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2舍命相救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9770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混沌武神 诸天万界 少年至尊 剑动山河 至尊召唤师 空亡屋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门外墨迹航的人似乎已经解决了不相干的人,也在想办法弄开那门。

    里面的人都摒住呼吸,等着最关键的时刻。

    广播里沉默片刻,却听一个声音道:“你个贱人快把遥控器给我,我妹妹还在里面,你居然敢炸!你炸了她,老子立马叫你也完蛋。”

    柳旭,北岩一怔,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幕仓你少装什么好人,你其实早就知道我把亦婉瑶给抓来了!”亚希道

    “我是知道,那是我觉得找墨迹航要点钱也没关系,谁想到你真的要炸了他们!”

    墨迹航皱眉,这幕仓怎么也扯进来了!

    亦婉瑶也被搞得分不清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亚希什么时候,跟幕仓在一起了?

    “快把遥控器给我,快点!”幕仓的声音越来越不耐烦起来,他还真是小瞧了女人的能耐了!他虽然之前栽在墨迹航手上,可是最后关头墨迹航还是放过他了,所以他还是不希望他那妹妹以后守寡的!

    “幕仓,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立马按下去。”亚希手里拿着那个遥控器,手指放在那红色按钮上面!

    柳旭他们还在奋力的撬那门,亦婉瑶紧张的不行,直哭道:“墨迹航你来干嘛,万一你出事了爷爷他们怎么办?墨远怎么办?”

    墨迹航一把将她用在怀里,道:“没事,会没事的!你要相信我!”

    亦婉瑶哭的稀里哗啦,道:“我相信你,一直相信你!可是,现在”

    那声音清晰的传过去幕仓那边,幕仓看着亚希手里那个遥控器道:“给我,我就放你走,不给我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亚希冷笑:“幕仓你真当我是你那妹妹亦婉瑶呢,我告诉你我就没打算再活着出去!”幕仓恼的不行伸手就要过来抢她手里那玩意。

    亚希急的一甩手,将那遥控器甩一边去了。

    幕仓几步过去,亚希眼看着他就要拿到那遥控器,急的抓起一旁的凳子对着幕仓那后脑勺就敲了下去!她那一下没敲晕幕仓,但是他的后脑勺是被砸开了,血流了下来。

    亚希举起那凳子还想再敲一下,幕仓起身也顾不得去捡那遥控器了,起身一直手捂着那脑袋,一只手摸着怀里那枪!他还跟她费什么话,一枪蹦了她所有事情就都解决了!

    亚希不要命的弯身拾起那遥控器,毫不犹豫就要摁下去。

    电光火石间,柳旭他们那门总算打开了,接着就是一声“砰”――的一声。刚刚还好好的地方,瞬间毁了。

    幕仓气急得顶着晕乎乎的脑袋,瞄着亚希那身影就开了一枪。

    枪开偏了,亚希未做停留奔跑着逃出去了!

    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墨迹航抱着怀里浑身是血的亦婉瑶吼道:“快开车,去医院!”他刚刚明明记得她是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最后关头她不知怎么搞得却变成了,她救了他!

    北岩和柳旭还有原先那里面的两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些轻伤,车子飞速的行驶起来。墨迹航抱着呼吸越来越微弱的亦婉瑶,手臂开始不自觉的抖起来。她上次从楼梯上摔下去他都不才曾这么怕过,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心里的温度也越来越凉!

    亦婉瑶被推去急诊室的时候,老爷子和墨远也从里赶了过来。

    里面的医生进去一批又一批,老爷子看着出来的韩进问道:“怎么样了?婉瑶没事吧?”亦婉瑶一出事,墨迹航就打电话让他在医院等着了。

    韩进面露难色道:“难说,她失血过多,而且伤口有感染的风险,就算能醒过来,也还是很危险!”

    墨迹航的手死死的握着拳头,指甲渗进肉里滴出一滴滴血来,他都毫不自知!整个医院,仿佛都沉默了。

    柳旭和北岩看着他那样子,也没人敢上去劝他去包扎一下,此刻估计不会有人比他们的boss更加难熬了!

