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挑拨关系

文/橘色艳阳天
本章字数:15245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亦婉瑶见到墨迹航的机会越来越少,他有时候回去也只是看一下就又走了,墨远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亦婉瑶不放心追着墨迹航问了几次,她不是不回答就是敷衍了事。丫也没办法了,去问墨远他也不说。事实上墨远是真不知道那些事情,墨迹航瞒的很好除了鹰的人呢,没人知道那些事情。

墨远的沉默寡言是因为他哥最近都把工作推给他,他给累成沉默寡言的。

在他看来墨迹航忙也很正常,家里没有婉瑶那会他也是经常不在家的,没什么好奇怪的。

亦婉瑶去问老爷子,老爷子只道:“他自己的事情他自己会处理好的,你别担心了。”既然他孙子都不打算说,他觉得他也没必要问了,墨迹航一向是个心思缜密的,他相信他那孙子。

丫没办法,没人知道,没人告诉她,她也就心里宽慰的想着,也许真是太忙了吧。

墨迹航再次在家吃饭的时候,是在消失的第十天。

亦婉瑶高兴得不行,不停给夹着菜,直道:“墨迹航你多吃些,你看你最近都瘦了。”

墨迹航看着她笑笑,把她夹过来的菜全部收入囊中。

墨老爷子看着那两人道:“航航,最近忙完了吗?忙完了准备准备婚事吧?”家里这段时间被这些事情搞得有些乌烟瘴气的,该来件喜事冲掉霉头了!

墨迹航面上微沉道:“再等等吧。”他那边的事情可是越来越复杂起来了,这个时候还不太适合结婚。

平江去了警局报案,说他们都被墨迹航指使做非法交易,走私du药,贩卖jun火。本来他是没当一回事的,可是没想到的是平江已经收买了组织里不少的人去做伪证!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最信任的人居然会背叛他,吃了个狠狠的闷亏!他找了许俊安帮忙找证据,可是显然是经过周详计划的,他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什么。

柳旭那边也只知道平江是用药物控制了那些人,可是具体是谁指使想干什么也还没有头绪。

吃了饭墨迹航就又走了,丫一直追着他道了门口他才发现她跟过来了。

墨迹航看着她那一脸委屈样,心疼道:“这是怎么了?”

亦婉瑶抽了两下小鼻子,带着哭腔道:“墨迹航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回来就要走。”

墨迹航,走近她搂着她哄道:“没有的事,我最近太忙了,等我忙完我就过来好好陪你,好不好?”

亦婉瑶抬头看着他,道:“真的吗?那你快去吧,我等着你回来。”

墨迹航摸了摸丫那头顶,转身上了柳旭那车。

丫看着那车在她面前绝尘而去,擦了擦眼泪,转身回去了。

墨迹航这事情一闹,丫也暂时忘记张如心怀的不是墨远的孩子那事了。

张如心心里祈祷着,墨家再乱点,乱狠点好了!他们越乱,她才有机会下手不是!

张如心掏出那电话,道:“喂你最近给我好好在h市呆着,应该这几天就会行动了!”

那边轻蔑道:“张小姐,我现在忙的很,你的事情找别人去做吧!”当时她也就实在没凑到钱,才想着有她那十五万也不错,凑一份是一分,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她还要她有屁用!

“你,你什么意思啊,嫌钱少了?!”张如心以为她是要最低起价!

“都说了,没空办你的事了!哪这么多话!”那边不耐烦道,她现在可没功夫跟她扯皮!

“好了,我再给你加10万,你看着办吧!”

那边犹豫了一下道:“这样吧,我找个人替你办事,价钱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个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张如心看着挂断的电话,恼的将手里那手机就给扔了出去。

“算个什么东西,都学会坐地起价了!”她这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根本也不屑和这种人打交道。

一开始明明是她先联系她的,最后却变成她求着她了!

墨迹航那边已经是越演越烈,平江举报之后就消失的彻底,柳旭他们四处寻找就是不见他!

