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9你还有我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9811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太上章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两人正在那说着的时候,梁兴卓的母亲追过来了。

    司如看着怒气冲冲的老太太一下子站了起来,亦婉瑶转头看见了梁母。她对老太太印象挺深刻的,当时司如从梁家出来的时候,老太太一脸的得意。

    “妈,你怎么跑这来了?”司如看着梁母道。

    梁母一听她这样叫她,那火气更甚了:“你别叫我妈,我没你这种儿媳妇!”

    司如走过去,站在她跟前一脸的小媳妇样:“妈有事我们回家说吧,你在这里会影响我朋友的生意的。”站在这吵吵闹闹的确实不太像话,婉瑶这来来往往的顾客得怎么想啊。

    梁母一听彻底不高兴了:“你说什么?我影响你朋友的生意了,我是怎么影响她了啊?”

    司如给毁死了,一个劲的道歉道:“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我们回家再说?”

    梁母一下甩开了司如伸过来的胳膊,看着她吼道:“我说了别叫我妈!回家?回哪个家?我家可没有你这种媳妇!”

    亦婉瑶站在一旁可给急的不行,她是真没亲眼见过这种婆婆,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的恶婆婆,这亲眼瞧见了一回还真是惊呆了。

    偷偷闪身进屋给梁兴卓打了电话,这情况司如不好办,她也不好办,找梁兴卓来就对了!

    梁兴卓那边挂了电话就急匆匆要出门,司母看着他急的那样顺口给问了句。

    梁兴卓个缺心眼的还就那么顺口说了句:“我妈和司如在婉瑶店里吵起来了,我得去看看。”

    司母一听着急啊抱着孩子也跟着来了,梁兴卓那母亲很不待见她闺女的,她不放心啊。

    远远的梁兴卓还有司如她母亲带着孩子,就气冲冲的奔着亦婉瑶那店里去了。

    梁母抬头看见她儿子来了,一脸怒意的样子,给火的不行。

    跑过去抓着司如的头发就扯了起来,边扯边叫着:“你个狐狸精还说不要为难我体谅我,不为难我,你把我儿子叫来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让他彻底不认我这个妈,彻底的跟我断绝来往?!”

    司如一边死死的护着头发,一边解释道:“不是这样,妈你误会了!”

    梁母一个使劲狠狠一扯她那头发,给司如搡到一边,道:“你个两面三刀的女人,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你别叫我妈!”说着就冲着司如走过去,气得扬起手就要对着司如那脸呼下去。

    “妈,你这是干嘛啊!你看看你这样子,人家笑不笑话?!”梁兴卓及时的走过去,阻止了她母亲的动作。

    梁母一看见她儿子来了,立刻卖起可怜来:“儿子,儿子你看看你老婆,她打你妈啊!这样的女人你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了啊?”

    司如在一旁揉着被她扯疼的头发,没吱声随她怎么说去吧。

    亦婉瑶算是大开眼界了,原来婆媳关系真的会这么难以相处的。这哪里是过日子,简直就跟战场一样啊!丫心里庆幸着,幸好墨迹航没有一个这样的母亲。

    “妈你别闹了,我这辈子除了司如我谁都不要了!她好也罢坏也罢,我这辈子就认准她了!”梁兴卓看着她道。

    梁母还不想放弃的道:“她打你妈妈啊,这样你都还要继续跟她生活在一起?儿子我养了你二十几年啊,你怎么能忍心这么对我呢?”

    司母抱着孩子在一旁,嘀咕了句:“亲家你就尊重孩子的意思吧,我们两家和和睦睦的过日子不好吗?”

    梁母一听越发来劲了,指着她道:“你别说我是你亲家,我没有你这种寒酸亲家!”

    司母被她这么一说也不吱声了,梁母就是个势利眼。她和司如是没什么钱,可是再没钱也是你儿子当初自己选的,她一个当母亲的瞎操这么多心干什么!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司如的母亲现在也是我的母亲,你就不能”

    “兴卓跟妈妈回家吧,娶这种女人对你以后的路没有好处啊。当妈求你了,跟妈回去吧,回去找云云复婚?”梁母祈求道。

    “妈我和司如你别再管了,我不会再和云云复婚了!我不爱她,我爱的是司如!妈当我求你了,你放过我们两个吧!”

