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惊险流产!

文/橘色艳阳天
本章字数:14013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亦婉新吓的一整晚没怎么睡觉,天刚有一点亮的迹象,就叫起了小贝贝帮他穿好衣服收拾了东西就准备离开。站那门口鬼鬼祟祟的张望了一番,没看见人拉着孩子轻悄悄的就准备离开。

小贝贝揉着还没睁开的眼睛,迷迷糊糊道:“妈妈这是要去哪啊?等小姨醒了一起去不好吗?”

亦婉新扯了他一下,压低声音道:“贝贝乖,小姨在睡觉,就别打扰她了!”眼瞅着就要经过张如心那房门口了,亦婉新加快了脚步,就在她以为没人发现的时候。张如心那房门“嘎达”一声响,门开了!

亦婉新抱起孩子就想跑,张如心站那淡淡道:“站住,你不想我叫人过来,就回来!”

果然亦婉新的脚步停住了,转身看着张如心。

张如心转身进屋去,道:“进来!”亦婉新无奈,只得不是很高兴的抱着孩子跟着她进去。

“其实,我就是想带着孩子出去玩玩而已。”亦婉新灵机一动,开口道。

张如心伸手拿过她肩膀挂的包,打开道:“出去玩,还带这些,这些衣服亦婉瑶都说送你了,你还怕她趁你不在再偷偷拿回去?”她当她张如心是吃素的?!她可不知道为了防止她逃跑,她这一夜可都没怎么合眼,就在屋子听着外面的动静呢!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总算没让她溜走!

亦婉新伸手夺过她手里的包包,不太高兴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说啊!”亦婉新心里可是恼死了,这好死不死的怎么又被她给逮着了呢!

张如新看着她,道:“我说了,只要你乖乖留下,我保证替你保守秘密!”

“就让我留下?切,谁信啊!”再说了她拿了别人的东西,走的越晚越不安全!她让留下,她就留?她傻啊!

张如心讥笑道:“想不到这一点你倒是比亦婉瑶聪明多了,不过你暂时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就安心留下好了!”

亦婉新一把扯住张如心,轻而易举将她抵到墙上道:“你当你姑奶奶是吃素的,你说留下就留下!你知道你姑奶奶在乡下是干嘛的吗?实话告诉你!我是帮人杀猪的!对付你这么个提不上手,全身无几两肉的东西,姑奶奶那是手到擒来!”还敢威胁她,她还真是太不把她当回事了!

张如心挣扎了几下,她那一只手还真是困得她动不了!她倒是真低估了这亦婉新了,以为搬出个法律就能唬住她,没想到她竟然是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

“告诉你在我们村子里我力气可比男人大,想跟你姑奶奶玩,你还嫩了点!”亦婉新威胁道。威胁谁不会啊,她昨天威胁她,今天她也学会了!

张如心盘算了下,要跟这女人比力气她铁定比不过她,不过

“你这是干嘛啊,我又没说真要告诉婉瑶,你急什么啊。”张如心一脸可怜兮兮道。

“你不知道我在墨家过的什么日子,墨远不认这个孩子,我过的生不如死的日子啊。我让你留下,不过就是”张如心面上悲痛欲绝,眼睛却不动声色收了亦婉新的全部表情。

果然亦婉新松懈了,问道:“你接着说啊,留我下来想干嘛?”

张如心面上还是那悲痛欲绝的表情,手却不着痕迹的伸进口袋掏出手机来,快速的找了亦婉瑶的号码拨了过去。

“你不知道吗?我留你下来就是想陪陪我说话啊,我好孤单啊,好寂寞啊!”瞥了一眼那边已经接通了,张如心嘴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边亦婉瑶迷迷糊糊接通了电话,轻轻喂了几声没反应本想挂了,可是一听那声音有些熟悉,就放耳边迷迷糊糊的听着。

亦婉新将她往墙上推进一分,道:“姑奶奶可没这功夫跟你聊天,你最好别告诉任何人,否则!”

张如心泣道:“你走吧,我不会去告诉婉瑶你偷了她的项链,你放心婉瑶很善良,即使你偷了她价值不菲的项链,她也不会追究的!”

