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8我还爱你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11045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神级英雄 魔狱 麻衣相士 国色天香黑岩 一品姐夫 江山权色 宋时行 气冲星空
餐厅的还继续飘扬着优雅的曲子,墨迹航一脸紧张的盯着对面的那个小女人。多少年不曾紧张过的心情,这一刻居然因为她的犹豫紧张了起来。

    “墨迹航”她开口叫了一下他,停了一会认真道:“你还是住你自己的家里吧,我还是觉得我那个地方太小了,住不了两个人。”

    “不是说了我住客厅,不防碍到你的。”他继续努力着。

    “不行,我不习惯别人睡在我的客厅。我要是半夜起来,我会吓到的。”丫死咬着就是不松口。

    墨迹航叹了口气,道:“婉瑶,我还爱你也很想你。我不想跟你分开住,你是不是该可怜可怜我?”

    亦婉瑶惊讶的看着他,楞了好一会道:“我还是觉得,你住你自己家里比较好。”

    墨迹航紧紧盯着她没再开口,这小东西平时最不会拒绝人了,现在居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存在了,那所谓的距离?

    “那好,你要是晚上睡觉害怕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住的地方就在你小区的隔壁,你打电话我很快就赶过来。”他退步道。

    “不用了,我不会害怕的,我现在胆子很大了。”亦婉瑶想也不想道。

    墨迹航压抑着怒意道:“那要是万一停电呢。”他记得她最怕黑的。

    亦婉瑶搅了搅杯子的液体,笑道:“不用了,我已经克服了!我们小区以前经常停电啊,后来慢慢我就习惯了啊。”一个住在那里没有人依靠的时候,她就慢慢的尝试着学会一个人在黑暗中行走了。

    “你还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去帮你打扫家里!”他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不要那么麻烦啦,我休息天的时候我自己会整理啊。”

    墨迹航沉默了,他现在居然找不到任何可以留在她身边的借口了。她离开他身边快两年,她看上去还是那副迷糊的样子,其实学会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

    他来的时候却一直以为她还是原来的样子,她变了他也该跟上她的脚步才是。

    “那好吧,我们就这样像朋友一样,偶尔出来吃吃饭,一起说说话你说好吗?”他试探道,看着她的反应。

    亦婉瑶笑道:“好,墨迹航你既然是我的朋友,那你以后就该尊重我的想法!”

    “比如呢?”他问道。

    “比如我说没空的时候,我说不想吃饭的时候你就不要强迫我。比如我在忙的时候,你就不要来打扰我了。”丫得寸进尺道。

    墨迹航眯着眼睛,看着她道:“好,我同意了。”她现在和他不是那种关系,他还真是拿她没办法了。不对,现在就算他们还是那种关系,他也同样对她无可奈何。

    墨迹航心里想着,这小东西嘴上说着不介意以前那些事情了,可是她的这些行为和这些要求,怎么看都像是在报复他!

    “那个墨迹航你别觉得我是在报复你啊,我只是不希望我的生活只围着一个人转。”她再也不想回到过去了,天天在家等着他回家。失去他就失去所有的那种感觉,她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

    “你是不是觉得现在活得比以前好,不想回到过去了?”他开口道。

    难道他以前对她不好,让她这么排斥和他住一起?

    “不是啊,我没觉得以前不好啊。只是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挺好的,再说了人应该往前看啊,为什么还要回到过去啊?”

    墨迹航语塞了,人是该往前看。可是他担心的是,在她的前面再没有关于和他的计划了。他现在还真是拿她没办法了,总不能真封了她的店让她跟着他回去吧。只怕就算他真那么做,她也不会同意跟他回去了。

    “墨迹航如果你真的还在乎我的话,你就不要强迫我。你应该尊重我,你应该支持我的决定。”以后她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但是她知道她即使继续爱着他,也不想再爱的那么卑微了。

    他看着她浅笑道:“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你做你的事,只要是对的我都支持你。”既然他的爱情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就随她吧,只要她高兴就好。

    亦婉瑶高兴的举着杯子,对着墨迹航那杯子碰了下,道:“干杯,祝贺我们的想法达成共识!”

