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相亲被逮

文/橘色艳阳天
本章字数:16303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亦婉瑶看着车子里的人有些惊讶,有些失望,还有一丝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的情愫。

“亦小姐可以耽误你一点点时间吗?”

司如转头看着亦婉瑶,丫的手紧紧的捏成小拳头,站在那里犹豫着。

“不会太久,就一会儿。”

亦婉瑶看着司如,道:“那你先找个地方坐一下,我去去就来。”

司如点头,道:“去吧。”

亦婉瑶上了车,问道:“有什么事情吗?”她有多久没有看见他了,一年多了吧,她以为他们真的已经忘记她这个人的存在了。

柳旭将车停在一旁,转头看着她道:“亦小姐,如果你有空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回去看看。”

“回去?回哪里去?柳旭我已经和墨迹航分手了,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你不觉得你说这些有些不妥吗?”她还有立场回去吗?她要用什么身份回去呢?

“亦小姐,其实老板”柳旭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当时组织里的情况。

“好了,我想我们已经分手了,没必要再联系了,我回去了。”说着就推开那车门,准备下去。

“亦小姐,老板真的很想你,其实这中间有误会!”柳旭追了出去叫道。

亦婉瑶也头也没回的,奔跑着离开了。如果他真的很想她,就不会是柳旭来告诉她,如果这中间真的有误会,他也该亲自来跟她解释清楚!而不是让人家代劳,他这算什么意思,让别人来告诉她这些事情,等着她乖乖回去吗?!她就算再放不下他,也不会去他身边做第三者!

柳旭看着她那背影,无奈转身回去了。得了,等老板自己的事情解决好了,他自己来找这姑奶奶吧。

司如看着站在她跟前哭的跟个泪人似的亦婉瑶,叽咕道:“瞧你这德性,哭哭啼啼的,有什么好哭的!想他就去啊,人家不是都让人来接你了。”

亦婉瑶拿过司如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道:“我们回去吧,再晚该没车了。”

司如不说话了,这丫头看着柔腻腻的性子,真要是固执起来还真是拿她没办法。

此后她依旧过着平静无波的生活,亦婉瑶有时候在想,柳旭那次的突然出现是不是在骗她呢?他如果真想她,怎么会不自己来找她。她觉得他一定是搞错了,墨迹航应该早就忘记她了。

亦婉瑶的第二家店面开起来的时候,孙剑新来了,带着刘瑾心。

其实孙剑新是不想带着她的,可是她非要跟着来,他也没办法。

亦婉瑶再次看见刘瑾心的时候,总觉得那个女人变了,变得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小姐,没有了那些高傲的气焰,有的只是一个爱着孙剑新的灵魂。

婚姻没有让刘瑾心变得更加优秀,而是让她彻底从一个娇小姐变成了孙剑新的奴隶,一个卑微的爱情奴隶。

亦婉瑶看着她,想起自己那时候傻傻的在墨家等墨迹航的那段时间,那个时候的她在墨迹航的眼里,估计就像现在卑微的刘瑾心吧。

丫自嘲的笑了笑,即使她卑微了,墨迹航也还是从她身边离开了。

“婉瑶,在发什么呆?”刘瑾心走到丫身边,开口道。

亦婉瑶对着她笑笑道:“没有啊,只是觉得你们很幸福。”

刘瑾心闻言,苦笑道:“幸福吗?我不觉得。”她以为她可以改变她在孙剑新心里的位置,可是事实证明她错了,错的离谱!即使她告诉他怀了他的孩子,他的脸上也丝毫看不出来兴奋!她想,也许他更加期望没有这个孩子吧。

“怎么会,剑新现在不光是美之的总裁,还自己开了公司。这都是因为你啊,因为你他才有今天的成就。”

刘瑾心自嘲道:“是因为我用美之总裁的位置强迫他结婚吗?对吧,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更加的讨厌我。即使我怀了他的孩子,他也懒得跟我多说一句话。”她千方百计以为有了孩子,一切都会不一样,却没想到最后还是一样的结果。

亦婉瑶望惊觉自己说错了花,岔开话题道:“你怀孕了?几个月了?”