    墨远看着一直亮着的手术室的灯,恨恨道:“张如心,我一定要折磨死她!”

    亦婉瑶整整急救了近12个小时,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直接给送去重症监护室去了。

    “韩进,这现在还不好进去看看吗?”柳旭问道。

    韩进摇头,道:“不行,这三天谁都不许进去!只要平安度过这三天,她基本就脱离危险了!”

    “那,要是这三天”北岩小声的追问了句。

    韩进淡淡开口接下去,道:“要是这三天出了一丝差错,我也无能无力了!”

    墨迹航皱眉,一直紧握的手还没有松开。

    北岩吼道:“你一个医学鬼才,你居然也能说出这句话,你丢不丢人啊!”他没法想象要是亦小姐真的要是挺不过这三天,他们那boss

    韩进依旧那副表情道:“我是医生只能尽力救活我的病人,但是我不是神仙!”这世上没有能保证一定能救活病人的医生,他是医术高明,可是也不代表他是神仙!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老爷子开口道。

    现在只能看那丫头自己的运气了,其他人再着急也于事无补了。

    柳旭和北岩二人 墨远带着老爷子回去了,回到家就直奔张如心的房间。

    墨远一脸盛怒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叫道:“吴妈,张如心人呢?!”

    吴妈站在楼下,都能深刻的感觉到墨远话里的怒意,吓得赶紧小跑过去道:“少爷,张小姐拍门说要出去。本来我是不同意的,可是她威胁说要自杀,我就,心想反正就是出去一下就同意了!”

    墨远恼的狠狠踢了一下那们,转身下去了。坐在沙发上给柳旭打电话,让他帮忙寻找那个女人!

    该死的张如心,她既然敢给他逃跑!

    张如心去机场登机的时候被柳旭派安排的人逮着了,柳旭立马给拖着去了医院交给墨远。

    医院的长廊里,墨远坐在那椅子上,张如心狼狈的站在他跟前吓的直哆嗦。

    “你怎么不接着逃啊,你逃啊,小爷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逃到哪里去!”墨远伸手弹了弹衣角,漫不经心道。

    “我,我太想我爸妈了,所以我就回去了!”张如心看着他,紧张道。

    “想你爸妈了?没有关系,小爷我去把他们接过来,陪着你,你觉得怎么样?!”墨远起身捏住她那下巴道,恨恨道。

    张如心转着眼睛看着墨远,祈求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墨远冷笑:“想不到你也是有点人情味的啊,还知道向我替他们求情?!”

    她哭道:“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爸妈,我不想看着他们受到伤害,你有什么气尽管撒在我身上好了!”张如心的眼泪顺着墨远的手滑下来。

    墨远嫌恶的一把甩开了她,找了张纸擦了擦粘了她眼泪的手。

    “想要我放过他们也可以,你最好乖乖的留在这里!否则,爷不敢保证你们张家仅剩的几处房产,还能不能保住!”这个贱人害的婉瑶到现在还在生死边缘徘徊,就这么放了她太便宜她了!现在就算看着她去街头行乞,他都觉得不过瘾!

    张如心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皱着眉毛忽然道:“我肚子痛,好痛,真的好痛!”

    墨远瞟了她一眼道:“别装了,你的演技在爷面前再精湛也没用!”

    “墨,墨远,这次是真的,你相信我!我真的肚子痛,好痛!”离预产期还有十天左右,她也不知道怎么肚子忽然就痛了!

    张如心感觉有湿湿的东西留出来,摸了一下惊道:“血,血!我流血了!”随即看向墨远道:“墨远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你救救他!”

    墨远疑惑的抬头,还真看见她手上一手的血!墨远皱着眉毛,站在那里想确认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如心爬过去,在他脚边哭着祈求:“墨远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就算我有错,可是他没有错啊!我求求你,网开一面放过我的孩子!”

    墨远皱眉,对着柳旭道:“去给她找医生!”他也不想牵连无辜,虽然不是他的孩子可那毕竟也是一条生命!他和张如心的账,跟那孩子无关!