    此后墨迹航再也没有提过要搬去她那里,或是让她搬去他那里的要求。只是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早早就在她家门口等着,下班要一直等着她关了店门再一起回去。

    早上她没来得及吃早点就让人给送过来,中午她不出去吃饭他便买了送到她店里去。

    这些在外人看来他们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事实只有墨迹航一个人清楚,他现在正重新努力塑造着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每天上班时间墨迹航也是很忙的,中午的时候他送了饭就会离开不会逗留。

    亦婉瑶看着冒着热气的饭,打开闻着扑鼻的香气。

    店里那个服务员小李姑娘,看着墨迹航那背影感叹道:“希望我以后的男朋友也跟老板娘的一样,多金,帅气,贴心,周到!简直就是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优质好男人啊!”

    亦婉瑶一手抓着鸡腿,一边道:“哪有啊,你别被他的表像迷惑了,他这个人很霸道的很坏的!”现在他在她的同事面前都变成完美男神了,完全掩盖了她在他们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她有些不服气道!

    乐乐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道:“婉瑶他那么有钱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能这么对你,我觉得很不错了。”

    亦婉瑶看了她一眼道:“乐乐话不是这么说的,他有钱是他的钱我又没要。至于他想怎么对我,我也没有强迫。再说了爱情面前本来就应该是平等的,他有钱他的爱情就要高我一等吗?”以前她就是一直想不通这个道理,害的自己最后越爱越卑微。墨迹航想做什么重来不是她能左右的,只有他强迫她的份。

    “而且又不是只有他在努力啊,我也在努力啊,只是你们没有看见而已。”她正在努力学着烧菜啊,只是那是下班后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罢了。

    “婉瑶,你说的没错爱情面前没有谁比谁高人一等。”

    墨迹航那样的男人任何女人站在他身边都会自卑,亦婉瑶也豪不列为的自卑了,最后的时候她就怕她哪里不让他满意,惹他生气了。丫现在想想完全错了,如果他真的爱她,就一定不希望陪在身边的人是一个看着他脸色行事的木偶机器人。

    乐乐沉默了,亦婉瑶可以这样说是因为她知道墨迹航爱着她。可是她呢?她和她不同,蒋夜凡丝毫不爱她啊。

    蒋夜凡出来看着坐一起的两个女人,不客气道:“快吃!吃完干活,你一顿饭要吃多久啊!”

    亦婉瑶低头扒起饭来,小声嘀咕了句:“师傅最近都吃火药了,好严肃。”

    乐乐笑笑走开了,她清楚蒋夜凡为什么心情不好,可是她不会告诉婉瑶为什么。既然她一直不知道,那以后也不要知道了,这样他们三个都自在些。

    亦婉瑶吃完收拾好桌子的时候,墨远来了。墨远站在她桌子的另一边看着她,亦婉瑶疑惑的抬头看着来人。

    “墨远?你怎么来了?!”丫惊喜道。

    墨远对着她笑了笑,打量了一下她那店铺道:“婉瑶你现在可以啊,是老板了啊!要不要招人,我来帮忙!”

    亦婉瑶笑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想我付不起工资的!”

    “不要工资,我免费劳力还不行?”

    “墨远你吃饭了吗?”亦婉瑶开口道。

    墨远巡视了一圈,道:“吃了,在我哥那吃的。”

    亦婉瑶听他忽然提到墨迹航,反而有些不自然了,尴尬的笑了笑。

    “我哥那办公大楼选的好啊,正好在你这面包店对面。他没事的时候站在楼上,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你这来来往往的人。”

    亦婉瑶皱眉,她怎么有点被监视的感觉呢?