刘瑾心抬手覆在肚子上道:“两个月了,已经两个月了。”

亦婉瑶笑道:“不知道是公主还是王子,我想一定会很漂亮的。”

刘瑾心看着,哽咽道:“婉瑶,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我该怎么办呢?”曾经她以为亦婉瑶是可恶的,可是现在她却是她唯一想要倾诉的对象。

“你们的事情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自己决定吧。毕竟孩子生出来,是要对他负责的。”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从头再来,我不会再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她把爱情想得太美好,美好到明知他不爱她的前提下,她还是义无返顾的选择嫁给他。

亦婉瑶没再说话,不知道应该再继续说什么。想起曾经那个在校园里温润如玉的孙剑新,怎么也不相信他会对刘瑾心如此冷漠。时间真的会改变所以一切吗,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在改变,包括她自己。

“现在我有些羡慕你了,即使你没有和墨迹航在一起,可是至少你过着你想要的生活,做着你喜欢的事情。”不像她早已失去一切,只把孙剑新一个人当成她的所有。

亦婉瑶浅笑,想要的生活,喜欢的事情?是啊,至少她还有这些。

下午的时候孙剑新就带着刘瑾心开车回h市了,丫一个站在马路边看着新开的店面傻笑着。

司如出来看着那丫的傻样,嬉笑道:“看你给得瑟的,不就是又开了个分店吗!”

“司如,我很高兴我离开了墨迹航。如果不离开他,我怎么会知道我也可以!”

“果然,一个女人的成长离不开渣男啊!”司如开玩笑道。

亦婉瑶笑笑,道:“司如,我觉得我可以重新开始新的人生了。”她不想要一直活在墨迹航的阴影里,想要开始真正尝试着忘记他。

“真的?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可以着手帮你安排相亲了?”司如看着她道。

亦婉瑶看着她,苦着脸道:“这件事情就顺其自然吧。”过了年司如就一直说这个事情,丫也不知道司如是怎么了,难道她现在司如的眼睛里真的很老了吗?

司如不说话,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另一个人取代他的位置。

亦婉瑶以为她只是说说玩的,却没想到司如这次来真的了。她难得的休息天被司如的电话叫醒了,丫看着站在她门口的司如,迷迷糊糊道:“这么早干嘛啊?”

司如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进去浴室,让她自己洗好脸出来。

又丢了几件衣服进去,让丫给换上!亦婉瑶拿着给换上,出来看着她道:“突然给我送衣服干嘛?”

司如有从包里拿出一双鞋子,道:“快换上,跟我出去!”

亦婉瑶看着那双带着一点跟的鞋子,走过去穿起来。在司如的唠叨下,她已经开始慢慢尝试着穿一些带跟的鞋了。

司如不由分说拉着她就往外拖,亦婉瑶急道:“到底是要干嘛去啊,我拿下包包啊!”

“拿什么拿,我带钱了!”司如拿过放在桌上的钥匙,就把丫给推出去了,关好门把她那钥匙放在她的包里。

“司如,到底要去哪里啊?”丫无力道。

“去相亲!”

“嘎?”丫以为自己听错了。

“哎啊,你别反应这么大,相亲而已啊。”司如不以为然道。

丫扯了司如抓在她胳膊上的手,道:“不去,不去,我,我,我不要去相亲!”

司如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叫道:“不管,今天姑奶奶我就非要让你相亲!人我已经帮你约好了,不去也得去!”

亦婉瑶祈求道:“司如,真的不行啊!”

“怎么不行?!”司如瞪着她道。

“我,我,我今天没准备好。”亦婉瑶扯了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我给你搭配的挺好的,你别担心了!你就安安心心跟我去相亲吧!”司如说着就把她往马路对面扯。

“婉瑶,我跟你说不远的,就你家对面这小茶馆。”

亦婉瑶一抬头,果然看见她说的那茶馆,给急的不行。

挣扎想离开,可是无奈司如拽的紧。

眼看着就瑶被她拽进去了,丫急中生智道:“那个我肚子痛,我早上没去厕所就被你拉出来了,你懂的”

司如一把将她扯进那小茶馆,指着角落里那个牌子道:“去吧,在那,姐姐在门口候着你。”想从她手上溜了,想得美!

