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请求复婚

文/橘色艳阳天
本章字数:17807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一早亦婉瑶跟着司母,就在a市的大街小巷转悠了起来。看了几家门面,丫都不怎么满意。

垂头丧气的跟着司母回家的时候,蒋夜凡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亦婉瑶看着来人,有些惊讶:“师傅,你怎么在这?”

蒋夜凡看着她,笑道:“是司如告诉我的,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亦婉瑶急道:“没有,我只是太意外了。”

“婉瑶,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就拉起亦婉瑶那手腕,牵着出去了。

司母看着离开的二人没说什么,开了门进屋去了。

亦婉瑶看着站在那家面包店面前,怔怔开口道:“这么一家门面得要不少钱吧?”

“我已经帮你定了。”他看着她的侧脸道。

亦婉瑶转头道:“定了?我,我都没有给你钱啊!”

“司如给我了,我就擅自做主帮你定了!”

亦婉瑶站在那里,紧紧盯着他看:“司如她都没告诉我啊?”丫有些不太相信。

蒋夜凡道:“可能她还没来得急说,怎么样,这家门面满意吗?”

亦婉瑶点头道:“满意是满意,可是房租应该很贵吧。”

“没事,老板答应我们可以先预付半年的房租,以后的房租等我们生意好了,缓缓再交也不迟。”

“老板人这么好?”亦婉瑶疑惑道。

蒋夜凡没说话,不打算再继续跟她纠结这个问题。

“可是,这么一家门面,我得请人吧,还得花不少钱啊!”亦婉瑶纠结道。

蒋夜凡笑笑道:“婉瑶你忘记我们之前说过的事情了吗?我会帮你的,我的工资可以先欠着,再请两名服务员,应该差不多了。”

亦婉瑶看着他,感动道:“夜凡师傅,你”

“只是我们两个要辛苦一些了,要是你后期生意好我们就再请人,你说好不好?”

亦婉瑶的眼泪鼓在眼眶里,有一个人愿意这样无怨无悔的帮助自己,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不感动吧。

“谢谢你,谢谢你们愿意这样的信任我。”还有司如,也是她要感谢的人。在她最脆弱无助的时候,还好身边还有他们

亦婉瑶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的墨家下一刻,墨迹航身边的那个红衣女子紧跟着也出了墨家。并没有像她所想的,住进了她曾经住过的地方,取代了她曾经在墨家的位子。

亦婉瑶是彻底的化悲愤为力量,半个月之后她的“雅之园”面包店就正式营业了!

丫提议在面包店门口搞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试吃活动,因为在闹市区围观的人很多,丫又请了两个临时工。

面包店门口的一个角落放着一块黑板,专门留给进店的顾客提意见。

后面厨房的位置亦婉瑶也给换了一档玻璃墙,顾客站在外面可以看见面包的全部制作过程。蒋夜凡本来是不同意的,说那样虽然顾客吃着放心了,可是也怕又有心的同行发现他们的制作方法。

亦婉瑶早就想过这一点了,有些东西她将配料买好全被倒进没有商标的罐子里,这样即使他看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靠窗的位置亦婉瑶给空出来了,放了两张雅致的桌椅,以便早晨上班前的客人,坐下来安心吃早饭。

蒋夜凡看着那块小黑板上满满的都是满意,笑着对亦婉瑶道:“丫头,你看没有对我们的味道不满意的,都很满意。”

亦婉瑶高兴道:“还好开业一个星期还算可以啦,不过师父我担心的是繁华过后突然寂静了。”

蒋夜凡点头,道:“是不排除有些顾客,是来凑热闹的,不过我想只要我们东西好,大部分顾客还是会来的。”

“这样吧,我们趁热打铁再来一次促销!顺便加推购物办会员的活动,会员一个月内消费满活动金额了,下个月再购商品可以打折。至于打多少折,根据他上个月的消费总金额来。”

蒋夜凡,思索道:“这个方法可行,我来想想具体怎么实施。”

“对了,我们可以一个星期每天换不同的主打商品,当天就不再制作和推荐其它的六个商品。这样有些会员,如果他特别喜欢某个商品,我们可以特别为他定制!”

