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9撞破秘密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10929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代武神 一世之尊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荒古卷轴 至尊召唤师
亦婉新一走张如心发愁了,她这刚找着个帮手,现在又溜了可怎么好!他父亲那公司可还等着她这钱去救命去呢,她上哪去找钱给他?!

    晚上又厚着脸皮去墨远那房间去,墨远看着她道:“有事?”亦婉瑶那事他没继续找她,不是相信她那鬼话和她无关,而是怕老爷子跟他生气!毕竟她口口声声说她肚子里那孩子是他的,老爷子虽说半信半疑可是到底也是有些期望的,他不想让老爷子伤心。

    张如心一副可怜兮兮坐在他那床上道“墨远,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吗?”她是真的要走投无路了,她父亲现在隔天一个电话,催着她给找钱。

    墨远嗤笑了一声道:“帮你,我凭什么帮你?”他跟她非亲非故的,没理由要帮她好吧!

    张如心抓着他那袖子道:“墨远就算你不顾及往日我们在一起的情份,也想想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吧。”

    墨远避开了她的纠缠立在一旁道:“让我看你这肚子的情分,也得让我确定你这肚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吧!”他可没什么好耐心去帮别人养儿子!

    “好,就算撇开我肚子里这孩子,你总能看在我们相识一场,帮帮我父亲的公司吧!”张如心泣道。

    墨远站那看着而她那精彩绝伦的表演,拍手道:“演的真好,张如心你的演技有所提升!”他们之间还有情分,说实话他还真是没发现。

    “让我看在我们相识一场帮张氏?张如心你没吃错药吧?一个企业的兴起衰败都是自身的因果,墨家没有那个本事扭转乾坤!”当他是傻子,张氏现在就剩一具空壳子摆在那了,再帮也没救了!

    “墨远,当我求求你了,你说服你哥给张氏注入一点资金,五千万就好,真的五千万就能让张氏起死回生了!”张如心还不死心道。

    墨远看着她,冷然道:“我看你还真是傻了,让我哥给注入五千万?你怎么不干脆说让我哥直接给你再开个张氏,这样岂不是更好?!”就那么个小公司,它的注册资金估计都不超过三千万!她倒好,直接狮子大开口,一开口就要五千万,做梦呢吧!

    “实在不行,四千五,三千五,再不济两千五也行啊!”墨家那么有钱还在乎这点钱吗?

    墨远走进她,伸出一根手指抹了下她的眼泪,嗅了嗅道:“还真是眼泪,不是水。”

    张如心抬眼看着他眼睛里的轻蔑,道:“墨远,你当真不愿意帮我一把?”

    墨远用那粘了她眼泪的手在她肩膀上擦了擦,道:“帮你,我早就说过了,墨家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去帮你!”

    “有,我怀了墨家的孩子!”她还不死心的揪着这个问题。

    “哈哈,张如心你还真是单蠢的可怕!我早就告诉你,不要以为带着个不明不白的肚子来到墨家你就以为有靠山了,别说我不认这孩子,就算他真是我的种,墨家,老爷子,我哥都不会注资给张氏!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他伸手抚上他那肚子,道:“因为墨家的人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人心是贪得无厌的!这次你带着孩子要走了几千万是小事,下次你再以的母亲的身份出现,想要要回这个孩子可就麻烦了!墨家不想麻烦上身,所以墨家这次势必要看着张氏倒闭!因为要彻底断了你的后路!无穷无尽的麻烦,一向是墨家最不屑的!”这些事情他本来不想说的太明白,可是说的不明白她似乎不明白的很!

    张如心垂头丧气的看着他,无力道:“你好狠,你们墨家的人果然都好狠!”他们不动声色的就想好了她所有的后路,甚至已经帮她预设好了她即将要走的未来?!她不要,绝对不要!

    “不过你放心,如果墨家留下孩子,也不会亏待你,会给你一笔可观的数目够你养老的了!”墨远宽慰她道。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那孩子得是他墨远的!

