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0她去找他!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11078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异世之光脑神官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另类精灵生活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墨迹航看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将车停在马路边看着她,道:“这里是哪里?游乐园呢?”他就不该信任她,他怎么能忘记她是一个路痴,怎么能知道怎么走?!

    亦婉瑶看着他那样子,有些怕怕道:“其实,其实吧这是另一条路,游乐园,这么走游乐园也会到的!”丫心里还是有些自知自明的,要是告诉他她不知道搞错了他一准要冲着她发火了!

    “游乐园开在这么个地方?谁来啊,就你来?你家游乐园开在这里?!”

    丫咬了咬嘴唇把手机给递过去,道:“你看吗,这条路是可以通的!”

    墨迹航瞪了她一眼,拿过她那手机看了一眼调转车头。就她给指的那方向,给开到北极去也看不见那游乐园!

    “这是要去哪?”亦婉瑶小声问道。

    “回家!”

    丫嘀咕着:“不要吧,游乐园还没去呢。”

    墨迹航没搭理她,径自开了车准备回去了。他就不该突发奇想说要带她出来玩,真是没法说了。

    “其实我也不是很熟悉啊,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再不然就是和司如逛逛街而已。”三点一线,还真就几乎重来没有跳出过这条路线。

    “那你说,你是不应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告诉我你不知道?”

    亦婉瑶点头道:“好啦我承认是我的错,我下次不会再乱指挥了。”

    墨迹航不说话了,知道错就好。

    “额,那个墨迹航我都承认错误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还要继续去游乐园啊?”过了一会丫开口询问道。

    他淡淡瞟了她一眼,道:“不去了,回家。”她真当他的时间是海绵里的水了,挤挤就有了?!

    “墨迹航你又不守信用,你”

    墨迹航抬眼不着痕迹的瞟了一下她,亦婉瑶不吱声了。

    “好啦不去就不去,我下次跟别人去好了。”

    丫一个在那郁闷的时候,墨迹航那手机响了。柳旭打来的,丫看着他沉着脸说了几句。

    “婉瑶我有点事情,我最近要回去h市,你自己在a市好好的。”他嘱咐道。

    亦婉瑶撇着嘴,道:“恩,你有事就回去好了。”

    “饭要记得按时吃,每天不要太晚回家,晚了不安全知道吗?”

    “墨迹航你把我送去店里吧,我一个人在家也怪无聊的,还是去店里好了。”她怎么觉得他现在越来越唠叨了,跟个老太太似的,他没来的时候她也不是好好的么。

    “恩好,你在a市乖乖的等我回来,我忙完就回来找你。”

    丫听着他这句话忍不住就想到之前在墨家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她就一直等啊等,最后等来的却是他要撵她出去的消息。

    “墨迹航这一次我不会再像上一次那样,等不到你吧。”她现在对他说那句等着他的话就是有些后遗症了,已经等怕了。

    到了他那店门口,他将车子停好,摸了摸她的头顶,宠溺道“不会的,相信我。”

    亦婉瑶点了点头,下了车站在那外面对着他挥了挥手,道:“那你路上小心。”

    墨迹航对着她笑笑,调转车头就离开了。

    李小美出来看见亦婉瑶,喜道:“婉瑶姐你回来啦,你都消失好几天了呢。”

    亦婉瑶冲着她笑道:“小美你有没有想我啊?”

    “恩,恩,店里的人都在念叨着你了!”小没走过去,牵着亦婉瑶的手就往里拖。

    “你们看婉瑶姐回来了,大家都出来欢迎下啊!”