    柳旭拖着给拽去找了医生,护士紧跟着就将那张如心带去了产房!

    张如心躺在手术室越想越害怕,怕孩子出生墨远会对付她的孩子,也不会让她好过!捂着还在痛的肚子,趁着护士正在准备的时候溜了出去,从另一个走廊跑开了!

    医生进去手术室一看人没了,护士们又开始忙着找起来!

    “二少爷,还需要我们去找吗?”柳旭站在墨远边上问道。

    墨远一挥手道:“去,找到她先跟着她!既然她想走,就看看她能去哪!”他就不信她一个要生孩子的女人,还能去哪里!

    柳旭点头出去了,倒是没费什么事,在一家不像样的小宾馆发现了那女人的踪迹。

    张如心躺在那床上呻吟着,肚子越来越痛,痛的她受不了。之前产检的时候医生就说过她肚子里的这孩子不能顺产,预产期到的时候必须来医院破腹产,现在她从医院里逃出来了,又没人帮她,她又怕又绝望。

    柳旭几人在门外停着里面的动静,由着她在里面闹腾!

    张如心最后还是受不了,开了们准备去医院。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柳旭,抱着他的胳膊祈求道:“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吧,我受不了,受不了了!”肚子越来越痛,她真很怕孩子就此离她而去,不能再耽搁了,她要去医院!

    柳旭转身道:“跟我来!”张如心捂着肚子,强拖着步伐跟上柳旭。

    墨远看着又跟着柳旭回来的张如心一点也不意外,找了医生立即给她安排手术。

    手术室里医生看着抱出来的孩子,道:“死胎!”

    张如心躺在那里绝望的闭上眼睛,她最不想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要是你刚刚不出去折腾一圈,孩子也许还有救!”医生一脸惋惜道。

    病房里墨远站在那里冷冷看着她道:“张如心,你说这算不算报应?你害人害己,最后还害死了你自己的孩子!”他没想让她的孩子死,可是却被张如心自己给折腾死了!他真是替那孩子不值得!

    张如心睁着空洞的眼睛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老爷子虽然已经知道她那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墨家的,可还是觉得惋惜,那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啊!

    墨迹航整整在那病房外等了三天三夜,这三天她在里面煎熬,他在外面也备受煎熬。亦婉瑶被推着从那重症病房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柳旭拍着韩进的肩膀道:“你小子就是会吓唬人,我就说你的医术没那么差的!”

    韩进对着他笑了笑,他一向不喜欢保证没有全部把握的事情。再说了,让他那老板在外面煎熬几天他觉得貌似很过瘾

    墨迹航看着躺在那里的亦婉瑶,看着她身上的被子因为她的呼吸起起伏伏,他才觉得自己总算活过来了。

    他抓着她的手,看着她还不怎么又血色的脸。亦婉瑶睁开眼睛,冲着他虚弱的笑笑。

    从鬼门关走过一回,她觉得还好,她还活着很幸福的活着!

    张如心能下地的时候,去了亦婉瑶房看了看她。

    丫那时候已经不需要呼吸器了,但是还不怎么能下地走动。

    张如心站在亦婉瑶的床边,看着她真诚道:“对不起,要不是我,我想你也不会这样了!”回想起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她真是觉得对不起亦婉瑶,真心的觉得对不起她!她千方百计的以为能从墨家弄到钱,最后害了亦婉瑶钱也没有弄到,还把自己的孩子性命搭上去了!她觉得自己真实错的太离谱了!

    亦婉瑶看着她,笑笑道:“还好我还活着,张如心你知道吗?只要活着,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只有好好的活着,你才可以去爱你爱的人,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努力,即使一无所有,重头再来,也没有关系。”张如心也算得到了惩罚,亦婉瑶觉得再追究又有什么意义呢,就这吧。一定要让=让她把她加注她身上的痛苦再一点点拿回来,这样就是好吗?她不觉得。

    张如心看着她脸上那坚强的笑容,忽然就哭了,哭得不可抑止:“谢谢你婉瑶,谢谢你没有责怪我。”她越是什么都无所谓不计较的态度,她反而觉得自己更加不堪!

