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撵她出去

文/橘色艳阳天
本章字数:17104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他,他不是很忙吗啊?他不是出国办事去了吗啊?他不是说忙好就会回来看她么?可是,为什么他的身边站着

那上面的语言她看不懂,通篇都是稀奇古怪的字符。亦婉瑶急急的起床下去了,她想去问问老爷子他能不能看懂。

丫跑到客厅的时候,电视里也正放着她刚刚看见的那张画面。只是不同的是,那上面虽然有那些稀奇古怪的字符,可是下面已经被翻译成中文了!丫怔怔的看着那上面的中文解释,他去了y国原来不是去办公的,是要瞒着她办婚礼?!

亦婉瑶走过去,看着老爷子急道:“爷爷,这是真的吗?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她觉得她此刻就跟小丑一样,仿佛全世界都知道了,唯独她傻傻的不知道真相!他说办完事情就回来,他办的事情就是这件事情吗?他要回来了吗?带着别的女人回来?

墨老爷子面露难色道:“婉瑶,等他回来吧。”老爷子现在也不确定他那孙子到底再搞什么名堂了。

亦婉瑶低着头,努力压抑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还需要等他回来吗?等他回来撵她出去吗?

亦婉瑶呆呆的上楼去,拿着那手机看着他的号码,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拨过去。

最终还是忍不住拨了过去,这一次那边意外的接通了。

亦婉瑶拿着电话,听着他的声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喂,婉瑶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

“墨迹航”亦婉瑶带着哭腔低低的叫了一句,接下来又没了下文。

“婉瑶你到底怎么了?你别急,过几天我应该就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想办法。”他以为她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她还是抱有幻想的,要是他愿意解释,要是他真的有苦衷,她不是不可以

“你想听什么?”他以为她在跟他撒娇,丝毫没有想过她已经知道那件事情。

她听着那边的声音有些隐隐的笑意,她心里忽然一下子就没底了。

“墨迹航,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回来说。”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卑微,她明明亲眼看见他的新娘了,她明明知道没有任何媒体敢轻易八卦墨家的绯闻。她明明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她还是想听他亲口告诉她。

她想如果他回来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有苦衷的,她觉得她似乎也许可以原谅他。只要,他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误会就好!

墨家一下子变得沉默异常,所有都心照不宣的不去提及墨迹航的事情。亦婉瑶每天如坐针毡的等着墨迹航回来,她心里最后的坚强正在一丝丝的崩塌,她已经不确定她是否真的能坚持到墨迹航回来那天。

在亦婉瑶濒临绝望的时候,柳旭来了,他汇报了下墨迹航的平安便准备离开了。

“等一等,柳旭你等一等。”亦婉瑶追着他急急的跑了过去。

柳旭看着那个站在自己跟前,一脸焦急的女人,道:“夫人怎么了?”她看上去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墨迹航,他,他好吗?”她本来是想问那件事情的,可是到底没有那个勇气开口。

“老板很好,夫人放心。”柳旭看着她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也忍不住严肃起来。

“他,没有什么事情让你告诉我的么?”哪怕他不能亲口对她解释一下,就算让柳旭帮他解释一下,她也无所谓的,真的无所谓的

柳旭摇头,道:“没有夫人。”

亦婉瑶心里最后的一丝期待也破灭了,她不由自主的失神的后退了一小步。

“夫人,你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柳旭急道。

亦婉瑶怔怔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我就是太担心他了,忍不住想问问。”

柳旭松了口气,道:“哦,那我就放心了。夫人你别太着急,老板处理好了就会回来了。”期望老板处理完那件事情之前,亦小姐还没发现吧。

亦婉瑶点点头道:“恩,你忙吧。”

亦婉瑶失神走回沙发坐着,老爷子看着她那样子,也没法开口安慰她了。毕竟他现在也在等着墨迹航回来,把这些事情解释清楚。

晚上丫躺在床上看着屋顶的灯想的出神,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都没能把她从思绪里拉回来。

丫拿着那手机上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墨迹航打了两次,司如打了三次。丫犹豫了下,给司如拨过去了。

“我说亦大姑奶奶啊,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的呢?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你想把我给急死啊!我跟你说把我急死不要紧,你干儿子可得跟你玩命了!”那边一接通就听见司如的好一通牢骚。

