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关禁闭了

文/橘色艳阳天
本章字数:15510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亦婉瑶给吓的不行,眼泪哗啦啦就往下掉。抬手边擦眼泪边道:“墨迹航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回家吧。”里面那些女人叫得跟杀猪似的,她本来胆子就小,不怕死才怪。

韩进出声道:“要不这样吧,别顺产了剖腹产!”本来他是不建议剖腹产的,可是瞧瞧那姑奶奶的样儿,不剖不行啊!

“剖腹产不痛吗?”亦婉瑶抬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夫人生孩子都痛,破腹产打麻药你不会感觉到的,完了之后再给你带个镇痛棒没什么感觉了。”韩进好耐心的解释着。

亦婉瑶一想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安静了不闹了。

“现在就剖吗?”丫想着早点剖出来也好。

韩进看了一眼墨迹航道:“反正都是剖腹产,你要是想现在剖的话也可以。”反正预产期都到了,也没啥关系了。

墨迹航没说什么,就她那胆量,也甭指望她顺产了,剖就剖吧!

韩进给安排好了,墨迹航也换了衣服准备进去,他不进去不行啊亦婉瑶自从躺在那床上就一直抓着他的手不放。

“墨迹航我还是很怕啊,你说怎么办呢?”一想到人家要拿个刀子在她肚子上划开个小口子,她就怕得直哆嗦。

墨迹航此刻是真没办法了,只能哄着:“婉瑶你乖乖的,很快就好了。”

亦婉瑶抓着他的手捏的死紧死紧,手心都冒出汗来:“墨迹航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躺在那床上又开始哭的稀里哗啦。

“好,好不生了,以后再也不生了!”反正都已经有两个了,不生就不生吧。

等亦婉瑶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护士给打了麻药弄了块布蒙住了丫的脑袋。

“墨迹航,你还在吗?”丫忍不住声音都开始打颤起来了。

墨迹航弯身蹲下去,道:“我在,婉瑶我还在,我一直陪着你做完手术好不好?”

“恩,你真好。”丫确实没什么感觉了,医生开始抓紧时间手术。

墨迹航就那么蹲在地上跟她胡扯着:“婉瑶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啊?”他知道她害怕,变着法子的找着话题跟她聊天。

“这个,我还没想啊,等我出去再说吧。”

墨迹航点头,道:“好,等你出去我们一起想。”

等亦婉瑶的手术结束,墨迹航那腿也早就麻了,他站那缓了半天才好点。

丫躺在那床上,看着吴妈怀里抱的和韩进手上抱着的一男一女小人儿,开心不行。这就是她和墨迹航的孩子,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墨迹航走过去,看了看她问着:“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亦婉瑶看着他,笑道:“墨迹航你快看看我们的孩子啊,你都不好奇吗?”他一进来就问她好不好,都不去看看孩子的。

墨迹航点头,道:“恩,有哪里不舒服要告诉我。”孩子生出来就没事了,晚点看也没关系。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她,肚子划那么一个口子,她麻药劲缓过来一准得难受死了。

果然到晚上的时候,丫下半身就恢复知觉了,虽然带着镇痛棒她还是觉得疼。

“墨迹航,要不让韩进再给带个那什么棒吧?我还是觉得痛啊。”

他柔声哄着:“那东西只能带一个,带多了不好,你乖乖的。忍一下,明天就好了。”

亦婉瑶这次没闹,大底也是知道那东西带多了不好,或许也是没力气闹了。难受了一夜,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墨迹航看着她睡着了松了口气,又去看看孩子,两个小人正睡得香实。

亦婉瑶没睡多久醒了,吴妈和新来的月嫂正给孩子喂奶。亦婉瑶皱了皱眉没说话,刀口还是有些疼。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丫的精神才稍微好了点,墨迹航一口口的给喂着稀饭。

司如一家三口去医院看她的时候,丫正和墨迹航讨论着孩子的姓名。最后确定了就叫,晓彬和晓妍。

司如看着那一对小人羡慕道:“婉瑶,有儿有女正好凑成一个好字!我也好想有个女儿啊!”

亦婉瑶的精神已经好很多,倚在那病床上笑道:“喜欢你也生个啊,再生个女儿!”

梁兴卓在一旁,接道:“是啊,喜欢我们再生。”

司如翻了他一大白眼道:“要生你来生,你以为生孩子跟玩似的呢?!”

