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真相总是让人悲伤

文/潇湘萍萍
本章字数:10427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沈家的夫人看似是个开明的人,但是如果跟她处得久的人,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太那么好相与,特别是很护自己的孩子,当然如果是姨娘生的就是另外了,这样人的性子有时候下得去手,也狠得下心,能够在沈家当主母的人,谁手里没有人命。

因为沈夫人连生两个儿子,最后才得了沈霜这个女儿,所以自然是有些娇宠了些,但是有时候过分的娇宠就是要人的命,别看沈霜有沈家嫡女的身份,但是京城里面有头有脸的都不怎么想跟她耍在一起,只因为她为人太过于粗鲁,行为与男子无异,而且有时候说话很大胆,所以沈霜的知心朋友十分的少。

而沈墨和沈洛原本就是男子,对于女孩子这种纤细生物也没有过多的了解,所以也没有做过什么知心哥哥之类的。

“沈霜,说什么呢?你以为娘是傻的吗?沈洛的婚事娘早就已经定下了,别在这里捣乱。”沈墨低声喝止了她的话儿,狠瞪了这个没脑子的妹纸,再看了看旁边脸上闪着欢喜的弟弟。

小鱼并没有听到外面关于她的激烈争吵,她在屋子里头与陈氏说了外面来了几个客人,陈氏探头往外面一看,就看到了新来的沈洛和沈霜两个人。

“娘,到时候你去别家看看,能不能借些菜过来,咱们家也没有买这么多的菜了,现今这么多人吃饭,总得弄几个好菜成一桌吧!”小鱼一家人最近都没有去集市了,所以都是靠着以前的菜吃到现在,因为着现在家里有阿叔这个大夫在,所以陈氏煮菜的时候,也会经常煮一些好菜。

但是农户人家的好菜经不住这样的考验啊,它可不是可以再生的,那菜可是吃完了就没有的,况且小鱼一家人还从来没有这么频繁的吃这么好的菜,所以花销也花得挺快的。

“行,我到时候去你胖婶家里看看,总得再弄几个好菜才行啊!”陈氏心里头倒也有些担心,家里头的菜差不多,到时候真要没菜了,难道还能够让那位大夫吃天天吃白菜不成。

小鱼听到陈氏的话儿,点了点头便拿着茶具出去了,她看着外面聊筛在火热的几个人,不过这几个人一看到他走过去的时候,就没有再聊了。

沈霜睁大了两只眼睛,看着小鱼走过来,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沈洛也在一旁看着小鱼,不知道怎的他看着小鱼越看越觉得喜欢了。

“家里没有什么好的东西招待,到时候各位留下来吃个便饭,沈公子这位是你的亲戚吗?不介绍一下吗?”小鱼笑着问道。

沈墨有些头疼的按了按鼻子,来得这么急,又突然出现了表白事件,他也觉得自个儿神经有些错乱了,连介绍都忘记介绍了:“哦,抱歉抱歉,你看我都忘记介绍了,真是的,这是我的弟弟和妹妹沈洛和沈霜,这是小鱼,他们闲着没事儿,就到我这里来玩玩了,你也别把他们当成客人,反正有什么东西就招待什么,他们也不是什么大官。”

沈洛倒是很同意沈墨的话儿,急忙应声道:“是啊,没事的,我们什么都吃的,没有什么忌口的。”

沈霜听到沈洛的话儿,心里头不舒服了,她不吃的东西多的是呢,再说在这个穷农村里,有什么东西给她吃的,她要吃山珍海味的话儿,难道这里还会有吗!

“这里能有什么东西啊,反正你有什么东西就做什么呗,这里的东西肯定是比不上京城的,这还用说吗?”沈霜一脸鄙视的看着小鱼,似乎有些奇怪还问吃什么。

小鱼听到沈霜这明显带着攻击的话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随意做几个菜了,你们先在这里聊着啊!我去厨房帮一下忙。”

沈墨一听到小鱼的话儿,就知道沈霜这个没脑子的又开始说胡话了,他看到小鱼进了厨房,而司徒凛也一脸沉色的坐在那里没有出声,就知道这可真是一下子得罪了两个人,而沈霜这个傻妹子还在这里沾沾自喜,以为攻退了情敌呢!