亦婉瑶听着她的声音,忍了多少天的情绪一下子就想爆发了,有些哽咽道:“司如,我想你了。”

那边司如好笑道:“哟,你还记得想我,真难得啊。我不打电话给你,你都懒得联系我的,你说想我了,我信吗?”司如最近忙着找工作,东一头西一头的跑,还真不知道墨迹航那事情。

“你最近好吗?”亦婉瑶到底没跟她说自己的事情,大底她的心里还是抱着一丝期望的。

“好啊,我现在工作基本稳定了,儿子我妈在带着,挺好的。”司如是彻底从梁家那件事情里走出来了,她觉得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梁兴卓再婚了,听说还是上次那个女人,早知道这样,婉瑶我当时真不该去破坏他们。”司如现在说起这些来,是真的轻松无比。

“再婚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忘记你,跟别人结婚?”亦婉瑶觉得这速度真的是有些太快了,这让她不得不担心起墨迹航那事情

“婉瑶,你别傻了!现在哪里还有几个守着彼此一辈子的人啊,更别提我们这离婚的了!他没在我们婚姻期间就给我带一顶绿帽子,离完婚才跟她结婚算可以的了!”司如说的轻飘飘的,不知道的人根本不知道她嘴里那个男人是她前夫。

亦婉瑶沉默了,她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也是实情,可是

“婉瑶不是我说你,你可得长点心眼!墨迹航那样的男人他不出轨就是最好的男人,他要是出轨的话,只怕你也拉不回头!”她也觉得墨迹航不错,可是刚开始的时候那梁兴卓也不错啊了,最后呢?他们还不是分道扬镳了。

“你别傻傻的什么东西都不要,你得留点钱防身啊!省得到时候,我是说万一,万一他出轨了,你离开他至少也有些资本不是。”

“不会的,他不会的。”亦婉瑶有些底气不足道。

“什么啊,我跟你说这半天你都没明白吗?我没说他一定会,只是想告诉你留个心眼对你自己好点!我跟你说你可别以为我在危言耸听啊,我这都是经验好吧!”她那脑子怎么就是这么固执的呢?她这也是为她好不是。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丫恼的就挂上了电话。

那边司如看着那电话可郁闷了,她这才多久没见她,她那小脾气就涨不少了啊!

司母抱着孩子,道:“怎么不叫婉瑶来玩玩啊?”她是想等亦婉瑶来了,让她劝劝司如想开些跟梁兴卓复合算了。司母那小算盘是想的好好的了,可惜她不知道梁兴卓已经结婚了

“随她吧,估计她得忙着跟墨迹航的婚礼了,让她来也是没时间来的吧。”司如随口道。

司母看了看怀里抱着的孩子,没再说话。

亦婉瑶那边刚挂了电话,墨迹航就打过来了。丫犹豫了许久,还是给接通了。

“婉瑶你在忙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他的声音里没有责备,只是淡淡的有些疲惫。

“我,我在跟司如讲电话啊。”她现在觉得自己和他能说的话,真是越来越少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距离?

“恩,别聊太晚了,注意休息。那你早点休息,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他淡淡道。

亦婉瑶急急的开口,道:“墨迹航你等一下,等一下。”

“恩?还有事?”

“你,你那个。”亦婉瑶抓着电话使劲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怎么这么无能,问出口就那么难吗?!

“婉瑶,你到底想说什么。”他开口道。

“我想说,你和你和柳旭什么时候回来。”个无能的,最后还是没问出口

“快了,我解决好,就立即回去。”

亦婉瑶失神的“哦”了声,道:“好,那我等着你回来。”

“恩,我会尽快,你乖乖的。”

亦婉瑶心里想着,这句话他自己估计都不知道对她说了多少遍了。她想着是不是男人厌倦了一个女人之后,都喜欢用忙来找借口呢?

墨迹航已经厌倦她了吗?她不知道,也没那个勇气去知道。

丫千辛万苦等到墨迹航回家的时候,却不那么激动了。

她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门口的人,她很想走过去抱紧他,跟他撒娇,跟他抱怨这些天她是怎么在思念他的情绪里过来的。

可是她忍住了,看着他身边站着的那个女人她觉得自己的脚向灌了铁一般重得无法前行。

老爷子和墨远坐那沙发上,大家都沉默着没说话。

墨迹航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小女人,他的眼睛里有太多亦婉瑶看不明白的东西,是担心,是不忍?还是可怜呢?