    亦婉瑶看着她有些无奈了,搞的跟她消失了很久了似的。不过她这么一闹亦婉瑶原本那失落的心情还真好不少了。

    乐乐走过来,看着她道:“婉瑶你干嘛去了,不声不响就走了,害的我们担心死了。”

    “我老家有点事情啊,走的太急了没来及说一声,不好意思哦,辛苦大家了。”说起这个她想起亦婉新了,她在想要不要找个时间去看看她。

    蒋夜凡站在那里远远看了她一眼,叫道:“既然回来了,那就来工作吧。”说完就闪身进去了。

    亦婉瑶乖乖的也跟着进去了,接过将夜凡手里的东西,讨好道:“师傅,我不在的几天你辛苦了哈。”

    “别废话了,赶紧工作!知道我辛苦就该好好干活,还废话什么劲。”

    亦婉瑶笑道:“是!”

    忙的差不多之后亦婉瑶坐在那凳子上休息,蒋夜凡端着一杯茶递给她道:“喝吧,忙一下午渴了吧。”

    亦婉瑶接过那杯子喝了一口,道:“又渴又饿呢,我才想起来我中午还没吃饭呢。”墨迹航走的急,就那么把她送店里了。她这一回来就被小美拉进店里了,没来及吃饭就忙起来了。

    “怎么不早说?”蒋夜凡看着她,有些无奈的道。

    “后来就忙忘记了嘛,现在闲下来就想起来了啊。”

    蒋夜凡拉着她那手腕,道:“走,我带你去吃饭。”

    亦婉瑶挣扎了下,站那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他那样拉着她,被乐乐看见多不好啊。

    蒋夜凡也不勉强她,叹息道:“好了,那你现在去吃饭吧。”

    亦婉瑶脱了店服,拿着包包就出去了。一个人走在路上丫忽然就又想起墨迹航了,他在她身边的时候总是准时准点的就给她叫吃的来,现在他忽然离开了她还真有点不习惯了。

    丫深呼吸了一下,告诉自己不可以那么依赖他,她要习惯他不在身边的日子,他毕竟不能时时都在她身边跟着的。

    墨迹航回去之后给丫打了个电话嘱咐了几句,之后的几天便又消失的彻底。

    亦婉瑶心里那不安又隐隐的开始往上冒,上一次他也是这样,很忙很忙,忙到最后就出了个结婚的新闻。

    开始的时候她是有些急躁了,可是后来想想他说要相信他的,她也就平静了下来。

    墨迹航看着蜷缩在他跟前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道:“说吧,你父亲到底在哪里。”

    墨迹航怎么也没有料到的是平江居然就那么放弃他女儿,消失了,消失的彻底!

    他害的那么多人徘徊在生死的边缘,这件事情他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着也得有个结果。

    “呵呵,他不是我父亲,我父亲不会给我下毒逼我嫁给你!”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无力但带着无限的嘲讽道。他给她下毒之后,便威胁她要是不跟墨迹航结婚就不再提供那东西给她!她有这样的一位父亲,她真是觉得太“荣幸”了!

    墨迹航面上闪过一丝惊讶,柳旭也震惊了,这女人的毒,瘾居然是平江给造成的?!

    “你问我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想找到他!”说着她又开始抽搐起来。

    墨迹航看着她道:“把她送去戒毒所,看住她。”什么理由可以让平江连女儿都下得去手,连女儿的生死都不顾了?他有些不明白了,还真是彻底不明白了,平江可就这么一个女儿!

    柳旭应道:“是。”说着就拖着那女人出去了。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给我一点吧,我不想去拿过地方,真的不想去!”那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唤着。

    “老板,现在平江消失了,亚希也彻底没影了,事情好像越来越诡异了。”北岩分析道。

    墨迹航思索着,亚希?平江?这两个人难道?

    “去,把幕仓叫来。”他怎么把那厮给忘记了,亚希最后可是和他合作的。

    “是,我马上去。”

    幕仓接到北岩打过去的电话,可给吓的不行。都两年了他都以为墨迹航忘记那事了,怎么现在突然又联系他了?!