    “儿子,你娶了他梁家就没有出路了啊!你娶她有什么用啊,她帮不了你啊,她没钱没势的如何帮你?!”

    梁兴卓不耐烦道:“妈,你怎么还不懂?!我娶她不想让她帮我,梁家有没有出路跟我娶什么样的老婆没关系!如果梁家真的在我手上败了,只能说明我梁兴卓没本事,和我娶什么样的女人做老婆没关系!”

    梁母看着他,失神道:“所以你是决定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了?哪怕我不认你?”

    梁兴卓无力道:“妈这是两回事,你不要总是将它们混为一谈!不管我娶谁,我是你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司母怀里的司明齐一下蹦了下来,伸手抓着梁母的衣角,奶声奶气道:“我奶奶说你也是我的奶奶,让我叫你。奶奶,你跟我们去吃饭好吗?我奶奶做的饭很好吃的。”

    梁母看着还不到她膝盖那里的孩子,笑道:“孩子乖,奶奶不去了,奶奶回家吃饭。”她不是不想她这个孙子的,当时同意让司如带走她这个孙子,也是因为这样那个女人就可以干脆的和她儿子离婚了。可是最后她没想到的是,她把她孙子给让出去了,他儿子也还是没能离开那个女人。

    “妈,我们去吃饭吧,你饿了吧?”司如走过去牵着司明齐的小手,对着梁母道。

    梁母收敛了气焰,但还是有些不想搭理司如,将头扭向一旁没再说话。

    梁兴卓看着梁母道:“妈,吃饭吧?”

    梁母看了一眼被司如牵着的司明齐,道:“不吃,我回去了。”

    梁兴卓也不再开口挽留了,只道:“妈,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司如弯腰对着司明齐道:“明齐,快去跟奶奶说拜拜,去送送奶奶。”

    司明齐乖乖的举着手对着梁母招了两下,奶声奶气道:“奶奶再见。”

    梁母抬手和孩子挥了两下手,转身就离开了。

    司如松了口气,持续了这么久的闹剧总算暂时停止了。

    司如又和亦婉瑶说了几句,便牵着司明齐和梁兴卓他们回去了。

    李小美在一旁叹息道:“哇塞,司如姐姐的婆婆好厉害啊,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加入豪门了,好可怜啊。”

    亦婉瑶看着她笑了笑,道:“小美快干活,小心我扣你工资哦!”再辛苦只要司如不觉得辛苦就行,梁母虽然是有些过了,可是也不是所有有钱人都一样的。亦婉瑶觉得梁母经过今天这次,以后应该会安稳不少了,至少应该不会像今天这么疯狂了。

    亦婉瑶的两家店面基本已经运行正常,她以为她的日子久会这样平静下去,至少她是这么期望的。

    可是生活却总有那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她第一次接到家里那边打来的电话,是她爷爷的病危通知。

    挂了电话丫茫然的望着前方,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上次她离开医院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这才回去没几个月怎么就说不行了?!

    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谁都没有告诉自己离开了。等她到了那个小村子的时候,她爷爷已经从医院回家了。

    老爷子撑着最后一口气,就等着看亦婉瑶最后一眼。

    亦婉瑶看着床上躺着的骨瘦嶙峋的老人,拼命的吸了吸鼻子控制住没哭出来。

    “爷爷,我回来了。”亦婉瑶跪在亦老爷子床前,哽咽道。

    亦老爷子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可是他知道是他孙女回来了,虚弱道:“婉瑶你来了,还好你来了,不迟。”

    “爷爷你别说话了,你好好休息,会好的!你会好的!”

    “婉瑶我这辈子最后悔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啊,你父母走的早可是我却没有能力把你放在身边抚养你。我对不起你父亲,对不起你。”

    亦婉瑶拼命控制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哭道:“你别说话了,会好的,一定会的!”