那群人口口声声说是墨迹航指使的,许俊安也是查的一头雾水,毫无头绪。

柳旭提议道,把那群人推出去顶了这罪名。墨迹航没同意,怎么说那也是一群跟着他经历九死一生的人,虽说这时候背叛到了他,可是到底也是被人逼迫的。

柳旭道:“老板这时候他们既然已经诬蔑你了,我们一时也找不出证据,必然有人要先出去顶一阵了。”他也不想把在一起那么多年的兄弟推出去,可是这要是事情再没有头绪,只怕许俊安也只能公事公办了!

“他们现在都一直不肯供出平江,我们也也只能”

墨迹航出声道:“再等等,会有办法的。”墨迹航思索着这几年鹰已经收敛很多,基本上没有得罪什么人,内乱也基本摆平了,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他?!

“可是拖得越久,boss你就越不安全。”柳旭忧心道。

“我想幕后主使者很快就要现身了,你让北岩留意h市的动静,你那边做好准备。”那个人做了这么多看似在针对鹰,实则在针对他墨迹航!要是他真的那么想对付鹰,恐怕设计的阴谋就不会是这些。

“但是我担心”

“先不要自乱阵脚,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安心等着吧,许俊安那边应该还可以再撑一阵子。”

柳旭点头道:“恩。”

事实果然不出所料,墨迹航说完那些的第三天消失了的平江突然传来了消息。

当柳旭把那些话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墨迹航的时候,他只淡淡说了句:“有意思,平江的女儿?”他记得平江几乎一直在鹰里面,今年快50岁的平江一直没有娶过老婆,这突然冒出来的平江的女儿,真是有意思。

柳旭道:“他说只要老板答应,他愿意去解决这件事情。”

墨迹航冷哼了声道:“只为了让我答应他这件事情,拿他全部的手下做赌注,不太像平江的个性。”被药物控制的人全部是平江的手下,这些人平日里都很信任平江,没想到他最后关头居然要牺牲了那群一直相信他的人!

柳旭皱眉道:“是,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平江为人颇为谨慎,相处这么久柳旭的印象里找不出他一丝错处!平江这个人只要是不确定的事情,那是铁定不会出手!

这一次他居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太不符合他的做事风格。

“也不排除他是想,以死一搏!”柳旭道。

墨迹航摇头:“再等等吧,不用回复他。”平江为人谨慎,但也胆小,他一直忠心为他做事不过是想换个安稳的晚年。所以他虽然信任他,但是也甚少安排重要的事情给他。事情最奇怪的就在这里,一个顶怕事的人,怎么会轻易想去惹事?!

丫自从那次墨迹航回家之后就再没见到过他的人,她又有些担心起来。

跟着墨远切了几次公司还是一次没见到他人,丫越发的担心起来。期间墨迹航抽空给她打了几次电话,说没什么事情应该过不久就会回去。

起初的时候丫听他这样说是很高兴,后来过了些日子他还是没回来,丫再接到他的电话就高兴不起来了。

她知道他忙,着急心焦也就放在心里,电话里尽量表现的开心些。有时候挂了电话,丫就一个人坐那床上担心的嘤嘤的哭起来,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那眼睛肿的跟什么似的。

墨老爷子心里有数,知道她是太担心墨迹航了。其实他也不是不担心,只是墨迹航从小到大经历的九死一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早已麻木了。要怪也只能怪他是墨家人,墨家的男人注定都不是普通人。

再等亦婉瑶想起张如心那件事情的时候,已经又过了好久,张如心那肚子越发大起来了。

亦婉瑶看着她道:“你快点想办法告诉爷爷和墨远事情的真相吧,再迟了你这肚子也瞒不住的。”

张如心一脸的可怜兮兮道:“婉瑶,我知道啊,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我现在实在想不起该怎么跟他们说啊。”她现在就是能拖一时是一时。

亦婉瑶无奈道:“那你也不能老是这么一直拖着啊,你也知道的等孩子一出生的话,你再怎么瞒也别想瞒住了!”

张如心泣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婉瑶你不能不为老爷子考虑啊。”

亦婉瑶看着她道:“你这么老瞒着爷爷,这就是为他考虑吗?”

