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1命悬一线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3482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独渡天穹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墨迹航被那三个人逼到墙角冷笑一声道:“想不到我墨迹航,竟然会有今天。”对面的三个曾经是他的手下,他如今却败在他们手上。只怪自己忽视了最亲信的人,往往是藏得最深的。

    血止不住的顺着他左臂滴落下来,脸上早已肮脏不堪,看不出模样,唯有那双眼睛里闪烁着掩饰不住的精光。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右边还有一条出口,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声音却沮丧万分:“算了,到了这步田地,也没必要做垂死的挣扎了。”

    那三人果然放松警惕,缓缓走了过来。

    他看着他们的脚步,电光火石间飞快向右边的巷口奔跑。

    那三人知道上当,随即也奋起直追。

    墨迹航飞快的跑着,眼见就要到达光明的地点却见一个女人拎着东西走了过来。那么快的速度显然是刹不住了,砰的一声撞倒了她。他低头等着被她撞到的女人,忍不住皱眉,来不及扶起她,继续狂奔。

    亦婉瑶吃痛的咬了咬嘴唇,趴在那里收拾起刚刚在超市里买的东西。还没等她起身又是三个人,再次将她撞倒在地,起身一只手捂着自己跌痛的屁股,一只手指着那三人的背影嚷嚷道:“你们走路都不看的吗?真是没素质。”她那个柔腻腻的性子,哪里说的出什么特狠,特毒的话来,她也就是说两句解气罢了。

    低头拿起袋子,忽然觉得触手粘腻,将袋子举到月光下。她惊恐的瞪着顺着袋子滴落的“血”?凑过去闻了下,没错就是血。怎么会有血呢,他忽然想起刚刚撞倒她的那群人,一个骇人的念头冒了出来:难道是抢劫?可是不像啊,追杀?。她不敢继续往下想,拎着袋子寻着那群人追去。寻着血迹到了一个巷子,她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竟然缓缓走近。

    忽然间一个人举起一个亮亮的东西,她仔细一看竟然是把匕首!情急之下掏出手机故意大声道:“喂,警察吗?我要报案,这里有人要杀人!你们就在这附近值班,马上就到?那好,那好。”

    那三人果然听见她的声音,急急收回匕首,狠狠瞪了她一眼,飞快的从另一个巷子离去。

    墨迹航捂着受伤的左臂,松了口气。亦婉瑶看着那一地的血,急道:“你受伤了。”说着从袋子里拿出刚刚在超市买的纸,打开递给他。他接过不说话,抽了一沓按在伤处,血很快将纸染红。

    亦婉瑶惊的捂着嘴:“流这么多血,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等不到他的回答,她继续道:“你不想去的话,那我帮你去附近药店买些止血,清洁的药水吧。”他还是不搭理她,她也不管了,转身就往药店跑留下一句:“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转身离开。

    等亦婉瑶拿着纱布药水过来的时候,哪里还有他的踪影,那里只剩一堆染满鲜血的纸。她有些气恼的盯着手上的东西想着:什么人嘛,都让他等着我了还跑了,害我白白花钱买了这些东西,好浪费啊。

    她并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依旧开始了枯燥的上课下课的日子。a大的校园,俊男美女不乏,亦婉瑶长大也是不错的,算不得很美,可是标准的鹅蛋脸,在加上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细腻白嫩的皮肤,不吸引人也是很难的。身边亦是不缺乏护花使者,可是她那个晚熟的性子硬是将那群跃跃欲试的人,给磨成了蓝颜知己。司如经常说她是猪脑袋,大笨蛋,大学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大学生活怎么能完美。可是亦婉瑶这不开窍的脑袋,就是怎么说都没用,她也只好放弃了。

    这不孙剑新又拎着一袋零食向她走过来了,司如用胳膊碰了碰她一脸惋惜的道:“哎,我真是替他悲哀,这么帅的男人干嘛非得盯上你这只不开窍的猪,可惜姐姐我名花有主,否则一定要将他从你身边拯救出来。”

    孙剑新是何人,那可是a大一众美女疯狂追逐的对象啊,那脸蛋白白净净,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浑身透着股儒雅的气息简直绅士中的绅士。司如常常说被这样的男人宠着,那可不得乐翻了,可是她亦婉瑶就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你瞧瞧人家隔三差五的送吃的来,三天两头的约那只猪出去玩,简直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惜那只猪楞是没想法。想她司如刚进大学那会,怎么就没有这么帅的男人过来接她呢,这样她也好顺理成章的艳遇一把,估计也不必等到大二才开始恋爱了啊。还真是同人不同命,有些人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孙剑新走过来坐在亦婉瑶的对面温柔的道:“婉瑶,用功归用功,也要适当的休息休息。”