    张如心深呼吸一下,支撑着从他那床上坐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回去。她本不该抱着希望,期望墨远会手下留情,网开一面放过张氏的,她本不该来自找羞辱的!可是她若不来,又怎会知道墨家的人居然早已想好一切,墨家的人果然各个都这么心狠手辣!

    回去房间掏出那电话,拨了过去道:“你现在在哪里?我想你还是在h市呆着比较好,你回来我立马给你先汇一万过去,事成之后十万我立即到账!”她是没钱,可是区区的十万她还是有的。

    那边犹豫起来:“我,我想我还是不去了。”

    “来不来随你的便,我把筹码加到十五万,你只要来了在h市了我就先汇五万,以后那十万跑不了你的。”

    “我”

    “好了我不跟你啰嗦了,你来就来,不来拉倒,放着到手的五万块钱你不拿,非要去四处凑钱,我说你这是何苦的呢!”说完挂上了电话,她不信她把钱加到这个位置还不心动!

    果不其然她的电话刚挂没多久,那边发来消息称:接!

    张如心笑笑,给回复了句:来h市等我通知就好!

    亦婉瑶自从滚下楼梯之后,墨迹航晚上就一直呆在她的房间了,再没回过自己屋子了。

    丫洗完澡看着跟尊大神似的做在她那床上的墨迹航道:“墨迹航你现在完全可以回你自己屋子去睡了,我好的差不多了,你用不放心每天看着我了。”

    墨迹航看着她那湿哒哒的头发,拿起吹风机接好电源走过去帮她吹了起来道:“谁让你洗头发了,你不知道小产了是不可以洗头发的吗?再说你这胳膊还上着石膏呢,水弄上去湿了怎么办?”这些东西他一开始也不知道,是听见吴妈她们在那嘀咕的,就给记在了心里。

    亦婉瑶不以为然道:“哎呦,墨迹航你这是从哪学来的老古风啊,你没看报纸吗现在坐月子都是可以洗头发的,只要不吹风就好。”说实话她这澡洗的可真够费事的,一个胳膊吊起来了,怎么着都不方便,费了老半天劲才给洗好了!

    墨迹航掰过她的身子,继续帮丫吹着头发道:“既然是从古流传下来的自然有他流传下来的道理,下次不许洗了,到一个月了再洗。”其他的事情他都可以跟她马虎,唯独不能拿着她的身体开玩笑。

    “墨迹航,你也太霸道了,这可是人家专家说的,不洗的话不得脏死了。”

    墨迹航不以为然,专家?专家的话

    “我说不许洗就不许洗,不许犟嘴,你不担心我会生气了?!”

    丫不太情愿的嘀咕道:“好啦,不洗就不洗,大不了脏一个月,反正你也跟我睡一张床,我看你嫌不嫌弃我脏!”丫心里想着,要是他都不在乎的话,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墨迹航见她同意了,也就不在说话了,吹干了头发就抱着丫给放床上去,盖好被子让她睡觉。

    丫看着他道:“你也去洗澡睡觉吧。”

    墨迹航笑了,在她额头落下个吻,道:“好,你先睡,我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亦婉瑶那两珠子还睁的大大的呢。

    “怎么还不睡?”墨迹航说着又去柜子里抱了一床被子扔床上。

    “等你啊。”丫想也不想回答道。

    看着他钻进另一个被窝去了,丫疑惑道:“干嘛分开睡啊,一床被子够我们两个人盖的啊,而且现在又不冷。”

    墨迹航面上有些尴尬,僵硬道:“好了,睡你的觉!”她这两天精神好了,又开始了叽叽咕咕了。

    亦婉瑶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撒娇道:“墨迹航你不想跟我一起睡觉了?”

    “没有。”该怎么跟这小东西说,是因为她每天那腿实在太不安稳,总是蹭到不该蹭的地方。她倒好睡得香实着呢,他可就悲催了!