“恩,这个活动也可以,可以让那些会员觉得,他们在我们店里是特别的,是受到特殊待遇的。”

蒋夜凡思索一下,道:“可是婉瑶,这样我们会费事一些。”

“我们可以规定顾客一次性预定多少,才可以帮他制作啊!我想这个活动被多数人接受的话,应该还是不错的。”

“这样吧,我们规定每天早晨的九点到下午一点接受当天的预定,顾客可以进店预约,也可以电话预约。下午四点的时候顾客来取,但是这个活动我们暂时不要确定下来,先试用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蒋夜凡开口道。

“恩,到时候根据顾客的反响,再考虑要不要留下这个活动吧。”

亦婉瑶的店刚开不到三个月的时候,丫实在撑不住了,又聘了两个人帮忙。

司如去她店里看着又增加的人数,笑道:“小样的,你这不错啊!玩的风生水起的,你可以啊!”

蒋夜凡看着亦婉瑶笑着道:“她是最适合做这行的,她总是有新奇的品种出来。”

亦婉瑶,不好意思道:“哪有啊师父,我的新品种也没几种啊,还被淘汰了不少好吧。”

司如笑道:“好了,婉瑶你就别谦虚了,人家蒋师傅都认可你的点心了,你还谦虚什么啊!”司如是再清楚亦婉瑶不过的了,她喜欢一个东西就不会轻易放弃,就会一直专研。这一点也是她担心的东西,她这么一根筋,那么蒋夜凡还有机会吗?

“婉瑶,等你开第二家店的时候,我辞了工作给你帮忙怎样?”司如开玩笑道。

亦婉瑶随口道:“好啊,就怕我请不起你!”

“怎么会,你连蒋夜凡那样的大师傅都用得起,何况我这种小虾米了!”司如笑道。

蒋夜凡浅浅笑笑,没答话。他的心思连司如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可是那丫头就是不明白。

三人正说得起劲的时候,外面来客人了。

亦婉瑶正在擦着柜子没留意,蒋夜凡也蹲在那帮忙擦起来。

司如看着来人,笑道:“那个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烊了,今天所有的面包已经卖光了。”亦婉瑶店里的面包是不隔夜卖的,每到下午四点的时候店里就会打折促销全部商品。

乐乐笑笑道:“我今天不买东西,我是来找人的。”

司如疑惑的拍了拍亦婉瑶的肩膀,叫道:“婉瑶,有人找你。”

亦婉瑶放下抹布,看向来人,喜道:“乐乐编辑,你怎么找这来了啊?”

蒋夜凡起身,道:“你来啦。”

乐乐笑笑,对着亦婉瑶道:“婉瑶,你太不够意思了,你开了一家店都不告诉我一声的。”要不是她一直追着蒋夜凡问,他没办法告诉她了,只怕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亦婉瑶不好意思道:“不是啦,不是一直在忙,都没空联系大家嘛。”

乐乐看了看蒋夜凡,没再说话。他果然是还是喜欢婉瑶的,可以不顾一切辞了工作只为帮她。

“乐乐你吃饭了吗?你要没吃的话,我让师傅带你”她还在想着撮合那两个人。

司如干咳一声,开口道:“那个,婉瑶啊,我也没吃呢。你看人家乐乐大老远来看你,你怎么也得亲自请人吃一顿饭吧?好歹也让我这个股东之一,沾沾光是不?”司如那就是个人精,还能猜不出亦婉瑶那点心思?!想把蒋夜凡推给这个乐乐,她脑子烧坏了吧?!

亦婉瑶听着司如这么说,只好道“那好吧,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司如给领着一帮人去路边摊去了,去吃烧烤。

亦婉瑶坐那直道:“司如这不好吧,人家乐乐是客人,就请人家吃这个啊。”丫是不同意来着,可司如死活赖在那不肯走,丫也没办法。

乐乐急忙接道:“婉瑶没关系的,吃这个比较有感觉啊!而且我也比较喜欢这个,不用换地方了。”

司如听着乐乐这样说,一把就拉着亦婉瑶,给摁边上坐着了:“好了,知道你现在赚钱了,看不上这路边摊了!你的大餐留着,下次请人家乐乐吃!”

