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5淡定相遇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10965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司如看着她那吞吞吐吐的样子,无力道:“算了,当我没问好了。”

    亦婉瑶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却想着,现在他好吗?

    司如看着她那出神的样子,不客气的对着她那脑袋就是一下:“喂,亦婉瑶你发什么楞啊!你不会还在想着那个墨迹航吧?”

    亦婉瑶扯了下嘴角道:“没有,我没有。”

    司如不再说话,有没有的说了不算,她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婉瑶我跟你说,从你离开墨家的那一刻起你跟他就是不可能的了,他说叫你离开你就得离开,那样的男人你还想着他干什么!”

    “那你呢,梁兴卓不也娶了别人吗?你不是也在考虑原谅他?”丫不客气道。

    司如被她这么一说,一时语塞,顿了下继续道:“我跟你不同啊,我是为了孩子啊!再说了现在是梁兴卓求着我复婚啊,你呢?墨迹航又没有回来找你,你还,你还想着他干嘛啊。”

    亦婉瑶咬着嘴唇没再说话,司如说的是没错,可是忘记一个人真的没那么容易

    “我知道啊,我会忘记他的。你看我现在活得很好啊,我已经忘记他了”

    “好了,抱着我儿子,我们出去逛街,今天我请客吃饭。”司如不想继续跟她纠缠关于墨迹航的话题,忘没忘的她不需要知道,她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亦婉瑶接过她塞过来的司明齐,跟在司如后面去了。

    司如逛了一圈买了几件衣服,给丫也挑起来了。

    亦婉瑶看着她手上拿着的那高跟鞋,直摇头道:“不行,不行的,我穿不来那么高。”

    司如一把拉过她坐下,拖了她那鞋子就给套上去了:“好了,走两步试试。”

    亦婉瑶放下孩子,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

    司明齐在一旁咿咿呀呀的叫着:“好,好看”正是学话的时候,说的不是很清楚,可还是勉强可以听出来。

    司如拉着她走到镜子跟前道:“看看啊,我儿子可都说好看呢!”

    亦婉瑶看着镜子里那个突然高了几公分的自己,道:“不行,我穿着它我走不了路。”

    “什么不行,今天你就穿着这鞋子跟我回去!”司如说着就拎起她那双旧鞋,付了钱牵着孩子就出去了。

    亦婉瑶给急的不行,转身就要去追。走了两步还真不行,她又回去那家店给换了一双平底的。

    追上司如的时候,司如低着头看着她脚上那双鞋子,给气的不行!抬手就戳她那脑袋瓜子:“亦婉瑶你就这么点出息了!穿个鞋子你都穿不来!”

    丫站那嘀咕道:“穿的不舒服,再漂亮也没用啊。”

    “你”司如语塞了,还真是她说的那个理。

    亦婉瑶笑呵呵的走去签过司明齐的另一只手,道:“明齐乖,干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刚刚学会走路的司明齐,摇摇晃晃的欢喜的跟着亦婉瑶去了。

    司如拎着丫那鞋子,不太高兴的跟着。

    亦婉瑶和司如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丫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蒋夜凡打来的。

    电话里蒋夜凡不太高兴道:“婉瑶回来一下,有人找。”

    亦婉瑶问了句是谁,他没说就给挂了。

    丫看着挂掉的电话,心头越发跳动起来,会是谁呢?是他吗?会吗?!

    没来及跟司如说去哪,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司如看着那丫慌慌张张的样子,对着司明齐道:“以后别跟你干妈玩了,看她瞥下你就走了,都不说去哪!”

    亦婉瑶打车到了店门口的时候,看着门口不远处停的那辆车,丫失望了。那车,不是他的

    进去的时候孙剑新正背对着她,她走过去笑道:“剑新,你怎么来了?”