梁兴卓无奈道:“不是你说喜欢嘛,喜欢我就那么随口说了句啊。”

司明齐走过来,拉着司如的手道:“妈妈你别和爸爸吵架了,会吵醒弟弟和妹妹的。”

亦婉瑶闻言的乐得不行:“你看我们明齐多懂事啊,干妈好喜欢。”

司如宠溺的摸了摸司明齐的头顶,自豪道:“我这孩子就是比一般孩子懂事些,这辈子就他一个我也很满足了。”

亦婉瑶看着她那两个孩子,轻轻的笑了笑,心里想着她那孩子长大了不知道什么样呢。

墨迹航出去一趟回来了,一眼看见那丫还坐在那床上,走过去道:“怎么还坐着,快躺下。”吴妈她们可都说了坐月子是女人最要紧的事情,这不能由着她。

司如他们又坐着说了几句,便告辞离开了。

出院那天墨迹航直接给带回智能港那边别墅去了,出院那天才想起来还没通知老爷子,墨远给打了电话通知了老爷子。

老爷子那欢喜的不行,让司机开着车就赶到h市了。

亦婉瑶一到家就嚷嚷着身上难受,想洗澡,在医院一个星期可给她憋死了。

墨迹航冷着脸瞪了她一下,道:“满月之后再洗,不许胡闹!”什么时候他都可以由着她,这个时候是千万不行的。

为了防止她偷偷趁他不在洗澡,楼上那热水器他全给拔了。

墨老爷子可欢喜不行,怀里抱着个,眼睛还看着个。他这也八十几岁的人,总算是看见他那重孙了,可不得高兴死了。

墨远看着他爷爷那样,道:“爷爷你快放下他们,你这样抱着他们不好睡觉,让孩子好好睡觉长个子!”

老爷子闻言轻轻的放下,看着两孩子道:“墨远你什么时候也给添两个重孙,我这心就可以放肚子里去了。”

墨远顿时一个天比两个大,就知道他这爷爷不会轻易放过他。

“爷爷其实吧我觉得咱家我大哥生了两孩子就好了,至于我嘛没关系的!”

墨老爷拿眼瞪着他道:“胡说,你也得结婚,必须也得生孩子!”他们墨家又不是养不起孩子,别说婉瑶就生了两个了,她要是愿意生十个都没关系!

墨远扯着老爷子那胳膊道:“好,好,您说什么都好!我们快出去吧,打扰孩子睡觉,孩子长的慢!”

老爷子一听也就由着墨远给拉出去了,孩子睡眠是挺重要的。

楼上墨迹航正跟那丫讨论着孩子的满月礼细节,丫皱着眉纠结着:“要不,就别办了吧。”

“为什么不想办?”他墨迹航的孩子怎么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生了就完事了,再说了这要是不办外面的人就真的要讨论婉瑶了。

“我,我和你,我们”她想说她要用什么身份站在他身边呢,要是人家知道她是这么一个平凡的人会怎么想墨迹航啊。

他倾身上前,轻轻拥住她道:“婉瑶你是我老婆啊,你要有自信,因为在我这里你就是最好的。”

“恩,那好,随你怎么弄我没意见。”丫我在他胸口无比甜蜜道。

孩子的满月礼是在亦婉瑶出月子后一个星期才办的,墨家有喜事各路没邀请的邀请的都屁颠屁颠的找着各种门路过来参加。

墨家一家人都盛装出席,亦婉瑶和墨迹航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各路名媛羡慕的羡慕,嫉妒的嫉妒,惋惜的惋惜。

有女儿未出嫁的逮着这个机会也赶紧跟老爷子套近乎,想把自家女儿嫁给墨远。

亦婉瑶的那些店里的朋友也应邀出席了,为了怕他们别扭给独立安排了个包间。李小美找了半天才发现墨远,静悄悄的就走过去了。墨远赫然看见身后的李小美,给惊了下。他有些无奈的笑笑,他都躲到这地方了,怎么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墨远好久不见了,你,你还记得我吗?”小美羞红着脸问着。

“哦,记得记得。”就她那个吓死人的媚眼,他想不记得也不行啊。

“那,那是不是表示我在你心里算是特别的?”小美一脸期待的问道。

墨远呼出口气,尽量温和道:“是,你是婉瑶的员工嘛,我记得也不是很稀奇。”

“那”李小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墨远从她身边走开,道:“那个小美啊,快回去吧,要开饭了!”说着就走开了。

李小美一脸丢魂的走回包间,司如看着她那样子问道:“小美你这出去一趟怎么了?怎么傻了似的?”

