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零章 真正主人

文/120笑话
本章字数:4430 三国之四世三公txt下载

“哼,在本军长面前也敢起幺蛾子,找死!”

虽然说典韦是希望他们反抗,这样他就有动手的机会了。但是,当金太浓和车正南二人真的反抗的时候,典韦却也感觉到愤怒,认为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当下,典韦大手一挥,一众亲卫跟在他身旁,朝着金太浓和车正南突围的方向杀来。

那边金太浓和车正南二人突然暴起反抗,这边的叶赫那拉通纳和沃尔顿二人则指挥着麾下士兵站在一旁,没有逃跑,也没有参战的意思。

“叶赫那拉将军,你看我们是不是趁机逃走?”

沃尔顿走近叶赫那拉通纳的身边,扫了扫目光,见没有人注意他们,低声对着叶赫那拉通纳说道。

“不急!”

叶赫那拉通纳扫了一眼战场,淡淡然的说道:“如今金太浓和车正南暴起,并没有打乱对方的包围圈,此刻若是跟着他们,我们的士兵必然会损失惨重。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到最乱的时刻,才是逃跑的最佳时机,到时候,那厮就没有闲心来搭理我们了。”

“嗯嗯,叶赫那拉将军说的在理,我们再等等!”

沃尔顿的脑子不太灵光,没什么主见,所以他认为叶赫那拉通纳说的挺有道理。然而,他却不知,正是因为听了叶赫那拉通纳的意见,以致于他们错失了最佳的逃跑时机,后悔不已,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愤怒的典韦提着双戟,就朝金太浓和车正南的方向杀来,无人可挡!

“你们都给本将军上去,一定要拦住他,否则,你们谁都吃罪不起。想想你们的家人,难道你们要让他们跟着一起受罪嘛!”

金太浓见典韦如此强势,口中不断厉喝着让麾下士兵上前阻拦。只是,典韦实在是太强悍了,金太浓麾下的士兵连典韦的一击都挡不住,要么吐血倒地,要么身首异处;而典韦的亲兵也都不弱,战力相当可观,再加上他们精良的装备,马韩的士兵上来只有送死的份;即便是普通的幽州士兵,也不是马韩的士兵可以抵挡的。眼看着典韦率领兵马就要围上来,而此刻车正南和金太浓他们距离打开一个缺口还有些距离,金太浓可是急切不已。

“金太浓,速速带人上去拦住他,你的功劳本王子会记住的!”在前方被一众亲兵保护着的车正南也看到了典韦越来越近,连忙大喝着对金太浓说道。

“…”

金太浓咬了咬牙,却是没有说话,车正南让他这么做的意图他自然能明白,显然是让他当诱饵去拖住典韦,从而给车正南提供逃跑的机会。虽然心里无比的愤恨车正南的做法,但是,金太浓却是不敢拒绝。

却说金太浓是马韩的主将,而且还有着马韩王室的身份,虽然不算核心的马韩王室,好歹也是个边缘人物;而车正南只是辰韩的主将,虽然是辰韩的王子,或许在身份上,车正南这个辰韩嫡系王子比金太浓这个马韩旁系血亲更高贵。但是,马韩的国力比之辰韩强了数倍不止,即便金太浓只是马韩旁系血亲,按理来说,车正南这样的嫡系王子都不敢给金太浓脸色看。然而,看眼前的情形,似乎车正南才是正主,而金太浓却要听从车正南的命令,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自家人才明白自家事,在朝鲜半岛上,普通的百姓只知道马韩是三个国家里最强大的一个,而辰韩排第二,弁韩排第三。然而,事实上,只有三个国家的高层才知道,在朝鲜半岛上真正的主人不是排名第一的马韩和排名第二的辰韩,反而是表面上国力最弱的弁韩。

在弁韩的国家里,有一个实力极为强悍的势力,名为奕剑阁。

奕剑阁在朝鲜半岛里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但是却又实力强悍。可以说,奕剑阁才是掌控朝鲜半岛走向的幕后人物。奕剑阁究竟有多强,马韩、辰韩和弁韩三个国家的王室都不知道,因为奕剑阁从来没有完全的展现出他们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便让三个国家的王室惊惧,从而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之心。