    孙剑新看见她喜道:“婉瑶,我总算找到你了。”自从电视上放了墨迹航娶妻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在找她。

    亦婉瑶笑笑道:“有事吗?你怎么都不打个电话,就突然来了?”丫显然已经忘记她号码换过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他的事情。

    “你原来的号码打不通了,我联系不上你。”他看着她淡淡笑道。

    “你头发剪了啊,不过剪掉也不错。”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梳着一个长长的马尾。她站在车站出口茫然的望着,看上去特别纯净,那个时候她还小,他也还小。一眨眼又过了几年,他们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都成长了不少。

    亦婉瑶尴尬的摸了下头发,笑笑道:“剑新你吃饭了吗?我带你去吃饭吧?”

    蒋夜凡从里面出来了,看着亦婉瑶道:“正巧我也还没吃,带着我一起不碍事吧?”

    “怎么会啊师傅 ,那我们一起去吧。”

    饭桌上,亦婉瑶开口道:“剑新你和刘小姐还好吗?你们有宝宝了吗?”

    孙剑新闻言尴尬的咳嗽一下,道:“还没有。”

    亦婉瑶笑眯眯道:“那你抓紧啊,我看司如的孩子就很可爱呢!生个孩子吧,小孩子很好玩。对了,刘小姐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啊?”丫难得见老朋友,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

    “她很忙,没时间。”孙剑新冷冷道。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蒋夜凡开口道:“那个婉瑶,下午要是你吃完饭没事的话,今天别休假了跟我一起回店里去。今天店里比较忙,预定的客人比较多。”

    亦婉瑶“哦”了一声,道:“那我下午跟你一起回去吧啊,反正我的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婉瑶,你有没有打算开分店?”孙剑新开口道。

    亦婉瑶楞了下,道:“分店啊?暂时还没有想过哎。”

    蒋夜凡道:“慢慢来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婉瑶如果你希望你的面包被越多的人喜欢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应该注册自己的商标,慢慢拥有自己的品牌。”孙剑新看着她道。

    “好遥远啊,其实我没有想那么遥远啊。”

    孙剑新一本正经道:“不遥远,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

    亦婉瑶犹豫道:“还是不要了,我要弄的话我自己想办法。我已经欠你太多了,我不希望再继续欠你。”

    “现在一个店已经够我忙的了,我暂时还没精力去想其他的,谢谢你的好意。”

    “额,那个婉瑶,孙先生,既然吃完了,我们回去吧。店里长时间没人,毕竟也不太好。”蒋夜凡开口道。

    说着拿起亦婉瑶一旁的包包,带头出去了。

    孙剑新把他们送去地点,呆了一会就回去了。他是彻底明白了,即使现在没有墨迹航,她也不会考虑接受他了。从她选择墨迹航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再没有开始的可能。

    “婉瑶,你说人为什么总是要做那么多无谓的事情?”蒋夜凡突然开口道。

    丫犹豫了一下,道:“无谓?不会啊,只要对得起自己就好啊。自己决定应该要做的事情,怎么会无谓呢?”

    “可是有些事情明知是得不到回报的,还要义无反顾的去做,你会所这是为什么?”

    “额,因为你想呗,你期望得到回报呗。因为你还期望,所以你就”丫说着忽然就想到了她自己,她一直忘不掉墨迹航,不死心,是不是因为她也一直期望着?

    “所以你还在期望墨迹航吗?”蒋夜凡看着她一脸认真道。

    “没有,我没有!”亦婉瑶急急的辩解道。

    蒋夜凡不说话了,越否认就越是事实,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离过年越来越近,年味越来越浓的时候,亦婉瑶就越发的伤感起来。

    司如看着她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道:“怎么了你,最近都心不在蔫的。”

    “我想回去看看我爷爷,看看家里人。”

    亦婉瑶并没有提起之前在墨家发生的任何事情,所以司如并不知道亦婉瑶其实早已经跟失散多年的亲人联系上了。

    “虽然我挺讨厌你家那些人把你送去孤儿院的,可是毕竟也是唯一的亲人了,你要想回去就回去吧。”司如开口道。

    亦婉瑶点头道:“恩,我去帮他们买些东西,这几天我就回去一趟吧。”

    “要打算今年回去过年吗?”司如问道。

    亦婉瑶摇头道:“不知道,看情况吧。店里也比较忙,也许不会回去过年吧。”她还不知道回去她大妈一家会是什么反应,如果他们留她过年的话他们会吗?