    亦老爷子摸索着轻轻握住亦婉瑶的手,道:“婉瑶你别恨我,你以后要好好生活知道吗?”

    亦婉瑶趴在他床前一个劲的点头,哭着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恨任何人,爷爷你放心我现在活得很好,你别担心我!我有两家面包店,我可以养活我自己,我活得很好!”

    “哎,要是遇到合适的人你就嫁了吧。女孩子还是不要太强,找个疼爱你的人我和你父母泉下有知也会替你高兴的。”

    “恩,我知道!”

    “婉瑶你也不要怪你大伯当年狠心,当年我们家确实条件不好。以后你姐姐他是指望不上了,你要是,要是愿意原谅他们的话,就多回来看一看他们吧。”

    “好爷爷,我答应你,都答应你!”

    亦老爷子安心了,闭着眼睛就那么很安静的走了。

    丧礼过后亦婉瑶想起亦婉新这几天一下都没出现,对着那刘芸问道:“大妈,婉新呢?爷爷的丧礼,她怎么一下都没有出现?”

    刘芸那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擦了才擦眼睛道:“婉瑶她被抓走了,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亦婉瑶惊道:“被抓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她染上了赌瘾了,把家里能卖的都想办法卖光了。家里的东西被她偷光之后,她就听别人的挑唆跟着去抢银行了!然后就被抓走了!”刘芸再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无力道。

    “大妈,那我还可以帮什么忙吗?”亦婉瑶惊到了,亦婉新居然会走上这么一条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一条不归路。

    刘芸听着她这句话,一下子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婉瑶,你有钱吗?要不我们花点钱,把她赎出来?”大底天底下的母亲都是不愿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的,刘芸也是如此。

    亦海山走过来,冲着她喝道:“你别为难婉瑶,她犯了错理应受罚!”他心里也是很恨他自己的,要不是他一直由着她们母女俩,对亦婉新宠爱过度,她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地步。

    “大伯,大妈不是我不想帮忙,而是我这次真的帮不了了。”法律的底线怎么能容许轻易挑战,亦婉新这次她是真的没办法帮了。

    “婉瑶你回去吧,两个店应该有不少事情的。你别担心了,我和大妈没事的,我们还撑得下去。”亦海山看着亦婉瑶道。

    亦婉瑶拿出那张曾经给老爷子的卡,塞到亦海山手里道:“这卡我不带走了,留在你们这里,要是缺钱的话给我打电话,只要我有我立马给你们汇过来。”

    亦海山颤抖的握着那张卡,道:“婉瑶我和你大妈对不起你啊,要是可以重来,哪怕再辛苦我也让你留在我们身边!”

    只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后悔药,有些遗憾只怕就算用一辈子也无法弥补了。

    “大伯我不怪你们,你别自责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们好好保重。”

    亦海山和刘芸一直送她到村头的公交站牌,亦婉瑶站在那公交车上眼泪不可抑止的往下掉。

    这个地方曾经有一个她最放不下的人,可是那个她最放不下的人居然说走就走了。站在这个地方,她忽然一下子就觉得空虚寂寞了。以前她哪怕明知来到这里会遭到亦婉新的责骂,可是她还是愿意义无反顾的来。可是现在,在这里她心里唯一的期盼没有了

    公交车停在下一站带人的时候,墨迹航就是那个时候上来的。

    他站在她身边就那么安静的陪着她,她哭的稀里哗啦,他轻轻拥住她道:“别哭了,婉瑶你还有我。”

    亦婉瑶听着熟悉的声音,没有疑虑一下子就扑在他的怀里肆无忌惮的哭个痛快。

    “墨迹航你知道吗,我爷爷,他,他去世了!”

    “恩,婉瑶我们要学着去面对生老病死。我想他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么伤心。”

    “我多想他还活在我身边,我多想再多一点点时间去陪陪他。可是,他,他就那么离开我了,我连一次挽留的机会都没有。”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就算亦婉新再怎么折磨刁难她,她也不会离开。

    “婉瑶你不是说过我们要往前看,你忘记了?”

