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5结局

文/橘色艳阳天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 本章字数:10333 强宠,丫头你往哪逃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姐夫 麻衣相士 江山权色 神级英雄 气冲星空 龙印战神 天才霸主 史上第一祖师爷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空亡屋
墨远呆住了,叽歪半天没叽歪出什么东西。

    “你倒是说啊!”李小美瞅着他急道。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墨远说完转身走开了。

    李小美傻眼了,这,这是什么情况?这人怎么这么不着调的呢!

    亦婉瑶看着墨远走了,又给嘱咐了几句就回去了。

    晚上坐那吃饭的时候,墨迹航开口道:“我把签证什么都办好了,过段时间我们去法国。”

    亦婉瑶不可思议道:“真的?那我们尽快去吧!”生孩子之前他就说去,后来她查出怀孕了这事就搁下来了。她自己都忘记这事情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恩。”他淡淡应道。

    墨晓彬坐那两小眼珠子一转,法国?他喜欢!小子心里想着,要是去的话也不错,法语他也被他爸爸逼着学了点,正常的交流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

    “那带孩子吗?。”亦婉瑶瞅着他问道。

    “不带。”他想也不想道。

    亦婉瑶“哦”了声不说话了,不带就不带吧,反正在家有人照顾他们。

    没几天暑假了小妍妍非嚷嚷着要让司明齐和蒋夜凡家的女儿蒋丝丝过来玩,亦婉瑶叫司机都给接了过来。然后又去把贝贝给接了过来,几个孩子一起玩。

    墨晓彬领着一帮孩子俨然一个小领头的,站那院子里不知道玩着什么。亦婉瑶站那远远的看了会儿见他们没吵嚷什么,就回去了。

    墨晓彬抬眼看了眼没人了,带着那帮孩子疯玩起来。

    蒋思思一个没注意跌倒了,小贝贝过去牵她,墨晓彬走过去站那看着小思思道:“别拉他,妈妈说跌倒了要自己爬起来的!”

    小思思趴在那地上哭道:“好痛,好痛啊。”

    小贝贝弯身给扶起来了,拍了她身上的灰抓着她那小手吹了两口气道:“别哭,我给你吹吹就不痛了!”

    “真的吗?”小思思脸上挂着眼泪问道。

    小贝贝点头道:“我奶奶是这么说的,只要吹吹就不疼了。”

    晓彬彬转身就走开了,那些都是骗人的,他才不信!

    小思思变成了贝贝的跟屁虫,他去哪他都跟在后面,吃饭都要坐在贝贝身边。亦婉瑶看着挺高兴的,这两孩子还真是怪粘的。

    好在这群孩子闹是闹了点,到底没出什么大乱子。亦婉瑶提心吊胆了半个月,那帮小崽子吵嚷着想家了,又给安排一个个的送回去。

    亦婉瑶先送了司明齐和蒋思思回去,司明齐亦看见他妈就飞奔着跑去司如的怀里。

    司如一把抱起来,走道亦婉瑶的身边道:“淘气了吧?你们家那口子没烦恼吧?”

    亦婉瑶摸着司明齐的脑袋道:“哪有,明齐很乖,思思也很乖。”最闹的就是她家那小彬彬了,这半个月可闹腾的不行。

    “哎,我说我把我儿子送你们家去是让他和他那小媳妇多处处的,你以后可不许抵赖啊!”这都好久以前小美给说的玩笑话了,没想到司如还记得。

    “额?你说我们家妍妍啊?”亦婉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司如不客气的伸出手指戳了下亦婉瑶那脑袋,道:“你少给我装蒜了,我告诉你我儿子的媳妇儿我可预订好了,你可千万别耍赖!”

    亦婉瑶笑笑没答话,那事情还遥远的很,她现在可懒得去想。

    “司如我把思思给乐乐送去,你要不跟我一起去吧,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亦婉瑶开口道。

    司如想了下,道:“那好,我给兴卓打个电话,让他下班就过来。”

    亦婉瑶给蒋思思送去面包店的时候,乐乐和蒋夜凡正在那研究着什么。

    小思思跑去乐乐腿边抓着她妈妈的裤沿道:“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乐乐还没反应过来,蒋夜凡放了手上的东西一把抱起小思思道:“怎么不叫爸爸?”对于他这个女儿他可是宠溺万分的。

    “爸爸我去婉瑶阿姨家和贝贝哥哥玩的,下次我还要去和贝贝哥哥一起玩儿。”小思思扣着蒋夜凡胸前的扣着道。

    乐乐在一旁看着,尽管她这个女儿来得不容易,可是她很高兴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儿。