丫轻轻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她看错了,一定是她看错了!

最终墨远忍不住走去墨迹航身边,打破这沉默:“哥,她是谁?”墨远打量着墨迹航身边那个一袭红裙的女子。

那女人刚想开口,被墨迹航一个眼神瞪回去了。

“哥,她是谁啊!你说话啊!”墨远不信外面的报道是真的,至少今天以前他从未信过!而现在

“去,帮亦小姐收拾收拾,给她另外安排一个住处。”墨迹航,眸光依旧紧紧盯着站在那里的亦婉瑶。

亦婉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憋了许久的情绪一下子忍不住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道:“你说什么,墨迹航,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她一定是听错了,他好不容易回来,他怎么会忍心撵她出去了?不会的,一定是她听错了!

柳旭和吴妈都站在一旁,没有想行动的意思。

“还不快去,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墨迹航恼道。

“墨迹航,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之间明明没发生什么,他一回来就一切都不一样了?

“柳旭,你还不快去!”墨迹航沉声道。

柳旭一低头应道:“是。”行至亦婉瑶身边的时候,开口道:“亦小姐,请随我上来收拾你的东西。”

墨迹航看着她脸上早已经平静无波,没有丝毫情绪,亦婉瑶看着他那淡然的样子,狠狠的抽噎了两下,死劲忍着就要滑下来的眼泪。

转身灰溜溜的跟着柳旭上去了,柳旭看着她那样子,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亦婉瑶安静的收拾了,她来墨家的时候带的那几件衣服和她带来的其它东西,其余的一件没拿。

柳旭打开她那橱柜门道:“夫人,这里面的你也带走吧,放着也没用。”他记得那几件衣服,那些是他从亦婉新手里拿过来的。

亦婉瑶头也不抬道:“别再叫我夫人了,那些衣服我不要了。要是墨迹航觉得碍事的话,就扔掉好了。”

柳旭本想说什么,可到底是没说,只道:“是,亦小姐,随您喜欢吧。”

亦婉瑶拎着她那个包下楼,走去沙发跟前跟老爷子和墨远道了别。经过墨迹航身边的时候,她没看他,他也没去看她,就那么擦肩而过了。

刚出了门口丫那眼泪就忍不住,哗哗的往外冒了。

柳旭站那给开的车门,看着姑娘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闪过一丝不忍。

亦婉瑶是上了车,一个人在那默默哭了好一会才道:“你要送我去哪里?”

“老板给姑娘新安排了一处宅子,姑娘先去那里住着吧。”柳旭道。

“这算什么?分手礼吗?”这么想着亦婉瑶也就问出口了。

“额,那个其实”柳旭开口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不去了,到了车站你放我下来吧。”她以为他有苦衷,她以为他回来一定会跟她解释一下的。可是,他没有任何解释,就那么直截了当的撵了她出来。

柳旭看着她那样子,急道:“亦小姐,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其实你仔细想想,这事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亦婉瑶并没有留意,柳旭的车子并没有朝着她说的车站开去,而是继续原来的方向。

亦婉瑶笑笑,道:“没事,我没事。”

车子到了目的地的时候,亦婉瑶下了车才发现不对劲,看着眼前那栋房子道:“这是哪里啊?”

“这事老板给小姐安排的新住处,小姐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随时联系我。”

亦婉瑶看着那栋房子,道:“我不住这里,你带我去车站吧。”现在如果她还住在她的房子里,那她就是名符其实的小三了!她不喜欢,即使分手了,她也不喜欢落下这个名声!

柳旭为难道:“这,这我做不了主。这是老板安排的,亦小姐您还是”

“那么请你转告他,谢谢他的好意。但是我希望既然已经分手了,还是分的彻底一些吧。”亦婉瑶一口气说完。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其实她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很久了,其实她早就可以坦然接受他已经变心的事实。可是,为什么她站在这里,想起他,说起他,她依然觉得很伤心,很难过

柳旭看着她,犹豫了一会道:“那好吧,您上车,我送您去车站。”

将亦婉瑶送去车站,柳旭就开着车回去了。

丫看着那偌大的车站,那些班车时刻表不停的更换着。忽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了,a市?对了还有司如,她可以去找司如。