“老爷子他血压高,又上了年纪了,我要是突然告诉他这件事情,你觉得他能受得了吗?”张如心好心提醒道。

亦婉瑶看着她,说实话她真不知道张如心那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要是她这么担心老爷子的话,怎么会一开始带着不是墨家的孩子来墨家呢。

“我还是觉得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尽快告诉他们比较好。”丫嘀咕道。

张如心,不太高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想好怎么说,告诉他们的。”没想到这次这丫倒是变得聪明一些了,她都把老爷子搬出来了,她还是坚持要告诉他们!

“恩,你尽快吧,你要是再不说,我就帮你说了。”虽然她不想参与她的这件事情,可是也实在不想看她这么一直拖着了。拖得越久,对老爷子和墨远的伤害就越大。丫可不知道,墨远那打心底就是不认同她肚子里这个孩子的。

张如心不耐烦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这丫头看着一副无害的样子,没想到也会威胁人了!不过她也实在不能等了,得尽快解决这些事情,否则真到了露陷的那一天可就真晚了!

亦婉瑶撇撇嘴没说什么,推开门出去了。

墨老爷子知道那丫最近心情不好,墨远下班一回来,就让那墨远带着他和丫头出去玩玩。

这要平时亦婉瑶估计早就欢天喜地嚷嚷起来了,可是这一次她一边担心这墨迹航的事情,一边心里还藏着张如心那个秘密,还真是没什么好心情。

“爷爷,要不等下次墨迹航回来一起去吧。”丫现在心里真希望墨迹航坐在那里,看着她道:别去了,我下次带你去。

老爷子拉着她那手腕道:“他回来了,我们再出去好了,来跟爷爷出去玩玩,爷爷很久没出去了憋坏了。”

墨远道:“是啊,快,今天出去吃饭!”说着走过去抓起丫那另一只胳膊,给拖了出去。

吴妈煮好一桌子菜,出来一看人都不在了,站在桌子菜叹息道:“浪费了一桌菜啊。”说着就准备收拾起来。

张如心从楼上走下来,厉声道:“你这是干嘛,没看见我还在家呢嘛?他们不吃,我还要吃的!”心里想着,现在她真是越来越没分量了,连这些佣人都不想给她吃了!

吴妈看见她,立即又将菜摆好,道:“我没看见您,还以为你和他们一起出去了呢。”

张如心坐下,不客气道:“以为我出去了,我跟你说我要出去了吗?”连个佣人都学会找借口了!

吴妈站在一旁委屈的不行,她是确实没看见她在楼上,怎么到了她的嘴里这都变味了呢。

张如心瞟了一眼吴妈,道:“你还杵在这干什么,没看我要吃饭了吗?”不给些下马威给这些佣人,她们这些佣人都不把她当回事了!

吴妈低声道了声:“是小姐。”安静的退到一旁去了。

张如心得意的笑了笑,她就说嘛佣人就是佣人,怎么也不能比主人架子大!

墨远带着亦婉瑶和老爷子出去逛了一圈,去了丫上次一直嚷嚷的动物园。亦婉瑶还是逛的心不在焉,老爷子叹气道:“算了,回去吧。”

亦婉瑶拉着老爷子那胳膊道:“爷爷再看看吧,你还没看好呢。”

老爷子道:“丫头,我们回去吧,我累了。”

“哦,那好吧。”回去也好,回去她还能定心些,在外面呆着她总算担心墨迹航会不会突然回去了,看不见她的人又走了。

车里墨远开口道:“婉瑶你别担心,我哥他就是太忙了,不会有事的。”

亦婉瑶点头道:“恩,我知道。”自从她呆在墨迹航的身边以来他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也不会从没有忙到好几天都不回家的,所以她这情不自禁的就开始担心起来了。

一到家亦婉瑶就去找了吴妈,问她墨迹航有没有回来过。

吴妈摇了摇头,道:“亦小姐你别担心了,以前你不在的时候老板也经常忙着一连好多天不回家的。”基本上家里的人是习惯墨迹航这种状态的。

亦婉瑶颓废的走开了,上了楼去拿着那电话犹豫许久,还是拨过去了。

“喂,婉瑶怎么了?” 电话通了他的声音听起来除了有些疲惫之外,没有什么异常。

亦婉瑶那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抓着那电话就哭起来。

墨迹航听着那边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急了:“婉瑶发生什么事情了?”