    亦婉瑶看着乐乐道:“别忙了,收拾收拾我们去吃饭吧。”

    乐乐笑笑点头,去嘱咐了几句便和蒋夜凡带着孩子和亦婉瑶去了。

    司如抱着孩子坐那道:“我说婉瑶你这样不回去在外面吃饭,你们家那口子能允许吗?”她反正就是觉得即使生了孩子,墨迹航也还是看着婉瑶比较紧。

    亦婉瑶小声嘀咕道:“哎呦,司如吃饭的时候别说这些嘛。”这不是存心的给她找不痛快来了。

    “真的没事?”司如又不死心的问了句。

    “没事的啦,偶尔一次有什么关系?”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是真的有些担心了。墨迹航这几年脾气是收敛不少了,可是她这次没跟他说要不回去,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

    司如给司明齐夹了一筷子菜,道:“没事就没事吧,我可不管你。”

    乐乐笑道:“好了别说了,快吃饭吧。”

    亦婉瑶被司如那句话给扫兴的不行,同时又有些隐隐的担心。

    桌上梁兴卓起哄道:“今天我们难得的聚聚,要不要喝点酒庆祝下?”

    蒋夜凡今天心情也不错,爽快的应道:“好,那就来点吧!”

    乐乐看了他一眼,道:“少喝点,酒伤身的。”

    蒋夜凡应道:“知道,放心吧。”

    司如一边给孩子夹着菜,一边取笑道:“小两口挺甜蜜啊,你看我都不管梁兴卓。”一开始的时候司如还担心蒋夜凡是脑子发热向乐乐求婚,可是没想到最后他们还真挺甜蜜的。

    乐乐蒋夜凡对视一眼,很默契的没说话。

    “哎,我们说我们三个里面乐乐你的婚礼算最浪漫的啦!我和婉瑶都没婚礼,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被别人骗走了!”司如叹气道。

    乐乐笑道:“哪里啊,想办的话现在还可以办啊,没关系的啊。”说到这点乐乐是挺高兴的,蒋夜凡一开始也许是不喜欢她,可是女人该有的一切他都一样不缺的给她了。浪漫的求婚,一个像样的婚礼,她觉得这就够了,她这一辈子也不会缺憾什么了。

    说到婚礼那真是亦婉瑶最不想提起的地方了,墨迹航那人吧没正式的求婚,也没说要举办婚礼。孩子稀里糊涂的两三岁了,她也就淡忘这些事情了。

    “都这份上了还办什么办啊,算了吧,还能省一笔开销。”司如是觉得那些都是虚的,不办也没啥,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行了。

    亦婉瑶拿着杯子给自己斟了杯酒,举起来豪气万千道:“来我们喝酒,不提那些事了!”她是想办啊,可是墨迹航楞是从头到尾提都没提一下,她没办法办啊。

    司如看那丫自己倒了杯她也给自己来了杯:“丫的我就不信了我还喝不过你了,小样儿的等着姐姐!”

    一顿饭结束蒋夜凡和梁兴卓没喝多少,司如和亦婉瑶喝了不少。最后亦婉瑶走路已经开始飘忽起来,司如不放心给找了旅馆安排住下才和梁兴卓离开。

    亦婉瑶就那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口袋里那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无人接听。

    墨迹航恼的不行,打了电话给司如才知道那丫还在a市没回去,驱车赶到那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

    站在那外面门铃摁了一下又一下,丫摸着还有些疼的脑袋去开了门。看见门外那人一张好似从冰块出来的脸之后,丫的酒立即醒了不少:“墨,墨迹航你怎么来了?”

    墨迹航是真的恼的不行,一把揪着那衣领给提进屋子里去了。

    “墨迹航我错了,你撒手,快点撒手。”丫急的叫了起来。

    “砰”――墨迹航一把给扔那大床上去了,站在那冷冷的看着她。

    亦婉瑶一见他撒手了,也顾不得身上痛了一咕噜爬起来缩在床那头去了。

    “墨迹航我就是很晚了,我就找了个地方休息一下罢了”丫瞅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道。

    “过来!”他冷声道。

    丫站在看着他犹豫着并不打算去,怕过去真被他打。

    “你过不过来,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他今天的耐心是真不怎么好。一进来就问着一屋子的酒气,他能不火大嘛!