丫咬了咬嘴唇,朝着那慢吞吞移步过去。丫在里面足足呆了半个小时还不打算出去,司如那边等不及了,一个个电话催过来。

丫给懊恼死了,早知道她把手机也扔在家里得了!最后实在是搪塞不过去了,去外面那洗漱台洗了个手,准备出去应付下。

抬头的瞬间丫怔住了,镜子里的人怎么那么像,那么像他?!

他定定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她惊的连转身都忘记了,就那么傻傻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他!

他笑了,看着她轻轻的笑了。亦婉瑶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猛的转身就要从他身边经过。

他一把扯住她,笑道:“去哪?”

亦婉瑶低着头,不去看他。

“真的要去相亲?恩?”他淡淡问道,似乎一点不着急。

亦婉瑶抬手掰着他的大掌:“不要你管,我们早就没关系了。”

他云淡风轻道:“就算没关系,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算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觉得我应该帮你参考参考。”

亦婉瑶怒了,猛的一下踩在他那脚上!他蹭亮的黑皮鞋上,一下子多了她的脚印。

他还是不松手,就那么笑笑的看着她闹。

“放手,你放手啊墨迹航!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啊,你别抓着我嘛!”她原本白皙的脸蛋,分不清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生气,变得异常绯红起来。

司如等急了,急匆匆跑去卫生间看看的时候,看到正跟亦婉瑶撕扯的人惊呆了!

墨迹航?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亦婉瑶看见救兵来了,立即叫道:“司如你快来帮忙啊,你傻楞这干嘛。”

司如呆呆的站在那里,怔怔开口道:“当我没来过吧。”墨迹航能出现在这里那就表明了他不想放手,亦婉瑶死活不肯相亲不也是这个意思吗,那她还能掺和什么

司如就那么瞥下亦婉瑶走开了,转身没两步赫然看见站在那里的蒋夜凡。

“司如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我和婉瑶还是做朋友比较好。”蒋夜凡开口道。那里面的人他已经看见了,墨迹航真的找来了。

“对不起啊,都怪我,你看我,我”司如不好意思开口道。本来她是好意,想让那丫头彻底明白蒋夜凡的意思,考虑接受蒋夜凡,却没想到事情给搞成这样了

“不要告诉她,相亲的对象是我,我还希望在她面前自在一点。”他说完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司如转身朝着那卫生间看了一眼,气得一跺脚也回去了!

亦婉瑶还在徒劳的挣扎着:“墨迹航你撒手,快点撒手,我真的要去相亲啊!”

墨迹航脸色不太好看了,扯着她就给拎出来了:“好啊,我陪你一起看!”说出来的话有些阴森森的,怪异。

亦婉瑶看着他那张沉着的脸,想着他这是生气了?他还有什么立场生气啊!要生气也是她生气好吧!

丫懒得搭理他,转身从他身边经过,就那么离开了。

墨迹航几步跟上她,拉着她那胳膊道:“跟我去吃饭吧,你还没吃饭呢。”

丫转头看着他道:“墨迹航你搞清楚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不要老是缠着我了!你这样,你这样的话会影响我的生活的!”她都决定忘记他了,他干嘛还要出现!

墨迹航丝毫不恼,笑道:“我们是没关系了啊,你这样一直强调是希望我有什么关系吗?”

丫气得哑口无言:“你,你!好了,我说不过你,你松手!”

“婉瑶你可以平静下来,好好跟我吃一顿饭吗,就像朋友那样。”

丫看着他吼道:“不能,不能!我不高兴,我不喜欢!”她说的有些歇斯底里。眼睛里闪烁着亮闪闪的东西,她拼命的忍住没哭出来。

他一个死劲将她扯进怀里,紧紧的搂着道:“当我求你,陪我吃一顿饭好吗?”