原本,奕剑阁并不参与马韩、辰韩和弁韩三个国家的政权更迭,因此,三个国家虽然知道奕剑阁的存在,却也没有多少瓜葛。然而,事情的转变是在弁韩的上一代,也就是弁韩如今的国王车仁道的时代。当时,车仁道有兄弟二人,车仁道为长,车仁义为次。车仁道是挺幸运的,车仁义对权力并没有多少的想法,而是一心沉迷于武道,而且天赋极佳。一次外出游历之时,竟是被奕剑阁当代的阁主给看中,收为关门弟子。而因为车仁义无心权力的原因,车仁道和车仁义二人的关系极为友善。因此,基于这个原因,奕剑阁的阁主便让自己的弟子帮助车仁道掌控朝鲜半岛的话语权,让马韩和辰韩的王室臣服弁韩。权力在手,谁会轻易放弃?因此,原本是老大的马韩和辰韩自然不鸟奕剑阁传出的话。然后,奕剑阁派出几名弟子,一路仗剑杀入辰韩和马韩的王宫之中,直让马韩王室和辰韩王室惊恐不已,到了此刻他们才知道,奕剑阁原来是如此的强悍。当下,他们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之心,彻底的臣服在了弁韩的手下。

这一次联合攻打幽州,弁韩表面上没有派人来,其实,车正南就是如今国王车仁道的儿子,伪装成辰韩的主将,却是为了探听中原的虚实。或许,因为有了奕剑阁的支持,让车仁道的野心增长起来,竟然想着吞噬中原。不得不说,他的愿望很美好,现实却是很残酷。

辰韩和弁韩两个王室都是车姓,据传辰韩和弁韩乃是出自一家,不知在何时,车家出现了内乱,自此分裂,各据一地为王,便是如今的辰韩和弁韩。

且说车正南伪装成辰韩主将来幽州探听中原虚实,马韩和辰韩的王室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反对。他们若是不听话,怕是奕剑阁的弟子能把他们王室给屠戮一空,好似不如赖活着,虽然是给弁韩当小弟,马韩和辰韩的王室也认了。因此,车正南便这样来到了幽州战场。平时车正南少言寡语,是因为他不屑于说话。他自认为弁韩有了奕剑阁的支撑,弁韩早晚会成为天下的主人,他堂堂一个王子,未来天下的主人,跟这些身份低微的人有什么好谈的?原本,联军的行动一切都挺顺利的,然而,最后却是中了袁常和郭嘉的计谋,一切都功败垂成。车正南也终于发现这里有些危险,便想要离开了,结果,却又被典韦给埋伏了。车正南认为自己身份高贵,怎么可能有成为俘虏这么不光彩的事件发生。因此,他也不再隐瞒身份,直接让金太浓去拼命给自己创造出一条活路,至于金太浓的生死,跟他有何关系。

金太浓也不得不照做,因为他不这么做,回去之后,自然是不会有活路,而且还会连累他的家人。如今,他听从车正南的命令,最多也就是牺牲他一人,他的家人却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两相一比较,金太浓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

“拿出你们吃奶的力气,杀出一条血路,你们都是马韩英勇无畏的勇士,难道会被敌人给挡住嘛!给本将军杀上去!”

金太浓一边怨恨着车正南,一边卖力的鼓舞着马韩的士兵拦住典韦的攻击。马韩的士兵自然不知道,他们所做的努力,只是为了换取车正南逃跑的机会。或许他们不会明白,马韩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竟然会臣服在弁韩手下。当然,臣服的并不是马韩这一个国家,只是马韩的掌权者王室罢了。马韩的百姓肯定不会服从王室的安排,让他们去听从一个弱小国家的命令。但是,马韩的王室已经被弁韩掌控在手中,也就相当于马韩在弁韩的掌控之下,对于弁韩而言,这又有什么区别。要怪就怪马韩的王室怕死,没有勇气去反抗奕剑阁,否则,结果如何,谁都不敢确定。当然,马韩的王室怕死也没有什么好评论的,毕竟这天下,不怕死的又有几人?