    “咳咳,那个北岩,我现在有点事啊,脱不开身啊!”幕仓推脱道。

    “那幕先生,大概什么时候有空呢?”北岩沉声问道。

    “额,最近都挺忙的,恐怕都没空了!”他还真敢说。

    “那好,幕先生你您接着忙您的。不过,如果您实在太忙的话,鹰也可以去几个人帮帮忙的!”北岩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丝毫威胁。

    幕仓急道:“那个不用了,不用!”他们一来他这里可不就完蛋了!

    “真的不用?那您看您什么时候”

    “我马上去机场,立刻赶过去见墨先生!我保证,我现在就准备!”

    “好,那我就恭候您的大驾。”

    幕仓一把推开怀里搂着的女人,对着站在两旁的人叫道:“去,赶紧去开我的直升机来!”特么的这么少兴的呢!墨迹航怎么到现在了,还记得他呢!

    幕仓看着坐那的墨迹航,嬉皮笑脸道:“妹夫,你找我来啥事啊?”

    墨迹航抬眼看了他一下,没说话。

    北岩在一旁沉声道:“幕先生好好说话,你要是不会,我可以找人教你!”

    幕仓面上尴尬了:“额,那个墨先生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他明知故问道。

    “亚希是你的人吧?”墨迹航开口道。

    “这还真不是!墨先生我不是说谎啊,我跟她真的不熟!”幕仓急道。

    墨迹航挑眉:“不熟?不熟你就能跟着她一起算计我了?”

    “哎呦,这给我冤枉的,那女人的诡计我也不知道啊,我后来不是也在努力帮你们解围么?”幕仓卖起可怜来。

    “解围?你确定不是趁机和她一起想炸死我们?”说起这个墨迹航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亦婉瑶差那么一点就离开他!

    “幕仓你最好别在我跟前玩什么花样,你要是不说清楚,就你现在剩的那点人,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墨迹航警告道。

    “知道,知道的。那个其实吧,那女人来找我,我知道她是您的手下我也没太敢过于器重她。后来她说要给我带来一笔财富,我那时候手头有点紧一糊涂我就同意了,亦小姐被抓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她要算计你。”

    “后来呢?”墨迹航成声问道。

    “后来我就心想反正亦小姐在我这,不会受罪的,要是能弄点钱最好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女人是有预谋的,是真的要你们死!我保证,这我真的不知道!”

    “她现在在哪里?”墨迹航问道。

    幕仓急忙道:“这您可别冤枉我了,这个我是真不知道!那天为了救你们我还被她敲开了脑袋了,还在医院躺了个把月!从那之后她就再没联系过我了,实话说吧我也在找她!”她给他惹了这么大一麻烦,他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可是也奇了怪了,自从那次之后她就彻底消失了。”幕仓皱眉道。

    墨迹航看了她一眼,道:“幕仓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还有联系,你知道后果的。”其实他也派人跟着幕仓了,确实没发现他再和那女人联系,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把他叫来问一下。

    “我真没有,我拿我祖宗八代发誓!”

    “你回去吧,有消息记通知一下。”墨迹航挥手道。

    幕仓立即点头哈腰道:“哎,哎,一定的!”

    出了那门幕仓松了口气,幸好平安的出来了。亚希那个贱女人,逮着她一定扒了她的皮!

    亦婉瑶到底是去了亦婉新呆的地方,看了她。亦婉新没有往日的嚣张,只低着头两眼无神的看着地上。

    亦婉瑶坐在她对面,她似乎没有要跟亦婉瑶说话的意思。

    “姐,你还好吗?”亦婉瑶那上面挂着的电话筒叫着。

    亦婉新转头看了看她,还是没说话。

    “你好好在里面改造,大伯和大妈我会照顾的。”

    亦婉新曾经一直嚷嚷着减肥,怎么都没见瘦下来。现在亦婉瑶看着她,是真瘦了。

    “那,那贝贝呢?我的贝贝还好吗?”她总算开口了。

    亦婉瑶握着听筒,哽咽道:“好,他很好!都很好!”