他抱得有点紧,亦婉瑶只觉得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皱眉道:“好啦,你轻点啊,我疼哎。”

墨迹航一听她同意了,松开了她,牵着她那小手就往车那边去。

亦婉瑶看着他给点的一桌子菜,皱眉道:“墨迹航你也太浪费了吧,点这么多吃不完啊!你不知道赚钱很不容易的吗,你”

丫本来还想继续长篇大论来着的,可是一看见他笑意盈盈的脸丫就不高兴了:“你笑什么,笑我抠门吗?”

他轻笑了声:“没有。”他在笑,她还是跟以前一样。

丫夹起一筷子菜塞在嘴里,嚼完了看着那桌子菜,继续道:“真的很浪费哎。”

“下不为例额,好了吗?”他开口道。

丫点了点头,随即道:“我管你呢,下次反正我又不跟你吃饭,你再浪费也不关我的事情!”

墨迹航笑笑,没说话。

“婉瑶,带我去你店里看看?”吃了饭墨迹航提议道。

“不要!”丫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带着他去店里别人误会了怎么办,她现在可是跟他一点关系没有的。

“我还在考虑投资呢,真的不要?”他诱惑道。

丫抬眼瞄了他一下,随即道:“不用了,两个店正好,多了我没时间管。”

“我请人帮你管。”

“不需要!”

“可是我很好奇,你带我去看看没关系的。”

“不想。”

“我买了你那两个门面房了,现在我是房东,我不租了,我退钱给你。”小样的他还治不了她了?!

丫一脸气急败坏的看着他,想发火,可是他说他是房东!她不敢

“给你三秒钟决定,看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去。”

“一,二”

“去拉,去啦!”她不高兴道。他万一真生气了收了她那两个门面,她努力了这么久不是得白费了!

当丫带着亦婉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店里那帮人差点把眼珠子瞪了出来,难怪老板娘不喜欢蒋师傅,原来老板娘的男人那么优秀啊!

看他开的那车,劳斯莱斯啊!看着那气势就不是普通人,难怪老板娘看不上蒋师傅了。

亦婉瑶领着墨迹航去店里逛了一圈,转头看着他道:“墨先生看也看了,饭也吃了,你可以回去了吧。”

墨迹航看着她,伸手缓缓靠近她的脸颊。

亦婉瑶惊的闪到一旁,他一把抓住她,轻轻捻了她粘在嘴边的头发道:“一根头发粘在脸上了,帮你拿掉而已。”

亦婉瑶有些不自在的咬了咬嘴唇,道:“谢谢。”

他看着她剪短的头发,道:“还好短发也很漂亮,比长发显得俏皮些。”

亦婉瑶的脸蛋一下子就红了,像熟透的西红柿。

墨迹航看着她那样子,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浅笑道:“好了,我回去了。有时间再来找你,恩?”

亦婉瑶气恼道:“谁要你来找,你赶紧回去,别再出现了。”

墨迹航宠溺的摸了下她的头顶,道:“你乖乖的,我会再来的。”

亦婉瑶一下子挥掉他的手,气鼓鼓道:“你快点走啦,谁要你来啊。”

墨迹航笑笑,起步离开了。

亦婉瑶给郁闷的不行,让他走他真走了?

抬头的时候店里的员工嘴角都挂着不明所以的笑容,亦婉瑶那脸上的红晕刚刚消散下去,又给跑出来了。

丫故作镇定的出去了,打了车回家去了。到了家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感觉今天一天过的都很玄幻。墨迹航突然出现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他为什么要突然来找她呢?

一个人在那郁闷道接近下午五点,正准备打车去司如那边的时候电话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丫有些疑惑她有很久没有接到过陌生电话了。

“喂,我在你家楼下,下来带你去吃饭。”墨迹航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怕这丫纠结起来想不通,他特意给换了个陌生电话卡打过去的。

“哦,可是”丫本来想拒绝的,可是话还没说完他那边就给挂上了。

丫望着挂断的电话腹黑了几句,到底拿了她那包包关了门下去了。

丫坐在他那车里,开口道:“你,你不是回去了吗?”