“你刚才不是吵着要到这里来玩吗?沈洛,你带着她到山头上去看看吧!我和凛哥还有事情要商量。”沈墨瞄了沈洛一眼,便催着他们赶紧到外面去看看。

沈洛了然的接下了沈墨的暗示,便拉着不情愿的沈霜出了院门,朝不远处的山上走去。

躲在屋子里面晒药材的阿叔,一看到这两个人走了以后,立马就拿着药材窜了出来,他嘿嘿笑的看着沈墨,一口白牙咧的闪亮:“你这个妹子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没脑子啊,你说你娘教训人来这么厉害,怎么她就没有学到半分呢,真是奇怪了?”

阿叔可是记得以前在沈家玩的时候,就觉得沈夫人这个人待人很圆滑,而且下手也狠,特别是与沈墨交好的朋友,沈夫人都要一一经过排查,如果不是门当户对的朋友,沈夫人就会暗中故意做一些事情,将那些寒门子弟默默的挤走。

沈墨哪里不知道阿叔话里的讽刺,但是有些事情他这个做儿子的,根本没有办法去阻止沈夫的事情,内宅上的事情都是归沈夫人管,而他这个儿子的,只要在外面拼功建业就成了。

“好了,你别老是说得阴阳怪气的,你还敢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这个样子,我可是听别人说了,你妹妹最近一直呆在家里都不愿意出来,要是再这么呆下去啊,以后就得你一直养着你妹妹了。”沈墨黑着脸反驳道。

阿叔一听到他提起自己的妹妹,倒也是叹了一口气,所以说身在世家,就必须有些身不由已了,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却是绝对不可以做的,他是已经被世家抛弃在外了,所以他现在只是作为一个行医大夫而生存,他家里的所有事情已经与他无关,就算以后抢钱抢爵位,也轮不到他了。

“不是跟她说过,不要总是呆在家里吗?就是因为她总是呆在家里头,所以别人才会总是欺负她,而且又不愿意说话。”

俗话说会叫的孩子有糖吃,在古代,大家表面上都会表达得十分徒弟,所以会叫的孩子已经很少了,阿叔的妹妹虽说不是嫡女,但是也姨娘生的孩子,所以府里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但是就是因为阿叔的妹妹,不怎么与自己的母亲交流情感,所以现在弄得阿叔的母亲,都不太愿意与这个女儿亲厚了。

司徒凛看到他们聊自个儿的家事倒是聊得挺开的,他并没有想要参与这个话题,他家里可没有什么妹妹或者是弟弟:“我进屋子去看看,你们慢聊!”

沈墨和阿叔点了点头,便又投入到刚才的话题当中了。

小鱼在厨房里面帮了点小忙,就被陈氏给赶出来了,是说阿叔大夫一直说要小鱼多走动走动,但是陈氏一直认为受伤的人就该好好休息了,不好好作息的话儿到时候怎么能好呢!

“你不要总是在厨房转,你要是真闲着的话儿,就到外面去招待司徒公子他们吧!”陈氏推着她出去。

小鱼边走边笑着说道:“我就是在厨房里面呆一下,没有关系的,对了,二哥在哪里呢?”

陈氏擦了擦湿了的手,想了想回答道:“在屋里面看书,你爹也在那里头,看你爹好像现在就要让你二哥去读书,家里头的事情哪天不多,但是你二哥可是年纪越来越大了,也是耽误不得了。”

或许这次的事情也是个契机,让刘石坚定了自家儿子要读书的事情,就算到时候做不了什么官,但是有秀才在身,至少见了官不用贵,告起状来也不像他们这种农户这么难。

“这样也好,咱们家虽然还是穷,但是供二哥读书还是可以的,要不然今天就让爹去问问学费要多少,早问好了二哥也能早去上学。”

陈氏想了想也是这样,反正都已经决定了,早上晚上还不是一样的,她将身上的围裙拿下了以后,推着小鱼去休息了以后,就进了二哥鹏子的屋子。

司徒凛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小鱼拿着围裙站在那里:“怎么了?”

小鱼回过了神,笑着摇了摇头:“无事儿,就是我娘和爹想让二哥去读书,我正想要让他们去问问学费要多少呢,最好是今天问好了,明天就让二哥去读书。”

司徒一听到这样的话儿,立马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估计是因为白家的事情,所以让刘家人觉得家里头必须得有个出人头地的,要不然的话就会任由别人欺负,有时候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头的时候,自己才会觉得有多无能为力。

“这样也好,你二哥是个勤奋的人,学习上也没有退步,如果能够经过私塾夫子的教学,这样对他更能够有一个飞速的进步。”司徒凛对于鹏子的评价还是挺好的,毕竟他一个自学能够到这个程度,也的确是下了大功夫了。

小鱼听到他的夸奖,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将围裙放下以后,她进了里屋后,司徒凛也跟着一起进来了。

“刚才那个叫沈霜的姑娘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一看到我就像是刺猬一样儿,她喜欢你吗?”小鱼很直接的问道,也没有任何的遮掩。

司徒凛曲起手指在炕上的小桌子敲了敲:“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我不能够左右旁人的想法,但是能够左右自己的想法,小鱼,你有喜欢的人吗?”