    “那是为什么要分开睡啊?”丫给纠结的不行,她不就骨折了条胳膊,有必要这么嫌弃她吗?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了都没见他分开睡过,现在就要分开睡了,可不是要闹她的心!

    “墨迹航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个缺筋的,还真给问了出来。

    墨迹航郁闷的不行,一把扯了自己身上那被子,钻进丫那被窝去了:“这样行了吧,能睡觉了吗?”得了,他半夜要是被她蹭的难受了,算他活该自找的!

    亦婉瑶高兴了,闭着眼睛道:“恩,睡觉吧。”

    之后亦婉瑶又闹了几次说身上痒的难受,要洗澡。墨迹航死活没同意,让丫足足憋了一个月。

    满月的那天丫可欢喜了,拿着衣服就进去浴室,在里面足足泡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

    “哇,洗过澡就是舒服!”

    墨迹航看着她那得瑟样儿,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了。依着他那意思为了保险起见,再过几天洗才好呢,可那丫死活不同意了,说再不洗就得生虫了!得了,他一想反正有一个月了,洗洗也没关系了,就由着她去了。

    “墨迹航,我这胳膊上面的石膏什么时候拿啊?”丫瞅着那石膏,觉得怎么看那怎么不顺眼,也不知道她带着这玩意一个月是怎么受得了的!

    “再等等。”他看着她道。

    丫一听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道:“还等?都一个月了,早好了吧!”

    墨迹航瞪了丫一眼,道:“再等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我就让你拿掉它!”他觉得还是再久点安心些。

    丫伸手揪着墨迹航面前的衣服扣子,委屈道:“不要那么久吧,我的胳膊现在已经很难受了。”她一想到那条胳膊一个月没洗,那心里就跟猫饶似的,难受的紧!

    “再说了它都好了啊,真的好了啊。”

    墨迹航沉着脸看着她在那说,亦婉瑶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了几句,也觉得没劲了自己乖乖躺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的时候亦婉瑶还是把那石膏顺利的取了,丫是趁着墨迹航不在家的时候求了老爷子给取的。

    墨老爷子那也是被那丫缠的没办法了,叫吴妈找了韩医生过来给瞧瞧,医生说能拆了他才让那丫头给拆了。

    韩医生有给嘱咐了几句,拎着药箱回去了。

    丫看着那时间估摸着墨迹航快回来的时候,赶紧上楼去了。丫想着,这要是给他看见她擅自取了那石膏,又得好说她一通了!

    墨迹航回来的时候,老爷子叫住了他,说是他让韩医生帮把丫的石膏给取了。

    墨迹航没说什么,点点头就上楼去了。就那小东西他还不了解,一准是她求着老爷子给取下来的!

    亦婉瑶装模作样的躺在被窝里,墨迹航推门进去丫正躺床上假寐着。

    他走过去,揭开被窝看了看她取了石膏的胳膊。

    亦婉瑶给紧张死了,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连眼睛皮都开始动起来。

    墨迹航笑了笑,轻轻用手指翻开她那眼睛皮。

    丫眼看着装不下去了,猛的睁开眼睛看着他。

    “不睡了?继续睡啊。”他看着她道。

    丫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移到他身边靠着他那后背道:“墨迹航我把石膏取了,你不会生气吧?我跟你韩医生已经来看过了,他都说可以取了呢!”

    “恩。”其实他不让她取也只是为了保险起见,现在既然已经取了他还能说什么。

    “墨迹航”

    “恩。”

    “你”

    “说!”她今天怎么这么吞吞吐吐的!

    “你会不会怪我太不小心?”

    “恩?”

    “孩子没了,我也是有责任的,要是我小心些也许”要是她早点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也不至于就这样失去了。

    墨迹航转身将她抱起放在自己怀里,看着她道:“好了过去的这些事情就别说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他庆幸幸好她没有事。

    “对不起。”这句话她不是替自己说的,是替亦婉新说的。

    “没关系,以后的日子还长。”他看着她应道。

    “要是我态度坚决一些,不让她在墨家住下,也许就不会给你造成这些麻烦了,是我不好。”如果她不曾来,也许他们也不会失去

    他抱着她,手越发的用力,心疼她揽下所有的责任。他太了解她,即使亦婉新闯了那些祸,在她的心里还是会把她当成亲人。即使她会恼,会怨,可是她怎么都不会舍去那份亲情!所以他即使在那种情况下,也还是忍住没出手!

