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章 一致对外感情近

文/莫云溪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 本章字数:3281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宋时行 异世小邪君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妖女修仙录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前对头
这在皇家这个大染缸的浸润之下谁人没得点演技,以前当皇子福晋的时候她要侍奉不待见自己的婆母,要应付上蹿下跳的后宅女人,后来当了皇后又得跟成了精的老亲王命妇你来我往,以及提点或是拉拢朝中重臣内眷了,变脸功夫自是炉火纯青,转眼便只见舒兰面上端得满脸的无措——

    “弟媳这些个话也都是听外头人说的,我到底是头一日进皇家门对其中内由了解得不多,若是真的说错了什么便在这里给大嫂赔不是了,您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头去,若不然疏远了妯娌情分我心就实在难安了。”

    “你,你……”

    舒兰这话说得实在是有技巧,若是对方应下了先前那句便是自然而然的没了由头发作,而若是驳了先前那句则是坐实了她后头这句其中果然有内由,且她又确实是头一天进宫,对皇家的事了解得不多也是再正常不过,便真真是让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甚至连发作都不是,如此,再加上她这面上端得极为恭顺的模样儿,直直的将伊尔根觉罗氏气得心口发疼,可她到底不是多活了一辈子的舒兰的对手,只能勉强压抑着胸腔内翻滚的怒火从牙缝里憋出一句——

    “你,你倒是个会说话的!”

    “好了好了,这大喜的日子你是做什么?知道是你生就这幅脾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跟四弟妹在置气呢?”

    太子妃将方才二人之间的交锋尽收眼底,看着舒兰不声不响之间就化解了对方的话且还反将了一军,心里不由得暗叹了句这新进门的四弟妹真真是个厉害的人,可同时却也乐意这向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大福晋吃瘪,再加上胤禛向来跟自家丈夫走得亲近,太子妃自是连忙打起了圆场,又朝一旁的三福晋使了使眼色——

    “太子妃说得正是,大嫂你可是别再逗四弟妹了,不然她怕是真的要以为你生气了,若是待会心里头存了事误了这新婚之夜,估计明个儿四弟就得找大哥拼命。”

    “三嫂,你这是说的什么哪?”

    三福晋可以说算是她们这一帮妯娌里头过得比较惬意的,娘家后台硬且胤祉的性子又带着书生的随性,再加上她相貌生得不错又读过几本书,倒还真是关起门来将小日子过得颇为不错,如此,她自是跟自家丈夫的步调极为一致,胤祉没有什么旁的爱好唯一就是爱读书爱做文章,当然不可能喜欢像大阿哥那样就知道舞刀弄枪一点都瞧不上文人的性子,便多多少少对太子这边有一点偏颇,三福晋也就夫唱妇随的多是跟太子妃一个阵线——

    “就咱们几个妯娌之间说些体己话又有什么好害臊的,四弟是个重规矩的,你也是个进退有度的,看着便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皇阿玛倒是做得一番好姻缘。”看着自己一句话就将舒兰的心思给扭了过来,三福晋拿着帕子捂着嘴笑出了声,“太子妃,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正是。”

    见着屋内气氛转了过来,太子妃面上再度扬起了可亲的笑意,又将几个当了大半天背景板的公主拉过来一一介绍了一番又行了礼,便估摸着时间起了身——

    “好了,唠嗑了这么一会儿前头怕是也散得差不多了,咱们也不在这儿妨碍你了,横竖来日方长,又都住在宫里头,总是不怕没有闲话的时候。”

    太子妃动了身其他人自是也连忙站了起来,舒兰照旧将手放在身侧福了一福,目送着她们离去,等人走远了方才算是将紧绷着的神经松了一松,虽说这与女人们打交道机锋来机锋去对她而言是上辈子的家常便饭,丰富的经验在手她也没什么好惴惴的必要,可有一句说一句的却到底是个伤脑子的苦力活,由着方嬷嬷伺候着她洗漱完又力度适中的帮她捏起了肩膀,她才算是慢慢缓了过来,看着那贴着大红喜字的床柩默默在心中感叹了一句——

    比起这些一个比一个精明,一个比一个会算计的妯娌,她倒是还真是情愿跟胤禛打交道。

    太子妃将时间掐得很准,舒兰前脚才歇了没一会儿便见苏培盛过来传话说爷往这边过来了,底下伺候的都是有眼色的,胤禛才刚进了门便是端茶的端茶绞帕子的绞帕子,让他原本绷着的神色慢慢的松缓了下来——一

    “让你劳心了。”

    “您这是说得什么话?”方才被那些藏着机锋你来我往的女人们闹了一通,舒兰自是觉得面对好歹相处过了一辈子的胤禛来得轻松得多,神情不由得越发自然,扬着笑意就将手边的小碗给端了起来,“刚才听三嫂说您在前面喝了不少,明个儿还得早起给长辈们请安,便是喝点醒酒汤才好,也省得到时候头疼。”

    “唔,跟她们可还处得来?”