    “恩,也是。要是他们一时接受不了的话,你还是回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吧。”司如道。

    亦婉瑶带着东西再次回到亦老子身边的时候,她那大妈和姐姐见了她就像避瘟神似的远远躲开了。

    亦婉瑶拿出给他们带的礼物,她们两个也只是站的老远的接过去就走开了。亦婉瑶心里有些奇怪,这次她回来她们居然没有酸她一下,这么安静让她有些不习惯。

    亦老爷子抓着丫的手,直道:“你看你回来就回来吧,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亦婉新站得老远道:“爷爷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离她远些!她丈夫可是黑社会的,一个不高兴说让我们没命就没命了!”想起那次在车里看的那玩意,她到现在都心有余悸的。

    亦婉瑶楞了一下,随即道:“他不是黑社会的,他也不是我丈夫,我们已经分手了。”

    亦婉新一听,随手将手里那东西扔给她妈妈,走过去看着她道:“真的?”

    亦婉瑶点头,没说什么。

    亦婉新幸灾乐祸道:“分手好啊,那么个杀人恶魔,早该分了!”心里想的是,没有有钱男人给你撑腰,看你还能咋胡什么!

    “那你这么多东西,是他给你的分手费买的吧?他给你多少分手费啊?”亦婉新继续道。

    亦婉瑶面上有些难看了:“姐,他没给我分手费,这钱都是我自己的,我自己”

    “哈哈,亦婉瑶你恶不恶心啊,可不可怜啊!你白给人睡了那么久啊,最后连分手费都没拿到啊,我还以为你多大本事呢!也就一个给人白睡的主!”亦婉新讥讽道。她在墨家可是吃了不少亏,现在这丫头没人给撑腰了,得好好的讨回来!

    亦婉瑶气道:“姐,你说话别太难听了!”

    亦婉新上前推搡着她,道:“我就这么说了,你想怎么着?你能怎么着啊?”

    亦婉瑶一下子被她推搡在地上,抬眼皱着眉看着她。

    亦婉新还不罢休,还想走过去推搡亦婉瑶。

    亦婉瑶那大伯出来了,一把抓住了亦婉新的手给搡到一边去了。

    对着坐地上的亦婉瑶道:“起来吧,别跟你姐计较。她是粗人,不像你上过大学。”

    亦婉新一听不高兴了,她那爸爸今天怎么回事?帮着那死丫头说起她来了,到底谁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爸,你让我好好教训教训她!我在墨家可被整的很惨啊,我不教训教训她我这口气出不来!”亦婉新指着亦婉瑶吼道。

    亦老爷子拿起那拐杖对着亦婉新的腿就是一下:“你个不孝子,你还好意思说!我打死你,打死你个专门欺负人的主!”

    亦婉新暴跳着躲到一旁去了,躲在她父亲的身后!

    亦婉瑶走过去拦住老爷子道:“好了,爷爷我没关系的。”

    亦老爷子收了手,站那直叹气:“都是我把她给惯坏了,惯得口无遮拦,好无礼数!”

    亦婉瑶见这情况,道:“爷爷你别生气了,我不该回来的。”

    老爷子叹气:“哎”这个家他一向不做主,搞成这样他也是有责任的。

    “好了爷爷我回来看你好好的,我也安心了。我回去了,回去晚了要没车了。”亦婉瑶说着偷偷揣了一张卡塞在老爷子手里。

    “爷爷,你以后多多保重身体,我回去了。”这个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想以后她也来的很少了吧。给老爷子留点钱,她也就放心了。

    亦婉瑶不知道是,她一走亦婉新立即跟老爷子要了那张卡。

    亦老爷子给气得的半死,亦婉新拿去银行一看里面有五万块钱!立马全取了出来,和人打麻将去了!

