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借刀杀人

文/120笑话
本章字数:4522 三国之四世三公txt下载

“嗤啦!”

在金太浓带着惊恐和失望的目光之下,箭矢如同流星一般划过,狠狠的穿透了挡在车正南身前的亲兵,然后去势不减的朝着车正南的胸口飚去,在车正南一脸恐惧的目光之下,毫不留情的破开他的胸口,狠狠的撞击在他的心脏之上。

“你们…”

嘴里只是吐出了两个字,车正南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随着亲兵一起倒了下去。至于他到底想说什么就无人可知,或许,他想说的是“你们这群废物,竟然保护不了本王子”,也或者,他要说的是“你们都要给本王子陪葬”,至于内容到底是什么,或许也只有车正南自己知道了。

“哼,妄想在本军长面前逃脱,简直是痴心妄想!”典韦冷哼一声,冷酷的说道,不管车正南是什么王子,竟然敢来到幽州地界,那就要有面对死亡的准备,不是嘛!

车正南都已经死了,金太浓和车骨路也就没有继续反抗了。车正南死了,他们是否回去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他们活着回去,而车正南却死了,后果不用想也知道。但是,如今他们成为了幽州的俘虏,或许还会更好一些。因此,金太浓和车骨路二人,直接下令让马韩和辰韩的士兵丢下武器投降。

另一边,沃尔顿和叶赫那拉通纳二人傻眼了。

原本,叶赫那拉通纳和沃尔顿二人是指望马韩和辰韩能够彻底的与典韦的兵马开战,他们便能够趁机逃脱。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金太浓和车骨路二人对于自己和两国的士兵能否逃脱并不是很在意,所做的反抗也只是为了保护车正南逃走而已。所以,马韩和辰韩的士兵并没有完全凶猛的进攻,只是在车正南这个方向展开局部的猛攻,因此,也没有将战场给弄混乱,给沃尔顿和叶赫那拉通纳二人制造机会。如今,战事在眨眼间就已经结束,叶赫那拉通纳和沃尔顿二人的机会也彻底丧失了。

其实,在金太浓和车骨路二人下令两国士兵动手的时候,沃尔顿和叶赫那拉通纳也让各自麾下的士兵动手,才是最好的逃脱机会,虽然麾下的士兵会牺牲不少,但是,至少他们或许有机会安然逃脱。只是,沃尔顿二人因为内心的自私,希望自家的士兵能够少牺牲一些,从而没有跟马韩和辰韩的士兵一起动手,最终造成了眼前的局面,或许,这是上天对他们的报应,也怪不了别人。

“你们都给本军长老实一点,否则,不要怪本军长心狠手辣!”

杀人,对于典韦来说实在是太平常不过的事了。到目前为止,典韦参加的战斗也不知有多少了,死在他手上的敌人,也许都有上千人了。既然是敌人,自然没有必要留情,所以,典韦是说到做到。一切马韩和辰韩的士兵不老实,当场就被典韦给干掉了,死了足有数百多人。在死了这么多人之后,剩下的人才终于老实下来,对于典韦也发自内心的恐惧,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杀戮的魔王,他们的反抗只会惹来更猛烈的杀戮,由不得他们不老实。

本溪城府衙大厅

高建昌、简丘台、莫离禿图、金太浓、车骨路和叶赫那拉通纳六人,除却已经被典韦射杀的车正南,六国的主将全被俘虏。而辰韩的副将车骨路,则是七国里唯一的一个副职。他们七人一字排开,跪在大厅中央,等候着袁常这个幽州主人的审判。

而典韦,在袁常的身旁,将车正南和金太浓、车骨路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通。

“哦!”

袁常眉头微挑,目光扫向金太浓和车骨路二人,不咸不淡的说道:“金太浓将军,车骨路将军,你们二人能否将具体的情况给说一说?”

“哼!”

“妄想!”