    丫个没种的被他这么一吓挪着小碎步凑过去了,站在他跟前一米外低着头。

    “不回去你是不是该打电话回去,你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是不是不该喝酒?”要不是努力压制着,估计早逮着她一顿好打了!

    丫低着脑袋点了两下,算是认错了。

    “说话,到底错没错!”

    “我错了,就算我错了好了吗?”丫其实心里也挺委屈来着。

    “就算?!”墨迹航揪着她这两个字反问道。

    亦婉瑶抽了两下鼻子,抬起头看着他道:“那是因为他们在酒桌上说婚礼啊,我突然很伤心嘛。”说到底还是要怪他的!

    墨迹航叹息了下没再说话,婚礼?

    “领证的时候我根本都不知道,你莫名其妙的就给我拿回来了两本红本子,我那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说起这个亦婉瑶就觉得呸委屈,委屈极了。

    那个时候她怀孕五个月本指望他给来个浪漫的求婚,可谁知道他直接偷偷拿了她的证件去领结婚证去了!为此她还闹过来着,要拿着那红本本去民政局讨论,凭什么人不去他们就给颁发结婚证,这太不负责了!

    他当时坐那沙发上,看着她不慌不忙道:“你去啊,这东西我既然拿回来了,你就退不掉了!”

    亦婉瑶那气得不行当下就把那两红本扔桌上去了,直接闪身进屋去了。

    这偷偷摸摸的领了证也就算了,最气人的是他连个婚礼都不提了!

    “那时候不是怕你累着吗,所以就没让你去。”这是墨迹航嘴角也知道他是有点理被了,当时他其实就是怕她不同意直接给红本领回去了。

    “墨迹航求婚没有,连婚礼都没有,我算什么啊?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就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丫看着他可怜兮兮道。

    墨迹航向前一步轻轻拥住她,道:“好了,我带你去法国玩好不好?”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丫更加气了:“你还好意思说,法国,法国!你都说了多少遍了,到现在你都没有带我去!墨迹航,你不要总是拿法国来敷衍我!”

    “这次一定去好不好,好了很晚了再睡会儿,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家。”墨迹航搂着她哄道。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其实她都已经忘记法国那件事情了,这也就是他说起来了,她才想起来的。

    第二天一早墨迹航就把那丫揪起来,开车回h市去了。到了那门口给丫放了下去,他自己去了公司。

    回到家吴妈说两孩子还睡着没起来,亦婉瑶也就没去看,回自己屋里又补了觉。

    等她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吴妈正在准备着午饭。

    “吴妈,彬彬和妍妍起来了吗?”

    “哦妍妍在卧室里玩,彬彬可能在院子里吧。”吴妈站那厨房里回道。

    亦婉瑶上去看了下妍妍还真在卧室里,有去院子里找彬彬,找遍了那院子哪有小彬彬的影子,亦婉瑶急的不行。

    急急忙忙召集了家里所有的人都出来找,家里里里外外给翻了个遍就是没找着那孩子。

    亦婉瑶趴在那桌上哭啊,她把儿子给丢了,这可怎么办好?!

    正哭的伤心的时候,吴妈拿着她那电话过来了,说是彬彬打来的!

    亦婉瑶一放在耳边,那边就传来了她儿子声音:“妈妈,我在机场你来接我回去。”

    “恩,好,你等着妈妈,妈妈马上就来。”亦婉瑶激动得连问都不问了,挂了电话就去了。

    去到那机场的时候她那儿子正站在机场大厅淡定的等着她,亦婉瑶一眼看见了小彬彬走过去搂着他道:“吓死妈妈了,吓死我了,快咱们回家去吧。”

    小彬彬扯了亦婉瑶那手给去前台拿好买的机票,亦婉瑶看着他那手里的东西一下没反应过来:“彬彬这什么啊,你都干嘛了?”她怎么发现她这儿子,似乎有那么点超乎她的想象的呢?

    正说着的时候小彬彬已经拖着她顺利的安检了,等丫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站在那飞机门口:“彬彬这,这!是要去哪里?”亦婉瑶站那不动,这怎么回事,她怎么就进来了呢?

    小彬彬站那瞅了她一眼,自顾自的上了飞机,他就不信了他那妈妈能不跟过来?!

    亦婉瑶见他上去了,急的也立即跟了过去了。

    墨晓彬淡定的坐在头等舱看着他母亲慌里慌张的走上来,抬起小手招呼道:“妈妈来这,我在这。”

    亦婉瑶闻声走过去扯着他就往下拖:“彬彬别闹了,快点跟我回去!”