    大年三十前一天时的候亦婉瑶就给所以员工都放假了,她一个人在那撑着那么一间门面。

    本来蒋夜凡是不同意的,可是亦婉瑶非坚持这么做,他没办法。

    三十那天晚上的时候,丫一个人在店里守到八点钟关了门。

    丫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厚厚的手套一个人在有些寂静的夜里走着。

    蒋夜凡拿着热腾腾的饮料追过去的时候,丫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感动的想哭!

    她看着他动的通红的手,吸吸鼻子,道:“师傅,你怎么没回去和伯母他们一起过年啊。”

    蒋夜凡抓着她那手,将那饮料放在她手上:“他们在外省啊,我赶不回去了啊。过年了车票不好买啊,你知道的吧?”

    亦婉瑶拔了手套,握着那饮料,喝了一口道:“那没关系,我们正好可以一起过年了。”原来他和她一样,都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

    “婉瑶,今天我们不回去了,我们去外面唱歌?”他不会告诉她,为了陪着她,他退掉了早已定好的车票。只是因为,怕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太孤单

    “好,那”话还没说完亦婉瑶那电话响起来了,是司如打来的。

    “喂,司如怎么了?”

    “你还敢问怎么了?!我一个月前就跟你说了,大年三十到我这里吃饭!结果呢?你倒好,害的我们在家等这么久!”司如吼道。

    亦婉瑶不好意思道:“哎呦,那个我忙忘记了啊。”都那么久的事情,她哪能时时记得啊。

    “好了,我不跟你废话,打车赶紧的给我滚过来!”

    “可是,那我带着蒋师傅去方便么?他没买到车票,所以”亦婉瑶询问道。

    “带来啊,这还要问啊!你是猪脑子啊亦婉瑶,快点过来,菜都要凉了!”司如说完就给挂了。

    亦婉瑶拉着蒋夜凡好不容易打了个车,到司如家里的时候,丫赫然看见坐在沙发上陪着孩子玩游戏的梁兴卓。丫给楞在那里了,这也就一年多的时间不见,梁兴卓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瘦得不行了。

    梁兴卓也正好抬头看她,冲着她笑笑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

    “不好意思,我也来打扰你们了。”蒋夜凡开口道。

    司如道:“夜凡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大家都是出门在外,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司母也道:“是啊,来,快坐下吃饭吧。”

    饭桌上蒋夜凡提议道:“本来我是打算和婉瑶去唱歌的,要不我们吃完饭去吧?”

    司如来了兴趣,道:“好啊,这方法挺好的。”以往他们都是坐家里看晚会守岁,还从没试过在外面过年三十呢。

    梁兴卓,笑道:“我也去!”

    司如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亦婉瑶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额,那个,梁伯母同意吗?”她本来是想问梁兴卓的新夫人同意么?可是一想还是改口了,怕司如听了不高兴。

    梁兴卓沉默了一会道:“我和她离婚了,我妈气得不想管我了。”

    司如对着亦婉瑶道:“别搭理他,让他在家带孩子!”她一个人带了这么久,也该让他也尝尝带孩子的滋味!

    梁兴卓开口道:“我现在是彻底无处可去了,我妈封了我所有的银行账户,我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既然还是要离婚,你当时为什么要和她结婚啊。”亦婉瑶忍不住开口道,丫就是有些替司如不平。凭什么他说离婚就离婚了,说想回来就回来了?

    “因为我妈以死相逼,我没办法就同意结婚了。”梁兴卓解释道。

    亦婉瑶接道:“那你妈要是以后再那么做呢?你是不是还是要抛弃司如?”