“那好吧,你们点菜吧。”亦婉瑶将那菜单推向中间。

司如不客气的一把拿起,点了一堆东西,又顺便叫了一沓啤酒。

亦婉瑶看着搬过来的啤酒,皱眉道:“司如就别喝酒了吧,明天大家可都有事情呢。”

司如拿起开瓶器就给开了几瓶,道:“明天有什么事情,我休息,估计乐乐也请好假了!”

“可是,我和师傅还要去店里啊!”亦婉瑶急道,她是一杯醉的主,这喝醉了可不好玩!

司如道:“亦婉瑶你别总是推三阻四的了,喝点啤酒能醉哪去啊!要是你真醉了,醉到去不了店里了,我和乐乐明天去给你帮忙!”

亦婉瑶不说话了,心里纳闷着,这司如今天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情绪这么高昂。

一会儿服务员把一部分烤好的东西端过去了,司如拿着那鸡翅,感伤道:“婉瑶你还记得吗?记得我们大学那会吗?”

亦婉瑶被勾起了回忆,笑道:“记得啊,好想回到过去。”

司如,咬了一口道:“大学暑假那会儿,蒋师傅可是经常请我们吃这些,当时你可开心了。”

“咳”亦婉瑶没想到她接下来冒出来的,是这么一句话,差点给呛着了。

“司如你提这些干嘛啊,快吃啊,不吃凉了就不好吃了。”乐乐还在呢,说这些她担心乐乐误会。

乐乐的手顿了下,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超乎她想象的早。

“婉瑶,那个时候你可喜欢吃翅尖了,蒋师傅每次烤好就给你端来!”司如说着,偷瞄了一眼那乐乐。

亦婉瑶拿起一个鸡腿对着司如那嘴巴就塞去,道:“吃你的,你当时不也吃了!哪那么多话?”丫心里想着,这司如不会是对蒋夜凡有意思了吧?

蒋夜凡尴尬的给她们三人盘子,每人递去一个鸡翅,道:“好了,都吃吧。”

乐乐拿起一瓶啤酒,对着亦婉瑶道:“来婉瑶,我敬你!祝你的店越开越好,财源滚滚!”她这恋失的多惨啊,没来得急告白就彻底失恋了啊!

亦婉瑶看了看一脸认真的乐乐,犹豫了下到底是拿起酒瓶了。

乐乐咕噜噜一瓶酒灌了下去,亦婉瑶咬牙也给喝了下去。

司如看着喝得起劲的两人,也拿着酒瓶加入了。

乐乐反正总是有借口让亦婉瑶喝了那酒,喝到最后丫自己拿起酒瓶就往肚里灌!

司如喝了两三瓶不喝了,和蒋夜凡旁观着那两个喝疯的女人。

乐乐抓着一串烤好的鱿鱼,摇摇晃晃的指向亦婉瑶道:“婉瑶我祝你幸福,我祝福你们!我承认我失败了,败的好惨!”

亦婉瑶抓着她摇摇晃晃的手,对着那鱿鱼咬下去道:“你别祝福我,我,我祝福你!我”

“呜呜呜”话还没说话,亦婉瑶就哗一下哭起来了。

司如傻眼了,这什么情况,刚刚还吃的好好的呢。

乐乐的酒一下也被这丫吓醒了几分,楞在那里看着趴在桌子上哭的稀里哗啦的亦婉瑶。

“我被抛弃了,我被墨迹航撵出来了!他结婚了,他和别人结婚了!”丫边哭边说着她那悲催史。

“我不喜欢他的时候,他不让我走。我喜欢他了,却被他撵出来了!我是不是太失败了,我,我”

司如看着她那狼狈样,道:“好了,好了,婉瑶我们回去吧。”说着就去拉起那丫的胳膊。

亦婉瑶一挥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不去,不去!我要去找他,去找他!我要告诉他,很想他”说着就不分东南西北的乱转一头。

司如是个急性子,一把扯着她,吼道:“你丫的找屁找,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上赶着去找不快活!亦婉瑶,你丢不丢人啊!”