“司如姐姐,你知道我看见谁了吗?我看见墨远了,他还跟我说话了来着!”

司如轻笑了下,道:“很正常啊,你不用激动成这样啊。”

小美还是一脸的花痴样:“怎么办呢,我好像喜欢他了,司如姐姐你说怎么办呢?”

“凉拌!小美我跟你说可不是每个人都像婉瑶那么命好的,梦做做就好,可千万别当真了!”司如不客气的一盆冷水浇了下去。

“哎,我知道,我就是自己做做梦而已啦。”小美颓废道。司如说的是没错啊,不是每个女人都有婉瑶姐姐那么好命的。

亦婉瑶抱着孩子鬼鬼祟祟躲了进来,司如看着她那样子道:“你这是怎么了?不在外面跟人打招呼,跑我们这来干嘛?”

亦婉瑶走过去把那墨晓妍给塞在司如怀里,揉了揉胳膊道:“我跟你说我抱着她跑了一上午了,我累了!”最悲哀的是墨远的护花团,老是一窝蜂似的拥着她,可给丫憋屈的不行。

司如看着她道:“那婉瑶,你娘家就没来人啊?”虽然她也是不想看见亦婉瑶那娘家人的,可是这时候还不出现下还真是怪让人寒心的。

“不知道啊,我有打电话回去。”她大妈说的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来,她现在忙成这样也没空去接他们,算了她也不强求了。

司如不说话了,李小美逗着司如怀里的可人儿,笑道:“婉瑶姐,你女儿长得很漂亮,以后铁定是大美女。”

“小美,这么小的孩子哪里看得出来啊。”亦婉瑶笑呵呵道。

李小美一个劲的叫唤:“看得出来,你看这弯弯的柳叶眉,樱桃小嘴,不都是美女的标准吗!”

司明齐从梁兴卓怀里走过来,看着他妈妈怀里的小女娃,好奇的伸手去摸了摸。

李小美突发奇想道:“婉瑶姐,要不让晓妍长大了给明齐当媳妇儿吧!多好啊,你看我们明齐多乖啊,以后铁定听老婆的话!”

司明齐歪着脑袋看着襁褓里的女娃,司如激动道:“这主意不错,小美你总算说了句比较有用的话!”省得她在为她儿子的媳妇操心了,这里有个现成的多好啊!

“那个婉瑶啊,回家你和墨迹航商量下看看要多少聘礼,我给送去。”司如还真来劲了。

乐乐再一旁插话道:“你们别在这瞎搞,孩子的事情还是让孩子以后自己决定。”

蒋夜凡开口道:“是啊,司如你别想一出是一出。”

亦婉瑶笑着道:“你们别紧张也就说了玩啊,你们别紧张。”亦婉瑶觉着那天还很遥远。

正说着的时候有人过来叫了亦婉瑶,说说外边有人找。亦婉瑶就跟着出去了,走到那大门外张望了一圈没看见人转身准备进去的时候听见有人叫她。

“婉瑶,婉瑶,你过来?”刘芸站在一个柱子后面对着亦婉瑶招手道。

亦婉瑶看着来人有些不敢相信,还真是他那大妈和大伯带着小贝贝!

“大妈,你们干嘛在外面啊,跟我进去吧。”亦婉瑶说着就拉起刘芸的手腕瑶给拖进去。

刘芸挣扎了下,站在那里道:“婉瑶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我们还是不进去了。你看我们这次来吧,也没给孩子带什么,这里是一千块钱红包当是我们的心意了,你千万别嫌少。”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布包的东西,打开道:“这是那会贝贝出声的时候你爷爷给贝贝买的,你拿着给孩子,别嫌弃。”

亦婉瑶抽了下鼻子看着那个红布撮子道:“大妈这些你带回去吧,钱你留着给贝贝买点吃的。彬彬和妍妍挺好的,他们都不需要这些,你带回去吧。”

刘芸不依将东西硬是塞在亦婉瑶手里,道:“你要是不收你就是看不起我和大伯,也看不起贝贝!”