    “恩,我只是很伤心很后悔,没有好好陪过他。”

    一车子的人都好奇的看着那两个人,墨迹航就那么旁若无人的一直拥着她到了站点。

    墨迹航没有开车,车子让柳旭给开回去了。他就那么陪着亦婉瑶坐了一次大巴,一路上亦婉瑶都沉默寡言着。

    头靠在那车窗玻璃,撂了窗帘失神的望着那外面。

    他没有打扰她,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她身旁。

    亦婉瑶累了趴在他腿上眯了一会,等她醒了的时候已经回到a市了。

    墨迹航看着她那两个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眼睛,心疼道:“这两天别去店里了,休息两天?”

    亦婉瑶点了点头道:“恩,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墨迹航将她送去了她住的地方,又闪身进了厨房。

    亦婉瑶看着他那忙碌的背影,好奇道:“墨迹航你在忙什么啊?”他重来不煮饭的,进厨房干嘛?

    正说着的时候,墨迹航已经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了。

    丫怔怔的看着那一碗香喷喷的葱花鸡蛋面,惊道:“你会煮面?你居然也会煮面。”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可是他的这碗面确实比她的技术好。

    “吃吧,吃了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亦婉瑶挑起一筷子尝了下,道:“味道不错啊,墨迹航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煮饭啊?”

    他看着她笑笑没说话,这东西还需要学?煮饭应该和人需要吃饭的本能一样吧,一般菜他还真觉得没什么好难的。

    “墨迹航你明明会煮饭,为什么每次都要我煮啊?”丫想着他是不是在故意折磨她?折磨她,他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这是我第二次煮面啊,我很少煮菜啊。”他不想告诉她,看着她在厨房忙进忙出的样子,他会觉得安心。所以他享受的不是她做的菜多好吃,而是那样看着她忙活,他才觉得他真的也是可以有家的。

    亦婉瑶不说话了,让他那么一个男人煮饭还真是有些怪怪的。不过听他说这是他第二次煮面,丫还是忍不住沮丧了。

    为什么他随便给煮的都很好吃,她做了那么多次却还是那么样子啊。

    “怎么不高兴了?”他看出了她的失落。

    亦婉瑶吃完最后一口面,抬头看着他道:“墨迹航,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笨?”

    “笨点没关系,我喜欢。”他看着她浅笑道。

    “可是我太笨了啊,我煮了那么多次饭,还是那么难吃。”有她这么笨的么,每次不是烧糊就是烤焦。

    “没关系,我喜欢吃你做的那些,我口味独特。”其实他知道,她只是对这次没兴趣,所以就老是做不好。

    丫不以为然道:“怎么会,你是变态吗?你是傻瓜吗?”

    他看着她蛊惑道:“只在你面前,我愿意是傻瓜。”只要能天天这么看着他,他觉得很满足。

    亦婉瑶楞住了,她在想墨迹航最近到底是吃了什么了,总是说一些甜言蜜语

    “墨迹航你最近怎了?你以前都不说这些话的啊。”

    墨迹航尴尬了,他这难得的对着她表露回心迹,她倒还不习惯了?

    “去洗澡睡觉,我去洗碗了!”他尴尬的说完,起身拿着碗离开了。

    亦婉瑶看着他那背影,没再继续说下去。找了睡衣进浴室洗澡去了。

    等丫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墨迹航倒是已经躺在她那床上睡着了。

    丫拉了被子帮她盖上,自己也躺在他身边睡觉了。

    这几天她太累了都没有好好休息一下,她不知道的是他默默地跟着她。不放心她一个人,但是又担心他的出现会让她困扰,于是就那么一直默默的跟着。

    两个人就那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亦婉瑶睁开眼睛的时候,墨迹航已经醒了撑着脑袋看着她。

    丫跟着他有样学样撑着脑袋看着他,问道:“墨迹航你昨天怎么会去坐公交车啊?”丫现在想想,他昨天的出现都挺玄幻的。突然就出现了,她当时真的是太感动了。

    墨迹航看着她笑笑,道:“休息好了?休息好了的话,我们是不是该做些又意义的事情?”