    “不会了,我再也不会陪着她无理取闹了。我也不会再让司如和孩子,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梁兴卓保证道。

    司母一听这话是最满意的了,开心道:“来,来,大家快吃饭,这么多菜不吃完多浪费啊。”

    其实司如那心里早就有想法了,即使她心里对这梁兴卓还抱有期望,但是她也不会轻易和他复婚了。先生活一段时间再说吧,他要是真心的话她再考虑。

    吃了饭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去了,孩子留给司母一个人呢在家带着。

    谁都没有注意到,司如家楼下一处隐蔽的地方早就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

    到了ktv司如抓着那话筒就开始嘶吼起来,其他的几个人看着她在那闹腾。

    梁兴卓举起桌上那酒瓶,对着蒋夜凡道:“来,我们来喝一杯吧。”

    亦婉瑶看着他们两个碰在一起的酒瓶,也拿起一个加入了。

    司如走过一把夺了她手上那酒瓶,道:“你还是别喝了,你喝醉了我可没劲送你回去了!”她现在可是真怕了她了。

    亦婉瑶掰了她那手道:“哎呦,少喝点不会醉的啊!今天难得这么高兴啊,司如你就别扫我的兴了!”

    梁兴卓也在一旁起哄道:“司如,你就让婉瑶喝点吧,少喝点没事。”

    司如瞪了一眼梁兴卓,到底是松手了。

    最后就是两个女人在那嘶吼了近一晚,两个男人醉倒在包间里睡了一晚。

    司如索性不去管他们了,几个人在里面呆了一夜。

    天亮的时候那两人还没醒,司如不客气的抓起梁兴卓那衣领,揪着那耳朵对着里面叫道:“起来,起来!快点起来!”

    梁兴卓揉着有些发昏的脑袋,做起来道:“怎么了?怎么了?出事了?”

    司如指着蒋夜凡对梁兴卓道:“去叫醒他,我们回去!”说着拉起那丫就往外拖,准备打车回去。

    亦婉瑶站那马路边道:“我还得去店里面啊,要不你们先回去吧!”

    司如对着她那脑袋就是一个暴栗:“今天初一准许你放假,去挂个牌子说休假三天!”

    亦婉瑶犹豫道:“这,不好吧。”

    “不好什么啊,你现在是掉钱眼里面去了啊!平时没日没夜的忙也就算了,这都过年了你还这么拼命!你也得为人家蒋师傅考虑考虑吧,人家为了你可是一天假都没休!这难道过年了,你还不让他过几天舒服日子?!”

    亦婉瑶嘀咕道:“我给他放假了啊,我去又没让他去。”

    “你去了,他还不得跟着去啊!你说说人家跟你辛苦这么久了,这难得的休息天你还不带着人家逛逛啥的,我说你得多抠门啊!”蒋夜凡舍得让这丫一个人去看店就怪了!

    “好啦,好啦,我不去好了吗。”丫本来觉得不是什么大事,这被她一说好像多严重似的了。

    司如见她同意思了,也不在说什么了。她是挺心疼蒋夜凡的默默付出的,也不知道他的那些付出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亦婉瑶安安稳稳的在家歇了三天,年初四的时候丫去开了那店门。把里面好好的打扫了一番,蒋夜凡也跟着去了,其他的员工亦婉瑶都是让她们初五过了再来上班的。

    乐乐站在门口的时候,他们两个还在认真的擦着柜子。

    她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蒋夜凡。

    过了好一会,亦婉瑶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她来了。

    丫急忙走过去,拉她进来高兴道:“乐乐你怎么每次都是突然袭击啊,你看我都没有去接你。”

    乐乐看着亦婉瑶道:“婉瑶我无处可去了,你会收留我吗?”她想过了,她爱蒋夜凡她不想放弃。既然他能一直守着亦婉瑶,那么她也可以一直守着她。他不怕付出的得不到回报,那么她也不怕!

    他喜欢做面包做这些点心,那么她就陪着他一起做他喜欢的事情!