亦婉瑶趴在那床边,抽泣了一会,努力平复了下心情道:“没事,你没事就好。”

“墨迹航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担心你。”也很想他。

墨迹航松了口气,道:“很快了,没多久我就会回去了。我看一下这两天要是这边不忙了,我就回去看你一下,恩?”

亦婉瑶抱着电话拼命点头道:“好,那我等着你回来。我就在家等着你,我哪也不去。”

“好,你乖乖的,我尽快处理好。”

“恩,墨迹航你要照顾好自己,也别太累了。你要是累着了,我会心疼的。”上次回来她觉得他就憔悴了不少,她心里难过了好久。

“好,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婉瑶我们晚点再说,恩?”他并没有立即掐断电话,等着她那边的回复。

亦婉瑶连忙道:“那好,你忙吧。”说完丫主动的挂了电话,低头怔怔的望着那个挂断的电话,想着什么时候她和他之间就只剩下电话可以联系了?以前他在家的时候她总是觉得烦,觉得他太霸道,现在他突然离开了她一个人在家里反而不习惯了。他要是不离开一下,她是不是就不会知道她对他已经依赖到这种地步了?

丫去了洗手间洗了下脸,准备出去的时候,张如心来了。

坐在她那床上看着亦婉瑶,冲着亦婉瑶不明所以的笑着。

丫皱了下眉,道:“有事吗?你是想好怎么跟爷爷和墨远说了吗?”

张如心面上瞬间冷了下来,有些难看的道:“我来不是和你说这个事情,那件事情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再说!”

“那还有什么事情?”丫无精打采的看着她道。

“我来是想和你说,担心墨迹航就去找他啊。”

亦婉瑶看了她一眼,道:“他自己忙完会回来的,不用去找。”关键她也不知道他在哪,怎么去找?

“婉瑶不是我说你,这可不好了啊。你也知道男人没几个不花心的,他这么多天没回来谁知道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在外面逍遥快活啊?”她不开心,她就让亦婉瑶跟着她一起不开心!

“不会的,墨迹航不是那种人!”丫想也不想的脱口道。

张如心好笑的看着她,道:“不会?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墨迹航那么有钱的男人,有什么不会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他不想,可是倒贴他的女人太多了,指不准就遇到个他喜欢的呢。”

亦婉瑶那小拳头捏的紧紧的,抬头看着她怒道:“你不要在这里挑拨我和墨迹航的关系,我说他不会,他就不会。你不要把人都想的和你一样随便,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张如心给气的一下从床上起来,扬起手就要往亦婉瑶那脸上打下去!她刚刚说什么?说她随便?!

亦婉瑶一把截住了她的手,死死的掐住,道:“张小姐你没有权利打人,你要是再这么不客气的话,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她也不要欺人太甚了!

张如心恨恨抽会了自己的手,道:“亦婉瑶你以为你算什么啊,你不过就是墨迹航在家里养的小情人罢了!你别看不起我,说到底你和我是一样的不过都是为了钱!”

亦婉瑶怒目圆瞪道:“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我和你一样的龌蹉,我和你不同,等墨迹航忙完这阵子我们就会结婚了。”丫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什么能想到的难听的话一股脑全对着张如心喷了出来,大底是被她刚刚番话刺激了!

张如心伸手扯着她,叫道:“亦婉瑶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龌蹉了?你说,你说啊!”那样子简直跟泼妇没什么两样了。

亦婉瑶挣扎开来,转准备离去,她觉得没必要再这和她吵下去。

却听张如心道:“你别走,你说清楚,我到底怎么龌蹉了?!”她最恨别人这么说她!

亦婉瑶伸手掰着她的手道:“我要下去去吃饭了,你松手。”

张如心越扯越带劲:“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你今天别想下去吃饭!”