亦婉新听着她一口一个偷字说的呸难听了,恶狠狠道:“张如心你要是再敢说姑奶奶偷,我要你好看!”

亦婉瑶听着那声音睡意一下全没了,一咕噜从床上起来,开了门就直奔亦婉新的房间!

张如心那房间已经和亦婉新在那扭成一团了,小贝贝早已在边上急哭了。亦婉瑶从她姐姐那房间找过来,开门进去的时候,那两人正躺在地上互扯着头发!张如心一眼看见亦婉瑶,伸手从亦婉新的怀里掏出那个盒子拿在手上道:“婉瑶你看,你姐姐偷了你的东西准备逃跑被我逮住了!”

亦婉新眼瞅着那盒子暴露了,伸手就要过去抢。张如心死死抓着不给,两人就在地上厮打起来!

亦婉瑶站在那恼的狠狠揉了下头发,道:“别打了,你们先起来!起来再说!”这情况她还真不好插手。

那两人现下打的正带劲可没多余的力气去搭理她,亦婉新最后还是顺利抢到了那盒子,从地上起来抱着孩子一把挥开站在门口的亦婉瑶就要离去。

亦婉瑶站那叫道:“姐,那东西我明明没有给你,怎么在你手上,你这是偷啊!”

亦婉新不搭理她,抱着孩子就准备下楼梯。亦婉瑶穿着拖鞋急急追了过去,抓着她那手腕,道:“姐,给我吧,给我的话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张如心从地上起来,站在门口安心看着热闹。让她不乖乖听话,她倒是要看看,她怎么把那项链带出墨家!

亦婉新腾出一只掰着亦婉瑶那手,道:“婉瑶,我的好妹妹你丈夫那么有钱,这东西你就送姐姐吧。”

亦婉瑶无奈道:“姐,你就为我考虑考虑吗?这东西我都说了不是我的,你让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拿走别人的东西呢!”

亦婉新掰开了,亦婉瑶就再扯着她,两人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扯起来。小贝贝在一旁看的哇一声哭了起来,道:“妈妈不要和小姨打架,不要和小姨打架!”亦婉新无奈只得把孩子放地上去,跟亦婉瑶继续纠缠着。

张如心站在那门口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伸手掏那亦婉新的口袋道:“婉瑶你跟她说什说,直接把那项链找出来不就得了!”

亦婉新眼看着张如新那手就要伸进她的口袋,急急的扯着亦婉就避开了!现在她一个人要对付两个人,还真是有些费力。

亦婉瑶站在那楼梯口抓着她姐姐的胳膊道:“姐你别执迷不悟了,衣服我都可以给你,可是项链你一定要还我!”

张如心找着那盒子,道:“找到了,我找到了!”叫她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她好过!想带着东西出去卖了钱一辈子吃穿不愁,做梦去吧!

亦婉新一边要应付亦婉瑶,一边要应付张如心越来越吃力,她听着张如心那句找到了,急慌了!想也不想的一把挥了下亦婉瑶,要去捂着那口袋。

“啊!”――亦婉瑶被她挥开,脚步腾空,一下子直直滚了下去!

亦婉瑶的一声尖叫,彻底让张如心和亦婉新停止了扭打,张如心伸手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随即怔怔开口道:“是你,是亦婉新你推了婉瑶下去!”

小贝贝也在一旁吓傻了,直哭道:“妈妈,妈妈,你害死了小姨害死了小姨。”

亦婉新吓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张如心反应过来,急急下了楼梯,还没靠近亦婉瑶的时候,老爷子拿着水壶进来了。张如心看着进来的老叶子,吓的站在原地不敢上前了。

老爷子扫了一眼众人,眸光最后落到躺在地上的亦婉瑶!

“砰”――手里那水壶一下扔地上去了,快步走过去。看着已经昏迷的亦婉瑶,还有那不断冒出来的血,急道:“吴妈,吴妈!快打电话叫医生,叫医生过来!”都流血了怕是伤得不清,他也不敢去碰她了,怕再给碰严重了!

小贝贝呜咽道:“妈妈是你,都是你害”亦婉新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凑近他耳边道:“贝贝乖,别乱说话,你仔乱说你妈就真完蛋了!”