    “即使她错了,可是毕竟那也是我爷爷的亲人我不想去”但是她想这是她最后一次迁就她了,以后

    “恩,我懂。”他怎么会不懂,她为了让他放过亦婉新,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怎么能不懂,她一切的迁就只是想抓住这仅剩的亲情!她这么隐忍的想抓住这一切,他又怎么能忍心去破坏。

    张如心这些日子倒是安稳不少,除了吃饭时间亦婉瑶是很少看见她了,她不是上楼睡觉,就是偶尔出去逛逛。墨老爷子也是懒得理她的,她喜欢怎么倒腾就怎么倒腾。

    丫再次接到司如的电话的时候,是司如搬进梁将很久以后了。

    司如让丫过去帮忙搬东西,丫就奇怪了梁家也算有钱人家了,怎么搬个东西都没人吗?再说了司如都去梁家很久了,怎么东西到现在都没搬过去吗?

    亦婉瑶问了几句,司如不耐烦给吼了几句,说的不清不楚。丫也懒得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得了,她让她去,她就去一下好了。反正去了就知道司如在忙什么了,司如那电话里催的急丫挂了电话就出去了。

    出来门看着一辆车停在那里,远远站着的那个女人有些像张如心,丫本来是打算就那么走过去的。可是越走越近的时候,似乎听着她和什么人在吵架,丫不放心她一个孕妇就慢慢走了过去。

    “你快点回去,不要在出线了,墨家的人看见会误会的!”张如心叫道。

    “如心,跟我回去吧,孩子我们自己养!”一个男人的声音,极近祈求道。

    张如心一把挥开那个男人递过来的手,不屑道:“自己养?你拿什么养?靠你开车的这点工资,你觉得可能吗?”

    男人面上有些难看,继续开口道:“如心,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墨家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你来墨家这么久你弄到钱了吗?!他们是不会给你一份钱的,你快醒悟吧!”

    张如心被他说到伤心处,泣道:“那你说我能怎么办,我这么委曲求全还不是为了孩子!”

    那个男人抓着她的手腕,激动道:“这是我的孩子,我自己会养!张如心我是个男人,我不许你再带着我的孩子,去墨家!我不能容忍他生下来,冠上别人的姓氏!”

    亦婉瑶傻了,他说什么?!张如心肚子里的孩子是!

    张如心反应过来一把甩开他的钳制,恶声道:“你最好搞清楚些,这孩子是墨远的,跟你一点关系没有!”

    “你有本事生出来别让墨家带着孩子去做dna,你有本事让这孩子晚出生一个月,我就不信他们现在不知道,以后还能由着你说是就是!如心,别执迷不悟了,带着孩子跟我走吧!”

    张如心恨恨道:“是你的又如何,你养不起,我只好找个能养的他的人啊,我有错吗!”说完转身准备回去。回身的时候脚步还没抬,赫然看见站在那里的亦婉瑶!

    亦婉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张如心吓的哆嗦了下,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刚的话只怕让那丫头听见了!

    走过去扯了亦婉瑶,将丫脱去另一边离墨家比较远的地方。

    “婉瑶,你刚刚听见的话都不是真的,我的孩子是墨远的!”

    亦婉瑶傻傻的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件事情确实太让她震惊了!

    张如心看着她,泣道:“婉瑶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亦婉瑶还是不说话,张如心急道:“婉瑶你别不说话啊,你不会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墨远吧?千万别,我求求你!”要是墨远知道这件事情,她再也不到任何借口来搪塞的!墨远本来就不信她,到时候只怕要趁机撵了她滚蛋!