亦婉瑶看着她那凶巴巴的样子,撇嘴趴在司如怀里哭道:“你凶我,连你都凶我了!我,我好难过啊,你们怎么可以都这么对我呢,你们怎么可以”

“快,跟我回家!”看她那德行,还真是够丢人的了。

亦婉瑶一下子推开司如,赖在地上继续哭道:“不回去,我没有家!我没有家了!我就是很想墨迹航!”

司如楞住了,这什么跟什么,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瞥了眼还做在那的乐乐和蒋夜凡,道:“哎,那个蒋师傅麻烦你找个地方给乐乐休息,我这,我这脱不开身了”

蒋夜凡看了眼哭的稀里糊涂的亦婉瑶,对着乐乐道:“走吧,我带你去找住的地方。”

他们一走,司如也就不顾及什么形象了,连拖带拽的将那丫扯去马路边打车去了。

亦婉瑶上了车还不安稳,一个劲的倒腾。一会说墨迹航是负心汉,一会说司如是个混蛋,一会又说起梁兴卓。

司如也懒得搭理她了,由着她闹腾去吧。闹腾足了她就安稳了,早知道她喝醉了这副德行怎么她都不会让她喝酒啊!

司如心里可悔死了,她这还真是名符其实的自作孽不可活!

幸好到家的时候亦婉瑶安稳不少,她要是把她儿子吵醒了,看她不弄死她!

蒋夜凡给乐乐找了个宾馆,把她送去房间他就准备回去了。

乐乐一把抱住了蒋夜凡的腰,将头靠在他的怀里。

蒋夜凡掰着她的手道:“乐乐你别这样,很晚了,我回去了!”他其实心里一直清楚乐乐的想法,可惜的是他的心里没有她。

“夜凡,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呢?我就在你眼跟前啊,这样你都看不见我吗?”她知道他爱她,爱得很辛苦。可是他不知道,她爱着他也同样很辛苦吗?

“乐乐,我们是朋友,你喝醉了。”

乐乐抬眼看着他道:“我没醉,我没醉!我还知道我喜欢你,我不会醉的!”

“夜凡你喜欢婉瑶,可是她不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能看看喜欢你的我呢?你爱的很辛苦,我爱的也一样很辛苦啊!”她歇斯底里道。

蒋夜凡不说话,她死劲拽着他的胳膊,继续道:“为什么要让我们三个人都辛苦,你完全可以选择我啊,你选择我吧,我求求你选择我吧!”

“乐乐!别闹了要是感情可以那么随便的话,我也宁愿亦婉瑶现在已经忘记墨迹航,选择我!”他毫不留情的表明立场。

乐乐颓废的松开他的胳膊,自嘲道:“我失态了,对不起,我,我失态了!”她是没醉,即使之前有些微醺,那么现在她也清醒了!是被他的无情,给狠狠泼醒的!

“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蒋夜凡说完转身出去了。

寂静的夜里,三个人的不眠夜。司如看着酒醉的亦婉瑶一整夜没怎么合眼,乐乐一个人坐在房间的床上发着呆。

蒋夜凡坐在客厅里一根根的抽着烟,他极少抽烟,只有很烦的时候才会抽几根解解烦。

亦婉瑶一整晚梦呓不断,除了墨迹航还是墨迹航。

司如看着她低低的自语了一句:“傻瓜,亦婉瑶你这个大傻瓜!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惦记着干嘛。”她早该意识到了这丫头没有她看得开的,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复原,她只是暂时压抑住了自己对墨迹航的感情罢了。墨迹航到底为什么要出现,扰乱周围的人的生活,又为什么就这么突然说放弃就放弃了

司如不知道的是,亦婉瑶也曾经想过为什么墨迹航要出现,如果他从来都不出现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伤心。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没有原因,该发生的事情就是会发生。就像,就像她最终还是离开了他一样

