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章 一举几得的计划

文/莫云溪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 本章字数:3538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txt下载
推荐阅读:荒古卷轴 傲剑天穹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胤禛虽是一直跟德妃不怎么亲近,甚至还带着点疏离,可是却也鲜少违背过她的意思,这样一来,本就控制欲极强的德妃自是气得跳脚,连带着越发将舒兰恨进了骨子里,而这会儿的舒兰却是没那份闲心去管德妃的心情好坏,出了宫远离了那到处透着压抑的规矩礼数,她只觉得浑身都透着轻松,脸上的笑容亦是真心了许多——

    “主子,奴才这还是头一回住帐子,原先琢磨着怕是要简陋也不知道您住不住得惯,却没想到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底下人早早的熏了去蚊虫的香,在路上折腾了这么大半天,想来今个儿您也能睡不错。”

    “皇家便是皇家,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皇帝要大阅自是上上下下好一阵忙活才能出行,武备院在阅兵不远处晾鹰台搭建御帐,皇子们的营帐便是紧随其后,再远一点则是随驾大臣们的帐子,御帐的规制不用多说,皇子们是天潢贵胄也没人敢掉以轻心,而就是能够被点着随驾的臣子亦是要么权贵要么亲信皆是没人敢慢待,便是这外头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帐子里一应俱全应有尽有,且还隔出了寝室和外厅,舒兰本就是走过这一遭的人,并没有什么好稀罕好意外的地儿,只靠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随意的点了点头——

    “让他们将带来的东西收拾妥当了,没的等会儿爷过来了还乱腾得一团没个清静。”

    “这还用得着您说?奴才早早的便是安排下去了,再有,方才苏公公过来说爷和几位阿哥都被主子爷留在御帐中用膳,说是要商议明个儿大阅的事,便是让您别多等了。”

    “我知道了。”

    这大阅始于入关前,文宗皇太极那会儿便是举行过阅兵式,且一切按照实战的要求进行,入关之后,慢慢的讲究起礼制就是这大阅的规矩也日渐复杂,规定每三年都得来南苑举行一次大阅,以免八旗松懈,而随着阅兵的规模越来越盛大,所参加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时至今日,先阅兵再赐食后围猎最后论功行赏这一套流程之下,倒是逐渐变成了一种皇家的盛会,仅仅是因着眼下里与葛尔丹开战在即才稍微严肃了一些,舒兰了然的应了一声,只是还没等她抬手叫人摆膳,却是只见宁儿亦趋亦步的走了进来——

    “主子,夫人和二小姐过来了。”

    “哦?”

    费扬古是步军统领,虽不至于什么位高权重却也是康熙所信任的近臣,而皇子大臣们多是带了内眷他自是也不例外,宁儿所说的这夫人和二小姐便是指费扬古的继夫人和其所出的女儿……皇子福晋跟宫妃不同,虽说是正儿八经的主子,可在眼下里这全都窝在紫禁城一个屋檐下住着的当口儿上,宫妃们一月里多多少少总是能见上一两回自家人,皇子福晋则是不然,是以,这趁着大阅的时候见上一见说上几句体己话便也是不成文的路数,如此,舒兰虽是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却也点了点头示意让人进来。

    “奴才见过四福晋,给四福晋请安。”

    “免了,赐坐。”

    “奴才谢福晋恩。”

    见着二人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又只挨着绣墩的边坐着并未有什么拿大的模样儿,舒兰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想到即便彼此之间关系并不亲近,可多年来也没亏待过自己什么,且撇开小利益而言大利益总是一致,便是只见她带上了点笑意——

    “舒云倒是长高了不少,以往在家里每日瞧着还不觉得,隔上这么些日子再一见却是才发觉已经长得这样好了。”

    “姐姐一贯的会取笑我,阿玛常说这德言容功里头容貌是最不紧要的,但凡有姐姐几分沉稳便是让他满意了,所以呀,妹妹还有的是地儿要跟姐姐学哪,姐姐可别再打趣妹妹了。”

    “你能想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想当初我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浑浑噩噩的有些不知事,如此说来你倒是比我通透,想来以后也能配个好人家。”

    “姐姐您说什么哪?这再好还能越得过您?”

    舒云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性子活络的时候,再加上舒兰出嫁之后府里头就剩下她这么一个丫头,便也是极得体面,可是一码归一码,继夫人王氏的出身并不算高,毕竟前尊后卑的规矩立在那儿,只要是稍微讲脸子点的人家都不会让续弦的出身压过嫡妻,是以,即便也是自小在京城里长大是官家嫡女,却到底比不上身为多罗格格的舒兰生母,为人虽然聪明却也爱计较有点小性儿,舒云从小耳濡目染便亦是有些有样学样,伶俐之余花花肠子也不少,听得原本带着点笑意的舒兰微微沉了沉脸——

    “你这丫头在福晋跟前胡诌什么呢?让你阿玛知道了准要罚你,真是越大越没个样子了!”