    正说着的时候飞机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提醒道:“小姐清你赶快坐好,飞机就要起飞了。”

    亦婉瑶皱眉道:“那个我没有买票啊,我儿子他太闹了我带他下去。”

    工作人员不敢相信的看了她一眼,小彬彬递过手里的东西道:“阿姨在这里,我们是有票的!”开玩笑没票怎么能顺利上飞机。

    工作人员拿过,看了一眼道:“小姐请收好您的证件,请坐好系上您的安全带。”

    亦婉瑶纳闷的不行,站那不动。

    “小姐请配合我们的跟着好吗,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工作人员好耐心的继续道。

    小彬彬一把拉过他妈妈的手,道:“妈妈你快坐下啊,现在下去也来不及了,快点!”

    亦婉瑶坐那看着手里的东西,签证机票,还有银行卡。

    “妈妈,爸爸不带你去法国我带你去啊!”小彬彬看着她认真道。

    亦婉瑶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彬彬,你,你”让她怎么说他,她居然就这么被一个小孩给耍了,悲催极了。

    “妈妈我跟你说我都安排好了,到那边就有旅游团接我们,我还把爸爸的卡给带过来了,你不用担心没钱花。”瞧瞧他计划多仔细。

    亦婉瑶郁闷啊,这是她儿子吗?这简直就是个魔鬼啊,她居然连个小孩都玩不过了

    果不其然他们一下飞机就有人过来接他们了,说的是法语亦婉瑶听不懂。彬彬倒是有模有样的说了几句,丫想着看来墨迹航逼着他学那么多东西是有用来着。

    墨迹航一回去吴妈就说了家里发生的事情,墨迹航去了他们的房间没人,又去了小彬彬的房间也没人。只是床头柜放着的一张纸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走过去拿起来上面扭扭捏捏的写着:爸爸我和妈妈去法国了,你快来找我们吧。

    墨迹航重重的呼吸了下,去卧室看了下亦婉瑶的签证还真没有了。这小子真不愧是他墨迹航的儿子,每一步都算得精精的!就亦婉瑶那胆子,怎么也不敢带着孩子出国的,不是他儿子还能是谁的注意?!

    墨迹航饭都没吃,直接去找了柳旭开着私人飞机去了法国。柳旭心里也听震惊的,看来将来他们这小少爷也不是省油的灯。二人到了法国并没有直接去找他们母子,而是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

    亦婉瑶开始是实在震惊,后来也就习惯了,丫本里就是个随遇而安的。要不是来这么一次法国,亦婉瑶还真不知道她儿子的法语练的那么溜了。她本来一直以为墨迹航是没事找事给那么小的孩子学那些东西他能记住就怪了,事实证明她儿子的记忆力没有遗传到她的,完完全全的遗传了墨迹航。

    墨迹航是没露面可是让柳旭背地里偷偷跟着,柳旭也真是见识了他们那小少爷的能耐了。拖着他们那夫人到处跑居然没跑丢,他们那夫人也是个人才了,也就那么放心的跟着个几岁的孩子了。

    他是不知道亦婉瑶这几年是哪都没去,光在家里带孩子了,可真是憋坏了,这难得出来了那些顾虑自然都被她抛脑后去了。

    母子两个疯跑了一个星期后,丫才开始担心起来,坐那宾馆跟墨晓彬念叨起来:“儿子你说我们要回去的话,你爸爸会不会撕了咱们?”个该死的她手机没电了,这一个星期都没联系他了,不知道他给气成什么样儿了。她现在都不敢想象他生气的那样子了,觉得怕怕的。

    “妈咪你别担心,我给他留了小字条告诉他我们来法国了!”他也挺奇怪的,这都一个星期了他那爸爸怎么还不出现?按照他的一贯作风,早该来找他们了才是啊。

    “嘎?纸条?”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的呢

    “我们别管他了,他会找过来的!”对于这一点,墨晓彬那是深信不疑的!

    墨迹航那边正翻看着柳旭给拍的照片,笑了笑没说话。

    “boss,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夫人他们会面?”柳旭站在一旁问道。

    墨迹航关了那相机道:“就现在吧。”一个星期没见了,他也怪想她的了。墨迹航说完起身离开了,柳旭也收拾了东西跟在后面去了。

    墨迹航站在亦婉瑶那旅店门口摁门铃的时候,丫这次倒是聪明不少没敢去开门。墨晓彬推了个凳子站门口那猫眼看了看,下来把凳子放好给开了门。

    墨迹航本来是想发火的,可是一开门看见门口那小人儿忍住了。

    亦婉瑶看着来人有些惊讶,在那呆了半天张着小嘴没缓过来。

    墨晓彬小跑着走去亦婉瑶身旁,站在她跟前看着他爸爸道:“爸爸是我逼着妈妈跟我来的,爸爸你别生气。”小家伙颇有些敢作敢当的作风。

    墨迹航大手一伸给墨小彬提去一旁呆着去了,紧紧盯着自己眼前那个小女人道:“亦婉瑶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谁给你的胆子?”语言不通她就敢来法国了,就算是误打误撞的来了,不是也该立即回去的吗?!