    “呵呵”亦婉瑶干笑了两下,她可没觉得有多好。

    “婉瑶你什么时候考虑把店开到h市区啊?开到那,我就可以经常光顾了啊,我会是你最忠实的vip客户!”墨远笑道。

    “h市?”上次孙剑新跟她提过,可是她觉得要是店与店之间的距离太远了,她哪有时间来回的跑啊?

    “你考虑考虑啊,h市应该比a市好很多了。”最关键的是她回h市了,他哥也就跟着回去了,他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一个人撑着那么家打公司了。

    “再说吧,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啊。”再开一个店?她觉得那样她会累死的吧,还是别了。

    “你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指不准我可以帮忙的。我要在a市呆几天的,婉瑶你今晚有空吗?我们难得聚聚,出去吃饭?”

    亦婉瑶欣喜的应道:“好啊,那我晚上收拾好了,让你哥联系你。”

    边上那个李小美,忍不住两眼冒心道:“老板娘你看我们大家这么辛苦,你是不是应该请我们一起吃啊?”亦婉瑶每次和这次员工是没什么距离的,基本大家也就习惯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为什么老板娘认识的男人都是帅哥,老板娘怎么那么命好呢。

    亦婉瑶笑了下,道:“好啊,那就一起好啦,今天早点打样啊!小美你加油卖,赶紧把面包卖光!”

    李小美惊呼道:“欧也,老板娘同意了,大家赶紧加油好好工作!”可以跟帅哥近距离相处了,可美死她了!

    亦婉瑶难得的主动打电话约墨迹航出去,可是当他看见房间里站着的一屋子的人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亦婉瑶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墨迹航,走过去扯着他道:“你来了就进来啊,杵在门口干嘛啊!”

    墨远看着他哥那发青的脸色有些想笑:“哥,你进来啊!你看婉瑶找了那么多人陪着你,多好啊!”他哥一向不喜人多,这一点一直不曾改变。

    亦婉瑶扯着墨迹航坐下来了,丫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来,原本叽叽喳喳的房间瞬间沉默下来了。

    服务上好了菜,亦婉瑶招呼道:“大家快吃吧,别客气!千万别浪费,要是敢给我浪费的话我下次再也不带你们出来吃饭了哈。”

    墨迹航趁着脸夹起一筷子菜给放到丫的碗里,恰巧亦往哪瑶另一边的蒋夜凡也夹了一个鸡翅递去丫的碗里。

    蒋夜凡看着她碗里墨迹航给夹的菜,收回自己的筷子道:“你喜欢什么自己夹吧。”

    墨迹航抬眼淡淡瞥了一眼蒋夜凡,没说话有又给丫夹了一筷子菜。

    一桌子的人似乎都觉得气氛猛的下降了下去,墨远也抬眼看了一眼那蒋夜凡。

    亦婉瑶低着头吃着菜,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看着碗里不断多出了的菜道:“墨迹航你自己也吃啊,今天我请客我你不用心疼啊。”

    墨迹航看着她嘴角蘸着的菜汁,拿起餐巾纸轻轻帮她抹了一下,笑道:“我饱了,你好好吃。”

    亦婉瑶拿过他手上的纸巾自己擦起来,道:“才吃就几块就饱了吗?墨迹航你在减肥吗?”说着打量了一下墨迹航,接着道:“其实不减也可以的啊,不是很胖吖”

    墨迹航皱眉,不是很胖是什么意思?她是觉得他是有那么一点胖,但还胖的不明显?

    一桌子的人都低着头吃饭,没抬头说一句。丫抬眼扫了一下众人道:“你们怎么都这么含蓄啊,快点吃菜啊。再这样的话,下次可就没有这个福利了哦!”她难得请他们吃一顿饭,结果他们怎么都不吃的呢。

    李小美笑笑道:“在吃啊,我们有几张嘴啊,得慢吃不是吗,养生啊。”说着冲着那墨远抛了个不是媚眼的媚眼。

    她就是要慢慢吃,跟她心目中的新男神多相处一下下嘛。

    墨远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呵呵,养生好啊。”