    “张小姐,我觉得你还是找个机会早点跟大家说清楚吧。”

    张如心清楚,这丫头是不会相信她了!

    随即可怜兮兮道:“好,我知道,我最近正打算找机会跟大家说明白这件事情。”她得先搪塞这丫头再说。

    “婉瑶你能不能答应我,在我没想清楚怎么解释前,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亦婉瑶低着头不说话,让她放着这么一个大秘密在心里,她可得憋死了。想到爷爷被骗了这么久,丫就觉得心疼。

    “婉瑶,我求你了啊,我保证尽快解决好!你也不想看着爷爷伤心吧?我想个对大家都好,不怎么伤人的办法解决,你说好不好?”

    亦婉瑶不太情愿道:“那好吧,你尽快。拖得太久,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帮你说出来。”

    张如心抓着丫那手感激涕零道:“好,好!我保证尽快!”先拖住她一阵再说吧。

    亦婉瑶伸手拿她她的手,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尽快想办法吧。”说着看也不看她走开了。

    张如心看着她那背影,抬手摸了摸眼角的泪滴,回去墨家了!她是要想办法了,不然要是哪天那丫头一下子生气说出来了,可就麻烦了!

    亦婉瑶到了梁家的时候,才知道司如那不是要搬东西进去,而是搬东西出去。

    司如抱着孩子坐在客厅,梁母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司如,梁兴卓一脸阴郁的低着头坐着。

    亦婉瑶站在那里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说什么好。

    司如看着她,叫道:“婉瑶,过来帮我把这两个箱子拖着就好。”

    梁家没有人要跟亦婉瑶说话的样子,丫也不好问什么,尴尬的看着司如说的那两个箱子。

    司如不耐烦道:“快啊,你还楞在那干嘛?”说着就抱着孩子走过去,把那箱子一个个拖去丫跟前,自己抱着孩子在前面走了。

    亦婉瑶眼看着司如走了,又看着梁兴卓没说话,丫也只好拖起司如那两只箱子跟着出去了。还好司如那箱子一个大的一个小的,不然丫还真是没法拖走。

    出了梁家,司如在外边已经拦好一辆车等着那丫。司机下车帮忙亦婉瑶放好行李,问道:“去哪?”

    亦婉瑶看着司如,等着她发话。

    “不知道啊,找个便宜多小旅馆先住下吧。”在这座城市里梁兴卓一直是她的依靠,他在哪她就在哪,现在她才发现离开了他,她真的一无所有了,连家都没有了。

    司机为难道:“这,你让我怎么找呢?还是给个具体的地点吧?”

    司如抱着孩子不说话,她现在脑子里混乱的狠。

    亦婉瑶开口道:“就去长乐路,东大街xx号吧。”丫想起上次亦婉新住的那地方,不贵,看着也挺干净的。

    到了地点,司机帮着把行李送楼上去了,亦婉瑶又帮着司如把日常用品给整理了出来。

    孩子睡着了,亦婉瑶开口道:“司如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带着孩子出来了?”最让她奇怪的是梁兴卓居然都不拦一下司如。

    司如低低的抽泣起来,亦婉瑶傻了司如是极少在她跟前哭的,她是那种比较强势的女人,不太轻易掉眼泪的人。

    “婉瑶,我和梁兴卓离婚了,就在你到梁家前我们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亦婉瑶被她这句话给震惊的不行,离婚?他们这才领证几天啊,说离就离?当然丫可不知道这段期间梁家那大大小小的内战,简直就跟打仗似的了!

    “我和他妈性格不合,所以我们离婚了。”事实上到最后不仅仅是和梁兴卓他妈的事情,梁兴卓都卷了进来,最让司如不能容忍的是,最后梁兴卓站在他妈的那边!梁母平时趁着梁兴卓不在家怎么欺负她,她都能忍,可是一个女人一旦失去自己丈夫的信任就会绝望。司如就是这样,梁兴卓不顾一切选择站在他母亲身边的时候,她知道她和他的缘分尽了!