“你们一群废物,平时如何吹嘘自己勇猛,如今难道连敌人一个缺口都打不开!”车正南在包围圈的边缘,看着辰韩的士兵在卖力的进攻着,口中不停的大骂道。

车正南自诩身份高贵,马韩和辰韩不过是他们弁韩的手下,他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客气。车正南是辰韩大军的主将,当然,他并没有统兵的能力,因此,实际上统兵的是副将车骨路,也是辰韩王室的旁系血亲。

看到车正南如此辱骂自己国家的士兵,车骨路心里自然是极为愤怒。但是,他愤怒也没用。辰韩的王室都已经臣服在弁韩手下,他一个旁系的血亲又能有什么作为?车骨路的内心里自然是巴不得车正南这家伙横尸当场,当然,他也就想想而已,不敢让他的想法真的实现,一旦车正南死在这里,他作为保护车正南的副将,肯定是跑不了责任。若是他一个人也就罢了,怕是到时候辰韩的王室为了平息弁韩王室的怒火,他车骨路的全家都要给车正南陪葬。因此,心中虽然不忿,车骨路却是时刻在关注着车正南的安危。

“儿郎们,让中原人知道我们辰韩勇士的厉害,展现出你们的实力,给本将军杀出一条路来!”

车骨路一边指挥着,一边大声的鼓舞着。

或许,是车骨路的鼓舞有了效果,一直犹如在送死一般的辰韩士兵,终于在包围圈上打开了一个缺口。然后,剩下的士兵一拥而上,让幽州的士兵无法填补包围圈,趁着这个时机,车骨路指挥着数百亲兵,将车正南护卫在中间,迅速的通过缺口,只要离开了这个缺口,他们便能放心的逃跑,不用担心幽州兵马的围堵了。

那边,被车正南派去引诱典韦的金太浓,看到车正南终于跑出了包围圈,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看起来跑不掉了,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中原人不会杀他们这些俘虏,最多关起来,他总有返回国家的机会。只要车正南不出事,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金太浓停止了动作,马韩的士兵也不再进攻了,自家的主将都已经放弃抵抗了,他们还努力个啥?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是因为车正南的安全逃离,让金太浓没有了后顾之忧,便不再进攻了。

“哼!”

典韦不满的冷哼一声,作为埋伏的一方,拿下了近三万敌军,这已经是个不错的战绩,相对于逃跑的那数百人,已经是天差地别了。但是,典韦心里不爽啊,竟然会让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脱,要是让其他几人知道了这件事,他典韦必然会成为一个笑话。所以,典韦没有丝毫犹豫的,从背后拿出了弓箭。虽然说抓活的最好,但是,如果要是被对方给跑走了,到时候就毛也没有一根,该如何选择,典韦自然是能够看得明白。张弓搭箭,一气呵成,在金太浓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支利箭已经朝着车正南的后心飞去,既然他想逃跑,那典韦便将他的尸体留下。

“啊!小心!”

终于,金太浓反应过来,哀嚎的尖叫一声,惊恐的对着车正南的方向嘶吼到。然而,此刻车正南他们逃跑都来不及,又岂会去注意典韦这边。况且,以典韦的箭术,要射杀车正南这样的弱者,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或许是车正南的运气,就在箭矢快要临身之时,他似乎有些察觉,转过身看着利箭朝他飞来。就在这时,旁边一个亲兵飞身上前,替车正南挡下了这支夺命的箭。似乎安全了,然而,还不得车正南的脸上露出笑容,被亲兵给阻拦的利箭竟然直接穿透过亲兵的身体,威势不减的朝着车正南的心口飞去,这一次,车正南还能逃脱?(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一九章 突然暴起 返回《三国之四世三公》目录 下一章:第六二一章 借刀杀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