第二天早上丫醒来的时候,司如已经趴在她床边睡着了。丫看了下手机已经九点,急急忙忙洗漱好饭都没来得及吃,就直奔店里去了。

到了店里的时候,蒋夜凡和其他几位员工已经到了,亦婉瑶有些不好意思抓了下头发道:“不好意思,我睡晚了。”

蒋夜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身进了后面的厨房。

丫悻悻的跟着进去,看着他手上端着的盆子,走过去就要接过:“师傅我来吧。”虽然她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是她还是看出来蒋夜凡今天不太高兴了。

亦婉瑶今天出来的急头发没来得及扎起来,一下黏在了盆口上去了,丫没注意到。

“婉瑶去剪了你这长发吧,你看都掉进盆里去了。”蒋夜凡捻起那几根头发,举到亦婉瑶跟前。

丫看着他手上的几根头发,没吱声。

“这要是顾客看见了,谁还敢吃我们做的东西。虽然这种几率很少,可是我们也该提前防范于未然的不是。”他继续道。

丫深吸一口气,道:“好,我知道了,找个时间我会去剪的。”

蒋夜凡端过她手里的盆子,道:“现在就去吧,今天早上给你放假,你去整理好你的形象再过来。”

亦婉瑶在那磨磨蹭蹭的,还不打算去的样子。

“去啊,舍不得?”他觉得没什么好舍不得的啊,反正剪了也会再长的啊。

亦婉瑶脱了那店服,道:“没有舍不得,我这就去。”

坐在那理发店里,理发师看着她笑道:“小姐想怎么剪?”

亦婉瑶抬眼看见镜子上挂着的那个图片,指着上面道:“就剪成这样吧。”

理发师看了一眼,手里那剪刀咔擦咔嚓舞动起来。

亦婉瑶伸手接过一缕正要落下的头发,拿在手里看起来。她还记得,有一个人曾经说过:婉瑶你的长发很美,要一直留着它。那些过往的片段一下下向影片一样,一遍遍从亦婉瑶的脑袋里闪过,好像都发生在昨天一样

“好了,小姐你看看哪里不满意,我再修修。”理发师出声打断了亦婉瑶的回忆。

亦婉瑶噙着眼泪的眼睛,看着镜子有些模糊的自己,道:“很满意,很好看。”她告诉自己,她不一定只适合长发,短发也一样好看。

理发师看着她那样子,本来想赞美的话噎在喉咙里没敢说出来。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不舍得那头长发。

付钱的时候,那个理发师忍不住开口道:“小姐你要是真的很不舍得那些长发的话,我帮你包起来,你带回去吧。”

亦婉瑶笑笑道:“不用了,带回去也没用了啊。”说完就出去了。

亦婉瑶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出了那理发店,后脚立即有人进去买了那些她剪掉的头发。

当亦婉瑶顶着一个新发型回到店里的时候,店里那些人都惊呼:“老板娘这个发型很适合你啊,你这样看上去整个人都精神不少了呢!”

亦婉瑶不自然的习惯性摸了摸头发,道:“是吗,随便剪的。”

店里有个年纪稍小的女孩子,立即一脸羡慕道:“我也想去剪这种**头了呢,好漂亮。”

蒋夜凡出来,看了一眼亦婉瑶道:“回来了,就来帮忙!其他人该干嘛都干嘛去,拍马屁可不给你们发工资的!”

他的语气有些严肃,那些人立即乖乖散去了。

亦婉瑶平时在那些员工面前是没有什么威慑性的,也就蒋夜凡会吼两句。

亦婉瑶进了厨房,看着还一脸严肃的蒋夜凡道:“师傅你今天怎么了啊?是不是我迟到了,你不高兴啊?”蒋夜凡是个什么事情分得很清楚的人,丫猜测着是因为她迟到所以他生气了。

蒋夜凡手里那搅蛋器哐一下扔一旁去了,看着她道:“亦婉瑶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还要不要干活了!”

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就她不知道!让他怎么说?!

亦婉瑶吓的惊了下,小声道:“好嘛,不说就算。”亦婉瑶觉得他今天难道吃了火药了?