    “性格不合可以搬出去住啊,梁家那么有钱难道还不能拿出来买一套房子吗?”

    司如不说话,搂起那胳膊上面布满了青紫的被殴打的痕迹。

    亦婉瑶惊呆了,不敢相信道:“梁兴卓居然家暴?!”

    司如摇头道:“是他母亲。”一开始的时候梁母是不敢对她动手,可是后来梁兴卓也站在她那边的时候,她就肆无忌惮起来了,联合家里的佣人逮着机会就揍她!

    “那,那梁兴卓呢,你是他老婆啊!他都不管吗?”亦婉瑶还记得那个在医院将司如照顾的梁兴卓,她怎么也想像不出他会在一边看着他母亲殴打司如!

    司如苦笑:“老婆又怎么样呢?”他宁愿选择去相信他母亲,也不愿意相信她!他甚至还说这些伤是她自己弄的,就是为了诬蔑他母!瞧瞧,这是多么孝顺的母亲的好儿子!

    “婉瑶,没有他,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孩子,所以我们离婚了。”

    亦婉瑶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孩子道:“可是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毕竟不太好。”

    “在单亲家庭长大,也比在不和睦的家庭长大强上一百倍!”

    “对了,他现在不信梁了,我帮他改名了叫司明齐。”

    亦婉瑶没说话,看来这次司如是伤到绝处了,这一离婚就帮孩子改了名字,可不是绝望到边缘,不想再跟梁兴卓复合的意思吗。

    “我打算先歇一端时间,然后离开h市。”这个地方她已经绝望了,可以依靠的人没有了,没有属于她的家,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离开你能去哪里啊,要不还是在这里住着吧,好歹还有我啊。”是她在这个城市仅剩的朋友居然都要走了,丫忽然觉得好孤单。

    司如摇了摇头,她不能一辈子指望她来帮她,再说她还带着孩子。

    “我打算去另一个城市,把我妈接过去我出去上班,她帮我照顾照顾孩子。”司如心里苦笑,没想到转了一圈她还是要跟那个她曾经最不屑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也许这就是命吧!

    “好吧,你要是需要我帮忙就告诉我,去那边安顿好了联系我。”显然她心里已经都想好了,她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司如牵强的笑笑,道:“谢谢你婉瑶,我安顿好了,你有空去玩。”

    亦婉瑶一本正经道:“当然,我会想我的干儿子的。”

    司如看着她怔怔开口道:“婉瑶你比我好,墨迹航很宠你,无条件的相信你,你以后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

    亦婉瑶点点头,随即道:“司如我觉得梁兴卓应该还是很爱你的”丫本来想说为了孩子考虑,是不是不要这么轻易放弃,可是一想司如一听又得伤心了,就忍着没说。

    “爱?爱有什么用,爱情真的不能代表一切。”经历了这么多了,她也看开了。他也许是还爱着他,她也还爱着他,可是那又如何呢,他们之间横着一个梁家,一个她司如高攀不起的梁家!再爱也终究一场空,要是早知如此,那天她就不该去他婚礼告诉他怀了他的孩子,破坏了他的婚礼!

    “我们之间横着的其实也不算是梁家,是这个世俗的观念。中国自古都讲究门当户对,是我当时太愚蠢总算相信爱情会改变一切。”司如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她这句话也同时戳到了亦婉瑶的痛处。

    亦婉瑶沉默了,门当户对吗?她和墨迹航是不是也不算门当户对,她是不是也

    司如瞅着丫那脸色变了,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急忙那个解释道:“你别乱想啊,你的情况跟我的不一样。墨家有没有向梁母那样的恶婆婆,墨迹航又不像梁兴卓那样提不上手。墨家和梁家那简直就是不一样的两个家庭,你别瞎往自己身上套。”

    亦婉瑶点点头,随即又开口问了句:“那我是不是也是高攀了墨迹航?”