亦婉瑶为难道:“大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小贝贝抬着脑袋看着亦婉瑶道:“小姨我有吃的,你快收下吧,不然奶奶会生气的。”

亦婉瑶那眼睛一下就红了,顿下来摸着小贝贝的头道:“贝贝真是个乖孩子,真好。这样吧这个东西我留下了,一千块钱你们带回去。”说着就把那钱揣贝贝都里去了,柳芸见她执意不收也没办法了,只得由着她了。

“大妈快跟我进去吃饭吧,马上就吃饭了。”亦婉瑶拉着刘芸的胳膊道。

刘芸站那犹豫了一下,道:“婉瑶饭我们就不吃了,我们回去了,家里还养了几十只鸭子不回去不放心。”那墨家那么有钱他们进去可不得丢了婉瑶的脸了,她来到时候就打算好了,就见一下她就回去。

“大妈,你们这大老远的来了”

亦海山走过来道:“婉瑶我和你大妈真的要回去了,下次吧,下次我们再来。”说着就牵起小贝贝的手准备离开。

亦婉瑶看着他们一副势必回去不可的样子,也没办法了,只道:“那好你们路上小心,有什么尽管给我打电话。”

小贝贝转身看了看亦婉瑶道:“小姨等我再长大一点,你要记得回来带我去看看妈妈。”

亦婉瑶站在那里拼命的挥手道:“我一定记得,贝贝你要乖乖的!”

一顿饭下来墨迹航没喝几口酒,酒全给墨远喝了。墨远看着他那两个侄子心里高兴啊,来人敬酒就自觉的给挡下去了!酒席散的时候墨远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墨迹航和亦婉瑶摇照看两孩子也没发觉墨远不在,就那么开车回去了。

李小美找到墨远的时候,墨远已经醉的不成行。她非了老大劲才给架了出去,之后

司如她们后来发现小美不见的时候,打她电话怎么打也不通,最后收到她的一个信息,说是让她们先回去,她自己知道怎么回去。

司如也不管她了,就那么带着大伙回家了。

孩子七八个月的时候亦婉瑶带着两孩子回了a市一趟,她自从生了孩子去店里的次数就越发的少了起来。

幸好蒋夜凡和乐乐帮她照看着,亦婉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亦婉给店里人的工资又给涨了一番,对于她的这些事情墨迹航是不管的。让她开店也只是因为她喜欢,至于赚多少钱能不能赚钱,他是不想管的。

乐乐小夫妻也是真的很负责,亦婉瑶那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

孩子一周岁的时候墨迹航再次提出要在h市设分店的事情,理由是h市各方面都比a市好,孩子以后肯定要在h市上学。

亦婉瑶一想是这么回事,墨远给找了一间门面她去看看就定了下来。招人的时候小美给亦婉瑶打电话,说是想调到这边的分店,亦婉瑶一想有个熟悉的人也好也就同意了。

李小美再次看见墨远的时候,也没有以前那么疯狂了,看见他就跟没看见似的从他身边走过去了。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那眼神还带着一股他不懂的恨意。

墨远莫名的有些郁闷,他这是怎么她了?至于嘛

亦婉瑶个后知后觉的也感觉出这两人的变化了,以前都是小美变着法子似的找墨远说话,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墨远有事没事三天两头的往小美跟前凑。

亦婉瑶看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那两人就是典型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晓彬和晓妍也已经长大了点,亦婉瑶最自豪的就是她的这两孩子特聪明,说话走路都比别的孩子快。尤其是她那儿子她是真不太敢相信那是她给生出来的,墨远说那一定是遗传了他大哥的好基因。

亦婉瑶无所谓,只要孩子好好的管他们是遗传了谁的好基因呢。

她再次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开始农忙了,亦婉瑶本来是想看一下就走的,可是看着她大妈和大伯忙成那样到底没忍心。带着两孩子就住了下来,准备晚几天再回去。

墨老爷子可给担心的不行,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打过去:“婉瑶啊要不回来吧,孩子住那里哪能习惯呢。”现在他那两重孙可是老爷子的心头宝,那是一丁点也不舍得委屈了的。

“爷爷没事,让他们来乡下历练历练也挺好的。再说了现在乡下也没你想的那么差劲啊,也不缺什么的,爷爷你就放心吧。”丫说婉挂了电话,刚刚还在她眼跟前的三个孩子眨眼不见了。

丫急的四处乱窜,这要万一真丢了可不得哭死她,墨迹航还不得要她好看。

贝贝走过来,看着亦婉瑶道:“小姨我正在和弟弟妹妹玩捉迷藏呢,不知道他们给藏哪去了,我找不着他们了,要不你帮我一起找吧?”