亦婉瑶到了司如那里的时候,已经将近10点,司如她们早已经准备休息。

丫打电话过去了时候,司如给吓了一跳这丫怎么说来就来了?都不提前通知一下她的,急急忙忙换了衣服就去车站接她去了。

司如皱着眉看着坐在那车站的亦婉瑶道:“我说姑奶奶你这来的也太突然了吧,我都睡觉了被你丫的给吵醒了。”

亦婉瑶看着来人,一下子就爆发了,扑向司如就嘤嘤的开始哭起来。

司如给吓到了,惊讶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和墨迹航吵架了?他没让着你?”可是她看着那墨迹航,也不像是那么不大度的男人啊。

亦婉瑶趴在司如那肩头足足哭了近一小时,司如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说话,光在那哭。司如没办法了,得了,她爱哭就让她哭个够。

还好半夜了,车站没什么人,不然人家看见还以为她欺负她了呢。

亦婉瑶哭得没力气了,才总算停止了。

“哭个什么劲啊,你就在我面前哭的本事,你在墨迹航那受气了,你得讨回来啊!”司如看着她道。

“我们分手了。”丫抽泣道。

司如以下没反应过来,惊呼道:“什么?分手?!你提的?”她虽然想不通墨迹航到底看上那丫什么,可是她觉得墨迹航不会是个随便的人!

亦婉瑶摇了摇头,道:“没有,是他找到,找到适合他的人呢了。”

司如皱着眉毛重复了句:“适合他的人?”她瞅着她们家婉瑶就挺适合他的啊,还有谁能取代婉瑶的位置?还有谁有她们家婉瑶那本事,能将墨迹航迷得晕头转向的?!

亦婉瑶点点头,道:“恩,他撵我出来了。”

“撵?!”司如惊呼。

说着就抬手指着那丫的脑门子,道:“亦婉瑶你就这点出息了,还被撵了出来!k,你怎么混到这地步了!”想她当初在梁家,那是拧不过梁母,受不了总是三天两头的被一群打,自己收拾铺盖走人的!她倒好,自己没走,别人先撵她走人了!

亦婉瑶那脑袋被她戳的一晃一晃的,皱眉道:“我,我也觉得很丢人啊”更加觉得很伤心,墨迹航居然那么绝情的撵了她出来。

“好了,好了,不说负心汉了!走,跟我回去。”司如弯身夺过她手里那包,牵着就出去打了车。

司母做那客厅里等着,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声音,赶紧的就过去给开了门。

看着眼睛红肿的不像样的,被司如掺着的亦婉瑶道:“亦小姐这是怎么了?”

司如道:“妈你快别问了,快去看看家里还有些什么吃的,给这丫头弄点吃的来。”

司母连忙道:“哎,哎,我去弄点吃的啊,你陪着亦小姐聊会。”

“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司如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以后该怎么办了。”亦婉瑶跟司如不同,没有她那么强的复原力。她想她得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整一下,再去想以后。

“那,墨迹航有没有,有没有给你一笔钱啊。”司如好是忍不住问了,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没事,只要有钱她爱咋折腾咋折腾去。

丫看着她,道:“没有。”

司如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道:“墨迹航那么有钱,分手了连分手费都没舍得給?!”

亦婉瑶嘟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说就算他给了她也不会拿。

“你就没要啊?!”瞧给她傻的,不要白不要啊!她是走的潇洒了,可是她也该为她的以后考虑考虑啊!

“没要,也不想要。”心都变了,还要他那钱又什么用。

“我说你这个脑子吧,还真是没法说了!难道你还指望着他惦记你的好,再回头来找你不成?”

亦婉瑶摇头道:“我没那么想,也不会那么想。他已经结婚了,就算他想,我也不会!”

司如又死劲敲了敲她那脑袋瓜子,道:“你啊你,真是没法说你。”

“好了,司如我自己有手有脚的,干嘛非得要他给我钱。我能养活我自己,你别担心。”

司如知道她是一根筋,也懒得跟她在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现在出来都出来了,总不能真的让那丫头再回去墨家要钱吧!要真那样,可就真是丢人了!

说着司母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的面过来了:“来,亦小姐,你快趁热吃吧。折腾这么晚了,该饿了吧。”

亦婉瑶端起那碗,挑了两下,眼泪又忍不住哗哗直往下流了。

司如不客气道:“你丫的吃不吃啊,你要是不吃我立即让我妈给端倒了去!”她既然走的那么潇洒,还在她面前哭个屁啊!