    “婉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你原谅我!我知道我不值得原谅,可是我父母还有我儿子他们无辜的,你帮我照顾照顾他们吧。”这是亦婉瑶第一次见她这么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话。

    “姐你别担心,我不会不管他们的。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婉瑶,我的好妹妹,谢谢你!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妹妹。”

    亦婉瑶那眼泪一下就忍不住全部往外冒了出来,她怎么也不会想道亦婉新承认她是她妹妹的时候,是这样的情况下。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她和亦婉新,能和那些的相互关爱的姐妹一样相处。她曾经以为她再也等不到这么一天了,可是现在她是等来她叫她妹妹这一天了,可是居然是在这里。

    “婉瑶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喜欢贝贝,我这一进来只怕我丈夫以后要娶别的女人给贝贝当后妈。我别的都不担心,我只怕贝贝会被欺负。”

    “姐你放心,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帮你照顾他的。”

    亦婉新放心了,看着她轻轻的笑了下。

    时间到了亦婉瑶被请了出去,她一个人走在阳光下。想着这一路他们所经历的,想起那个趾高气扬的张如心,想起那个曾经对她无比嚣张的亦婉新,原来生活真的是看得到见今天看不到明天的。

    时间改变了她们生活磨练了她们,包括她自己也在潜移默化的被改变着。

    亦婉瑶没有直接回a市,而是回家了。她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小贝贝正蹲在那里玩着。

    “贝贝你怎么回来了?”亦婉瑶蹲下看着他道。

    小贝贝抬头一眼看见是亦婉瑶,眼泪立马就下来了:“小姨我很久没有看见我妈妈了,他们都说我妈妈是个抢劫犯被抓走了!说她是一个坏女人!”

    亦婉瑶搂着他哄着:“不是的,不要听他们瞎说。贝贝的妈妈只是一个错误,她现在正在某个地方努力弥补着这个错误。贝贝我们要相信她,相信她一定会改好的。”她觉得没必要隐瞒孩子亦婉新被抓走的这件事情,可是孩子现在还小也没必要告诉她太多的事情。

    “那妈妈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她还会回来吗?”小贝贝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亦婉瑶。

    “恩,这个错误有点大,她需要很长时间去弥补去改正。这样吧你乖乖的,等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小姨带你去看妈妈好不好?”

    “恩,我乖乖的,我要很快长大去看看妈妈。”

    亦婉瑶把他脸上挂着的眼泪擦干净,牵着他进去去了。

    刘芸见着亦婉瑶回来了,惊道:“婉瑶你怎么回来了,你看回来也不打招呼,我家里都都没什么吃的了。”

    “大妈我就是突然想回来看看,不用麻烦的,一会我还得回去呢。”

    “哦,我知道你很忙,你要走我也就不留你了。”

    “大妈,贝贝怎么回来啦?你们去把他接回来了?”

    刘芸叹气道:“哪里是我去把他接回来,我他奶奶给送来的。”

    亦婉瑶犹豫的开口道:“那,这。”

    “以后我和大伯就辛苦些吧,我们也不止我婉新的婆家还认这孩子了,他以后就跟我们生活吧。”

    “也好,你们以后需要钱的话,给我打电话。我现在生意还好,贝贝以后的学费我还是付得起的。”

    刘芸感动道:“哎,我替婉新谢谢你。”嘴里是这么说着,可她那心里也还是清楚的,人家婉瑶又不欠他们什么,他们以后还是不要麻烦她了。

    “大妈,要不你们跟我去吧,你们两个老人还带着一个孩子怪不容易的。”

    刘芸笑笑道:“你有这个心我和你大伯就很高兴了,我们哪有脸面跟你去啊。再说了这地方我们住了一辈子了,不想离开了。你有时间就回来多看看我们,我们就很高兴了。”

    亦婉瑶闻言,只好道:“那好吧,随你们吧。”说着又掏出包里的皮夹,拿出一些钱塞给刘芸:“给贝贝买点吃的吧,小孩子营养得跟上才能长的好。”