金太浓和车骨路二人一个冷哼一声,一个不屑的喊了一声,直接把头扭开。只不过,二人虽然都没有搭理袁常的问话,心中的想法却是不一样。车骨路是真的硬气,他作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还是有些脾气的;而至于金太浓,其实只是故作姿态罢了,据他所了解,中原人就是这样,只要稍稍的反抗一下,让人觉得他是不怕死的,便会得到优渥的待遇。故而,金太浓才会表现出一副如此的架势。

袁常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少的生气,轻笑道:“很好,你们如此有骨气,本州牧很欣赏,只不过,希望你们等下还能如此有骨气。来人,去拖一个反抗强烈的士兵来,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幽州的剥皮法。”

“诺!”

对于异族,中原人向来不会有好感。因此,袁常要使用剥皮法,根本没有一个人劝阻,虽然这个刑法很残忍。

不多时,一个强烈反抗的高句丽士兵便被带到了府衙的院子里。而袁常则带上几个俘虏,一起来到了院子里,让他们张张见识,有时候,想死并不是那么容易,所谓的生不如死,或许就是这样的。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那高句丽士兵的额头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水银缓缓的从口子里灌注进去。刚开始的时候,那士兵只是在挣扎,最后,“哧溜”一声,一团脱离了皮肤,只有血和肉的一个有着人影的肉团从人皮里窜了出来。

“扑通!”

没有了皮肤的肉团躺在地上,并没有立即死去,而是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口中凄厉的哀嚎声,让人不忍直视,足足挣扎了有一刻钟的时间,那个肉团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死的不能再死了。

“呕!”

“呕!”

一道道干呕声接连响起,自然是第一次见识剥皮法的高建昌、金太浓等人,七人之中,唯有车骨路还算镇定,只不过脸色发白,比其他六人好一些。高建昌六人此刻哪里还顾及形象,都是直接跪在地上,不停的干呕着,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能吐出来了,只有胃酸。七国之中,高句丽和扶余是经常与中原边境城池交战的,也残杀过不少的中原百姓,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识到比今日更让他们惊惧的事情了。

“幽州牧,小人愿意交代,幽州牧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还请幽州牧饶小人一命!”金太浓此刻哪里还敢继续伪装下去,若是他反应慢了一些,袁常直接就把这个剥皮法给用到他的身上,到时候哭都来不及了。想想刚才的情形,金太浓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都无法从他的脑海中散去。

“这就对了嘛,跟本州牧合作不是很好,何必要吃那么多苦头。我中原乃是礼仪之邦,对于俘虏,都是极为优待的!”

对于袁常的这句话,高建昌他们也只能听听,当不得真,既然是礼仪之邦,还会创造出如此残酷的刑罚,当他们是傻子呢?不过,这句话他们也就在心里说说,不敢真的说出口,唯恐他们会成为下一个试验者。即便是车骨路,虽然脸上强自保持着硬气,此刻也不敢出口反驳,不怕死是一回事,不怕死到何等程度,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惊惧之下,金太浓也没有任何的保留,将马韩、辰韩和弁韩三国的情况给交代了出来,当然,奕剑阁的存在,自然也没有任何的保留。毕竟典韦射杀了车正南,奕剑阁早晚会找上门,若是那时候袁常知道他隐瞒了,想来刚才那个高句丽士兵的下场,就是他金太浓的下场了。

想到高句丽士兵,金太浓不由自主的把目光给扫向了高建昌。此次若非他们高句丽鼓动他们参战,他们或许也不会参与进来,从而与幽州交恶,也不用担惊受怕,剥皮法降临自身,所以,一切的过错都是高句丽带来的,由此,金太浓自然是把高建昌和高句丽给记恨上了。

不仅仅是金太浓,简丘台、莫离禿图等人俱都是如此。如果只是单纯的战败了,他们或许会怨恨高句丽,却也不会如此强烈,但是,在见识到剥皮法如此让人惊心胆颤的刑罚之后,他们自然把所有的怨恨都给记挂到高句丽了。