亦婉瑶不耐烦道:“你一定要让我说出,你带着别人的孩子住进墨家这件事情吗?!”

上来叫她们下去吃饭的吴妈,站在门外清晰的听见亦婉瑶的这句话。

“我是带着别人的孩子住进墨家,可是我对墨远的感情是真的!我没错,我只是想留在他的身边!”

亦婉瑶叹息道:“你不是爱他,你说想在他身边过安逸的日子。张小姐你醒悟吧,就算你爱他,墨远也不会爱你!”

吴妈失神的下了楼去,脑子里久久回想着刚刚听见的劲爆新闻。

墨远看着她道:“她们下来了吗?”吴妈这怎么搞得,上去一趟怎么搞得跟丢魂了似的。

吴妈看都没敢看他,怔怔点头道:“下来了,都下来了。”那个张小姐也太大胆了,什么人都敢骗!

张如心抓着亦婉瑶的胳膊,傻傻的站在哪里。墨远不爱她,她知道,一直知道!

亦婉瑶扯了她的手,道:“快点下去吃饭吧,爷爷他们都等着不太好。”

亦婉瑶一脸不太高兴的下去,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准备吃饭。

墨远疑惑道:“大嫂这是怎么了?和我哥吵架了?”

亦婉瑶端起碗,摇了摇头道:“没有,没事,吃饭吧。”说着就端起那婉扒起饭来。

老爷子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张如心心里虽说也不高兴,可是面上早已恢复了平常的那副样子,所以没有人怀疑她们两个已经在楼上吵过一阵。

只有吴妈知道事情的原因,但是吴妈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不该多嘴,于是也就装作不知道那事了。只是看见张如心的时候,眼睛里总是有些鄙夷。

觉得婉瑶说的没错还真是个龌蹉的女人,居然好意思带着别的男人的孩子住在墨家,说是二少爷的,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爱二少爷,就她也配?!

自从那次之后张如心很少再去找亦婉瑶的麻烦了,亦婉瑶上次那番话虽说不是什么狠毒无比的话,可是也够张如心难受的了!

吴妈也极少再主动和张如心说话,她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她不问她也不屑理她!

“吴妈家里还有梅子吗?我想吃点。”张如心坐在那沙发上叫道。

“没有了,还有点橘子,拿橘子吃吧!”

“那你拿过来啊,我这大着肚子呢,走路不方便!”张如心恼火道。

吴妈远远看了一眼那张如心,拾掇好了几个橘子放在盘子里,给端了过去。

“吃吧,在这呢。”吴妈将手里那盘子放在她的茶几上道。

张如心眼睛死死盯着电视,一手握着遥控器道:“你帮我剥皮啊,我在看电视呢。”

吴妈顺手拿起一个给剥好皮,递去她跟前:“给你。”

张如心扭头准备拿,赫然看见站在那似乎不怎么高兴的吴妈,不客气道:“让你伺候我你是不是不乐意了?你是不是不喜欢给我剥皮?”

吴妈见她不接那橘子,将那剥好的橘子往那盘子边上一搁,道:“您自己看着想吃的时候吃吧,我还有事,先去忙了。”她是懒得再跟这种女人说多少了,就是一泼妇!

张如心看着吴妈转身就走了,气的猛的一挥那放在茶几上的盘子。

盘子瞬间落地,摔成几片,橘子也咕噜噜到处乱滚。吴妈猛的转身,看着那个做死的张小姐。

一只橘子不偏不移直直滚去了从门外进来的老爷子脚边,老爷子弯身拾起那橘子,走进张如心面前。

看着摔碎了的盘子,皱眉沉声道道:“这是怎么了?橘子不满你的意?”她那千金小姐的脾气,还敢带到墨家来耍,太不识时务了!

张如心纠结了一阵,随即一脸可怜的表情道:“老爷子,我在墨家真是太没分量了,连家里的佣人都不正眼看我!”她就是要参那吴妈一本,让她在她跟前拽。说着抬手指着那吴妈道:“我让她给我剥个橘子她都满肚子不愿意,站在这跟我发了半天牢骚!”