    亦婉瑶看着李小美那样子,只觉得想笑,那姑娘就是花痴一枚估计是看上墨远了。

    过了一会蒋夜凡放下筷子道:“我吃好了,你们大家慢慢吃。”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亦婉瑶看着他,叫道:“师傅,你再吃点吧。”

    蒋夜凡转身笑笑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家里还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

    亦婉瑶沮丧道:“那好吧,路上小心。”

    蒋夜凡刚走,乐乐也起身道别了。

    乐乐奔跑着追上蒋夜凡,走在他身边道:“夜凡你不高兴?”她这是明知故问了,看着亦婉瑶和墨迹航在那互动他能高兴起来就怪了。

    蒋夜凡冷冷道:“不关你的事情。”

    “怎么不关我的事情,你不高兴我也不会开心啊!”她拦在他身前,看着他认真道。

    将夜凡不去看她,眼神瞥向别处:“乐乐你别再执迷不悟了,别再做没意义的事情。”

    乐乐仰头看着他,道:“什么叫执迷不悟,什么叫没有意义,我想这些你比我更清楚吧!可是,你为什么还要继续呢?你可以继续的事情,为什么不许我继续下去?!”

    蒋夜凡不说话了,他已经无可救药了,还有什么权利去说别人。

    “你不说话是不是就代表,你允许我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她满目祈求的神色道。

    “没有,随你高兴吧。”

    “夜凡你为什么就是不能试着喜欢我呢,我哪里不好,我到底哪里不好?”她极近哀求道。

    将夜凡从她身边闪开,不打算继续跟她纠缠这个话题。

    乐乐几步上前抓住他的胳膊,道:“给我一次机会吧,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不要让我们掉在爱情的漩涡里,越陷越深了好不好?”

    蒋夜凡转身看着她,一脸认真道:“乐乐,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所以你死心吧。”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乐乐蹲在那里抱着膝盖潸然泪下,对着那个离开的背影叫道:“这句话也同样送给你,亦婉瑶也不喜欢你!”

    蒋夜凡的身影的顿了下,随即转身回头拉起她扯着往前走:“回家,赶紧回去!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太危险了!”

    乐乐无力的笑了,道:“蒋夜凡你以为你还可以,一直这么呆在亦婉瑶身边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墨迹航是什么样的男人,他怎么能容许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惦记着?!”

    蒋夜凡扯着她的手一下松开了,站在那里不动。

    “没错你是希望就一直呆在她身边就好,可是墨迹航会允许吗?会吗,根本不会!我想哪怕他亲手毁了亦婉瑶的面包店,也不会接受你在她身边!”

    蒋夜凡,吼道:“别说了!”

    乐乐站在他面前,看着他道:“怎么样不要告诉我,你没想到这一点。其实你如果还想继续留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办法!”

    他看着她,问道:“什么办法?”

    “接受我,和我结婚!”她的爱情如此卑微,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卑微!

    蒋夜凡想也不想的就要从她身边走开,和她结婚?!可能吗?!

    乐乐一把扯住他,死死拽着他继续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不在乎!你想留在亦婉瑶身边我不反对,我只是想要帮你更好的留在她身边而已!你自己想一想,我这个办法是不是最好的办法,你还能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不需要你帮忙。”

    “可是我愿意帮你啊,我愿意做你的挡箭牌啊!这样,你都不愿意考虑我一下嘛?”

    蒋夜凡伸手掰下她的手,径自离开了。

    乐乐站在那里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哭道:“蒋夜凡我爱你啊,我愿意义无反顾的做你的挡箭牌!什么时候都可以,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拒绝!”

    如果爱情是一场逃不开的劫数,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她也在所不惜。

    路上的行人都投来好奇的眼光,乐乐就那样抱着膝盖哭的忘乎所以,哭的难以抑制。

    亦婉瑶那边蒋夜凡和乐乐一走,气氛更加压抑了,没一会大家也都吃完散了。

    亦婉瑶和墨迹航,墨远三人也从那饭店出来了,亦婉瑶抬头看着满头的星空,情不自禁道:“真美!”