吴妈拉开厨房门出来一看给吓的不行,没敢多问赶紧的打了电话!老爷子叫着:“让医生赶紧来,别耽误时间!”

墨远和墨迹航听见动静出来的时候,看见躺在地上的亦婉瑶,身下还有一滩血迹惊的不行。

墨迹航那身上的气息瞬间就全不对了,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未多问什么轻轻抱起亦婉瑶上了楼去。

经过亦婉新身边的时候,亦婉新那全身哆嗦的坐都坐不稳了,抱着小贝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吴妈反应过来,感觉跟着上去了,亦小姐那身上一身的血,她得上去看看要不要她帮忙。

墨远冷冽的眼神扫了一下坐那不停哆嗦着的亦婉新,最后停在呆呆站在那的张如心身上!一把狠狠锁住她的脖子:“张如心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把心思动到婉瑶身上,你是不是真不想活了!”吐出来的话,字字冷厉!

“咳咳”张如心的脸因为缺氧瞬间煞白起来。

“好了,先等医生来!”老爷子出口制止道。

墨远恨恨的收了卡在张如心脖子上的手,道:“婉瑶要是有事,你就等着看你小爷的手段!”

张如心伸手摸了摸被他掐疼的脖子,大口的喘了几口气,虚弱道:“墨远你少不分青红皂白,婉瑶从楼梯上摔下来是因为她那好姐姐!”

墨远看了她一眼,转头看向楼上那个还在哆嗦的亦婉新。亦婉新被他看得越发多说起来,直道:“不是我,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是她自己没站好,不怪我!”

“不是你还是谁,要不你偷了项链,她也不会出来拽你了!你个小偷,要不是你一把挥了她一下,她能从楼梯上摔下来嘛!”张如心伸手指着她叫道。这个时候,她得赶紧的撇清关系才行!

亦婉新不甘心道:“还说我,要不是你扯着我,跟我胡搅蛮缠我也不会想也不想的就。”

两个人你一句她一句的,吵得不可开交起来。

墨远没说什么,上楼去了亦婉瑶的房间。

韩进领着一帮医护人员,一进墨家老爷子就领着去了二楼亦婉瑶的房间。一番诊治后,韩进开口道:“亦小姐左手骨折了。”

吴妈急忙道:“骨折了怎么会流那么多血?”不合常理不是。

“但是,同时也小产了。”这句话一出简直就像炸弹瞬间被点燃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沸腾了起来,又震惊,又悲伤!震惊的是亦婉瑶怀孕了,悲伤的是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居然是失去这个孩子的时候。

墨迹航心里一阵绞痛,看着那张苍白的小脸沉声道:“她没事吧?”他最近太粗心了竟然没有发现她怀孕了,这样想来她的月事也快两个月没来了!

韩进,开口道:“亦小姐小产必然要损伤一些元气的,再加上左手骨折了,要更加细心的照料着。我一会开些药,饮食上再调理调理,以后还是可以有孩子的。”

老爷子做那床边也是一脸惋惜,叹息道:“幸好人没事,万幸啊。”其实他那心里就盼着这丫头赶紧给添个重孙的,现在有是有了,可是又没了,他能不伤心吗?

张如心和亦婉新在门口站着,一句话也没敢说。亦婉瑶流产了?她居然流产了?!墨迹航会不会撕了她们两个,只怕就算活活撕了她们他也不觉得解恨吧!

韩进给亦婉瑶挂好盐水,看着还拥在房间里的众人道:“没什么事情了都出去,挤在这里病人呼吸不好,都出去吧!”

老爷子一听拄着拐杖,道:“都出去,墨远也出去赶紧去上班,这里你哥和吴妈照顾着就行了,其他人都出去!”

亦婉新一听麻溜的抱着孩子闪了出去,张如心也跟着出去了。

墨远出去拦在那二人面前,道:“站住,你们的事还没完!”竟然害的他哥和婉瑶的第一个孩子没出世就夭折了,该死!

张如新走进亦婉新从她那口袋里,掏出那个盒子:“墨远她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推婉瑶下去的!”

