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

文/莫云溪
本章字数:5683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txt下载

李静琬之所以会直接拿话来激舒兰,并不单单只是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而是自打知道舒兰要进门,这后宅之中的下人们隐隐的就有些变了风向,在她手里曾吃过亏的甚至还话里话外的透出了她没几天嚣张日子过了的意思,她心里憋了气,又知道不能拿这些话直接去德妃和胤禛跟前说,便想要借着这个人人都盯着的她们头回见面的当口,让旁人见见即便是嫡福晋也得让着自己,却没料到被舒兰连消带打的逼到了墙角,只能从牙缝里憋出一句——

“……您,您说得是。”

“你明白就好,如此聪慧也怪不得额娘喜欢你,就是我瞧着亦是觉着可心。”

凡事讲究个点到为止,她刚进门头一天底下人尚没有为己所用,说不定其中就有那存了旁的心眼的,是以,借着对方的话头顺势而为那是情理两不亏,若是再咄咄逼人却是保不齐要落个不好的名头,再加上舒兰知道这还不过算是热身,对方尚有个让上辈子的她吃了亏的后招在,如此,与其在这上头纠缠,倒不如抢占先机把握主动权,这般之下,便只见舒兰垂下眼眸淡淡一下,随即又挥了挥手——

“方嬷嬷,将我之前备下的东西拿来,权当是给两位格格的见面礼了。”

“谢福晋赏,奴才实在是受之有愧。”

先说话的是宋清莲,她没有李氏得宠也没有德妃的抬举,自是深知自己的身份跟眼前的舒兰有着云泥之别,便是压根就不掺和两人的你来我往,从进屋请了安落了座之后就不声不响的在旁边当着背景板,直到眼下里礼都端到了自己跟前方才连忙的起了身——

“按理来说,福晋大喜原本是该奴才献上孝敬才对,可是奴才口笨手拙的也拿不出什么上台面的东西,便真真是失了礼数,只有往后好好侍奉以全您的宽待了,望福晋宽恕奴才的愚笨。”

“你这话说得?我给你们见面礼可不是惦念着你们的回礼,横竖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很是不必这样礼来礼去,白白的添折腾。”

舒兰对宋氏的印象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可是比起一直上蹿下跳的李静琬,她却也只是为着孩子闹了几回并不算大的幺蛾子,除了让人有点糟心并没有产生什么大的影响,高下立见且对方的姿态又端得诚恳,这般两两相加之下,舒兰的神情自然也很是温和——

“额娘先前便说了这宫里头懂规矩的多心思通透的也多,可难就难在知本分懂进退,如此,便可见你是个难得的。”

“福晋谬赞了,奴才哪里……”

“福晋说得是,宋姐姐可是别这样推来推去了,知道的你是在客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给福晋面子呢!”

想象跟现实的差异实在来得太大,李静琬心里本就堵得难受,听着舒兰这话里话外的扯着德妃来做筏子,就更是一股邪火直往上冒,便是正如同舒兰所料的那般,顾不得时机不时机的就直接打断了宋清莲的话头——

“说起来奴才还险些忘了,得知您要进宫院子里总是少不了拾捣拾捣,内务府虽是来搭了把手,可是前院倒也就罢了,内院里头住这女眷却是实在不好大过兴师动众,而爷要忙正事,德妃娘娘也抽不出神,这担子最后便是落在了奴才身上,也不知福晋可有什么不满意的没有?”

“哦?”

听着这跟记忆中不差分毫的话,舒兰心中轻嘲一声,想当初本就因为德妃的态度弄得心里没谱,李静琬又拿捏住了时机当着胤禛的面才将话抛出来,再加上那会儿她并不知道他们母子二人之间早已是存了龃龉,饶是心里头憋屈,便也只能隐忍不发,落得个一步错步步错,后来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局势给扭转了过来,然而眼下里却是不同,看着对方那一副堂而皇之的算计模样儿,却是只见她嘴角的笑意越发浓了起来——

“你如此费心,我原本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理儿,横竖总是你的一片心意,只是你既然问到了这一茬儿我便也就直说了,有的地方确实是需得重新收拾一二。”

“……呃?”

李静琬的算盘珠子拨得很好,虽然她作为一个格格总是不可能跟身为当家主母的嫡福晋去争权夺势,这手里头的掌家之权也总是会要落到对方手里,可是却也知道但凡对方有点脑子就不会将话挑明了来说,毕竟这理所当然归理所当然,张口来要又归张口来要,是以,她才敢挖下这么个坑,若是激得对方变了脸将话挑明了来说那便是少不得给人留下个刚进门头一天就心心念念的钻营掌权的印象,再恰到时机的在胤禛跟前上上眼药不怕对方心里没有一点计较,而若是对方隐忍不发那也就等于间接承认了她的能力,到时候让德妃娘娘添把火也不愁分不到一点权力,只是她都将接下来的话给准备好了,却是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舒兰竟是非但没按她所预料的路子来走,且反其道而行,直将她憋了个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她虽是位分不高,可是从入宫到现在也算是一路顺风顺水,哪里想到会在这个自己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的女人身上接连栽了两次,自是怄得她几乎要吐血,可是她到底还没蠢到家,知道若是在这当口儿上没忍住且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才叫正正落了人下怀,便勉强端着笑脸挤出一句。

“那,那您的意思是?”

李静琬一边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一边迫不及待的想要对方继续往下说,毕竟这当家主母进门要立威要整治甚至要换血虽然都不算出了规矩,可是说出来到底有些不好听,更别说眼下还在这上头多的是人盯着的深宫内院,是以,她自是就盼着在对方里头挑出错转头狠狠的去上一回眼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如此,便只见她强耐着性子做出了幅谦卑的模样儿——

“没能事先打听好福晋的喜好实在是奴才失职失责,自是奴才愚笨请福晋明示,奴才定让底下人赶紧去办。”

倒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了?