    “我会为我自己的错承担后果的,即使你不想计较,我也不希望带着愧疚活一辈子,等我出院我会去自首。”

    亦婉瑶看着她淡淡的一笑,没再说什么。她想经历过这件事情,她们都已经成长了,她尊重她的决定。

    “你好好休息,祝你幸福。”张如心说完,出去了。

    吴妈拎着吃的进来的时候,赫然看见张如心的背影,急得拿着手里那饭盒急匆匆就跑进亦婉瑶的病房。

    看了看亦婉瑶好像没怎么样,开口道:“亦小姐张如心来干嘛的啊,没惹你生气吧?”

    亦婉瑶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吴妈,墨迹航呢?”她记得就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他一眼,现在这都几天了他又消失无踪了。

    吴妈拿那勺子装着汤,道:“老板好像还有事情没处理完,这几天都没有住在家里,都见不着他人的。”

    亦婉瑶失望的“哦”了声,没再说话。

    吴妈急道:“小姐你别乱想啊,老板应该是真的太忙了,所以才没来医院。你不知道你在重症病房的那几天,他紧张的几天都没合眼。”

    “恩,我知道。”她记得醒来时候,他满眼的血丝和一脸的疲惫。

    “我知道他不来肯定是太忙了,我就是有些担心他。”

    吴妈道:“你放心老板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现在最主要把你自己照顾好就好了。他回来一看你都好了,你说他得多高兴啊。来,我们快喝汤吧。”

    晚上的时候墨迹航去了医院一趟,亦婉瑶睡觉了。可是他一来她就醒了,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墨迹航没想打扰她,看着她没事就准备离开了。

    “墨迹航,你等一等。”丫看着他转身已经走到门口了,急急睁开眼睛叫道。

    墨迹航重新坐回她那床边,看着她道:“怎么了,我打扰到你了。”

    她摇了摇头,眼睛紧紧盯着他看:“你最近很忙吗?你看你都瘦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然我会心疼的。”

    墨迹航伸手摸了下她的脸颊,宠溺道:“恩,好我知道。”

    丫不舍道:“好了,你要是忙的话,你去忙吧。”

    墨迹航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道:“婉瑶你乖乖的好好休息,我忙好了,就过来看你。”

    亦婉瑶笑笑,点头。这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他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了。丫在心里一直期待着,他什么能忙好,然后坐在她床边和她好好说说话

    墨迹航转身离开了,外面候着的柳旭跟上他那脚步,道:“老板,你和夫人说了吗?”他想那件事情,老板还是有必要告诉亦小姐说一声的。

    墨迹航没答话,出了医院大楼就上了车。

    车里墨迹航沉沉的开口道:“那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她。”她担心她胡思乱想,她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复原,还是等等再说吧。

    柳旭点头,道:“恩,我知道了。”

    亦婉瑶出院那天,老爷子墨远都来了,唯独不见墨迹航,丫一脸的失落表露无疑。

    墨远看着她,道:“大嫂,你别难过啊,你看我们这么多人都来接你了,你还不高兴个!你再苦着一张脸,老爷子可要不高兴了啊。”墨远心里自然知道她在失落什么。

    亦婉瑶扯了扯嘴角,强笑了笑。

    墨远道:“这才对嘛,要高高兴兴的回家,不然多晦气不是。”

    墨远本来是想好好折磨一下那张如心的,可是后来婉瑶都跟他说随她去了,他也就不去管那个女人了。后来听说,那女人自己去警局自首了。他才总算觉得,那女人总算还有点人性,还知道要为自己的错负责!