小鱼摇了摇头,她没有喜欢的人,但是,或许是吧!

“怎么问这个?你难道要学媒婆做媒吗?”

“不是,只是觉得很高兴。”司徒凛说了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后,便了了屋子。

小鱼站在那里,有些哭笑不得的扬了扬眉,随即将绒绒抱在了怀里,脸挨着它的白毛,她心里知道司徒凛的意思,不过她并没有去拆穿,就算是司徒凛有一天真的说出那三个字的话儿,她或许也没有办法回应。

门当户对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灰姑娘的故事或许会存在于现实中,但是灰姑娘的后续却没有人愿意听,大家只知道灰姑娘嫁给了王子,但是灰姑娘以后的生活是怎么度过的呢!

从司徒凛到这里来当县令,小鱼就知道他的在京城的身份肯定很大,大到她这这种小农民需要仰望的程度。

被沈洛扯出去外面走动的沈霜,看着刘家村的景象,嘴巴就没有停止过抱怨,最后连好脾气的沈洛也有些受不了了。

“你就别在抱怨了,当初要来这里的人是谁,如果你真的这么受不了的话儿,那么就先回京城吧!”沈洛有些受不了的甩了她的手。

沈霜很委屈,她就是看不习惯吗?而且走路的时候还总会看到牛屎什么的,特别是这里的人都一副穷酸样,她家里的家厅都比他们穿得好一百倍,或许是因为村子里面很少有来客人,特别是像沈霜这样的娇客,所以一些汉子总是偷偷的看她几眼。

“我又不是故意要说这些事情的,可是你看他们,真是的,像是八辈子没有看过女人似的,真是搞不懂他们是真的没有见过漂亮女孩子吗?”沈霜一说到这个就来气,在京城里头,就算是有人想看,也会比较含蓄,但是没有想到,这村子里头的人倒是一点儿也不含蓄,就算是胆子粗的沈霜也不喜欢这样的眼光。

沈洛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真是有些觉得,跟自己这个妹妹在一起,真的是要让他白好几根头发,平时直得要命,想什么说什么也不会转个弯,长这么大也没有个女性朋友,就知道跟一些男人混在一起,京城哪家人愿意娶这样的女孩子。

“他们看你会少块肉吗?况且这里又不是京城,你长得漂亮人家才会看你,要是长得像丑八怪,就算你给钱人家也不会愿意看你,你的性格该收敛一下了。”沈洛这话常说,但是效果几乎为零,沈霜根本就听不进去。

“你说什么啊,你就知道说我,娘都没有这样说过我,娘觉得我这样不错啊!”沈霜不愿意了,嘟着嘴巴反驳道,打了沈洛一下便跑了。

沈洛在后面追,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了小鱼家,沈墨看到他们两个这么快就别来了,立马就和阿叔止了话题。

“怎么这么就回来了,这附近都看过了吗?觉得怎么样啊!”沈墨与阿叔聊了这么一会儿,脸色倒是没有这么难看了。

司徒凛在一旁只是不时的插句话儿,沈霜倒是不客气,拿了个凳子便自己坐在司徒凛的身边了。

但是有时候脸皮厚也没有用,司徒凛看到她坐在旁边,一脸花痴的盯着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面上的表情连变都没有变。

阿叔忍俊不禁的看着沈霜,真觉得这个妹子也挺独特的:“沈霜,你要在这里呆多久啊,说不定再过二天沈夫人就写信过来了,要你赶紧回去了。”

沈霜恨恨的瞪了阿叔一眼,她娇声骂道:“关你什么事情啊,多管闲事儿,你管好你自个儿就成了。”

院子里头有这一群人,倒是也不用别人去作陪了,小鱼他们将饭菜做好了以后,几个人就在家里吃了一餐农家饭,司徒凛他们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沈洛也知道礼貌,但是沈霜这个女孩子,估计是从来没有给过人家的面子,当然除司徒凛外。