“恩,是回去了,我公司在你对面那栋大楼。”他开口道。

亦婉瑶闻言惊讶的看着他,道:“你,你在a市也有公司?”他到底有多少公司啊,她发现她居然一点不知道。

“恩,稀奇吗?”不过不同的是,a市的公司一直是别人在打理。他这次来就扩大了公司,自己管理罢了。对了,还顺便挪了下公司地址,本来是不在她那面包店对面的。

“墨迹航,你干嘛不好好的呆在h市呢。”一想到他以后要生活在她的周围,她就觉得无比惆怅。她为了躲他都跑到a市来了,结果他的公司也在这里

“为了一个人,我不得不过来。”只怕他再晚来一段时间,她就真的要忘记他了。

亦婉瑶心头一跳,问道“为了一个人?那你,那你到底是为了谁啊?”

“我老婆,她在a市,所以我也只好来了。”

亦婉瑶心里的期待一下子全破灭了,恼道:“那你去找她啊,她知道你来找她应该会很高兴的。”她想起他确实是有老婆了,她离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结婚了!

“可是我不确定,我来找她,她是不是很高兴。”

“我怎么知道啊,想知道你自己去啊!”丫不高兴道。

“婉瑶,你说我来找她,她会高兴吗?她愿意跟我回去吗?”

“你们吵架了?她离家出走的啊?”她问道。

“恩,不算吵架吧,只是有点小误会。”他解释道。

丫忽然愤愤叫道:“有点小误会她就要离家出走啊,她也太任性了啊!我,我要是你,我才不管她呢,就让她自己在外面呆着好了!”丫说的有些恨恨的,还有些她自己都没发现的醋意。

“可是我离不开她啊,我很爱她啊。我不想她就这么离开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他继续道。

丫那小心肝一阵阵的揪起来,听得她难受死了:“墨迹航你不觉得你和你前女友说这些,有点过分吗?”

“为什么?”他故作不懂的问道。

“因为,因为我被你甩了啊,结果你在我面前说你多爱多爱那个女人,你说你这不是在刺激我吗?!”丫看着他怒目圆瞪道。

“我跟你说,是因为觉得你很了解她啊,你帮我分析分析,她到底会不会原谅我呢?”

丫只觉得头顶都要开始冒火焰了:“墨迹航!你,你很过分哎!”

“恩,哪里过分?”

“你娶她的时候,我就被你撵出来了,你还敢说我很了解她?!我到底是哪里了解她了啊,你说啊!”

“因为你也是女人啊,女人应该都很了解女人啊。”

丫实在受不了再被他这么刺激下去了,扯了那安全带叫道:“我要下车,下车!你停车,墨迹航你快点给我停车!”脚也在那车里不停的乱踢起来。维护了好久的淑女形象,今天在他面前轻而易举的就毁于一旦了。

正闹着的时候,墨迹航的目的地到了,靠边停了车。

亦婉瑶见车停了,立即开了你那车门就跑出去了。

墨迹航追了几步抓着她,道:“怎么了这是?不是说好了来吃饭的?”

丫转头恼火的看着他道:“不吃了,不要吃了!你跟你老婆吃去吧,你把她叫出来,她估计会很高兴的,一高兴说不准就跟你回去了!”

他笑笑道:“我叫了啊。”

亦婉瑶咬着嘴唇,气鼓鼓的看着他。楞了一会道:“她在里面?”

“我不知道她在不在啊,因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进去来啊。”

“你给她打电话啊,我决定不走了,我要吃完饭再走。”事实上她就是想好好看看墨迹航那老婆!

说着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墨迹航看着她那背影想笑。

服务员给领着去了包间,丫仔细瞅了下没见着人:“喂墨迹航,你不是说叫你老婆来了,她人呢?不会还没过来吧,也太不礼貌了!”丫不客气道。

墨迹航给倒了杯茶递过去:“喝点水吧,说了这么久的话该渴了吧。”

丫顺手就拿起来抿了口,放下道:“墨迹航你老婆人呢?还不来啊?”