    亦婉瑶一听他这么说,那撑着的脑袋的手啪嗒一下倒了,丫一咕噜爬起来站在地上远远的看着他。

    墨迹航看着她那一脸防备的样子,起身一把逮住她。

    亦婉瑶一下没反应过来,就那么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他将她拖进自己怀里搂着她,凑近她的耳朵暧昧道:“婉瑶你说什么是有意义的事呢?”

    亦婉瑶那小脸一下子就红了,红的发烫。轻轻的不自在的动了下脑袋,想离他远些。

    谁知她那么一动反而贴的他更近,他对准她那白玉般的耳垂就是一口。

    亦婉瑶毫无防备的惊呼了一声:“啊!”

    墨迹航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低头凑近她的脖子重重的喘着气。

    亦婉瑶彻底慌了,小身子在他怀里也不安稳起来:“墨迹航你流氓!你放开我,我,我要刷牙吃早饭去!”

    “别动!再动的话,我就!”他沉声警告道,声音有着刻意压抑的某些东西。

    亦婉瑶听话了,乖乖的缩在他怀里不敢再乱动。

    过了好一会丫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墨迹航,你,你好了没有?”

    墨迹航皱眉,这就叫好了?该死的,要不是答应过她不再强迫她,他早就,早就先灭了火再说了!

    他松开她自己跑去浴室去了,丫疑惑了拍着那浴室的门叫道:“墨迹航你快点啊,我要上厕所!我快憋不住了!”是早就憋的难受了,只是他一直抱着她,她没办法去啊!

    里面哗啦啦的水声传了出来,丫更加着急了,在那外面站也不是蹲也不是!

    “墨迹航我就跟你说不要住在我这里,你偏偏不听!你看,现在厕所不够用了吧!你快点啊,你想憋死我啊!”

    “哗”——的一声那门开了。

    丫立即闪了进去,坐在那马桶上面。

    “好了,没憋死?”墨迹航站在她跟前擦着身体问道。

    “你还敢说,我”丫抬头赫然看见他光溜溜的站在她跟前,那脸瞬间又爆红了起来。

    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的某处看着,惊的连害羞都忘记了。

    “看够了?”他淡淡开口道。

    丫又羞又恼,穿了衣服就出去了!做那沙发上抱着膝盖,心里一遍的腹黑着: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墨迹航看着她那狼狈而逃的小样,嘴角浅笑穿好衣服也出去了。

    亦婉瑶看见他出来了,不自然的挪了下小身板侧面对着他。

    “早饭是要出去吃还是煮着吃?”他开口问道。

    “随便。”丫脱口道。

    “不许随便,必须告诉我一个决定!”她每次都是这样,随便随便的说着,到时候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用随便搪塞过去!

    “你煮吧!”丫毫不客气的指挥道!  墨迹航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丫一个人在客厅坐了一会,偷偷跑去厨房外面看着墨迹航。

    丫看着他系着她平时系的围裙,明显的短一截不是很协调,丫捂着嘴巴偷偷笑着。

    “去拿碗准备吃饭。”他头也不转的道。

    丫抬脚进去,看着那锅面嘀咕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她刚刚明明笑的很小声很小心好吧。

    “还要不要吃饭了,快去拿碗。”她一来他就感觉到了,她以为人人都跟她一样那么后知后觉的。

    丫拿了两个碗给冲洗干净,递给他道:“墨迹航,你煮的看上去就很好吃啊。”要是他能一直这么给她煮饭就好了,就算是每天都吃面她也很高兴!

    墨迹航递给她一碗装好的面,道:“别拍马屁了快去吃饭!”

    亦婉瑶端着碗背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拿着筷子出去了。

    吃了饭丫自告奋勇的去洗了碗,洗好了就开始撵人了。

    “墨迹航,你是不是应该去工作了?”

    “不急,耽误两天没关系。”他看着她道。

    “可是,可是我觉得你还是去工作比较好。”丫想起今天早上那一幕就觉得无比别扭!

    “我还不想去,想陪陪你。”他极好耐心的道。

    “可是我不需要你陪着我了啊,你还是去工作吧,别耽误工作。”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的呢,怎么撵都不走!