舒兰哪里不知道李静琬这是想要自己顺着绳子往上爬,越是说得仔细便越是好让她给自己扣名头,的划过了一抹精光,而正当她准备出声将对方的退路全部堵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老天爷想要帮她一把还是怎么的,竟是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一阵请安声,抬头望去便只见穿着礼服的胤禛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

李静琬眼中猛地一亮宋氏也连忙起身请安,舒兰虽是眼波闪了一闪面上却是半分都不显,稳稳的起了身又接过对方的头冠唤人来伺候……胤禛虽是男子,体力要比舒兰好了许多,可是连续折腾了两天且又是这样热死人不偿命的天气还得穿着大衣裳,他自是也有些受不住,换了常服又擦了脸喝了口茶方才缓过了气,在舒兰旁边坐了下来接过了话头。

“你们刚才这是在说什么呢?”

“倒也没什么紧要的,我虽是头一日进门却也少不得要见见院子里的人,让她们跟我说道说道也好心里头有个数,这不,李格格正好在问我对院子里的布置有什么意见没有。”

“是这么个理儿。”

舒兰这话说得漫不经心,胤禛也没往心里去,在他看来,侍妾格格虽是可以宠上一二,却是始终不能越过主母去,更别说他对舒兰还很是合意,便也算是满意李氏的懂眼色,然而他们夫妻二人,在一旁冷眼等了老半天的李静琬却是显然有些稳不住了,只怕对方就此接过这一茬儿的连忙抢过了话头——

“回爷的话,奴才虽是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是尊上悌下的本分还是明白的,以往您不耐烦管这后宅之事,德妃娘娘又分不出那么多功夫,奴才算是拿了大来掌了些事,然而现在福晋来了奴才自是再没有单专的理儿,总是得让福晋满意了奴才方算是全了主子们的厚待。”

“嗯,这倒是说得不错。”

“奴才当不得您这句话,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奴才太过愚笨还是怎的,福晋似乎是院子里头的布置觉得有些不合心意,奴才几斤几两重您总归是知道的,便是逾越一回,请爷帮着一起合计合计吧?”

“哦?”

李静琬能够在这院子里作威作福好几年,虽说其中有德妃抬举的缘故,可她也不可能全然是个蠢的,至少这看人下菜碟的功夫便是练得炉火纯青,而胤禛向来不喜欢太过强势的女人,毕竟上头的阿玛额娘兄弟们都是一个比一个强势,好不容易关起门来到了自己的地盘上,若是再碰上个强势蛮横的他自是会觉得有些堵心,如此,听着李静琬这既是说得规矩又将姿态放得极低的话,他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

“李格格说得不错,我心里头确实是有些个计较。”

舒兰将胤禛的神情尽收眼底,面上却是半点不变色,顺着李静琬的话头应得掷地有声,直听得在场众人的心里皆是咯噔了一下,然而她却是半点不以为意,顿了一顿后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进宫以前阿玛便是没少说皇家规矩多,让我一定要小心谨慎,因为以后我代表的不再单单是自己的颜面,都统府的颜面,还有爷的颜面,咱们院子上上下下人的颜面,皇阿玛向来讲究节俭,昨个儿我想着眼下里正是新婚并不想扫兴,也没得让人觉着我刚进门就这也挑剔那也挑剔,可是今个儿去拜见额娘的时候,见着永和宫中虽说是处处精致,可难见奢华之物,便想着咱们院子里,比如这主厅,和我那屋子,是不是太过华丽了些?”

胤禛向来是个低调的,饶是后来当了皇帝也不喜欢那些个金啊银啊的堆满一屋子,然而李氏却是不一样,她本是小门小户出生,又从小就养在小地方,自是觉得金玉满堂才显得出身份和贵气,以前胤禛没娶妻没有妯娌走动见兄弟要么在外头要么在书房来主厅的次数并不多,而他也没多事到要去管小妾的屋子里怎么摆设便是从未透过这个意思,如此,听着这番话胤禛不由得觉得被说到了心底里,一时之间大为合意,李静琬则是没想到对方三言两语就将局势扭了过来顿时变了神色,舒兰看在眼里进在心里,话头并未就此停住。

“虽说咱们身为皇家人,该有的气派总是得有,没的让人觉得寒掺的理儿,可是凡事过犹不及,毕竟宫里头规矩多人多口舌多,谨慎点总是没有错处,而且往小了说,看着也觉得晃眼不是?”舒兰面上的神情从头至尾就没有变过,将话说完了才转了转目光,“爷,您说呢?”

“是,你说得很是。”

胤禛虽是一直觉得侍妾格格怎么都不能拿来跟嫡妻福晋来比,可是这多是因着从小学的规矩的缘故,而眼下里听了这番话,见着舒兰的大气和李静琬的小家子气方才有了更深的体会,如此,自是看向舒兰的目光越发的柔和——

“以往这院子里头没个正经人管着难免有不妥当的地方,以后便是要累得你多操心了。”

“您这是说得哪里的话?这原就是我的本分不是?”

舒兰早就知道按胤禛的性子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面上并没有什么大喜过望的神色,仿佛只是在说今个儿天气真好一般,淡笑着应下了话头,看在胤禛眼里越发的满意,然而余光瞟向那气得脸色通红的李静琬之时,舒兰的嘴角却是若有似无的往上勾了一勾——

来而不往非礼也,掉进自己挖的坑里头感觉可还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6章 其人之道还其身 返回《重生之四福晋难当》目录 下一章:第8章 谁为鱼肉谁为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