“这个菜好难吃啊,为什么这么难吃。”沈霜啪的将筷子放在桌子上,一脸委屈的看着司徒凛。

司徒凛平时并不管沈霜,但是今天却是放下了筷子,一脸平静的看着沈霜:“沈姑娘如若真的觉得难听的话儿,等你回去后,我会让沈墨在酒楼里好好招待你的。”

沈霜看到司徒凛眼里一点温度也没有,立马委屈得不行了,她这么远来看他,为什么他一点感动都没有,娘明明说过男人有时候经常会被这样的事情感动,但是他却是没有:“凛哥哥你这个坏人,我再也不理你了。”

沈霜哭着跑了出去,那模样儿简直就是言情中的女主,衣带飞飞,泪珠飘飘,但是最主要的是她心目中的男主,并没有着急的飞奔出去,拉着她的手道歉,跑出去的是沈洛,因为沈墨坐在那里没有动。

除了小鱼没有任何的不悦,陈氏他们都觉得十分尴尬,他们倒是有些忘记了,这些公子小姐们都是从京城来的,吃食肯定要精致的,可是他们也没有学过啊!

“叔,婶,你们不用在意,她就是这个性子,从小被宠坏了,反正到时候不吃饿的人是她。”沈墨看出了陈氏他们脸上的尴尬,急忙解释了一句。

陈氏脸上的尴尬消了一些,不过语气不是有些歉意:“真是抱歉啊,我的厨艺并不好,可能做的菜也不太符合沈小姐的口味,你跟她说若是有什么要吃的,可以跟我说,我试着做。”

“娘,那位沈小姐有些不习惯这里的环境,所以胃口才不好的,你不用担心了,待到她回到镇上,那里好多酒楼饭馆的,总会找到合她口味的菜的,咱们吃吧,要不然菜就凉了,现在这个天气,稍稍放一下菜就凉透了。”小鱼伸了手安抚了一下陈氏,笑着说道。

阿叔也是在一旁插话道:“别理她,她是一身小姐脾气,沈墨你就应该好好磨磨她,这样的话儿以后才不会往死里得罪人。”

几个人就这样提过了沈霜的事情后,饭桌上的气氛又慢慢热烈了起来,等到饭菜用完了以后,沈霜和沈洛还是没有回来。

而司徒凛也因为县衙里头有事情,而不能够在这里久待,回去的时候,司徒凛单独与小鱼说了几句话。

“要是你这里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可以到衙门里来找我。”

小鱼眼里带着清浅的笑意,因为这几天一直养着而越变越白皙的脸,也带了几分稚女初长成的风采:“知道了,有事情肯定会找你的,你回去的时候小心一些,对了,这个是我娘做的一些吃的,你拿去吃吧,虽说不是特别精贵,但是晚上熬夜的时候填一下肚子还是可以的。”

因为司徒凛的衙门里头用的全部都是男的下人,除了厨房里面的厨娘是女的之外,但是厨娘也只做三餐,晚上人家根本不在衙门里头,而司徒凛有时候因为有事情就会熬夜。

“怎么会?正好合了我的需要了。”司徒凛接过小鱼手上的东西,看着她似乎越长越开的脸,心里头有一股道不清说不明的滋味,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小鱼长大以后的模样儿,到时候肯定会有更多人注意到小鱼吧!

“你好好休息!”司徒凛倾过身子,似是抱了一下小鱼,就拿着东西出了屋子。

小鱼有些发愣的呆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而一回过神就看到大姐小杏担心的眼,小鱼对她笑了笑,便去做自个儿的事情去了。

当小鱼的伤全部都好了以后,刘家的肉饼铺也开始重新开了起来,而小杏的绣品也因为赶得急,也慢慢快要收尾了,而二哥鹏子也已经上了学堂。

这几天因为小鱼家经常有男人出入,所以村子里面也多了许多的闲话儿,不过小鱼一家自然是自己过自己的,他们不可能一直迎合着别人的想法,况且他们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有男人出入,那也是堂堂正正的。

“小鱼,今天的肉饼买得可真是够快的,是不是因为这些天没有来,所以一来这些人都特别热情啊!”刘石也没有去外面做工,他现在负责弄饼,而小鱼则是负责收钱。

陈氏和小杏没有出来,因为她们两个人还要专注在绣品上面。

“是啊,看来咱们的肉饼大家还是很喜欢的,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再增加点客流量。”小鱼看着只剩一蒸笼的肉饼,这个是他们的中午饭,现在肯定是赶不回去吃中饭了,在饭馆里面吃的话又太贵。

刘石看到赚了这么多钱,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他不停的看着钱包,点了点头:“是啊,要是每天都有这么多人,那这生意可真是做得挺不错的。”