    墨迹航咬牙切齿道:“我走了,没人煮饭给你吃。”

    丫犹豫了那么一下下,继续道:“其实你不在的话,我也还是可以自己煮饭吃的啊。”

    “我累了,我就是想好好休息一下。”他沉声道。

    “那你可以回去你自己家里”亦婉瑶看着他越来越渗人的眼神,越说越小声。

    他看着她开口道:“这么想让我离开?就真的一点也不想留我?”敢说个是试试,敢说是他就彻底让她没地方住!

    亦婉瑶转着两眼珠子,道:“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啊,其实,其实

    ”其实她就是怕他在这住下去,她会不“安全”啊!

    “其实什么,我今天就好好听听你的理由!”他一副势必赖到底的样子!

    亦婉瑶有些怒了,真没见过这么死乞白赖的:“墨迹航你干嘛非要赖在人家这里不走啊,你不觉得你呆在我这里有些不妥吗?”人家邻居得怎么想她啊,她在邻居面前维护了好久的完美形象可不能因为他给毁了!至少现在不能!

    “婉瑶你不爱我了?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墨迹航问了一个非常不自信的问题。

    亦婉瑶看着他那严肃的表情,道:“不是这个意思啦,墨迹航我跟你说,你现在还在考核期!所以,你是不可以赖在我这里不走的。”

    墨迹航给恼的不行,考核期?!什么该死的玩意,都谁教她的玩意儿?!

    三两步朝着她走过去,一把拎起她那衣领给提了起来。

    亦婉瑶蹦跶着双脚,叫唤着:“墨迹航你放我下来,你又要说话不算话了?!我跟你说你要是再敢打我,我立马连考核期都不给你了!”

    墨迹航呼出一口气,轻轻放下她看着她。这小东西离开他身边两年现在胆子是越来越肥了,都敢恐吓他了!

    亦婉瑶也不敢示弱的盯着他看,顺手自己给翻了下衣领,道:“墨迹航你不要忘记了可是你求着我原谅你的,怎么,我原谅了你又不长记性了?”丫说的一道道的道理,这么听着还真像那么回事。

    墨迹航那火早就要冲出眉梢了,他眯着眼睛看着她。

    亦婉瑶还是有些怕的,往后退了两步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啊,我又没说错!是你自己说让我原谅你,准许我偶尔任性,偶尔耍耍小脾气的!”

    “过来!”墨迹航到底没舍得真逮着她一顿好收拾,只沉沉道了两个字。

    亦婉瑶那眼睛看着他的每一个表情,站在原地还不太确定是不是要过去!

    墨迹航看着她那害怕的小样,心里那火气眼看着就又要冒上来,她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了?!

    “你要是再不过来的话,我就真的要反悔我说过的话了!”

    亦婉瑶迈着小步子移到他面前去了,墨迹航看着她叹了口气,还好她还总算对他还有那么一点顾忌。

    “要不要出去逛逛?趁着我这两天没去公司,好好陪陪你。”他看着她温柔道。

    亦婉瑶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去拿包包。”丫到底没再敢和他对着干,他看上去什么都依着她了,可是她心里清楚他忍不住了说不准还是会打她几下的。现在她怎么说也是个小老板了,要是再被他打得屁股开花被那些员工知道了,可不得笑死了!

    车里墨迹航开口道:“今天你带着我逛好不好,我刚来的还不熟悉。”他以前是极少来a市的,还真不太熟悉。

    亦婉瑶犹豫了,要是告诉他,她也不是很熟悉会不会被他给骂死?笑死?

    丫偷偷打开了手机里那导航仪,看着那上面给指挥着:“墨迹航我们今天去游乐园玩吧!”

    “好,你说怎么走。”他那车上本来是有那玩意的,可是一想她知道怎么走也就懒得开了。

    “额,向左,向右?”丫看着那手机不确定道。

    “到底往哪边?”墨迹航今天是心一横,决定就听这丫的指挥了。

    “向右!”丫手指一指,对着右边那路口道。

    近一个小时他们的车还在路上打转,墨迹航隐隐觉得不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