    “嫂子们很好妹妹们也很好,以往只觉得皇家规矩多觉得少不得说句话要在肚子里过上三遍,可真的处起来倒也没觉得跟家里头的嫂子们有什么差别,横竖,总归是一家人了不是?”

    皇家虽然讲究兄友弟恭,可是从小在这最高权力的漩涡中心长大各人总是多多少少有着点自己的心思,处得太近感情没到那份上,处得太远又让老爷子有想法,这个尺度并不算好拿捏,当了那么多年夫妻舒兰自是听得明白胤禛话中的意思,也知道这是拿她当自己人了方才有了这么一说,笑中不由得带上一点暖意,毕竟不说那爱不爱的虚话,就凭着以后还要携手共度几十年她就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一开始就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也希望别像上一世那样各人心中存着各人的事儿连说话都不快活,如此,看着对方喝着醒酒汤皱起了眉,深知胤禛是个怕苦的,便又倒了杯清茶过去才见她接过话头——

    “太子妃虽是身份尊贵,可是看着却是个极为和气的人,三嫂说话也很是爽利,听得让人心里头就透着亲近,妹妹们就更是不用说,只是大嫂……”

    “嗯?”

    “也不知道是我生性愚笨不晓得说话还是怎么的,我瞧着大嫂的脸色可是有些不好看。”

    胤禛和胤褆向来处得不好,这一点舒兰是早就心中了然,可是兄弟们归兄弟们,妯娌间归妯娌间,虽说身为皇子福晋没有被人拿话堵上了门还半点不在乎脸面的当没一点事,但也没有头一回见面就闹得剑拔弩张的理儿,是以,深知胤禛性子的舒兰便干脆自动自觉的将方才的情形说了一说,且还说着说着带上了点纳闷——

    “这外头都说大哥和大嫂夫妻伉俪情深,甚至是自打大嫂进了门那大哥眼里就再容不得旁的人,我原本并不觉得传言多么可信,可是眼见着大嫂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却也由不得带上了点羡慕,难道我说错了什么?”

    “……不,你说得很好。”

    胤禛骨子里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虽是因着长幼上下和在宫里的威势并不能在明面上对胤褆表现出来什么,可心里头却是一早就给对方记上了狠狠的一笔,再加上今日迎亲那会儿对方的挑衅,和方才饮宴之时对方死命的劝酒,要不是胤礽和胤祉拦着说不定就真将自己给灌趴下了的这番情形,他便更是对胤褆厌恶至极,如此,听着自家福晋竟是这样给了对方一记反击,十几岁尚有着热血的性子之下,心中不由得大呼痛快,而转头想到舒兰今个儿才是头一日进宫且又是大喜的日子,保不齐就被伊尔根觉罗氏的冷面弄得心里委屈了想要抚慰上两句,却没料到刚一转过头却是只见对方的划过了一抹狡黠的笑意,让他先是一愣再是一笑——

    “看着是兔子却不想是只狐狸,大嫂这回儿可是失了算了。”

    跟对方并肩作战了一辈子,舒兰深知胤禛最需要的其实是一个能帮他分担担子的聪明的女人,是以,与其让她别别扭扭的学着李氏那些个去争宠,倒不如一开始就让对方知道这一点,是以,她便也没想太过隐瞒自己的性子,可正当她想着要怎么回话的时候,却不想对方大喘气般的再又抛下了一句——

    “夜深了,咱们歇息吧?”

    “……嗯?嗯。”

    舒兰显然没有料到话头转的这样快,而愣了一愣刚回过神来准备帮对方除了外裳,脚下竟是一轻的突然被面前人腾空抱了起来,亏得她多年的稳重才没有惊呼出声,可饶是如此她也本能的抱紧了胤禛的颈脖,诧异的抬起头来又直直的撞进了对方略显深幽的眸子里,脑子瞬间空了一空,再回过神便是已经被眼前人给抱到了床上,摇曳的红烛映衬着大红的帐子,隐隐约约只见到两个人影慢慢交织在了一起——

    红鸾帐暖,一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