    王氏虽然平日里也没少因着自知舒云不可能嫁入皇家,而对舒兰的婚事有些羡慕嫉妒恨,可是费扬古是个通透的再加上舒云年纪还小,她倒也只是嘴巴上说上一说并未打过什么旁的心思,毕竟她知道总是要在前朝后宫都有依仗才能福荫子孙,眼见着自家女儿这样没遮没拦的说出这么句话不由得吓了一跳,只怕舒兰发怒的连忙让她去拿礼品将人支了个开,然后又飞快转开了话头——

    “说起来,您这儿刚安顿下来奴才原不应该这样着急来叨唠,可是您是知道的,老爷向来是最是要紧您,可碍着这男外女内的总是要避讳,便使着奴才来跟您通通信儿。”

    “哦?”

    舒兰虽是被方才舒云的话弄得有点膈应,可是想着自家阿玛到底是个精明的,对内院也从来是看着松实则紧,光是看着自家兄妹几人的性子就知道决计不可能惹出什么幺蛾子,顶多是关起门闹腾闹腾罢了,便也没太过计较,稍微留了个心眼就顺着对方接过了话头,示意继续往下说——

    “老爷照着您的意思去探了探八阿哥九阿哥还有十阿哥的底儿,说是八阿哥向来是跟着大阿哥的步子走,所接触的都是支持大阿哥的臣僚,可顶了天也不过是些外围的,核心的比如明珠等人倒是还没见与其有什么往来。”

    那是当然的,明珠怎么会看得上出身卑微又没有母族支持的胤禩?

    舒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另一番计较,说起来这八阿哥实在是个有能耐的,虽然天时地利都没占上一样却偏偏会隐藏自己且笼络人心占了最重要的人和,先是在胤褆将炮火对准了太子的时候出力出策谋取信任和庇护,等到这傻子大白白的把自己折腾死了连带着明珠也没了之后,又乘胜追击的将复立的太子弄到再度废黜彻底收拢了胤褆余下的势力,若不是老爷子是个精明到头的,以及其他儿子也不是什么庸才,凭着他当时紧握着的势力以及十阿哥母族钮祜禄家的支持以及胤禟欲求予取的银钱,说不定还真的让他如愿以偿了。

    “而至于九阿哥,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却是吓一跳,说是早两年就是借着郭络罗家的手开始了经商,而也不知道是真有这个天赋还是有旁人相助,眼下里九阿哥虽是只有十二岁身家却也不少了,只是奇怪的是,这些个银钱查来查去都查不出究竟使到什么地方去了,老爷心里虽是有点犹疑,可商人本不是什么上台面的行当,您也很是不用太过上心。”

    不用太过上心?上一世若是没有胤禟那雪花花的银子胤禩怎么能拉拢一批又一批的朝臣,闹得一废太子那会儿几乎大半人都支持他上位?

    费扬古能够得康熙的信任自是将他的心思揣摩得极多,而康熙崇信儒家思想他自然也是对那套士农工商的说法深以为然,舒兰从小这么长大也没缺过银钱那会儿自然也觉得这经商翻不出什么大浪,直至经历了后来那么多事儿她才慢慢的转过了心思,意识到了这银钱的重要性,而当初所有人都没有将胤禟太放在心上才让其白白的钻了空子,眼下里却是不同,只要提前下手总是不怕没有机会拉下这个对于胤禩而言最大的助力,是以,便只见舒兰点了点头提起了更为上心的另一茬儿——

    “那十阿哥呢?钮祜禄家是个什么内道?”

    “钮祜禄氏是大族,嫡系则是遏必隆当家,您应当也知道,当初世祖驾崩的时候遏必隆曾是辅政四大臣之一,那会儿他比不上索公爷的资历也越不过鳌拜便是风吹墙头草那边风大就哪边倒,是以,主子爷对他的态度也一直是拉拢有余亲近不足,可是若是没有个盼头也就罢了,偏偏温僖贵妃又留了个十阿哥,可谓是除却太子以外所有阿哥里头出身最显赫的,这样一来,明面上虽是瞧不出什么,可心里头就未必没有什么计较。”

    “阿玛是说……嗯,倒也是这么个理儿。”

    送走了王氏母女二人,折腾了这么一番舒兰也没了胃口用膳,只觉得满脑子思绪在翻滚,说起来,这在皇家破爬打滚惯了的人到哪里都免不了要算计,有着要保下儿子且将以后的日子打点得舒心点的舒兰自然也不例外,早在前脚刚踏出紫禁城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明确的目标,想到若是提早削弱掉胤禩的势力,依附着他们爬起来的胤祯也少不得要受极大的影响,等于直接在德妃胸口上剜了一刀,舒兰眼底的精光一闪而逝——

    好不容易才能逃开那帮子几乎都成了精的宫妃,眼下里不把握机会还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