    墨远开口道:“哥你和婉瑶逛逛吧,我去找地方休息去了。”说着就离开了,他可不能继续当灯泡了。

    墨迹航握着丫那小手,道:“想去哪里?我去开车。”

    亦婉瑶扯了一下,歪着头靠近他道:“墨迹航我们今天不要开车了,就这样散散步,看看这个城市的风景怎么样?”她一来到这个城市没多久就开起了那个面包店,还真是好久没有好好的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了。

    “好,你高兴就好。”他看着她笑道。

    两个人就那么牵着手,走在落叶纷纷的梧桐树下。谁都没有言语,就那么静静的走着。她的脑袋轻轻靠在他身上仰头望着浩瀚的星空,他偏着头看着她满足的样子,很安静很美好,仿佛世界都安静了。

    这一幕在亦婉瑶后来想起来,都觉得无比浪漫。没有那些海誓山盟没有那些钻石鲜花,可是她真的很高兴。

    墨迹航看着她,开口道:“婉瑶,我”

    亦婉瑶闻声转头“啪”一片落叶不偏不移的飘在了亦婉瑶的脑袋上,丫皱着眉给取了下来,嘀咕道:“真是讨厌,乱了人家的发型哎。”

    墨迹航叹了口气,酝酿了好久的情绪瞬间消失无踪。

    亦婉瑶随手理了下头发,道:“你刚刚是想跟我说什么啊?你再接着说啊?”

    墨迹航拉着她的手道:“好了,回家吧。不早了,该回去了。”

    亦婉瑶笑道:“好啊,回去吧。”也不继续揪着刚刚他没说完的话了。

    回头的时候走到一半的时候,丫不肯走了说走不动了。

    墨迹航站在那里无奈的看着她,哄道:“乖乖的,很快就到了。”

    丫脱了鞋子拎在手上,道:“不行我走不了了,脚痛哎。墨迹航你去开车,我在这里等你好么?”

    墨迹航瞪了她一眼,走过去拿过她手上的鞋子蹲下去帮她穿好。

    “地上凉,光脚会受凉的。”

    丫看着他后背,突发奇想道:“墨迹航要不你背我吧,你重来没有背过我哎。”

    墨迹航穿好鞋子蹲在她面前道:“好,今天满足你一次,上来回家!”

    丫给兴奋的不行,一下就蹦了上去。

    趴在他的后背歪着脑袋看着他,道:“墨迹航你累吗?你要是累的话,我就下来好了。”

    “不累,不用下来。”

    丫抬手擦了擦他鬓迹的汗珠道:“还不累啊,你都冒汗了。墨迹航你放我下来吧,我脚不痛了。”

    “不用,我喜欢这样背着你。”刚刚帮她穿鞋子的时候,他看见她脚都磨红了。

    亦婉瑶听着他这话乐了,抱着他那脖子,头贴在他身上道:“那我要是让你就这样背着我一辈子,你会觉得烦吗?你会不会不高兴啊?”

    “不会,你喜欢我就一直背着你。”他很享受这种状态,她安静的呆在他身边就好。

    “要是我老了,我可就变成你的累赘了,那样的话你还背着我吗墨迹航。”

    “婉瑶,应该是我比你先老吧。要是我老了,你会嫌弃我吗?”他说完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不会,我也会背着你的,带你去出去散步逛街,我不会抛弃你的墨迹航。”

    他笑了,只怕他老了她也背不动他的,不过他很高兴她这样说。

    “墨迹航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你说好不好?”

    “好,只要你高兴什么都好。”他淡淡笑道。等他把所有的后续事情都解决完了,他就可以一直这样安心的一直呆在她身边了。

    她喜欢到处跑他就带着她到处跑,他喜欢没有约束他就不给她约束,她喜欢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他就这样一直陪着她好了。

    快到那饭店门口的时候,亦婉瑶死活挣扎着要下去,墨迹航无奈只得放下她。

    丫看着他,一本正经道:“我是为你好,要是人家看见你背着我的话,会议论你的!”