墨远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手死死的捏着那盒子,又是为了钱!

亦婉新灵机一动,指着张如心道:“不是,我没有偷是她诬蔑我!是她偷偷揣我兜里的,是她诬蔑我的!”现在事情闹大了,亦婉瑶孩子没了,她怕墨家真的会六亲不认!所以,赶紧的撇清了!说到底还得怪张如心那个女人,要不是她拉着她不让走,她也不会跟婉瑶冲突起来!

墨远看了那着那两个女人,恨恨道:“你们两个都脱不了干系!”她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鸟,谁都别想在他眼跟前装什么好人!

张如心还想说什么,墨远捏着那盒子转身下去了!将手里那盒子递给老爷子,道:“就是为了这个东西,那两个女人害死你嫡亲的重孙,老爷子你看着办吧。”其实他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真的要老爷子出手,而是向老爷子报备一下他自己想要出手的意思!

老爷子看着盒子里那个亮闪闪的项链,叹气道:“墨远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让你哥和婉瑶自己处理吧。”一个是婉瑶的姐姐,一个是肚子怀着个墨家的孩子,你说说他能拿她们怎么办?

墨远没说什么,转身道:“我去上班了。”

亦婉醒来的时候,手一动就疼,抬不起来了。丫看着左手的石膏,右手插着的针头又看着趴在她床边的墨迹航问道:“墨迹航,这是怎么搞得?”

墨迹航看着她淡而无色的嘴唇,心疼道:“你从楼上摔下去了你忘记了?左手骨折了,怕你乱动,就给打上石膏了。”

亦婉瑶皱着眉,道:“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肚子那里也痛,浑身都很痛的样子。”相比较起来,她倒是觉得肚子那里更痛一点。

墨迹航眼神微闪道:“你从楼梯摔下去了,肯定全身都痛了啊,没事的,睡几天就好了。”

亦婉瑶是压根不会想到自己会流产的,只轻轻道:“哦,这样啊,那好吧。”可是她还是有些奇怪的,肚子难道也摔痛了,疼得厉害啊。

墨迹航没再说话,既然已经没有了就没必要告诉她了,省得她心里难过休养不好。

中午的时候吴妈上来,换了墨迹航下去吃饭。吴妈掀起丫那被子瞧了瞧,端着一盆水进来了。

亦婉瑶眼看着她就要给自己擦那个地方的样子,急急的虚弱道:“吴妈,你,你这是要干嘛啊?”

吴妈整了毛巾,低着头道:“小姐你小产了,得把流出来的东西及时的清洗干净。你现在不好动,我帮你没关系的,不用不好意思。”

亦婉瑶傻了,两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楞楞道:“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小产?谁小产了?”

吴妈惊觉自己说错了话,立即打起马虎眼道:“哎呦你看我老糊涂了,我说错话了,您没有小产你是腿这里刮破了,我帮您洗洗!”

亦婉瑶还是呆呆的咬着唇没再说话,她还没蠢到那种程度,腿划破了肚子怎么会疼。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自己怀孕了,她一直以为自己很排斥做妈妈的,可是听到孩子流掉了她还是觉得很难过的。那么墨迹航知道吗?应该知道了吧,他是什么心情呢?他应该很伤心的吧,他还说要生一个女儿来着呢

吴妈洗完端着盆子看了一眼,眼泪汪汪的亦婉瑶,心里恼死自己的嘴快了!走去卫生间的时候,伸手狠狠一拍那嘴巴,小声道:“叫你嘴快,惹小姐伤心了吧!”

墨迹航上来的时候,丫那还眼泪汪汪的呢,他走过去轻声道:“怎么了,很疼?疼的受不了了吗?”

亦婉瑶那眼泪一下子没忍住,呜咽道:“墨迹航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小产这个事情,你是怕我伤心吗?”