亦婉瑶松了口气,和小贝贝一起找起来。家里能藏人的地方给翻了个遍都没找到,就连床底亦婉瑶都给找了个遍还是没找着。

最后是在那草堆里把她那两心肝给翻出了的,亦婉瑶一脸盛怒的看着窝在那草堆里的两小祖宗。

“妈妈,你别生气是哥哥带我来的。”墨晓妍说着那嘴就开始瓢起来。

亦婉瑶给急的不行,她现在是最烦她那小祖宗哭了,闹心啊。

“妍妍乖,妈妈不生气,不生气好了吗?”

墨晓彬一听她说不生气一咕噜从那草堆里窜了出去,举着手欢呼着:“欧也,妈妈不会打人了!”

亦婉瑶一边抱着她那闺女,一边指着墨晓彬道:“你给我回来,不许乱跑。”她那儿子聪明是聪明,可是真的呸淘气了,有时候真是闹得她想呼他两下子。

墨晓妍偷偷自亦婉瑶的怀里扬起小脸看了她一眼,确认她真没生气之后,小声道:“妈妈我要去和刚刚玩。”

亦婉瑶拍了拍她身上那灰,道:“去吧,别瞎跑啊。”

晚上亦婉瑶先给小贝贝洗好澡,去找她那两祖宗的时候,那两孩子把自己关屋子里,死活不肯出来。

亦婉瑶站在门口哄着:“彬彬,妍妍快点出来洗澡,不洗澡多脏啊。快点乖乖的出来,妈妈在外面等着呢。”

“不洗,就不洗!”小彬彬站在里面叫道。

“彬彬乖,快带着妹妹出来。”亦婉瑶没办法啊,跟他们可不像跟墨迹航那样了,得好言好语的哄着。

“不洗,我们都不洗!在那里面哪里洗得干净啊,不要洗!”小彬彬站在里面叫着。

亦婉瑶有些不耐烦了:“你们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让你们爸爸来,好好治治你们两个!”这两孩子在她面前是能怎么闹腾怎么闹腾,在墨迹航面前乖的不像样儿!

里面的小彬彬对着小妍妍使了个眼神,小妍立即哇哇的开始哭起来:“妈妈是坏人,妈妈是个坏人!”

亦婉瑶坐在那门口直叹气:“好了你们爱呆着就呆着,现在你们不出来妈妈不管了,天黑了也不管了!”这小人精可给她磨死了,哄的不行她就只好来吓唬的了。

小彬彬和小妍妍一听她这么说,立即可怜巴巴道:“妈妈别走,不要走。”

亦婉瑶坐那门口捂着嘴偷笑,就说嘛她治不了墨迹航,还能该治不了他们两个了?!

亦婉瑶起身拍拍屁股走了,如果她估计的没错,没一会他们就该出来了。

墨晓妍笑脸上那眼泪还没干,气哼哼的看着墨晓彬道:“怪你,都怪你,是你把妈妈气走的!”

墨晓彬一手插着腰,道:“我跟你说我是你哥哥,你不能这么跟我说话!”

墨晓妍上去推搡着小彬彬道:“什么哥哥,你就比我早出生一分钟而已!”小彬彬瞬间觉得自己哥哥的权威被挑战了,于是乎两孩子就在那小屋子里扭打起来了。

打玩了出去的时候,亦婉瑶看着他们一身的灰道:“这搁哪蹭的一身灰啊,还有妍妍你这头发是怎么搞得,怎么跟鸡窝似的了,我刚刚不是帮你梳过了!”

两个孩子对望一眼,很聪明的都选择了沉默。要是告诉他们那妈妈说他俩打架了,估计真的要挨揍了。

亦婉瑶给那两个洗好了澡,给穿了小贝贝不穿的小衣服。小彬彬皱着眉看了眼身上穿的那不怎么合身的衣服没说话。

小妍妍甩着那长一截的衣服,道:“妈妈我不想穿这个,我想穿裙子。”她在家里一直都是公主范的,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亦婉瑶给她那袖子卷起来,道:“妍妍乖,裙子我们回家穿,先将就穿下好不?”

