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婆媳较量拉序幕

文/莫云溪
本章字数:4796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txt下载

德妃把持胤禛院子上下并非一天两天,对这几日的变动自然是心中有数,且很是恼火,只是显然的,她比李静琬要稳得住得多。

康熙是个极为精明的,幼时登基到现在说经历过的事不知凡几,无论对前朝和后宫都有着极强的控制欲,看不上那些没主见得只会附和的,也容不下那些事事都别有心思的,而能在这样的人身边占据一席之地,德妃当然是个心有丘壑的,是以,饶是被舒兰这嘴上应得好,实际上则是该出的手段一点不少该拿捏的权势一点不落的模样儿弄得份外堵心,也知道有胤禛的态度在对方并不差理儿,如此,虽是再见到舒兰时面上的神色再度冷了几分,却并未拿这个做筏子发作什么,淡淡的说了几句过场话便带着人一前一后的往宁寿宫而去——

“起来起来,刚才惠妃还在念叨你们娘俩儿,你们便是后脚赶着前脚来了,可见这背后打趣不得人。”

“您就知道拿我们这些小的寻开心,说起来今个儿着实是我们来得晚了,闹得您几位好等,幸得没忘了带您最喜欢的杏仁酥,您可得看在这上头饶了我们一次。”

“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什么饶不饶的,你有心了,坐下都坐下。”

仁宪太后向来是个和气的,她这辈子没得过宠爱也没有子女福,可在孝庄文皇后的庇佑下却也得了个安荣的晚年,如此,她自然懂得惜福,眯着眼笑着便揭过了话头,只是坐在一旁的惠妃看在眼里冷笑在心里,这是显然不想就此作罢,德妃和舒兰前脚才落了座便听到她后脚接过话——

“太后主子,德妃妹妹向来是个重规矩的,这么多下来咱们何曾见过她有过半点疏漏?按我说呀,这是得了儿媳妇心里头太开心了呢!”

“惠妃姐姐可真是会说话,一句话竟是就将我和老四家的给捧到天上去了,只是拿着我打趣也就算了,孩子们却一个个的都是太后主子和主子爷挑出来,哪个又会比哪个差呢?”

舒兰是在宫里头摸爬滚打惯了的,虽是跟德妃不对付却不会在这上头做什么文章,早早就到了永和宫,而德妃也是规矩惯了的,当然也不会真的迟了什么,不过是配合着仁宪太后的话头卖卖乖罢了,听着惠妃竟是拿着这个作伐子来嚼舌头,心中不由得冷了一冷——

“您呀,也不怕这话叫小辈们听了伤心。”

“得得得,我不过是这么随口一句倒是引来你这么大一堆,知道的是咱们看着皇家添了人心里头都高兴,不知道的还道我在讨什么嫌呢!”

惠妃虽然跟胤褆性子如出一辙的有些一点就燃,可到底是宫里头的老人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算面前还能稳得住,如此,就是再听着德妃这明晃晃给她拉仇恨值的话来得窝火,也强忍下了这口气并未太过变脸,转而死咬不放的再度旧话重提了起来——

“不过有一句说一句,这老四媳妇也真真是个有福气的,不光是得你这个婆母心里眼里的护着,听说,跟四阿哥也处得极好,真是福气人带福气,德妃妹妹,你以后可是有得享福的时候了,实在是叫人羡慕得紧呀!”

“姐姐这话说得?这在这儿坐着的哪个不是有福气的?论福气天下又哪有人比得过太后主子和主子爷?咱们不过是沾了点福分才得了点便宜不是?”

德妃虽然不待见胤禛,也更是不待见舒兰,可也不会蠢得表现出来,面上自是带着和熙的笑意,显然是认下了这话却也显示了谦卑,同时口中该说的该反击的亦是一个字不少——

“再者,大阿哥和大福晋向来是伉俪情深,这么多年下来可是恩爱得很,胤禛和他媳妇日子还才开始哪,要说叫人羡慕,这宫里头又哪个比得过您呢?”

“欸,这话你可就妄自菲薄了不是?”

德妃向来是个绵里藏针的,惠妃性子直脑子转得也没那么快,自是说不了几句就落了下乘,只能强端着脸将目光投到了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当着布景板的舒兰身上——

“老四媳妇,你怕是不知道吧?以往啊,这四阿哥院子里的事儿可是没少让德妃妹妹操心,今天赏东西明个儿就叫那个李格格过来问上一问,谁人不道一句母子情深,眼下里你进了门可是得让你额娘少操点心,享享你们的子女福了。”

“惠妃母说的是,额娘一向对咱们来得体恤,我也很是想要为额娘分分忧,只是我是个愚笨的,总是没得额娘眼光独到,以后怕是少不了要额娘拿主意的时候,只能厚着脸皮再劳额娘几年了。”

“哟,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才说你额娘是个谦虚的你就也有样学样,我听说这不过几天的功夫你就将那院子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了,可见乌拉那拉家的教养是极好的,若不是有名分碍在这儿,我还真是想要老大家的也跟你学学才好呢!”