他面上沉了下去,随即笑道:“你只要好好休息就好,其他的事情你都不要管。”

“怎么能不管呢,那是我的孩子,是我和你的孩子”

他以为就算她知道小产了也不会有他伤心,以为她以前一直嚷嚷着不要孩子,他一直以为她不喜欢给他生孩。

“婉瑶好了别哭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他哄着她道。亦婉瑶在那抽噎了半天,情绪总算平静了。她也不知道她明明挺怕有小孩的,可是这也不知道怎么搞得,知道孩子没了就难过的哭起来了。

亦婉瑶在床上躺了近个把星期,能下地的时候,柳旭来了。墨远看着亦婉瑶,笑道:“大嫂看你人缘多好,柳旭都来看你了。”

亦婉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还是不太能接受他的那个称呼。

“大嫂,你姐姐昨天跟我说想回去了,你看。”

亦婉新坐在一旁直犯嘀咕,她什么时候跟他说要回去了,明明是他想撵她回去!想了一下,回去也好,毕竟她闯了那么大的祸,还是离开安全些。没捞着那项链,捞着几件衣服也不亏了!

亦婉瑶点点头道:“那就让她回去吧。”他也怕亦婉新在这,墨迹航要是哪天忍不住了,气得把她给那啥了,再怎么说这也还是跟她有些血缘关系的人,她再生气也还是不忍心的。

墨远听着这话,高兴了,对着柳旭道:“柳旭,就麻烦你送一下这位婉瑶的姐姐出去坐车?”

“墨远,这这么急啊,要不吃”亦婉瑶急道。

墨远背着亦婉瑶给了个颜色给亦婉新,道:“婉瑶她姐姐你看你是吃了饭走,还是现在走。”她在这惹了那大的事,墨家容她到今天可是太不容易了!

亦婉新看着他那眼神,吓的一咕噜站起来道:“现在走,现在就走!”再不走,她真怕墨远会吃了她!

麻溜的收拾了亦婉瑶给的那几件衣服,拉着小贝贝下了楼,对着亦婉瑶道:“婉啊,既然有人送,那我就先回去了。我想家里爷爷也该想孩子了,我就不住了啊。”

亦婉瑶点点头道:“好,那你路上小心。”

墨远站边上不动声色递了个眼神个柳旭,柳旭授意走过去顺手拿过亦婉新那包,道:“那夫人,我就先送这位亦小姐出去了,您好好休息。”说着已经拎着她那包就往外走。

亦婉新给急的不行,立马追过去,叫着:“哎呦,那包还是自己拿吧,不用你帮忙!”那里面的衣服可还是比较贵的,她不放心别人拿着。

柳旭理都没理她,顺手就给那包扔在那后车箱去了。

上了车,小贝贝一眼看见车上放着的那个平板电脑伸手拿起来玩着。柳旭看着那孩子的可爱模样,孩子太小他可不想吓着孩子。顺手给点了个视频,扔给亦婉新了。

亦婉新好奇的接过他手里那玩意,盯着看这上面的画面。里面都是些很血腥的,很恐怖的画面。很真实的sha人画面,一点也不想是作假的!

“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嘛?”柳旭一边开车一边道。

“那是墨迹航的组织,你知道墨迹航是什么人吗?他是有钱人大老板,可是他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知道墨家是干嘛的,一个连ju子里的人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家族,你特么居然敢在墨家嚣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亦婉新正看见一个人的手被跺了下来喂狗,吓了惊叫连连,将手里那玩意一下扔地上去了。

“怎么了怕了?知道怕就好,以后少来找我们夫人,再敢给夫人惹麻烦,我就让你像画面上那些人一样消失,一块一块,慢慢的消失!”谁给她的胆子,居然敢把夫人推下楼梯,还害的夫人和老板的孩子没了!

“墨迹航是黑道?是黑帮的人?!”亦婉新颤巍巍问道。

柳旭皱眉,谁告诉她是黑道上的人了?!真是个猪脑子!不过她愿意这么理解,就这么理解吧,只要她知道怕就成!

亦婉新那腿又开始不停的哆嗦起来,道:“那个,你还是放我下去吧,我,我自己坐车去车站好了。”墨迹航是黑道上的人,他的这手下肯定也是,她怎么有胆子跟他坐一起呢!

柳旭开口道:“你别怕,你是夫人的姐姐我不会对你下手,不过下次你要是还这么,我可就不敢保证老板会不会让我”他没说完,让她自己去想吧!有时候说的太明白反而不好,留点余地效果更好,人的想象力有时候是无穷的!