    “额,那个墨迹航你先坐下,坐下说。”亦婉瑶伸手拽住他的大掌给往床边拖。

    墨迹航站那纹丝不动,由着她在那折腾。

    亦婉瑶扯了半天扯不动他,自觉的放手低着头说起来:“其实吧,其实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飞机就到这来了。但是我就想吧来都来了,不看看再回去怪可惜的。”虽然一切都是她那儿子干的好事,可是她怎么舍得把事情推去给她那宝贝儿子呢。得了,有什么罪过她自己一个人扛着吧!

    墨晓彬站在一旁嘀咕道:“爸爸其实真不怪妈妈,是我把她骗来的!”

    柳旭咳嗽了下,那意思叫那小子闭嘴。老板不见得真舍得把夫人怎么样,可是小少爷可就说不准真能罚了!

    “墨迹航你看我们都没事啊,既然你来了那我们赶快回去吧!”亦婉瑶连忙打岔道。到底丫那心里也是怕墨迹航真的会打小彬彬的,那可是她的心头肉绝对不能让他打彬彬。

    墨迹航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下,拉起她道:“出去吃饭。”她那小心思一向在他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这么些年了他也被她磨的没有以往的那股凌厉了。有些事情只要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懒得再去较真了,毕竟跟她也较真不起来。

    亦婉瑶乐了,右手被墨迹航牵着,左手拉着墨晓彬的小手出去了。

    关门的时候柳旭松了口气,好在此次夫人和小少爷逃过一劫了。

    吃了饭一家三口没有直接回去,墨迹航给领着去了一个地方。本来是不打算带着小彬彬的,可是那小子死活要跟着亦婉瑶舍不得给带着一起了。

    坐了半个小时的车又走了近半个小时,亦婉瑶有些想抓狂了,走的有些累了不说,关键是没发现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墨迹航淡淡瞟了她一眼没说话,小彬彬倒是挺高兴的,挺享受一家三口这么一起走路的状态。

    “婉瑶,抬头向你的左手转身!”墨迹航看着她笑道。

    亦婉瑶看着他那认真的表情有瞬间的怔住,随即转身。

    “哇,薰衣草哎,好美的薰衣草田!”丫看着眼前不远处那片浪漫的紫色,情不自禁赞叹道。

    墨迹航轻轻牵起她的手往那片紫色去,亦婉瑶的心跳的速度莫名的加快了。这,算不算认识他以来,跟他来过的最浪漫的地方?!

    墨晓彬非常自觉的没有跟过去,一脸坏笑的看着那两人,他爸爸一定不知道他其实早已经知道他几年前就已经为妈妈准备的这一切!

    柳旭走过去摸着那小子的脑袋,道:“彬彬真乖。”

    亦婉瑶站在那一片花海里,嘴角咧成了花:“墨迹航没想到你还知道这地方啊,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

    “婉瑶,看你的头顶。”他看着她浅笑道。

    “你今天有点奇怪哦,神神秘秘的。”亦婉瑶说着歪着脑袋看着上空,她的头顶正飘着许多的浪漫的粉色和淡紫色的气球,每一只气球上面的系着一枝玫瑰花!

    亦婉瑶咽了下口水有些难以相信,眨了下眼睛那些气球还飘在上面,密密麻麻的来越多的气球!

    “你,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啊?”丫结结巴巴道。

    他走过去摸了下她的脸颊,无比温柔道:“你不是一直很遗憾缺一个浪漫的求婚,缺一个隆重的婚礼,今天我都满足你好不好?”

    亦婉瑶重重的吸了下鼻子,惊的不知所措!他说什么?他的意思是要求婚,还要举办婚礼?!

    “其实这一切早在我们还在a市,你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就已经准备了,只是后来事情太多给耽搁了。”后来她意外怀孕,生孩子,孩子生出来喂奶什么的,这一耽搁就是几年。

    亦婉瑶只觉得她的心就要跳出嗓子眼了,他都没在她跟前提过这些事情呢!