    “好啊,你要是真的没处可去,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啊!”丫心里是有些清楚的,乐乐来她这里无非就是为了蒋夜凡。

    “你来干嘛,这里的工作不适合你,你还是回去吧!”蒋夜凡不客气道。

    乐乐笑道:“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这里婉瑶是老板,她说我可以我就留下。对吧,婉瑶?”她来到时候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无论他怎么凶她,她都不可以轻易放弃!

    乐乐拿过婉瑶手里的抹布就开始擦起来,亦婉瑶看着她带来的那个箱子道:“乐乐你连东西都带来啦?”

    乐乐应道:“恩,不是跟你说了,我现在没处可去了。我现在可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婉瑶你可千万别抛弃我啊。”

    “那你住我那里去吧,好吗?”亦婉瑶开口道。

    乐乐喜道:“好啊,只要给我住,哪都行。”

    “婉瑶你那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怎么住两个人啊,让她回去!瞎胡闹什么啊!”蒋夜凡开口道。

    “哎呦,夜凡师傅你别这样嘛,乐乐连东西都带来了啊,你让她去哪啊。”

    “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啊!等我稳定了,我出去租房子。”乐乐道。

    蒋夜凡闻言拿起她那个箱子就往外拎:“租什么房子,没事找事!赶紧回去好好工作,别胡闹了!”

    亦婉瑶急急过去,夺过蒋夜凡手里那箱子道:“师傅你今天到底怎么搞的啊,乐乐来都来了,你还赶她走!”

    “婉瑶你也跟着她胡闹,你”

    “好了,师傅不许你再说了!这里我是老板,我说了算!”丫给急的老板架子都端出来了。

    蒋夜凡瞪了她一眼,愤愤的转身到后面去了。

    亦婉瑶将乐乐那箱子放好,看着她道:“乐乐你别介意啊,师傅他今年没有回家过年,他脾气有点暴躁啦。”

    乐乐强笑道:“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没关系的婉瑶。我可以努力,一直努力到他喜欢我为止。”他可以义无反顾的为一个人努力,她也一样可以为了他而努力!

    亦婉瑶点头道:“恩,我相信你!师傅总有一天会看见你的好的!”

    执着的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也许是错的,可是总比从没有执着过要好。

    他们都是执着的人,司如是这样,乐乐也是这样,其实亦婉瑶自己也是如此,执着的想要知道一个结果,或者一个原因

    乐乐只在亦婉瑶那里住了一个星期便搬出去了,房子是蒋夜凡给找的。其实她心里清楚他不是想帮她,他之所以帮她找房子,是因为怕她在婉瑶那里打扰婉瑶休息。不过没关系,她愿意当他是为了她而找的房子!

    店里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这出三角恋的关系,只有亦婉瑶一个人继续稀里糊涂着。

    店里那帮人过去上班的时候看着多出来的那个人,一开始都是很排斥的。总觉得平白多出来的那个女人,硬生生破坏了老板和老板娘之间的关系。在她们心里一直把亦婉瑶当老板娘,当蒋夜凡是老板。虽然她们嘴上叫着蒋师傅,但是每个人基本都以为亦婉瑶最后的归属就是蒋夜凡。

    只是现在平白多出来的第三者,楞是破坏了大家心里美好的期望。大家一边猜测着剧情,一边惋惜着,亦婉瑶那不开窍的脑袋。

    司如一开始的时候也不能接受乐乐的到来,不过后来她也想通了,亦婉瑶那就是掉在墨迹航那坑里爬不上来了,至少现在还没爬上来。

    虽然她希望亦婉瑶选择蒋夜凡,可是也不能总让人家跟个无底洞似的一直那么等下去吧。得,她不管了,他们爱咋地就咋地吧。

    亦婉瑶再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是在回家后的几个月,那边一听说是她打回去的立即就哭了起来。

    亦婉瑶给惊了下,她以前打电话回去她那大妈都要说一通有的没的那些,这次是怎么了?

    “大妈,你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难道是爷爷出事了?”