“惠妃母这话可是让舒兰惶恐了,正如同额娘方才所说,谁人不知道大哥和大嫂向来感情好,那院子里也是上上下下打理就极好,进宫之前阿玛便是叮嘱过凡事多跟大嫂学着点别逮着事儿就劳烦额娘,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大嫂有惠妃母提点着,又哪里还有跟别人学的理儿?”

胤褆从小就被送到宫外去养,对惠妃自是恭敬有余亲近不足,再加上母子二人都是个火爆脾气,大福晋平日里显然是没少受夹板气,那院子里也只能说是明面上面前过得去,跟婆婆之间亦是在外人看来上慈下孝,实则是听训为多,一听这话,婆媳二人不由得皆是噎了一下,舒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上仍是端得恭顺——

“我哪里当得您这般夸赞,便是要学也有皇玛嬷和太子妃在不是?”

在场的没人是傻子,之前不做声不过是想想探探虚实,眼见着话说到了这份上,自然是一个两个的都接起了话,转眼就将话头扯到了别处,总算是过了这嫔妃和妯娌们齐齐联手的头一关,而走出宁寿宫,或许是因为舒兰方才的表现尚可,也或许是因为说来说去也没什么说头,德妃便是摆了摆手自顾自的回了永和宫,而看着其离去的方向,舒兰却并未就此松一口气,反倒是目光慢慢的沉了下来。

女人多就折腾多,而这宫里是这天下间女人聚集得最密的地儿,且其中一个比一个来得尊贵,一个比一个来得会算计,好在仁宪太后年纪大了经不得这日日机锋来机锋去,隔五天才叫着人一起来说说话,而就在舒兰刚刚听闻李静琬跟永和宫的人接了头的时候,众人便是再度齐聚到了宁寿宫——

“哎呀,太后主子您可是不知道,那小四啊生出来的时候干巴巴的,养着养着却是粉雕玉琢的可爱得很,胤褆那小子平日里可是没少跟我念叨。”

“哦?哀家记得过不久就是她满周岁了吧?”

“正是,我这不是巴巴的过来就是要跟您说这个呢!说起来,这男孩的名字劳烦主子爷想想就罢了,女孩却是当不得这样大的福气,而我又是个想不出好歹的,不就想要您给赐赐福?也让这孩子能沾沾您的福气平安长大?”

“那感情好,这两天日头瞅着也没那么热了,下回就带上丫头给哀家来瞧瞧。”

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儿孙满堂,仁宪太后自然也不例外,听着惠妃这话里话外都说得讨喜,自然也是眯着眼睛笑得开心——

“说起来啊,这日子过得也着实是快,一眨眼皇帝都当上玛法了,那天还听着他跟哀家在念叨,说不晓得什么时候能抱上长孙……”

“孩子们都慢慢成家了,有您的福气在说不定明个儿就有好消息了呢?”

仁宪太后出生蒙古,进了宫便也因着世祖爷的不喜并未参与过什么后宫争夺,多是缩在孝庄文皇后的羽翼之下,便是到了今时今日也还是那股子蒙古人的直来直往的性子,逮着什么就说什么,却是一句话将在场的太子妃和皇子福晋们都带进去了,一时之间面上多多少少有些尴尬,然而这话又不好上赶着去接,只能在心里埋怨起了说什么不好偏偏说起这个的惠妃——

“哎呀,说起来这旁人倒是还不着急,横竖这嫡子没有,庶子庶女总还是得了几个的,倒是四阿哥……”

惠妃当然知道自己方才的话有点拉仇恨值,便是不等仁宪太后接话就又抢过了话头,且还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胤禛身上——

“自打前两年没了个小格格之后就再没听到四阿哥院子里传来什么消息,可别等过几年竟是被弟弟们赶了先吧?”

“儿女皆是讲究个缘分深浅,该来的时候总是会来的,正如同姐姐方才所说,说不定明个儿就有消息了呢?”

“话可不是这么……”

舒兰自打今早听闻了昨夜李静琬和永和宫的人接了头,心里头就一直有些打鼓,毕竟上一世这个时候其早已经生下了孩子压根就没有这一茬儿,让人再有先知也无从去考究,只能大概猜到德妃怕是要拿这个做什么文章,如此,眼见里看到对方面上没有一点意外甚至全然是早有预料的神情,和这话中若有所指的意思,她心中不由得划过了一丝了然,而果不其然的还没等惠妃接过话头将话说完,便只见德妃身边的苏嬷嬷快步走了进来,惹得太后眉头微微一蹙——

“这是怎么了?”

“太后娘娘,奴才自知无状不该来此冲撞贵人,可是,可是事从紧急,四阿哥院子里出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9章 就着下饭菜看戏 返回《重生之四福晋难当》目录 下一章:第11章 你来我往谁吃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