    刘芸推脱着:“不行,怎么能拿你的钱给贝贝买吃的,我们自己有,你拿回去。”

    “好了大妈,你就别推脱了也没多少,我来的时候我也没提多少钱。要是知道贝贝在这,我就去超市给买点什么了。”

    “这,哎”

    “好了不早了,我回去了,你别送我了我自己去。”

    刘芸看着亦婉瑶离开的背影,一个劲的在那叹气,对着小贝贝道:“我对不起你小姨,你妈也对不起她啊,以后你长大了可得好好孝顺她。”

    小贝贝似懂非懂的点头道:“我知道,小姨她对我好。”

    亦婉瑶回到a市又等了几天,墨迹航那边还是没消息。

    她给他打电话,他总说快结束了就快回去找她了。

    她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丫有时候愤愤的想着,要是有一天她也这么让他等一回她也就解气了!

    司如后来再去亦婉瑶店里的时候,跟丫说梁兴卓她母亲不闹了,说是要随着梁兴卓了。

    丫看着司如那一脸的高兴样,道:“那你们还不回h市啊?”

    司如道:“还是别回去了,我觉得分开两地偶尔见一次反而好。”

    亦婉瑶点头道:“恩,也许吧。”

    “咦?你们家那大神呢?没看见他人哎。”司如巡视一圈,好奇道。

    “他啊,回去啦。回去处理一些事情,都半个月了。”亦婉瑶淡淡道。

    “回去了?没带着你,你不怕再给你找个女人回来,彻底的不要你啊。”司如故意道。

    “他想找我也拦不住啊,再说了他不会的。”这一点丫倒还是满有信心的。

    司如不以为然道:“切,这可说不准。你真以为你美的赛过天仙了,全天下没女人了,他就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你?”

    亦婉瑶听她这么说有些不高兴了:“司如话不能这么说吧,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啊,我还爱他我就会相信他!”

    “好啦逗你的,就墨迹航那样的男人要是想找早就找了,也不至于再回来找你这笨猪了!”司如顿了下继续道:“对了婉瑶他回去了没空来看你,你就不能去找他啊!”瞧那丫的愁眉苦脸样,她都快看不下去了!

    “他忙啊,我不想去打扰他啊。”

    “得了吧,你去就是打扰他了?他继续忙他的事情,你就看看他就行了呗,省得这么天天提心吊胆的着急着。”司如不屑道。亦婉瑶那脑袋瓜子有时候她真是没法说,一根筋!让她等着她真就乖乖等着了,真是没法说!

    “可是”

    司如白了她一眼,道:“随你的便我也就是一个建议,去不去找他你自己看着办。”

    亦婉瑶纠结起来,真的要去找他吗?

    “店里有蒋夜凡和乐乐,你去个几天没关系的。想去就去,还犹豫什么啊,真是够磨迹的!”司如不耐烦道。

    “额,我在想啊”就这么一个决定,给丫纠结了半天。

    “得了,当我没说过吧。”司如无力道。

    日子又那么平淡无奇的过了几天,丫心里想着还是别去了,他太忙的话不见得有时间找她。

    就在亦婉瑶打算放弃去h市找墨迹航这个念头的时候,刘瑾心打了电话过来。

    说是她和孙剑新的孩子马上满月了,邀她去h市玩。

    亦婉瑶握着电话又开始纠结了,她去祝贺一下是没关系,可是孙母那人是不大高兴看见她的。她想着有必要去看人家的脸色吗?实在不行等他们满月宴结束了,她再去看看孩子也不是很迟吧。

    “婉瑶你来吧,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想你来看看孩子而已。”刘瑾心的声音听是上有些哀求的味道。