    那边哭哭啼啼道:“你爷爷他,他住院了!婉瑶我们没钱给看了,你看你能不能,能不能”

    “爷爷在哪个医院?”亦婉瑶急道。

    “在h市中心一院,婉瑶你带点钱再来吧。”她到底卖着脸皮开口了。

    亦婉瑶急急的挂了电话,从卡里取了两万块钱带着,一想万一不够呢,又把那卡揣兜里去了。

    恰巧那天司如在,看着那丫慌慌张张的样子,司如不放心非得跟着一起去。

    一进医院,亦婉瑶就被她那大妈拉着去了交费处缴费去了。

    欠款一万多点,丫把两万块钱全交了,剩余的留在里面扣。

    司如拿着那张缴费单看来看,不客气道:“我说你们怎么好意思的呢,就给交了五千住院费,其余都不交了!婉瑶要是不打电话,你们是不是就打算给老人一直放医院啊!”、

    亦婉瑶拿过她手里的单子,道:“好了别说了司如,我先去看看爷爷。”

    亦老爷子已经从急救室里出来了,看着亦婉瑶虚弱道:“孩子你来了,我差点就看不见你了啊。”

    亦婉瑶哭道:“没事,没事的爷爷。”

    正说着的时候,亦婉新来了,看见婉瑶就伸手管她要钱:“给我点钱,我出去给爷爷买点吃的!”

    老爷子一听这话气的不行,哆嗦着就要起床。亦婉瑶立即拉着亦婉新出去了,怕在里面老爷子情绪受影响。

    “给钱啊,你想让爷爷挨饿啊!他也是你爷爷,你应该拿点钱出来了的!”她说的理所当然。

    亦婉瑶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的递到她手上,合起钱包就准备走开,她现在也是不愿意跟亦婉新多说什么的!

    亦婉新一把扯了她手里那钱包,将里面一沓钱拿出来就想往兜里揣!

    恰巧司如来了,一把夺过她手里那钱道:“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啊,婉瑶刚刚在前台缴了两万,你还来扒她的钱包!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亦婉新眼看着那钱被拿走了,急道:“我拿我妹妹的钱,关你屁事啊,你少管闲事!”说着就要去扯似如手里拿钱。

    司如是个练过跆拳道的主,可不怕她,三两下就将她制服了:“我告诉你,你们别以为婉瑶是个摇钱树,我跟你说她也是我妹妹,我不让她给她不敢给!”司如那心里都打算好了,回去就没收了亦婉瑶那所有的银行卡!省得再给这些人给骗了去,抢了去!

    刘芸和亦婉瑶那大伯来的时候,一眼看见被北司如踩在脚下的女儿,刘芸急道:“你,你松手啊,你打我女儿干嘛!”

    司如看向那二人道:“原来你们就是婉瑶那不负责任的伯伯和大妈啊,你们还真是能耐啊!她小的时候你们给撵出家门,长大了还好意思管她要钱!老爷子用也就算了,你们的女儿也有脸用!”

    亦海山站在一旁,气的不行,上去逮着那亦婉新就是一巴掌:“丢人的东西,你缺钱自己挣,哪有管你妹妹要的道理!”

    亦婉新捂着嘴巴子,不敢在吱声了,只在心里一遍遍的骂着亦婉瑶。

    司如拿过亦婉瑶那钱包,帮她把钱放好,道:“走,去看看你爷爷。”

    亦老爷子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只是还是需要住院观察几天。亦婉瑶想起刚刚闹的那一幕也不好继续呆着了,给老爷子床头塞了点钱就离开了。

    出了那医院大门,一路上司如都在说着丫的无能:“你就跟我叫唤的出息了,亦婉新那种人,你还给她钱,你傻不傻啊!”

    “可是,不给她的话,她真不买给爷爷吃怎么办?”她是可以不去管亦婉新,可是她不能忍心不管她爷爷啊。

    司如无语了就这姑娘这温吞性子,她还能说什么呢?

    两人站在马路边准备打车去车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们面前,车窗缓缓拉下。

    亦婉瑶看着里面的人,有一瞬间的惊讶,还有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