    “墨,墨迹航我不是在做梦吧?”他们在一起几年了,他连花都没送过,突然做出这么浪漫的举动,她真是有些一下子上了天堂的感觉。

    他捧着她的脸颊缓缓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道:“不是,我们在法国,我们在法国的薰衣草田。”

    他说着取出一个东西,轻轻套在了她的手上。亦婉瑶只觉得手指一凉,低头一看究竟的时候,无名指上那个钻戒耀的刺眼!

    丫是再也忍不住了,那眼泪瞬间就跟决堤的大坝一样冒了出来。

    “这是我欠你的,现在弥补给你。”他伸手温柔的擦着他的眼泪,哄着:“好了,彬彬还在呢,看见你哭他会取笑的。”

    “墨迹航,我觉得爱你很好。”

    他轻轻拥着她笑了,笑的很满足。是很好,在她那里他可是不是无所不能的,在她哪里他可以不那么完美,在她那里他可以很幸福。

    对于墨迹航而言爱上亦婉瑶,他可以在她身旁展现所有的缺点,毫无顾忌的发火是无忌惮的生气,过平凡人的日子享受每个人都应该享受的平凡幸福。

    对于亦婉瑶而言爱上墨迹航,使她变得更加优秀,也成熟了成长了。也许他们都不是完美的人,可是只要拥有这份平凡的幸福,就足够了。

    “妈妈,这个给你!”墨晓彬觉着一只气球走道亦婉瑶的身边,丫伸手接过高兴得不行。

    “妍妍要是也在就好了。”丫情不自禁的低喃一句。

    墨迹航抱起小彬彬,道:“走,想女儿我们就回去。”

    回到h市的时候,墨迹航早就把婚礼安排好了。亦婉瑶一到家屁股还没落地,一帮子人全拥了过来,弄头发的弄头发,化妆的化妆。

    丫懵了等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站在那婚礼教堂的门口。她大伯和她大妈带着小贝贝站在那门口,看见她到了立马走了过去。

    “婉瑶墨先生早上让人接我们过来的,说是今天你们要补办婚礼。来的匆忙我和你大伯都没来得急准备什么东西,这真怪不好意思的。”早上一开门那车就在门口等着了,就连她这身衣服也是到了这边墨迹航给安排好了的。

    “大妈你们能来我就很高兴了,不用准备东西!”墨迹航这到底还有惊喜是她不知道的,这件事情居然一点口风都没透!她本来以为还要过断时间再办的,没想到一回来就办了,他到底是筹谋多久了。

    司如和乐乐还有孙剑新他们也是早上接到的电话,一接到电话立即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

    司如看着那个穿着婚纱的小女人道:“你丫的,好样的啊,这么大的事儿你楞是一个口风都没透啊!我这请不了假,你不得恼我一辈子啊!”

    亦婉瑶笑笑,道:“我,其实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啊。”

    司如压根不信她这套说辞,愤愤道:“得了,幸好姐姐我今天顺利来了,不然你看我不得骂死你!”

    “婉瑶姐你这办得也太突然了,我也是早上刚接到的消息呢。”李小美走过来一脸羡慕道。

    “甭说你们了,就连我这亲弟弟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墨远走过来笑道。早上接到这电话他真以为自己听岔了,连着确认了三遍才敢肯定,他哥这次这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

    李小美看见墨远来了,悄悄给躲到一旁去了。墨远看着她那举动有些生气,他是猛兽?至于看见他就躲开吗,这也有点呸打击人信心了吧!

    婚礼前半段都是依照正常举行的,只在宣布誓词的时候墨迹航给做了小小的改动。

    “婉瑶你后悔吗?”

    丫个不争气的眼泪眼看着就又要下来了,死劲吸了吸鼻子道:“不后悔。”

    “婉瑶,我爱你。”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足以让全场的人清晰的听见。

    他是极少表白的,亦婉瑶再也忍不住了哭的稀里哗啦:“我,我也很爱你!”她也是极少说爱这个词的,总觉得不说他会懂,可是今天她觉得必须说。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极为煽情:“遇见你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你是我生命里无法取代的唯一。”回响起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会,他就是被那样一双平静纯洁的眼神吸引了。

    生命中也许过客无数,千千万万的人擦肩而过,记不住脸记不住名字。可是那个让你心动的人,一定就是你要找的那个。

    如果遇见她只是一场巧合,他很庆幸他当初毫不犹豫的,让这场巧合变成了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