    “那,那好吧我这边安排一下,我就赶过去。”亦婉瑶一心软就那么同意了。

    亦婉瑶第二天收拾了一些东西,一早就坐了车回去。其实她并不是只想看看孙剑新的孩子,还想去看看墨迹航。他消失了又快一个月了,她到底是有些着急了。

    孙剑新并不知道亦婉瑶会过去,他心里是不太希望亦婉瑶来的。

    刘瑾心看见她立马就抱着孩子走了过去,亦婉瑶看着她怀里那个小人儿,笑道:“真好,他的小脸蛋简直跟孙剑新的一模一样。”

    刘瑾心将她拉去一旁,道:“可是他不喜欢这个儿子啊,他还是坚决要离婚。”

    亦婉瑶惊讶了,孙剑新似乎变得比以前冷血不少了,至少对刘瑾心是很冷血。

    “婉瑶我其实也很想离婚了,可是孩子还小,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了。”刘瑾心这次是彻底的没办法了,孙剑新那个男人对谁都好,可是就是不待见她。

    “我真后悔生下了他,要是可以的话,我”孙剑新要不是被他那母亲逼着,估计早就跟她离婚了。

    “刘小姐你别太难过了,你要有一个好情绪,才能带好孩子啊。”亦婉瑶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来的时候看着搞得气势磅礴的满月宴,还以为他们的关系好转了呢。

    “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当初和他是朋友,这样爱着他太辛苦,太煎熬。”

    “你别这么想嘛,至少现在你还有孩子啊。”丫不想说那些什么孙剑新以后会发现她的好之类的话,那些太渺茫。

    刘瑾心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道:“对,对,幸好还有孩子陪着我。”

    孙母走过来看了一眼亦婉瑶,带着抱着孩子的刘瑾心走开了,没说什么酸话挖苦亦婉瑶。她也是被她儿子和刘瑾心这段婚姻给磨的不行了,没多余的精力去挖苦亦婉瑶了。

    孙剑新走过去,看着亦婉瑶道:“她和你说什么了,别理她。”他就怕刘瑾心说些挖苦亦婉瑶的话,让她伤心了。

    亦婉瑶抬眼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剑新,她是你老婆啊,你怎么能说让我不理她呢?”女人嫁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真的会这么悲惨吗?

    “我们迟早得离婚。”孙剑新淡淡道。

    “剑新,我发现我都不认识你了。你还是那个当初和我在一个校园上学的孙剑新吗,你当初可不是这么冷血的。”

    “那是因为,当初站在我身边的是你!”他看着她道。

    “可是她是你老婆啊,她还为你生了孩子,你不觉得你对他们母子两个太过分了吗?”

    孙剑新看着她道:“婉瑶什么是过分,墨迹航从我身边抢走你,他不过分吗?如果不是他,我们早就结婚了,哪里还会有刘瑾心呢?”

    亦婉瑶叹息道:“那已经是过去了,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该做的是把握现在!她那么爱你,还有了你的孩子,你不觉得你现在还在说以前,真的是很不负责任吗?”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剑新给她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吧。”

    “好,听你的。只要是你期望的我都努力去做,你放心我不会和她离婚了,并且以后都不会再说了。”他绝望道。

    亦婉瑶无力道:“剑新,我们回不到以前了,不要让爱你的人受伤。”

    “你呢?你爱的人是墨迹航吗?”他看着她问道。

    “恩,是的,至少现在是这样。”以后她不敢说,可是现在她可以确定。

    “那么他爱你吗?”孙剑新并不知道墨迹航去找过亦婉瑶了。

    丫点头笑道:“恩。”

    她脸上的甜蜜笑容一下就刺痛他的眼睛:“只要你幸福,我就很满足了。”有时候他在想,要是那一年的秋天他没有去车站接她,或者他接的那个人不是她,他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呢?