亦婉瑶狠狠的一呼吸,低头吃起手里那碗面。

司如看着丫放下的空空如也的碗,总算放心了。这就对了,再气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司母见这情形,大底也知道亦婉瑶那心情不好,没说什么收拾了碗去了厨房洗好,就去睡觉了。

司如不放心给那丫安排好床铺,又陪着睡了一觉。

司如是怕那丫一根筋转不出来,可是谁曾想那丫倒床没一会就睡着了,司如给紧张的一夜没合眼,怕丫半夜起来想不开啥的。

天蒙蒙亮的时候,司如才睡着。司母过来叫她起床的时候,她一看那丫不见了,急的一咕噜坐了起来道:“婉瑶呢?妈,婉瑶呢?她去哪了?”

司母笑道:“婉瑶在厨房,一早起来就在那忙活早饭了。都已经做好了,就等着你起床了。”

司如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她还真怕那丫一个想不开,那啥去了。

司母收拾着床上那被子道:“好了,你赶紧去吃饭吧,一会还要上班的。”

司如洗漱好了去吃饭的时候,亦婉瑶正拿着小碗装着稀饭一口一口的喂孩子。

看见司如走过来了,丫道:“你儿子不挑食哎,白饭粥他好像很喜欢。”

司如看着那丫的笑脸有些震惊,倒是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快就复原了。

“那是当然,我儿子是谁啊,那可是我儿子哎!”司如一本正经道。

亦婉瑶看着她那样子,笑笑道:“知道,知道,不要老是这么强调了好吧。”

“你就羡慕嫉妒恨吧。”司如冲着她笑道。

亦婉瑶顺手给司如装了一碗稀饭,道:“快吃你的吧,一会看你迟到了怎么办。”

司如急道:“对,对,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去上班了。”一碗稀饭呼噜噜就给灌下去了,抓着一个包子拿起包包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司母摇了摇头,道:“真是,每次都这样,不到点她不急。”

“婉瑶,要不我们吃完,带着孩子出去逛逛?”她是看出来亦婉瑶这次来心情不怎么好,带着出去散散心,她想也许会好点吧。

亦婉瑶笑笑,道:“恩,好。”

a市没有h市那么繁华,可是也还算个二线城市,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少。

亦婉瑶和司母逛了一圈,亦婉瑶给孩子买了几件衣服。

司母直道:“你看,我让你出来本来是想着让你散散心,你倒为了孩子破费了。你看我这心里,还真是过意不去。”

“没事的伯母,这可是我干儿子,买几件衣服算什么。”

司母一听她这么说,也不再说什么。

“亦小姐,我想请你帮个忙。”梁兴卓那事,司母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恩,你说啊。”

“你看司如现在孩子也生了,我觉得她和梁兴卓要是能复合的话,还是复合比较好。毕竟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总归不太好的,虽然梁兴卓那母亲是难缠了点,可是大家得为孩子着想,你说是不是?你看,你能不能想办法,撮合撮合他们两个呢?”

亦婉瑶犹豫着该怎么开口,跟司母说梁兴卓已经再婚的事情。

“婉瑶,我这件事情是不是让你为难了啊?你是不是怕司如不高兴,没关系你就说是我的主意。”

亦婉瑶犹豫着开口道:“伯母,其实,其实不是我不想帮忙。而是他们两个都已经没那个意思了,我不是怕司如不高兴,而是梁兴卓已经再婚了。”亦婉瑶想着还是告诉司母吧,省得她还抱有幻想。

司母脸上又一刹那的震惊,随即叹气道:“哎,那就算了吧。”也是那梁家那么有钱,还怕找不着老婆吗。

“伯母,司如的事情你就别烦了。要是她身边出现合适的人,我会劝她的。”

司母一脸忧虑道:“结了婚还有了孩子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找的。”她想让她和梁兴卓复合,也不过就是想着那句老话,夫妻还是原配的好。

亦婉瑶宽慰道:“不会的伯母,司如还年轻,她还有选择。”大底她们年轻一辈,和她们老一辈的想法是有差距的。现在这个年代离婚已经不算什么大事了,至少在司如的眼睛里那算不得什么稀奇事了。

司母看了看怀里的孩子没说话,只在心里叹着这孩子命苦啊。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离婚了。

