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7章 谁人聪明谁被误

文/莫云溪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 本章字数:3278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txt下载
推荐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 魔狱 龙印战神 国色天香黑岩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宋时行 一品姐夫 江山权色 一品江山
坤宁宫中这夫妻二人之间的对话可谓是来得深刻又动容,于舒兰而言自是少不得在心中搅起了惊天巨浪,然而于外人而言,哪怕是与其二人最为亲近的苏培盛和李、方二位嬷嬷,却都是半点不知其中究竟,更别说坤宁宫以外,是以,该算计的继续算计,该别有用心的仍是别有用心。

    胤禛算不上极为重情的人,却也不算太过无情的人,不管是看在弘历的面子上,还是看在钮祜禄氏跟了他也算不短时间的份上,都并未才一窥破就以雷霆之势发作了去,而是就着舒兰所递来的名册,只将永寿宫里与允禟扯得上点关系的人尽数打发了。

    若钮祜禄氏真是个聪明的,真是个了解胤禛并了解这番用意的,就此点到即止也就罢了,可偏偏她是个再自作聪明不过的,在她看来,这番举动非但不是胤禛手下留情的敲打,反倒是受了舒兰的撺掇有心给她没脸,便是原本的不甘加上眼前的不忿,越发的按耐不住了起来——

    “桂嬷嬷,九爷那儿可传来过什么消息?”

    “回主子的话,九爷说他一切自有安排,让您切莫着急冲动。”桂嬷嬷面色有些惴惴,恭敬的回了话后又压低了声音道,“主子,奴才说句不当说的,自打主子爷登基以来就甚少过问后宫之事,乃至那册封后妃的大事都是由中宫主子来做主,可眼下里却是冷不丁的将九爷在咱们宫里的人都打发了出去,这往好的说,是主子爷对九爷不放心,一直在心里头存着这一茬儿,往不好的说,若是将咱们也一并惦记上了那该如何是好?”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钮祜禄氏倒不是对胤禛不畏惧,只是比起初入皇家步步如履薄冰之时,多经历过一辈子且还身居过太后之位的她,她的内心到底是已然要强大了许多倍,对于处了两辈子,早已不是当初那样说句话都需要在脑子里过上好些遍的胤禛,畏惧相对减轻,对于压在自己头上两辈子,处处跟她不对付的舒兰,则是恨意与日俱增,两两之下,前者自然就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身在其位谋其所职,这历朝历代的后宫从来就逃不开算计,无子的一门心思争宠,有子的挖空心思争权,这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儿,便是那乌拉那拉氏也不例外,如此,我又有什么好退缩的?”

    “可是……”

    “更何况,皇上向来是眼里容不得沙子,若是他真就疑心上了本宫,真的认定了我与九爷连成了一线,哪里会这么轻轻举起轻轻放下?就是退一万步,不说皇上,只说那乌拉那拉氏,若是皇上透露出了些许这般意思,她难道还能不把握机会借机发作?”

    “主子说的是,只是奴才,奴才这心里头总是觉得有些虚得慌……”

    桂嬷嬷的心思很好猜,虽说作为奴才跟主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钮祜禄氏若是得势了她少不得日子也会跟着越发好过,可是到底还是个奴才,翻了天也就是多得些小宫女小太监的奉承,吃穿用度更加精细点罢了,比起眼下,并不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转变,如此,她自是有些不愿意跟着自家主子拼上这么大的风险,便是即便畏惧于钮祜禄氏的性子,还是犹豫再三的开了口。

    “容奴才说句不中听的,横竖眼下里主子爷正值鼎盛之秋,众皇子们皆是年幼,便是咱们这会儿将中宫那位拉下了神坛,也指不定有什么后起之辈成为那卧榻之人,是以,与其如今花上这样大的力气去了那拦路虎,取而代之惹尽眼前日后后宫众人不喜,倒不如耐心等待一二,待他日旁人与中宫主子斗得你来我往的时候,再以图渔人得利,岂不是来得更为轻松?”

    “愚蠢!”

    桂嬷嬷这话虽说是有私心,倒也算是说得在情在理,可在知道胤禛压根就寿命不长,且子嗣亦是不旺的钮祜禄氏听来,却是字字句句皆为废话,接过话头很是没什么好气儿。

    “咱们主子爷可不比先帝爷那会儿,幼年登基,好不容易亲政了又前有辅政大臣后有宗室宗亲,处处都被制肘着,少不得得靠后宫巩固皇权,虽说眼下里这荣登九五不过寥寥几月,却到底苦心经营了这么些年,位高权重的自有顾虑,人微言轻的不足为惧,便是这后宫翻了天也翻不出那能跟中宫抗衡的宠妃权妃,如此一来,要真如你所言坐以待毙下去,渔人之利等不到不说,岂不是反倒白白错失机会,成就了那乌拉那拉氏?”