袁常却是不管他们心中想些什么,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道:“奕剑阁,这又是什么组织,听金太浓所说,似乎不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袁常隐隐的感觉到,奕剑阁,似乎与顺天盟还有着不小的关系。

想了半天,袁常却是没有想明白,索性也就不再多想,反正等他的兵马打到朝鲜半岛之后,也就会与奕剑阁产生交集,到时候,自然也就能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想到这里,袁常将目光扫向七人,说道:“说起来,诸位的国家与我中原也是邻邦,其中扶余、娄挹、濊貊更是与我中原交好,此次却是无故出兵幽州,给我幽州带来巨大的损失,诸位以为,此事该如何计较?”

不等高建昌他们说话,典韦跳出来,恶狠狠的说道:“主公,属下以为此等邻邦狼子野心,竟敢捋我中原上朝虎须,主公当发兵灭其国,虏其国子民为我中原之奴,方能解此仇恨!”

典韦自然说不出这样一番话,而是有郭嘉的指示,之所以如此,只不过是为了引出接下来的事情罢了。以典韦凶恶的模样,却是最适合做这种事的人选,所以,这个任务也就当仁不让的落在了典韦的身上。

“幽州牧明鉴,我等国君也是被蒙蔽了,才会做出如此举动!”

“没错,都是高句丽胡言乱语,蒙骗我等国君,还请幽州牧明察!”

典韦的意思是要灭了他们的国家,他们自然是不忍。他们此次出战,都将国内的精锐带出一半有余,如今袁常若是要出兵他们的国家,他们又如何能够抵挡的住。故而,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便将高句丽给卖了,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把责任给推到高句丽一个国家身上,总比他们一起受罪的好不是。

“哦,高句丽是如何蒙骗诸位的国君?”袁常一脸随意的问道。

“幽州牧,高句丽王派遣使者说幽州牧出兵十万,图谋不轨,要对我等小国动手。国君遭高句丽王蒙骗,才会做出如此举动,皆非我等国君所愿,还请幽州牧三思。”

“嗯!”

袁常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随后,他又说道:“高句丽欺凌邻邦,却是不当人子,胆敢欺骗诸位的国君,实乃罪大恶极。而且,高句丽又出兵我幽州,冒犯我中原上国。故而,本州牧决定出兵征讨高句丽,高句丽欺骗了诸位的国君,想来诸位作为臣子,不能让诸位的国君遭受如此欺辱,也当有些表示吧?”

没错,袁常先前的一切,为的就是这一刻。

历史上,曹操出征过高句丽,并且灭了高句丽的国都,然后就从高句丽撤兵了。接着,高句丽的余孽又重建高句丽,因此,曹操对高句丽的战争,只能算是失败的;而后,中原陷入内乱之中,直到隋朝一统,自杨坚开始、杨广,唐朝的李世民、李治都在征讨高句丽,直到最后在李治的时期,才彻底的把高句丽给灭了,而且还是联合了百济的情况下。杨坚、杨广和李世民都是一代雄主,这一点毋庸置疑,相比前三人,李治就是弱爆了。然而,高句丽最终却是在李治的时期被灭了,虽然说有武则天这个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帮助,所以,只能说高句丽有其独特之处。因此,要灭了高句丽,袁常并不打算直接派上幽州的士兵。所以,除却高句丽之外,其他六国的降兵,自然也就成为了袁常拉来当打手最佳的对象了。

毕竟,杨坚、杨广和李世民都在高句丽这个小国手上吃瘪,袁常虽然是一个穿越者,也不敢肯定能够完好无损的把高句丽给灭了。损失任何一个幽州士兵,袁常都觉得心痛,至于让异族的士兵去死,袁常当然是不会介意。

“这…”

除了高建昌之外,其他六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二零章 真正主人 返回《三国之四世三公》目录 下一章:第六二二章 劳改制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