司如晚上回家,逗弄了一会孩子,就坐着和亦婉瑶聊天去了。

“婉瑶,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啊?要不先在我这住一段时间,你看我这房间本来就多一个现成的,你也别出去租房子了,浪费。”

亦婉瑶手指随意翻着那手机网页道:“暂时我是要在你这住一段时间的,等我找到工作了再搬吧。”

“你打算找什么工作啊?你一毕业可就你也没什么工作经历的。”司如的言下之意就是现在竞争太激烈了,找工作不好找。

亦婉瑶继续翻着手里那网页,道:“我再想想吧。”

司如看着她那心不在蔫的样子,一把夺过她手里那手机瞄了一眼。

全是面包啊,点心之类的图片啊,制作方法什么的。

“婉瑶,你还在研究这些啊?”她记得那会大学暑假打工的时候,她就挺喜欢做这些的。她还记得那会子她店里那面包店的师傅,可非常喜欢亦婉瑶来着。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请她出去吃东西,害的她都跟着粘的好几次光。最后亦婉瑶再拉着她,她都不好意思去了。

“咦,婉瑶你开个面包店啊!你不是会嘛,现成的资源干嘛不好好利用!”司如喜道。

亦婉瑶拿过她手里的手机道:“可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啊,我想赚点钱再说。”她是有那想法,可是现在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司如瞪了她一眼,道:“你怕什么啊,你没有,我有啊!我借你,记得还利息就好!”丫做的那面包,她吃过味道不错,她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可是”

“还可是什么啊,你有我这个愿意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你说你还有什么顾虑?!你别犹豫了,赶紧的振作起来,去找店铺!”

“司如,谢谢你!”亦婉瑶不是不感动的,司如居然比她自己还要信任她!

司如一拍她那脑袋道:“谢个屁啊,你就负责不要亏本我就很满足了!我跟你说你要是亏了,我可得卖了你!我可把我儿子的生活费,都拿出来给你了!”司如夸张道。

司母走过来,道:“净说些不吉利的,这还没开呢就说亏本!”

司如赶紧的呸了几声道:“对,看我这乌鸦嘴!”心里可是已经物色好了可以帮亦婉瑶的人了!这丫头技术上面是不用担心,可是这管理营销么,还是得找个靠谱的人来!

“司如,要不还是等等吧。等我自己钱存够了,我自己想办法。”亦婉瑶纠结着开口道。担心着,这要是真给开失败了,她拿什么还司如啊!

司如白了她一眼道:“你啊你,就是太不干脆了!我要是你,想开早就开了!婉瑶你得这么想,就算失败了你还年轻,还有机会从头再来啊!”

“可是,我要是真”

“呸,呸,呸,别说这些丧气话!你得让抛弃你的男人看看,你也可以过的很好!”司如本来不想提她这心病的,可是不刺激刺激这丫,她就是不知道上进!

亦婉瑶不吱声了,既然她都不怕她给她那点老底败光了,她还怕什么!

“明天,明天一早你就去看门面!我嘛,去给你物色一个好帮手!你就负责做好了,我找人帮你一起管理!”

“好了,吃饭吧。吃完再接着聊。”司母端着菜走过来道。

司如吃了饭就进她那屋子,开了电脑翻着那企鹅头像。她要是记得没错的话,那人似乎为了追婉瑶还管她要过扣扣号来着。只是后来大家都忙,加上了也就一直没联系。

她想现在婉瑶反正已经单身了,他要是未娶那正好撮合撮合。娶了的话也不要紧,当朋友处着开工资请人家帮帮忙,也没什么不妥的!

亦婉瑶暗心里可不知道司如打的是这如意算盘,吃了饭在那帮着司母收拾起碗碟来。

“婉瑶,明天你去找门面,我跟你一起吧?”司母还是不放心道。她是不反对司如借钱给婉瑶,可是她想着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参考意见吧,总归是好的。

“恩,那好,谢谢你伯母。”亦婉瑶笑着答应道。

司如说明了来意,那边蒋夜凡就立即应允了。司如看着那边回复的速度,猜测着那人估计八成未婚。否则不至于连工资都不问,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司如没告诉亦婉瑶,等着明天的时候给她个惊喜!

(快捷键 ←)上一章:92舍命相救 返回《强宠,丫头你往哪逃》目录 下一章:94请求复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