“也许她忙,来不了了吧。”他放下茶壶淡淡道。

“太过分了吧啊,不是答应你了要过来的吗?说不来就不来,她的架子可真大啊。”想当初那会她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让她去哪她就得去哪,不去他一准生气!

现在他老婆说不来就不来,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她当时可没少为了耍小脾气被他打!他老婆现在这么大架子,他居然笑笑就算了。

“墨迹航你都不生气的吗?她就这么无视你了哎。”丫开口道。

“她是我老婆,她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控制她的行为,只要她高兴就好,”他一边给她夹着端过来的菜,一边淡淡道。

亦婉瑶给沮丧的不行,有些生气,又有些不服气:“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她。”想当初她去哪都要跟他报备一下,回去晚了还要被他说好半天!

丫不太高兴的拿起筷子,夹起他给放在她碗里的菜吃起来。

边吃边嘀咕道:“她也喜欢红烧排骨,蘑菇炖鸡这些吗?”丫看着一桌子全是她喜欢的菜问道。

“恩,她喜欢,很喜欢。”他一边夹菜,一边随口应道。

丫越吃越生气,为什么那个女人跟她的喜好那么像啊!抢了她的男人也就算了,连吃的都跟她一样!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丫啪一下放下筷子道:“不吃了,我要回去了。”

墨迹航叫了服务员来,结了账就拉着那丫回去了。

亦婉瑶坐在车里一个劲的想着,她今天肯定消化不良了,被他给气得消化不良了!

车子开到亦婉瑶那小区的时候,丫开了车门站在外面,对着墨迹航道:“我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墨迹航点头道:“早点休息,别太晚了。”

丫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走了,心里想着你管我那么多干嘛啊,你管好自己的老婆就好了。

丫自己回到家,收拾好了坐客厅开着电视看。电视里放着她平时最不喜欢的新闻联播,丫也没有换台。事实上她就是开着电视在发呆,想了一会给司如打电话去了。

“喂,司如你今天是要给我介绍什么人啊,我觉得我还是去相亲好了。”凭什么他墨迹航娶了老婆还要来她这个前女友跟前炫耀,她不服气非常不服气!

司如惊道:“姑奶奶你别折腾了,你饶了我吧!墨迹航都追来了,你还矜持个什么劲啊!”明明就一直放不下人家,现在人家来了,她倒还来劲了。

“他是来追他老婆的啊,我不跟你说了他有老婆了!”

司如道:“真的?”她还是不太相信,有老婆了他还来找婉瑶干嘛,找她去做情人?

“真的啊,我和他分手的时候他带着他老婆回家来着!”丫恨恨道。

“那既然这样的话,婉瑶你还是别搭理他了,千万不能做那种破坏人家家庭她的女人。”司如一本正经的警告着。

“我知道啊,他今天还跟我说他很爱那个女人呢!我,我想通了,我是该相亲了!”怎么也不能输给墨迹航那个老男人啊,凭什么他可以在她跟前秀幸福,她却要孤孤单单一个人!

“哦,那好啊,我看有适合给你安排呗。”难得那丫终于松口了。

“恩,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晚安!”

司如挂了电话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墨迹航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吗,有必要在亦婉瑶跟前说他和他老婆的事吗?

司如看了一眼坐沙发上陪着孩子玩的梁兴卓问道:“喂,我问你啊!你们男人突然出现和前女友联系,是什么情况啊?”司如想着这事情,问男人不就好了!

梁兴卓脱口道:“还有想法呗,想旧情复燃呗!”

“那照你这么说,墨迹航这是还对婉瑶有想法啰,可是他有老婆了啊。”

“想让婉瑶给做情人呗,你们女人啊有时候聪明的要命,有时候笨的要命!”

司如急道:“不行,婉瑶不能做情人!”心里已经有啦打算,婉瑶这亲是必须得接着相了!

(快捷键 ←)上一章:95淡定相遇 返回《强宠,丫头你往哪逃》目录 下一章:97找我老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