    亦婉瑶到了墨家的时候,忍不住四处张望了一番,还是没看见墨迹航那身影。丫说累了,让吴妈扶着上楼去了。

    墨远也觉得奇怪了,他哥居然没去接婉瑶出院,再怎么忙他都应该出现以下才对啊。

    “我哥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婉瑶出院他都不出现一下。”他也有些想不通了。

    “他的事情,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相信他那孙子有分寸,他做事他放心。

    墨迹航自从那次晚上在医院出现那么一下之后,就消失的彻彻底底。亦婉瑶最开始还能打通电话,再后来连电话都打不通。他偶尔的时候会发信息给她,她再给他电话那边就关机了。

    丫心里越来越不安起来,她总觉得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可是大家看上去都那么的平静无波,她也不确定了。

    事实上墨迹航隐瞒的很好,除了鹰的人,没有别人知道那件事情。所以墨家平静无波,亦婉瑶找不出一丝异常也是正常的。

    亦婉瑶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去了一趟公司,公司里哪里有墨迹航的影子,连柳旭北岩都消失了很久。

    墨远看着她颓废的坐那他哥哥那办公椅上,忍不住走过去道:“你就别担心了,我哥没事的。”

    亦婉瑶点头,压抑住心里那份不安,起身道:“恩,那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墨迹航看着她那失落的背影,忍不住掏出口袋里那手机想联系墨迹航,想问问他到底最近在忙什么,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可是拨过去就是关机,墨远没办法了。心里想着,现在他都联系不他了,那丫头也只能等着他哥主动跟她联系了。

    亦婉瑶等得焦头烂额,不安到不行的时候,柳旭来了一趟。他看着亦婉瑶期待的眼神有些闪烁,结结巴巴道:“夫人,你,你放心,老板现在很好,忙完就会回来的。他怕你担心,让我回来报一声平安。”他真是不敢想象,要是夫人知道

    亦婉瑶松了口气,随即又看着他问道:“可是,为什么你可以回来,他却”

    柳旭道:“夫人是这样的,老板出国了,国外那边有些事情需要他处理。我这是抽空回来的,一会我还得去赶飞机。”柳旭心里可从没有今天这么紧张过,他长这么大唯一一次对着别人撒谎!

    “哦,这样啊,那他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亦婉瑶紧跟着追问了句。

    “哦,这,这不好说。不过,老板一处理完事情,就会立即赶回来的。”

    “哦,我知道了。”亦婉瑶失落道。

    柳旭看着她那样子,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得去赶飞机。”他真怕自己再继续呆下去,忍不住就说出实话。

    “好,你吧。”老爷子开口道。

    “丫头,你要相信航航,他说忙完回来,就一定会回来。”老爷子宽慰这亦婉瑶。

    亦婉瑶转头冲着老爷子笑笑道:“恩,我相信她。我会等着他回来,我不急。”

    老爷子笑道:“那就好,我们一起等着他回来。”

    “老爷,小姐,外面有个人说是要找亦小姐的,你们看?”吴妈忽然走过来开口道。

    亦婉瑶疑惑道:“他没说他的名字吗?”

    吴妈一拍脑门道:“哎呦你看完这记性,说了,叫,叫幕,幕仓来着。”

    亦婉又犹豫着没开口,幕仓来找她干嘛?

    “让他进来吧。”老爷子开口道。

    吴妈应了声,转身去给开了门。

    幕仓一进去看着坐那的墨老爷子,先跟他打量招呼。

    随即对着亦婉瑶道:“我的婉瑶好妹妹啊,你看看你哥哥我为你伤成什么样儿了?”

    亦婉瑶看着他那包的只剩两只眼睛和鼻尖,还有嘴巴,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

    幕仓歪着脑袋,苦巴巴道:“你还笑,要不是为了你我能伤成这样吗?”其实说到底还是怪他自己想赚小便宜,给害的!

    亦婉瑶思索了一下道:“跟我有什么关系?”丫是没想到他那脑袋是被亚希砸开的。

    幕仓装模做样的拉着亦婉去边上,道:“我这脑袋是为了你被亚希砸开的啊,你忘记了?”其实他那脑袋瓜子早就好了,可是想着今天是要来求情的,当然得装的可怜些不是!

    他这么一说亦婉瑶想起来了,那天爆炸前她是听见他的声音来着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跟亚希一起算计我哎,差点我们就被炸死了啊!”