    墨迹航看着她笑笑道:“好,我谢谢你好了吗?”就她那心思他还不知道,不就是怕被人看见取笑她。

    说着拉着她那手给牵去车门边上了,亦婉瑶自己乖乖的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车开到丫那小区的时候,墨迹航挺好扯看着她,道:“婉瑶,我今天不想回去了,我刚刚背你累了,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丫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道:“那你去外面马路边上找个旅馆住下吧!”心里想着离那么近还找借口,想赖在她这不走,没门!

    “可是我不想去了啊,我好累啊,我不想开车了。”继续耍赖。

    丫闻言来劲了:“墨迹航你下车,我来开啊!我送你去啊!”她的驾照是在司如的威逼下学的,学完就没开过呢,正好逮着机会了!

    墨迹航无奈道:“婉瑶,我就是不想回家了。”这丫你就得跟她摊牌,不然她有时候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丫楞了下,下一秒开了车门下车“砰”一声关好,对着里面的人挥手道:“拜拜墨迹航,我回去了。”

    墨迹航看着那个头也不回的小女人,傻眼了!他现在在她面前真的没有丝毫魅力了?她居然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直接开了车门就下去?该死的,他怎么觉得莫名的火大的厉害!

    这小东西刚刚还好好的说着要背着他一辈子,才这么一会就翻脸不认人了?!

    亦婉瑶麻溜的上去开了门,关门的时候不放心又伸着脑袋看了看,确认他确实没有跟上来之后次啊安心的关了门。估计墨迹航要是看见她这副模样,估计气的拆了她那门都不解气吧

    墨迹航恼得拍了下那方向盘,看着她楼层的灯亮了起来,开着车离开了。

    自从那顿饭之后墨迹航出现在亦碗瑶店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丫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道:“墨迹航你不忙吗?你这样老是这么出现在我身边,会影响到我工作的啊。”

    “我忙好了,你做你的我又不妨碍你。”他不以为然道。

    丫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他都说不忙了,她还有什么办法。

    蒋夜凡似乎跟乐乐的关系也不死那么紧张了,乐乐每次跟他说话他也不那么排斥了。等亦婉瑶后知后觉的感觉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默认蒋夜凡是接受了乐乐了,都认定了蒋师傅在跟乐乐交往。

    乐乐不知道蒋夜凡是不是想清楚开始接受她了,还是决定使用她这个挡箭牌了。她说了不在乎就会不在乎,只要他开始接受她就好。

    乐乐正给蒋夜凡看着网上的婚纱,亦婉瑶凑过去瞄了一眼惊呼道:“哇塞你们都准备结婚了?也太快了吧?”

    乐乐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没有啦,就是看一看而已啦。”虽然她很想,可是他还没有任何表示啊。她想他们之间应该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要走吧,没有那么快的。

    亦婉瑶拿过乐乐手里的手机,看着那婚纱道:“哇塞真的很漂亮啊,乐乐你穿上一定很漂亮的!”

    乐乐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墨迹航,道:“婉瑶我想你应该会比我先穿上婚纱的,你现在应该好好的选一选才是真的。”

    丫一页一页的翻看着那手机,头也不抬的道:“我吗?我还早呢,还没结婚的打算。”她觉得就现在这状态挺好的,还不想那么快结婚啊。

    墨迹航听着她那话,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亦婉瑶一眼瞟到站在自己跟前那黑皮鞋,抬眼看了他一下,便没了下文。

    乐乐看着那两人,自觉地闪开了。

    亦婉瑶抱着那手机看的正起劲,还是不打算搭理墨迹航的样子。

    “好看吗?喜欢?”他沉沉的开口道。

    亦婉瑶抱着那手机,直点头道:“好好看啊,每一个都穿一遍才好。”

    “你又不打算结婚,还穿它干嘛!”他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亦婉瑶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不结婚买两件回来看着,好像也可以吧。”谁规定了只有结婚的才能买婚纱啊,不结婚就不能买了吗?