没安静了一会,丫又开口道:“咦,乐乐怎么还没过来啊,难道她出去玩了?”

“她回去了,早上让我跟你说一声,我给说忘了。”他淡淡道。

亦婉瑶懊恼道:“哦,这样啊。早知道她这么早回去,我真该给你放假一天,好好陪着她出去逛逛,你看她难得”

丫一下看见蒋夜凡那眼神,吓得不敢吱声了:“那个,我又说错了吗?”

蒋夜凡白了她一眼端着盆子去了桌子的另一头,不打算再搭理亦婉瑶。

丫鼓了鼓嘴巴子,不明白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乐乐走了,所以他伤心了?他一伤心,就对着她撒气来了?

司如抱着孩子来店里的时候,一下看见丫那头发剪了。站在那玻璃外面,对着丫一个劲的招手。

亦婉瑶无奈只得放下手里的活,出去了。

司如摸着她那短发道:“这么一剪,你看着倒是有点职场女性的味道了。”只是还是欠缺那份干练!

亦婉瑶摇了两下头,道:“好看吗?”

司如看着她那臭美的样子,狠狠一拍她那脑袋,道:“德行,不就换了个发型,至于给你得瑟成这样吗?”

亦婉瑶忽然想起什么来,将司如拉去一旁问道:“司如,我昨天没有乱说什么吧?”

司如道:“你指什么?”

亦婉瑶急道:“哎啊,什么都有,我都胡说些什么了啊?”

司如摇头:“没有,你喝完就睡觉了。跟头死猪似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拖回家去。”除了说她很想墨迹航以外,还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

亦婉瑶放心了,没胡说就好,幸好没胡说。

“可是乐乐今天一早就走了呢,我都不知道。”

司如白了她一眼:“她走了就走了呗,你还能去看着她去啊!”

“可是蒋夜凡今天很不高兴的样子,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乐乐突然走了呢?”丫皱着眉毛思索着。

司如装模作样朝着她挥了两下腿,道:“我说亦婉瑶你能别这么笨吗,你是不是觉得乐乐喜欢蒋夜凡,蒋夜凡就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啊?”

“婉瑶人家蒋夜凡也有选择自己感情的权利好吗?不要你在这瞎掺和,感情自由!你懂不懂,到底懂不懂啊?”乐乐再有意思也没用,就像蒋夜凡再喜欢亦婉瑶也没用一样的!

亦婉瑶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凶什么啊,好好说嘛。”丫在想他们今天都吃了什么炸药了,都这么冲!

“姑奶奶我昨天看了你一晚上,你说我能不逮着机会好好说说你么!”司如不客气道,想起昨晚上,她真是憋屈死了!

亦婉瑶走过去,拉着她那胳膊道:“好吧,你辛苦了。可是,说到底要不是你非要喝酒,我也不至于醉成那样。”

司如狠狠瞪了她一眼,眼看就又要发火了。丫反应极快的松了她那胳膊,一溜烟闪进去帮蒋夜凡去了。

门外墨老爷子远远看了一眼亦婉瑶那店铺,对着司机道:“开车,回天水园。”

司机犹豫道:“这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亦小姐吗?”

墨老爷子叹息道:“不去了,我现在出现对婉瑶来说未必是好事。”既然她好好的,他也就放心了。

司机点头,开着车离开了。

其实开始的时候亦婉瑶不是没有幻想过,墨迹航突然出现告诉她一切都是一场误会的,可是后来他真的彻底在她生命里消失了一般。她也就不去期望了,她总是不停告诉自己他和她真的已经没可能了

店开了半年的时候亦婉瑶就从司如那搬了出来,自己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住着。

司如是不愿意她花这份冤枉钱的,直说让她别搬了,留着那钱给她儿子买奶粉吃也是好的。

亦婉瑶不同意,她是不好意思在住在司如那里继续打扰她和司母了。死活说通了司如,蒋夜凡帮着她把东西给搬了出去。

亦婉瑶本来是不打算叫蒋夜凡过来帮忙的,可是司如偷偷给他透露了消息。

司母看着那蒋夜凡,背地里跟司如嘀咕:“那蒋先生是不是,看上婉瑶了?”