    “可是……”

    “本宫不是不知道你心里头打的什么算盘,无非就是觉得那乌拉那拉氏势高又得皇上爱重,相较之下,本宫连带着弘历压根就没有半点赢面。”

    “奴才不……”

    “可是啊,这古往今来笑到最后的有几个是当初看着赢面大的?就说眼下,又有几人能料得到如今登上皇位的不是当年荣宠至极的太子爷,而是咱们爷?”

    钮祜禄氏出奇的没有因为桂嬷嬷的话而勃然大怒,却也不知道这话是说给对方听,还是用来安抚自己。

    “不争一定输得惨淡,有争却是未必。”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场,或是说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阴谋算计,而当这天下间最会阴谋算计的人全都汇集在这权力漩涡之中时,这皇宫之中自然无论哪一个角落都逃不开算计与被算计,便是无论永寿宫这主仆二人如何各怀鬼胎,眼前的形势都已然成了拉弓没有回头箭,因为身在宫外的允禟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入了这紫禁城之中——

    “弘时,额娘跟你说的话你记清楚了没有?以后与坤宁宫的人都保持一点距离,切莫要他们做什么你就脑瓜子不醒事的跟着也做什么,若是他们激你气你,你也千万不要与他们起什么冲突,回来告诉额娘,额娘自会想办法帮你出气,可明白了?”

    “为什么他们能做弘时就不能做?他们是皇阿玛的孩子难道弘时就不是了吗?况且,他们为何要激我气我?大哥虽然平日里来上书房的时间不多,素来交集不算多,可偶尔撞上对儿子也很是来得关心亲近的,二哥就更不用说,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没忘了儿子,儿子为什么会与他们冲突,额娘又为什么这样说?”

    “你懂什么?竟是这点小恩小惠就叫你摸不着北了?”

    李静琬原就不是什么好气性儿的人,看着自家儿子这懵懵懂懂,且还一个劲儿为坤宁宫上下说话的模样儿,哪里顾得上自家儿子不过是才入的年纪,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以前还在潜邸的时候就算了,横竖争破头也争不出什么花儿,可眼下里不一样了,如今你们都成了皇子阿哥,往远了说都是皇位竞争者,甭说那乌拉那拉氏一向是佛口蛇心之辈,便是她真是那菩萨娘娘,也挡不住这皇权之惑,如此,没得机会拿你发作就罢了,若是得了话柄哪里还能不拿你开刀给她那两个儿子开路?你可是给额娘长长心才好!”

    李静琬面上虽是对舒兰几尽伏小作低之态,可实际上该有的心思却是从来都没歇下过,只是勉强算是有点自知,知道自己无论是从势力还是从出身哪头都占不了个头,倒不如先明哲保身,由得中宫跟永寿宫去互掐互咬,到时候再图个一击即中,这般之下,看着自家儿子这幅样子,自是忍不住满心的恨铁不成钢——

    “总之,甭管你心里头怎么想,你都给额娘记好了,怎么着都跟坤宁宫那头的人远着点,知道了吗?”

    “哦……”

    “还有,永寿宫一向与咱们景仁宫来得不对付,弘历那小子还小倒也就罢了,若是碰上了那钮祜禄氏,甭管他与你说什么,叫你做什么,给你吃什么,你也都不许答应知道吗?”

    “哦……”

    “对了,还有你八叔九叔,你皇阿玛一向就对他们心存芥蒂,这会儿面上虽是没什么,暗地里却是少不得你来我往的针锋相对,你也切莫要与他们亲近了去,惹得你皇阿玛雷霆大怒,记住了吗?”

    不管李静琬的出发点是什么,对弘时也都算得上是几尽良苦之用心,以她并不怎么敏感的政治眼光,这回不光是将舒兰和钮祜禄氏尽数考虑在其中,连带着允禩和允禟二人都难得的没有漏掉,可她满心以为自己总算是算无遗漏了一把,却是偏偏忘了弘时不过是个才几岁大的孩子——

    再是生于皇家再是从小就生存在明争暗斗之中,再是不同于一般人家,也总归架不住这如同拔苗助长一般的浇灌,便是非但洗脑不成反倒还激出了爱新觉罗家惯有的叛逆左性儿,把这小的人儿直接推进了允禟一早就编织好的天罗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