    “不结婚买回来浪费,干看着不能穿不是很上火?”

    “不会啊,自己在家想穿的话就穿给自己看好了啊!”

    “没人欣赏不觉得无趣吗?”

    丫疑惑的抬头看着他,道:“你怎么了啊墨迹航,你好像很生气啊?我哪里惹到你了吗,至于这么针对我么?”她买东西关他什么事情了啊,真是奇怪了。

    蒋夜凡出来夺过丫的手机,不悦道:“别拿着乐乐的手机玩,赶紧工作!”

    丫无辜道:“我不就歇了一小会吗,再说了师傅你最近很偏心哎,我玩一下乐乐的手机都不可以了?我知道她是你女朋友啊,可是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蒋夜凡还了乐乐的手机,没搭理她闪身进了后厨。

    亦婉瑶跟着也打算进去,墨迹航一把拉住她道:“婉瑶这么忙的话,我帮你再招几个人怎么样?”

    “招人啊,还是等等吧。”丫算计着招人又是一笔开销,她其实也还好不是很忙,还可以应付。

    “钱我帮你付?”他继续诱惑着。

    丫犹豫了一下,道:“还是不要了,你的钱也是钱啊,我还可以应付啦,你别担心了墨迹航。”

    墨迹航松手了,看着她道:“你别太累了。”让她做她喜欢的事情,完全是怕她太无聊了。要是她为了这个累着了,可就有违他的初衷了。

    亦婉瑶向后厨走去,对着他挥手道:“知道了,你也快回去工作吧。”

    墨迹航转身眸光不经意的瞟向正在里面忙着的蒋夜凡,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他觉得墨远那个提议挺好的,h市也可以开几个像这样的分店了。

    司如下班后来了亦婉瑶的店里坐了下,丫给端一杯茶过去,笑道:“大美人请喝茶,你这几天都没过来,还以为你失踪了的呢。”

    司如接过她递过来的茶喝了口,道:“我这几天忙啊,累啊!”

    亦婉瑶开玩笑道:“你工作那么忙啊,要不你来我这,给你当经理?”

    司如无力道:“不是工作的事情啊,是梁兴卓的事情!”

    亦婉瑶道:“他怎么了,你上次不是还说他最近一直表现很好的。”丫心里想着,难道这么快救又原形毕露了?不应该啊,梁兴卓上次忏悔的挺深刻的。

    “哎啊,不是他啊,是他妈妈啊!”他那母亲她也真是服了她了,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不愿意接受她!她就奇了怪了,她除了家境不好,到底是哪里不如她意了?

    难道家境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她可以丝毫不顾及她儿子想法,一门心思的就想拆散他们两个!

    “他妈妈还没放弃啊,这么执着啊?那梁兴卓怎么想的,他还要跟这她妈妈折腾吗?”

    司如摇头道:“他这次倒是没有,意志挺坚定的。就是我,我”

    亦婉瑶疑惑了:“你怎么了?他都坚定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她觉得只要梁兴卓不抛弃她,所有事情不是就都解决了。

    司如看着她那似懂非懂的样子,沮丧道:“就知道跟你说也是没用的,你又不懂我的难处!”梁兴卓是选择她了,可是她看着那老太太一个人在那折腾也挺心疼的。毕竟也是她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这说翻脸就翻脸了,司如想着她心里大底也是不好受的。看着她天天在她公司楼下叫唤着,她也怪心疼的。

    “别说我了,说你吧!和墨迹航怎么样了,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还没有哎,没有这个打算啊。”丫奇怪了最近似乎大家说的最多的话题,就剩结婚了。可是她真的没想好啊,没想好关于结婚这个话题。

    以前她一直盼着墨迹航赶快忙好手上的事情,尽快结婚。可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觉得

    ------题外话------

    就快要进入结局卷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