离他们最近的铺子都没有他们这个铺子的生意好,虽然人家眼红,但是没有办法,他们这些在外面摆摊子的人也没有什么后台,所以就算是心里嫉妒,也不过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啊,你们在这里做生意啊!”一声熟悉的叫声,小鱼就看到打扮得十分华丽的沈霜站在不远处,脸上满是惊讶,似乎很惊讶小鱼家居然是做生意的。

这次沈洛没有跟着来,因为他自己也有事情,沈墨一个人做不完的事情,便交了一部分给沈洛了,而沈霜因为闲着无事儿,便到街上来转转,沈墨也怕她惹事儿,便派了几个人跟着沈霜。

“是沈小姐啊!你来逛街吗?要不要尝尝我家的肉饼。”小鱼将肉饼装好了后,脸上带着笑的想要递给她吃。

沈霜一脸嫌弃的站远了一些,摇了摇手:“我才不要吃这些东西呢,吃了拉肚子怎么办?”

小鱼看她不接,也不以为意,直接收了回来,将肉饼放回了蒸笼里面:“这样啊,那我要收摊了,沈小姐以后有时间可以到我家来玩。”他们摊子上的肉饼已经买完了,也没有什么可等的了,待吃完了中午饭后,就得收摊子回家了。

沈霜也并没有想在这里多呆,她只不过看到小鱼再摆摊,所以故意来刺一刺:“嗯,那我先走了。”说完就摆着腰肢进了人群中。

刘石有些奇怪了,他看着走远的沈霜,问小鱼:“这个姑娘怎么老是针对你啊!你是不是以前跟她认识的啊!”

小鱼边收拾着摊子上的东西,边笑着回答道:“我以前不认识她啊,咱们赶紧把东西收拾了快走吧,这里的风越来越大了,刮得脸都有些疼了。”

刘石听了也赶紧加快了速度,两个人将摊子全部折好了以后,便推到了安静的地方,迅速将中午饭解决了以后,刘石便雇了一辆牛车回家。

两个人坐在车上,小鱼在心里算着今天赚了多少钱,上次二哥鹏子交学费花了二两,现在家里头钱差不多用完了,今天开始重新做了肉饼生意,这钱也算是续上来了。

“爹,你说咱们到时候有了钱自己买个牛车怎么样?要不然的话咱们总是要租啊!”小鱼盘算了一下,觉得自己家里头要是总租牛车回家的话儿,这弄来弄去也得花一笔钱。

刘石倒是动了这样的心思,要做肉饼生意的话儿,到时候肯定是要弄一个交通工具,马车是太贵了,牛车倒还差不多:“这也得手头上有了空闲的钱啊!没空闲的钱咱们最多也只是想想了,呵呵,不用担心,到时候肯定会有牛车的。”

刘石还是想着先把房子给弄好了,到时候再弄个牛车,毕竟自己屋子没有弄好,就弄个牛车,这样的话弄得有些奇怪了,到时候人家看到了肯定会因为觉得他们装大款啊!

“也是啊,先把屋子弄好了再说。”小鱼突然想到如果真把一百两银子弄到手的话儿,到时候就在镇上弄个房子,也不在乡下弄这个了,反正镇上离家里也不远,而且老屋那里分地也没有分多少,到时候真到镇上去买屋子了,也可以在镇上买田地了,这也是一样的,不过现在钱没有到手,跟刘石说这个也有些太早了。

两个人到得家里,陈氏他们早就已经吃了中饭了,二哥鹏子也是吃了饭就去学堂了,陈氏和小杏在屋子里面听到有牛车响声,便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回来了啊!”陈氏看着他们回来了,脸上带着笑的迎了上来,而小杏也是站在门槛上在,远远的看着他们。

刘石和小鱼对今儿个的肉饼生意表示十分的满意,所以两个人的脸色一直带着笑,陈氏和小杏看到他们两个人的神色,也知道今天肯定是赚了钱了。

“都赶紧进屋吧,这个东西推到后面去吧!”陈氏和小杏帮手将推车上的东西全部弄了下来后,刘石和小鱼两个人也迅速进了屋,暖了暖身子。

现在家里头就他们几个人,因为小鱼的伤好了以后,阿叔也回去照顾他的宝贝草药去了。

“怎么样?今天的生意咋样?”陈氏有些发急的问。

刘石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竖了根大拇指:“很好,真是没有想到这回头客挺多,当时吆喝的时候,有好多人都问咱们咋好久都没有来呢!”