    “那,我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她要去找墨迹航,再在这里多呆一秒她都觉得着急。

    “去找他?需要我叫人送你吗?”他淡淡道。

    “不用你好好陪陪孩子吧,我走了。”

    孙剑新看着她的背影,轻轻的笑了,一如当年亦婉瑶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站在阳光下等着她的少年。

    也许每个人年少的时候心里都有一个梦,孙剑新的梦便是亦婉瑶。即使他现在事业有成,什么都不缺他还是惦记着那个梦,因为梦里的女孩纯洁的像一朵白莲花,而他最初遇见的她便是这样,于是他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一发不可收拾,爱情瞬间泛滥成灾。

    可是现在,她无情的叫醒了他的梦

    亦婉瑶急急忙忙的出了那酒店,就打了车直奔智能港那边的别墅区。

    丫站在那里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该摁门铃吗?可是她这么冒冒失失的就来了,是不是不太好呢。

    丫放在身侧的手捏着小拳头,站在那犹豫着。

    犹豫了半天也还是没个结果,丫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算了她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和他联系上了再说吧。

    亦婉瑶到底是没有鼓起勇气摁了那门铃,就那么灰溜溜的转身离开了。

    打了车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一个人子在那屋子里踱着步子,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见墨迹航。

    墨迹航确实是不知道那丫已经跑来h市了,给她打了电话,她说的吞吞吐吐,他有些疑惑。

    “婉瑶你到底在哪里?”就跟她说一个人的时候不要乱跑,她本来就容易迷路,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我,我在住的地方啊。”丫看了看那个陌生的环境道。

    “哪里?”他还是不放心。

    亦婉瑶咬牙道:“哎啊,我在h市啦!那个孙剑新的孩子满月啦,所以我就过来了。” 她绝不承认是因为太想他了,所以才答应刘瑾心过来的。

    墨迹航皱眉,她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过来!

    “所以你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他的语气听是上去有些凶。

    亦婉瑶有些怕了,纠结着还是别告诉他了,万一他生气了逮着她一顿好收拾,可不是得不偿失了。

    “说话!你哑巴了!”墨迹航不耐烦道。她到底有没有一点危险意识,一个女孩子就那么随便住在外面!

    “我,我在长乐路随意宾馆里面啊。”丫小声道。

    墨迹航对着电话重重的叹息了下,随即挂断了电话。

    等墨迹航开着车把长乐路前前后后转了几遍,还是没找到她说的那宾馆!

    “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你说的那宾馆?!”马路沿边的他给找遍了丝毫没见她说的那宾馆的影子!

    “没错啊,就是长乐路。墨迹航我保证就是长乐路,我肯定没弄错!”丫信誓旦旦道。

    她刚刚来到时候可是看了下那宾馆下排的一排小字的,上面就是这么写的!

    “亦婉瑶,你,你这次要是再错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墨迹航的好耐心彻底的耗没了。

    丫抱着电话可怜兮兮道:“那你还是别来找我了,你管我住哪啊!”丫心里委屈极了,她还不是因为想他了才来的,他凶个什么劲嘛,早知道她就不要过来了。

    “别废话了,在那乖乖等着,我再沿着马路找找。”他想着那小东西平时怪节省的,指不准去了哪个小宾馆了,他再看看好了!

    “哦,那我等你来。”

    墨迹航又沿着那马路仔细的转了两圈,还是没看见她说的那名字!他给恼火的不行,掏出电话刻意控制着情绪,道:“我还是没找到,你到底是从哪里进去的?旁边有没有什么标志物?!”

    亦婉瑶皱眉思索起来,过了一会道:“哦,我是从一个巷子进来的,然后巷子边上好像有一个很大的超市!”

    “超市叫什么名字?”他沉声问道。难怪他一直找不到她,原来她根本没住马路边上!

    “叫我没注意看啊,要不我出去看一下?”亦婉瑶道。

    “不用,你在那里等着。”

    半个小时后墨迹航找到了她说的那家小旅馆,破旧的牌子,很小的地方。

    亦婉瑶听见敲门声,想也不想的就开了。看着外面站着的那人顶着一张阴沉的脸,她忽然就怕了,不知所措的站在那低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