    亦婉瑶坐在那里对着书上画着记号,头都不抬的应了一句:“哦。”便没了下文

    司如一副被她打败的样子,一把夺过她的书道:“婉瑶,孙学长来找你,你看都不看人家,也太不礼貌了吧。”

    孙剑新还是那副温柔的笑容:“没关系。”

    司如忍不住对着图书馆的墙壁翻一白眼,感情还是她多管闲事了,你看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这是凑什么热闹。

    亦婉瑶咬了要嘴唇,一副天真的表情道:“额,学长他不会生气的。”说着冲着孙剑新露出那个招牌天真笑,孙剑新的心瞬间融化了。

    司如冲着她就是一大白眼,就是她那个招牌笑不知迷倒了a大校园多少宅男的心,她自己却浑然不知。说过多少次让她别露出这个表情,会让人忍不住心生歹念,万一哪天遇到坏人可怎么办,可她就是丝毫不自知。她可不是吓她,现在坏人那么多。前不久那新闻还说一大学生好心助人结果被先奸后杀,多恐怖的事不是。

    孙剑新一脸温柔的看着她道:“婉瑶,今天我找你是有事要和你说。”这丫头就是典型的后知后觉的主,她倒也不见得是多笨,只是有些事能拖就拖,能糊涂就糊涂。可是他大四了没多少时间陪着她了,她身边那么多虎视眈眈的男人盯着她,叫他怎么放心,还是先探探她的口风吧。

    司如闻言立即找了个借口离开,她可不能继续坐着当那个电灯泡了。

    气氛好像突发尴尬了起来,他一脸认真的盯着她:“婉瑶,我对你好吗?”

    亦婉瑶被他这么一问突然紧张了起来,避开他的眼睛低着头小声的回答:“学长对人都很友爱啊,自然对我也好啊。”她顾左右而言其他

    “那么婉瑶喜欢我吗?”他不想继续跟她打太极,在她身边两年,他不信她一定感觉没有。

    亦婉瑶低着头扣着桌上的书,心跳忽然加速了起来,吞吞吐吐的道:“额,喜欢啊,像哥哥那种喜欢。”

    孙剑新无奈,这丫头就是不能给个痛快的话。抬手轻轻捧住她的脸,让他看着自己,一脸的深情:“婉瑶,你别老是回避,你知道我对你不是妹妹的喜欢。我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次去接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我要毕业了,想要听一听你的答案。”

    “额,答案?我。”

    他呼了口气道:“算了,我也不逼你,你先想想好吗?”他真怕她一个开口,拒绝自己。

    “恩,好吧,那我先想想。”亦婉瑶其实就是一直觉得上学的时候,就该好好学习,她的概念里就没有要学习的时候谈念爱这个观念啊。

    她这一考虑就是三年,她一直不知道其实孙剑新是“新月集团”的继承人,直到她快毕业。

    文学系的专业真的不好找工作,她顶着烈日找了一个暑假都没找到,好在孙剑新说帮她找了份工作,去新月面试的时候她才知道,他原来是新月的继承人。

    毕业那天孙剑新带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将她拦在了校门外公然示爱。她早已慌的不知所措,人群中不知是谁带头叫道:恋爱吧,同意吧。于是亦婉瑶就在那片起哄声中,稀里糊涂收了那束大大的玫瑰!

    孙剑新心里的大石头也总算落下了,现在将她弄到自己身边,她又接受了他的求爱,不怕她这个后知后觉的小女人能跑出他的手掌心。

    只可惜他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些事情真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得到的。

    墨迹航看着手下送过来的照片,笑着道:“这丫头,毕业了啊。”

    柳旭看着自己的boss说实话真搞不懂,boss怎么一直关注那个丫头三年,不明白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跟他身边那些美女比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啊。

    其实墨迹航心里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这么一直关注着她。一开始去找到她只是想要感谢一下,不知道后来怎么就变成默默关注了,还上瘾了似的。

    他眼睛瞟到那张她捧着一大束玫瑰开心的笑着,她似乎要被淹没在那片花海里,笑的一脸幸福。没错,那笑容,在他看来就是幸福!他忽然就不太高兴了,沉着脸向外走去。

    柳旭瞥了一眼那照片,暗自担心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撵他滚蛋。可是boss自己说,无论大小皆要汇报的啊。默默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