小妍妍不太高兴的揪着嘴巴,道:“好,那我们要尽快回家去,我要穿裙子。”

亦婉瑶点头道:“好,那你现在去和哥哥们玩去吧。”总算是把几个孩子忙好了,亦婉瑶也松了口气。

在家里都有专门的人带着孩子,她还真是没被这么折腾过。只觉得这一天下来累的不行,心里想着下次是怎么也不能带着孩子出去了,可得累死。

长着乡下呆到第三天的时候,小妍妍受不了了,死活要回家去了。亦婉瑶千哄万哄说煮好午饭就回去,小祖宗总算不闹了。

亦婉瑶开始忙活起来,一会烧火,一会炒菜忙来忙去的。小彬彬看着那火星一跳一跳的可欢喜的不行,亦婉瑶一走他就跑到那蹲着烧起火来,一个树枝接一个往里扔。

亦婉瑶转脸一看可不得了,当下就扯着她那宝贝儿子要给拖出来。小彬彬那玩的正兴起哪里肯出来,抽出那烧的通红的火插挥舞着:“妈妈你别动我,我玩会就好,就一会会。”

亦婉瑶在一旁急的不行,这要是不小心烫到他了可怎么办,拉着他那胳膊就往外拖:“彬彬乖啊,这东西危险不能玩,快点放下!”

母子两个就那么一个扯一个使劲挣扎着,小彬彬手里那火插一个没注意挥到亦婉瑶那胳膊上去了。

烫的亦婉瑶当下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疼得她眼泪直掉。小彬彬有些怕了,哐一声扔了手上那火插,看着他妈妈被他烫红的胳膊。

刘芸和亦海山回来准备吃饭,结果去厨房一看可不得了,立即就收拾了东西带着亦婉瑶去了医院。

走在路上就给墨迹航打了电话,墨迹航一听放下电话就带着韩进去了医院。

小彬彬站在那里也急的不行,抬手不停那袖子摸着眼泪。

韩进看完说:“还好只是轻轻碰了下,等会我处理一最近都不要碰到水。”

墨迹航看着她那胳膊上烫的红红的一条杠,沉声道:“怎么回事?”

亦婉瑶看了眼她那缩角落里,哭哭啼啼的儿子道:“那个,就是我不小心碰了下而已。”大底每个母亲都不舍得自己的孩子受一点伤害,这要是告诉了墨迹航他一准逮着孩子痛打一顿才解气。

“火插都能往自己身上放,亦婉瑶你本事啊,快点说实话!”就她刚刚那个眼神,他也大底可以猜出七八分了,一准是彬彬那小子干的好事。

“真没事,我自己不小心给烫到了。”

正说着韩进拿着东西进来了,墨迹航闪到一旁去,狠狠瞪了他那儿子一眼。

“夫人你得忍着点,我得帮你把这上面烫坏掉的皮子给处理下,可能会有点疼。”韩进拿着一把剪刀道。

亦婉瑶皱着眉点了点头,死死咬着牙憋着没叫出来。可眼泪还是忍不住下来了,小彬彬站在一旁看着她妈难受的那样,哭的更欢了,眼泪一个劲的掉。

墨迹航提着他那脖子就给拎出病房外面去了,小彬彬看着墨迹航那样儿抽了两下鼻子不敢哭了。那举动在柳旭看来,简直就跟他们那夫人一模一样!

“爸爸,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墨迹航一听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对着那屁股就是狠狠的几下。打完了将他放了下来,那孩子死死咬着嘴唇吸了吸鼻子就是没敢哭。

“下次再敢胡闹,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小兔崽子,呸能闹了!

柳旭在一旁不忍道:“老板这孩子还小,他懂什么啊,得跟他好好说。”

墨迹航看了一眼柳旭,道:“给带回去,丢家里关他几天!”

柳旭咽了口吐沫道:“是。”这老板呸心狠了,那是他儿子啊,他都舍得关禁闭。

亦婉瑶在医院呆到第二天下午实在是受不了,收拾了东西就出院了。在家里往了一圈没见着她宝贝儿子,急的不行:“吴妈,彬彬呢?”

小妍妍走过去,道:“妈妈,哥哥被爸爸关禁闭去了。”

亦婉瑶一听心疼啊,那可是他儿子,他怎么舍得下得去那手的呢!

(快捷键 ←)上一章:102意外惊喜 返回《强宠,丫头你往哪逃》目录 下一章:104闹腾极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