司如笑道:“妈,这你都发现了?”你看看连个老太太都发现了的事情,亦婉瑶那猪就是稀里糊涂的!

司母,道:“傻子才不知道,我看那蒋先生挺不错的,你得劝劝婉瑶。”

司如叹气道:“哎,我说要有用啊。就婉瑶那猪脑子,一根筋死拗的主!”不等她自己想明白了,别人再怎么说也是没用的。

司母顺便道了句:“你可别跟她学啊。”言下之意,有适合的你也可以来往来往。

司如自然是明白她话里那意思,可是现在孩子小,她还不想去想那些事情。

司母看着她不说话,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算了,她们都不小了,她不去操那个心了,她把她那孙子带好就成。

墨迹航那边平江是一副打算死磕到底的模样,墨迹航答应和他那女儿办了婚礼他还不放心。当时真看见他那女儿的时候,连墨迹航都不由的赞叹平江的保密工作!

平江给那些人的解药,解决了原来的痛苦同时又增加了新的折磨。墨迹航看着那群人被反复折磨着,心里到底也不怎么好受。

韩进这次说,让墨迹航支撑到底,他那边尽快研究出来解决的药品!不然每次他研究到一半东西又换了,很麻烦又没成果!

关于之前平江举报的鹰里面的非法交易,平江也不知从哪找了个替死鬼,说是他自己弄错了,局子里也就不管了。

许俊安看见这个情况是最欢喜不过的,不用里外为难了,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帮助墨迹航了。

墨家再没有人敢提起亦婉瑶那个人,吴妈好几次想脱口而出,最后关头都忍住了。

背地里壮着胆子问了柳旭,柳旭没多说什么只道很好。那丫头现在面包店开的风生水起的,不是很好是什么。

墨远自从亦婉瑶走了之后,也另寻了一处宅子住,说在家里住的憋屈。他不是没有偷偷关注过那丫头的,她开店的时候他本来想去送比钱过去的,可是一想还是没去。怕他那么一去,又勾起了那丫的伤心往事。

墨家彻底又恢复了亦婉瑶不在之前那种状态,只是自从亦婉瑶离开之后墨迹航有空了基本每天都回去,再晚都回去。

冬天快过年的时候,亦婉瑶就把借司如的钱给还了。

司如看着她给拿过来的那沓钱道:“你干嘛啊,你跟我分那么清楚干嘛。”她那店是盈利了,可是多留点钱备着总归是好的。

“你先收着,我要的话,你再给我。”丫看着她道。

司如白了她一眼,不再推辞了。

亦婉瑶看着她怀里的孩子,道:“司如你就不考虑考虑”上次她在司如家门口看见一个男人追着她,要给她送花来着。这事她可没敢给司母讲,怕她知道了空欢喜一场。

司如皱着眉毛,道:“婉瑶,其实最近梁兴卓又联系我了。”这件事她本来不想说的,可是她烦啊,得找个人倾诉一下。

“哦。”亦婉瑶想着他是孩子的父亲,怎么样都会有些联系的吧。

“他说,他想离婚和我复婚。”

亦婉瑶惊讶的看着司如,楞了好一会才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司如犹豫起来,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有时候觉得他真的是太随便了,我担心我们再复婚他到时候意志不坚定又”

亦婉瑶,看着那孩子道:“如果为了孩子的话,梁兴卓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亦婉瑶也有些不太相信那梁公子起来。

“我就是为了孩子考虑,才犹豫了啊。”

“司如要是他真的离婚一心想和你复婚的话,你就让他到你这先住一段时间,看他表现!”亦婉瑶道。她心里猜测着,梁兴卓再怎么不好,司如也没法做到真跟陌生人一样对他的。她子啊她面前那些果断,有一部分都是装出来的。

司如点头,道:“恩,再说吧,不行就这样好了!”她顿了下,继续道:“婉瑶,那你呢?”

“我”

(快捷键 ←)上一章:93撵她出去 返回《强宠,丫头你往哪逃》目录 下一章:95淡定相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