下没有来过,就此告辞!”

“壮士且留步!”

高建昌唤住幽州士兵,一脸歉意的说道:“本将军慢待壮士,乃是本将军之过。既然到了本将军的地方,本将军若是没有些许表示,岂是待客之道。来人,去备些酒菜,容本将军与这位壮士畅谈一番。”

后一句话却是对亲兵说的,等亲兵离去之后,见幽州士兵仍然还是一副要走的模样,高建昌连忙说道:“因为本将军慢待了壮士,壮士要离去,本将军也无话可说。然而,若是壮士就此离去,那家族之仇又何日可以报得?”

果然,听了高建昌的话,那幽州士兵脸上露出了一副犹豫的模样,最后,在高建昌的再三邀请之下,幽州士兵坐到一旁的草席之上。

不多时,亲兵便端来两壶美酒,以及一些下酒菜。酒过三巡之后,高建昌放下酒杯,脸上带着笑容,轻声问道:“壮士,先前本将军并没有听明白你所说之言,不知可否再说一遍?”

幽州士兵好似在犹豫,看了高建昌一副殷切的表情,这才说道:“前番太史慈弃城,乃是故意为之,目的是为了拖住高将军你们的兵马,从而能够一举将高将军你们的兵马消灭。”

这一次,幽州士兵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就不肯再吐一个字。

高建昌知道,可能是刚才他的行为让人家不满了,也没有生气,挂着笑脸,继续问道:“壮士,我高句丽等几国联军,有数十万兵马,幽州牧又有何信心能够将我等兵马一举消灭?况且,幽州牧执意要消灭我等兵马,又是为何?此外,乌丸和东部鲜卑兵临幽州,幽州牧将兵马都用来对付我等联军,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乌丸和东部鲜卑的兵马?”

幽州士兵啜了一口美酒,放下酒杯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一脸同情的看向高建昌,然后才说道:“高将军你的第三个问题最简单,在下便先回答你的第三个问题。”

“请说!”(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零八章 军情相告 返回《三国之四世三公》目录 下一章:第六一零章 进入正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