    司如拍了下她那脑门,道:“你傻啊,有人给你高攀还不好?他愿意给你高攀证明他爱你啊,爱情面前不分尊卑高低!”尽管她和梁兴卓的结果不是太好,可是她还是不后悔曾经爱过他。

    “婉瑶我说你这脑子吧,有时候蠢得跟似的,有时候拼命钻牛角尖。这可不好,你只要做了你不后悔的事情就好,以后的事情别去想,想也没用。”在她看来丫那完全是庸人自扰型,没看着墨迹航在乎她那样,她怎么也不至于混到她今天这地步。

    “司如,那你需要钱吗?”亦婉瑶开口问道。

    司如笑道:“不缺钱,给了我一些分手费!也不枉姑奶奶我白在他们家遭了这趟罪了,好歹我儿子以后的生活费不愁了。”本来她是不想拿的想走的潇洒些,可一想要潇洒有屁用啊,她又没工作以后跟儿子喝西北风吗?

    亦婉瑶看着她说的轻松,心里也能猜到她是不好受的:“不缺就好。”

    “不缺是不缺,可是该省还是得省的,我也不能坐吃山空啊。”那钱她还不打算动,留着给她儿子结婚用吧,或者突发事件的时候再用吧。

    亦婉瑶看了下时间,道:“那司如你先在这里歇几天,我明天再来看你。”

    司如送她到门口,道:“好了你回去吧,明天别来了,我这没什么事情的。再说了,明天我看也许我就走了。”

    亦婉瑶又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磨磨蹭蹭的总算回去了。

    丫到了家看着老爷子一个在那摆弄着象棋,想起早上那个张如心那事,犹豫着走了过去。

    老爷子看着她道:“回来了?”

    丫纠结了一阵开口道:“爷爷,我问你一件事情啊?”

    “要是你发现被人呢骗了,你会怎么样啊?是你一直很期待是事情,结果你发现它其实一直是个谎言,你会怎么办?”

    老爷子抬眼看了她一眼,道:“那要看那个人骗我的动机是什么了。”

    “比如呢?”丫追着问了句。

    “比如那个人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骗人,还是为了不伤害别人而骗人,善意的谎言还是可以接受的,不善意的话”

    丫紧张的问道:“那我放心了。”丫想着她是为了不让他伤心,才答应张如心给她几天时间,那也不算恶意吧。

    老爷子故意道:“不过婉瑶,要是你骗了我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亦婉瑶急道:“为什么啊?您刚刚不算说了,你会原谅善意的谎言。”

    “因为我在乎你啊,信任你啊,你要是骗我,你说我得多伤心啊,再善意也不行。”墨老爷子故意吓唬她道,这丫头今天突然说这个事情,肯定有事瞒着他,他得把她心里的那个秘密挖出来!

    亦婉瑶纠结了,她现在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了。说了的话张如心怎么办呢?不说的话爷爷知道了,会跟她生气的。

    “想好了吗?要不要告诉我?”老爷子边摆着他那棋子边问道。

    亦婉瑶摇了摇头,她觉得还是暂时不要说了,张如心都说要想一个不伤害任何人的方法了不是吗。

    老爷子也不急:“你想好什么时候说再说吧,放心爷爷不会和你生气的。”

    亦婉瑶放心了,抓着一颗棋子随便往下一放笑呵呵道:“那好,我跟你一起下!”

    老爷子也不怒,由着她闹去吧,高兴就成。

    张如心下来吃饭的时候,都没敢再跟亦婉瑶说话,吃了饭就上去了。

    墨迹航吃了饭也上去了,亦婉瑶跟上去看看的时候,他正在房间打电话,丫没敢去打扰回了自己房间呆着。

    “二叔不是在国外了?组织里还有谁敢捣乱?!”看来他最近就是太纵容他们了,不给他惹些乱子觉得不热闹!

    电话那端,柳旭吞吞吐吐道:“是平日里对老板最忠心的平江,他背后似乎有人指使。”

    墨迹航沉默着,有人指使?谁那么大本事说得动对他一向忠心不二的平江背叛他?!他倒是要见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