吴妈闻声,立即道:“老爷子我没有,她让我给拿橘子我给拿过来了,她让我剥,我也剥好了,我不能再站在边上一片片喂她,看着她吃完吧?”

老爷子看着角落里那个剥好的橘子,开口道:“以后别给张小姐端橘子了,她看来不喜欢吃橘子!以后张小姐喜欢吃什么,想吃什么让她自己去取!省得你再拿了她不喜欢吃的东西,气得她要摔盘子,听见了吗?!”老爷子顶不喜欢这些爱耍千金小姐脾气的人,做作的要死,好像她们都是金贵的,别人就都是下等人该伺候着她们!

吴妈低头道:“是,我知道了老爷子。”

“好了你退下,去忙你的去。这些残局,我想张小姐自己可以收拾好。”

张如心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墨老爷子,他让他自己去拿东西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她收拾碎盘子。

吴妈没再说什么,安静的走开了。

“怎么?收拾盘子也要我找人来教你?”老爷子不耐烦的开口道。

张如心平复了下心中翻涌的怒火,起身收拾起那碎盘子。捡了几片大的碎片她就想上楼去了,那些滚落的橘子她看都没看一下。

“站住!收拾干净再上去,万一扎到人怎么办?!把你扔掉的那些橘子,全部给我捡好!”老爷子虽然平日里看着和蔼可亲,可这真要是生气起来也是不容忽视的。

张如心愤愤的转身,又捡好那些橘子。找了个扫把扫起来,清理的彻底干净了,才道:“现在我可以上去了吗?”心里却早已将老爷子骂了千万遍了,个该死的老不死的东西,呸会折磨人了!说完转身没等老爷子再开口,转身就走开了。

墨老爷子坐那叹气,心里在犹豫留下张如心到底是对还是错。就那样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他有些担心。

墨迹航那边自从他没同意平江的要求之后,平江就再次消失了,他和柳旭在那里研究着那群被药物控制的人,想要尽快找出可以控制原因。若是再得不到控制,那群人最后的下场只能是上次婉瑶被南叔送去的那个地方了。

“boss,我还是觉得我们用这些人去顶一阵吧。”柳旭基本是已经放弃去寻找原因了,药种很神秘不知道是从哪里弄出来的新品种,一时间真的很难找到解救的方法!如果最后这群人的命运还是悲剧,那不如在他们还有用前做一些对组织有用的事情!

墨迹航看着手里韩进最新送过来的化验报道,沉默着没说话。这东西居然连韩进都难住了,他只测出其中的小部分成分,其余的都还不知道。

韩进是再说争取一点时间,他可以破解配方!可是,他们还有时间拖下去吗?

“看来平江对他的药很有自信,否则他沉不住这么久。”墨迹航沉默道。

“boss,你还是尽快决定吧。否则我担心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没用利!”柳旭道。

“放心消息出去,就说这群人都被移送去了城南的疯人院。另外,送一批人过去。”墨迹航开口道。

柳旭思索了一下,道:“这样是不是有些冒险了?您刚刚不是还说平江对他的药很有自信?”既然有自信,他应该会很清楚药物发作的时间。

墨迹航笑笑道:“就再等一等吧。”看他平江到底是真有自信,还是在跟他死撑着!

柳旭应到:“好,我立即去安排!”

墨迹航不在,墨家依旧平静无波,只除了亦婉瑶有些不安以外。

张如心是再也等不下去了,她眼看着真的预产期的时间越来越近,她就越来越坐不住。

可是自从上次那个人给她发了个邮件,让她去激怒亦婉瑶,骗那丫头墨迹航在外面重新找了女人,那人就再也没联系过她了!

张如心按照那个邮箱号给发了无数的邮件,一个回复也没有,给发信息,打电话也丝毫联系不上!

每次从来都是那边想要联系她了,就出现了!她甚至有时候觉得她不是出钱的那个人,那边的人才是!可是现在,她是真的再也没时间耗下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89撞破秘密 返回《强宠,丫头你往哪逃》目录 下一章:91生死一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