小鱼也觉得这次也有些出乎意料了:“娘,你就别担心了,咱们这肉饼做得这么好吃,而且又这么实惠,肯定会有很多回头客的,咱们现在又要忙起来了,姐,你的绣品怎么样了?”

小杏听到小鱼的问话儿,笑着回答道:“不用着急,马上就完成了,幸亏有娘在旁边帮着我,这次可真是把所有的本事儿都拿出来了。”小杏平时可从来没有做过这么赶的东西,现在可算是超常发挥了。

小鱼听到快要完成了,脸上的笑容更加大了,看来一百两银子很快就要到手了。

晚上小鱼一家人又欢欢喜喜的吃了晚饭,因着今天的肉饼赚了有一两多,如果每天都有一两,那可真是要美死了。

二哥鹏子今天在学堂也表现得十分的好,夫子也夸奖鹏子学得比较扎实,在他这个年纪的小子里面,能够像他这样安下心来学习的人已经不多了,特别是农村的小子,除非是家里头特别盼望孩子能够考上功名,否则有的人只不过就是送孩子来识识字,到时候至少能够写自己的名字,不至于是个文盲罢了。

去学堂学习的时候,鹏子并没有见到大伯家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在同一个学堂,因为私塾那里也是分学堂的,夫子也必须要按照他们所学的东西应宜而教。

晚饭完后,收拾完了所有的东西,小鱼一家人便坐在了里屋的炕头上面,聊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二哥鹏子学堂里面的有趣事儿。

而司徒凛那边现在也正在发生着让人头疼的事情,沈霜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冲进了司徒凛屋子里面,一下子就跟司徒凛表白了。

“凛哥哥,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沈霜一下子就说出了心底里面深藏着的话,脸上飞红上脸,一脸娇羞的看着司徒凛,似乎十分期待他的回答。

在屋子里面的沈洛,一看到沈霜不在,远远的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沈霜站在司徒凛的屋子里头,他想了想便赶紧将沈墨找了回来,正有事情的沈墨,一听到又是沈霜的事情,头又大了。

“她怎么一天到头都惹事儿,你们两个人的性格就该好好换换,我真是受不了她了。”沈墨受够了一天到晚给她擦屁股,她也不是个小孩子了,她这个年纪京城里头都有人结婚生子了。

沈洛听着沈墨生气的话儿,他也很无奈啊,来的时候沈母吩咐过要他好好照顾沈霜,他现在也是身不由已:“大哥,要不你回趟京城跟母亲说说这件事情吧!我们说的话儿她总是不愿意听,她总觉得妹妹这样的性格挺好。”

沈墨甩了甩手,冷哼了一声:“在她的眼里,沈霜的性格自然是好的,她自己生的女儿,她怎么会觉得不好呢!”自家娘的心里头自然是觉自家的孩子最好,别人家的孩子是拍马也及不上的,沈霜现如今有这样的性格,就是这样惯出来的。

两个人急匆匆的到了司徒凛的屋门前后,沈墨便笑着开口了:“沈霜,你还呆在这里干嘛,你该回去睡了,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晚不睡,到时候变丑了可别怪旁人。”

司徒凛看到他来了,转身看着满脸期待的沈霜:“阿墨,我与你的关系很好,但不代表我与你家里人的关系也很好,我们两个的关系只是两个人的,这个你一直都明白,是吧!”

沈霜点了点头,这个他当然是知道的,沈家和司徒家其实并不算得上什么世交,只不过他们两个人是好朋友罢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是由我来说吧,好吗?”

沈墨到底还是对自己这个妹妹有些上心的,毕竟是自己同血缘的妹妹:“沈霜,你出来吧!”

沈霜似乎也知道沈墨想要说什么话儿,但是她不愿意听沈墨讲的:“我不愿意听哥你讲的,凛哥哥你自己说给我听,这种事情别人说给我听,我也不会相信的。”

司徒凛原本是想给沈霜几分面子,但是既然她自己不想要面子的话儿,那么他再这么留着估计也是没有用的:“我有喜欢的人了,你自己也知道的,有些事情你蒙着耳朵不去听,也是没有用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一句我有喜欢的人,这就是真相的悲伤,沈霜一下子脸色就白了,在京城的时候,司徒凛身边没有任何的女人,所以她喜欢的无法无天,京城里头的人谁不知道沈霜喜欢司徒凛,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要怎么回答。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我喜欢她 返回《农女的田园福地》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不要脸的女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