    幕仓装傻道:“哪有的事啊,都是那个女人一个人惹出来的,我根本不知道!你想啊我要是真要你们死,我还能跟她抢那遥控器被她砸开脑袋?”他当时确实知道亚希那女人抓了婉瑶,可是他想着那丫头在他手下也出不了多大的事情,还能趁机从墨迹航那捞点钱也不错啊。这一时糊涂,他就

    亦婉瑶看着他那包的跟什么似的脑袋,又想起那天自己确实在那广播里听见他和亚希吵架的声音,也就相信了。

    “那,亚希呢?”亦婉瑶问道。

    幕仓懊恼道:“被那贱女人跑了!”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找着她老子非得扒了她一层皮不可!”

    亦婉瑶淡淡应了声,没再说什么。

    幕仓开口道:“你不跟哥哥说说,想怎么整死那个女人?你跟哥哥说,哥哥抓住她一定满足你!”他当亦婉瑶跟他一眼血腥了?

    “重要吗?”亦婉瑶很不在状态道。跟她去一趟鬼门关比起来,这些事情真的都不重要了。

    幕仓傻了,那个女人害得她差点丧命,她居然只有一句重要吗?

    “那个,你男人墨迹航呢?”他今天来到主要目的就是表演给墨迹航看的,他这来半天了,怎么没见着他人?

    “不在啊。”丫淡淡道。

    幕仓瞬间感觉一盆凉水从他头顶直灌脚心,感情他这忙活半天了,白表演了啊!

    亦婉瑶看着他那两只呆若木鸡的眼睛,道:“怎么了?难道你找他有事啊?”

    幕仓甩了甩他那大包子头,无力道:“没事,我没事啊”早知道墨迹航不在家,他就等等再来拜访好了!

    “幕仓你到底怎么回事,不会真有事吧?”

    幕仓继续顶着他那大包子头,摇了两下:“哎,真没事啊。”又跟问了句:“墨迹航什么时候回来?”要是他晚上回来,他就在这赖到晚上好了!

    “不知道啊,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幕仓彻底颓了,这小姑奶奶她自己的男人她居然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这不是在耍他呢吧,墨迹航那回过神来一准要找他麻烦,他这大老远的跑来卖可怜,她居然跟他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你,你不是在骗我吧,他什么时候回来,你不知道?”幕仓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了。

    亦婉瑶看着他,嘟着嘴巴道:“我骗你干什么,又没好处。”他不知道,她现在有多想尽快见到他!还骗他?她也希望她在骗他啊!

    幕仓绝望了,看来真的是天不助他了!他赶在今天来,他不在家也就算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总不能一直赖在墨家,呆到他回来吧!

    “你没事的话,就回去吧,看你这头包的估计伤的不轻,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亦婉瑶毫不客气的撵人了。

    幕仓傻眼了,这姑娘现在真是越来越直接了,都不留他吃完饭再走的?就这么撵他回去了?

    亦婉瑶看着幕仓傻楞在那,疑惑道:“你不想走吗?那要不”

    “没,没有,我回去了,真回去了。”瞧瞧姑娘那话说的,好像他真要赖在这似的。他是那么想来着,可是他没那个胆子啊!

    亦婉瑶是真看着他那头包的好像挺严重的,赶鸭子上架似的就给撵门外去了。幕仓坐那车上郁闷的不行,这姑娘就是一白眼狼啊,她那会在他那他好吃好喝的供着。现在他去了她那,她连句客气话都懒得说直接给轰出来了!

    前面开车坐那笑着道:“大哥你这是被那姑奶奶给气着了?还是被墨迹航吓坏了?”

    “开好你的车,老子的事情也要你管了?!”幕仓不太高兴的吼道。

    那人被他这么一吼,乖乖噤声了。

    幕仓想着,算了不管了,等那墨迹航来找他麻烦,他再去求求那小姑奶奶好了!那小姑奶奶也不至于真的会见死不救的,应该还是可以应付过去的。

    亦婉瑶吃了饭躺在床上翻看着那手机网页,漫无目的随意的翻看着。但是,手机上那个人,怎么那么那么像

    亦婉瑶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开了屋子里的所有灯,盯着上面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