亦婉新紧紧抱着小贝贝哆嗦道:“不会了,我再也不敢了!”这地方打死她也不敢再来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她怎么敢在来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也就亦婉瑶那个二愣子敢了!

柳旭心想不来最好,真是个蠢到极限的!亦婉瑶那是单纯,她这是真蠢!到底不是一个妈生的,就是有差距!

到了地点亦婉新给开了车门就抱着孩子下去,走了几步又回头来了。

“那个,我那东西还在你车里恩,麻烦你给拿一下。”

柳旭下了车给拿出来,想起墨远在公司叮嘱的话,又不客气的给打开了!看见墨远说的那几件衣服,还真在里面。

亦婉新伸手过去,想夺过来:“那个都是婉瑶给我的,不是我偷的。”

柳旭沉思一会道:“这我还真不好办了啊,来的时候二爷可说了不许带走墨家的一分一毫。”

亦婉新急道:“别,这真的是婉瑶给我的!”

柳旭故作为难开口道:“啧,您可为难我了,二爷说了您要是带走什么就得留下什么同等价值的东西!”

柳旭随意抽出一件衣服,道:“比如您想带走这件的话,我瞅着您得留下您一条胳膊抵押了!”

亦婉新怕的不行,看着他手里那包一脸心疼道:“好了,好了,我不要了不要!这样行了吧!”

柳旭一听她这么说了,把她包里那几件还挂着名牌的衣服一起给拾掇出来。

把那包扔该她道:“这样最好了,您不用失去什么,我也不用为难了。”说着上了那车开着,就扬长而去了!

亦婉新看着那车消失在她眼跟前,带着她那几件值钱的衣服,她就气得直跺脚!可是一想起他在车上给她看的那破玩意,想起墨迹航是黑道上的人,她也只好忍了!带着孩子乖乖去买了车票,坐车回去了!

柳旭回墨家带着那几件衣服还给了亦婉瑶,亦婉瑶看着那衣服疑惑道:“这些我不是都给我姐了吗?怎么会在你手上?”

墨远拿过柳旭手里那几件衣服,塞在亦婉瑶怀里道:“她不要了呗,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就给扔了?”他们墨家是不缺这几件衣服,可是要给那个女人他还真是不愿意。

“夫人,你姐姐走的时候说对不起你,这衣服她不要了,叫我带回来了。”柳旭开口道。

亦婉瑶半信半疑道:“是吗?那好吧。”

她还不知道柳旭在车上给亦婉新上了那一堂惊心动魄的课,事实上墨远今天就是特意找来了柳旭,早就计划好了的。为了防止那女人贼心不死过几天再回来,他和墨远两人就计划了这一出好戏。

吴妈走过来接过亦婉瑶手里的衣服道:“小姐,给我吧,我帮你拿去楼上挂着去。”

亦婉瑶顺手就递了过去,看着墨远纠结道:“墨远,我问你个事情。”

“恩,你说。”

“我姐姐在这里是不是,造成了你们的困扰了?我想说一句对不起。”

墨远看着她道:“大嫂你说的什么话,你家里人来这住着我们都不反对,可是对我们墨家人来说她害你受伤了,那就不好了。你流掉的孩子不光是你的,还有我大哥的,那是你姐姐他能说什么?他有什么委屈都得憋着,不能让你看出一丝一毫来。”

亦婉瑶不说话了,他说的事实,她也知道墨迹航不是不伤心的。

“你可以因为她是你姐姐不去恨她,可是她害的我大哥的孩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你让我哥每天看着她,你说我哥那心里是滋味吗,好受吗?”

“大嫂我送你姐姐走不是因为她给我造成什么困扰,而是为你考虑为我大哥考虑,你明白?”

亦婉瑶点头道:“本来你不让柳旭送她,我也打算这几天让她回家的。”

墨远道:“你能理解我最好了,反正你和我哥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你也别太难过了。”

亦婉瑶点头,下个孩子吗?她不知道那时候会是什么时候

(快捷键 ←)上一章:87算计她 返回《强宠,丫头你往哪逃》目录 下一章:89撞破秘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