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不认你这个兄弟

文/潇湘萍萍
本章字数:8078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李氏和柳氏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话儿,也是用厌恶的眼光看着刘石,似乎他是杀人凶手似的,再加上白氏胯下的不好看,更让屋子里面的脸色难看了,这一路上得有多少人看到白氏的惨状啊,到时候他们走出去,肯定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这个不是我做的,你们不要没问清楚就乱说。”刘石情绪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反驳道。

刘刚和刘坚两个兄弟哪会愿意相信,所以在没有刘老头开口解释的情况下,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似的突突的作响,

“你还说不是你,娘就去了你那边,现在娘晕倒了爹受伤了,你敢往前不是你做的吗?”

“老三,我以前以为你是个老实的,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看错你了。”

“你不会是也想着把白家给的钱拿回去,所以才会这样吧!”

最后一句话让刘石身子一僵,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屋子里面的人,哑声问道:“你们拿了白家的钱了?”

被几个儿子抢白的刘老头终于是有了空档来解释这件带来,但是他还没有开口,就看到两个蠢人在那里自说自话,居然还把白家这件无须有的事情给抖出来了。

“老三,你别听他们胡扯,也不知道是哪个黑心肠的,居然在外面散布上咱们拿了白家的钱,你这两个哥哥想钱是想疯了,平日里不好做事儿,就是想着不劳而获,最近这几天一直再逼着老头给钱,好像我真藏了钱没有给他们似的。”刘老头有些颓废的看了看两个儿子,将手上的伤捂住。

刘石倒是没有像刘刚和刘坚一样儿,毕竟再怎么样,刘老头也是他的爹,在这个时候他总是愿意搭把手的:“爹,我去请大夫来吧,你这样不看看也是不行的,要是真有什么大伤的话该怎么办?”刘石看着他还再流血的手,脸上有几分担心。

刘老头摇了摇手,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擦干净了血其实只是被刀擦破了点皮罢了:“不用了,不是特别重的伤,老大和老二,你们听好了,这件事情不是老三的错,是你娘非要冲进人家家里去要钱,而后居然还拿着刀要杀他们,我这手也是为了不让你娘犯下大错被她给割伤的。你们现在也别说脸面不脸面的了,现在咱们刘家的脸是彻底没有了,以后村子里面的人要怎么看咱家,那就怎么看吧!”

刘老头终于是明白他们家是真的没有任何的脸面了,出了白氏这件事情,以后出门他们家就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屋子里面的人听到刘老头的话,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老头的话儿,李氏和柳氏表情扭曲,看着昏睡的白氏,真恨不得给她一巴掌,现在还没有分家,刘家的名声就等于是他们家的名声,现在刘家的名声传出去了,到时候他家未成亲未嫁的要怎么办?是不是都要这样毁了啊!

李氏和柳氏想得宽想得远,所以是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恨白氏,特别是李氏,她女儿刘小桃最近才回来,就是想寻个好丈夫,但是现在一来她女儿不是寻不到好丈夫了。

“爹,娘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咱们家的人是不是以后真的不用再活了。”李氏这话里带着几分恨意,眼睛一直看着白氏,那表情似乎恨不得在她的身上咬上几口。

名声对于一个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这个事情在场的人都知道,刘刚和刘坚两个人也是被白氏弄得快要疯掉了。

突然,刘坚想了个办法,他对着刘石说道:“老三,我看这件事情你背上就行了,要是以后有人问起来的话儿,你就说娘不是去你家要钱,而是看你吃得不好,所以才会发疯的,怎么样?反正你现在的名声也不好听了,再背上些坏名声也没啥,你也知道咱家还有个读书的,以后还要考秀才,要是名声真坏了的话,到时候咱家可是全完了。”

刘坚的办法是挺好的,但是刘石却是不愿意的,他才不会蠢得将这件事情背在身上,如果他真的答应了,到时候他家的人就不会有什么名声了。

“爹,我先回去了,家里头还有事情,我得回去看看。”刘石没有回话儿,只是看了刘坚一眼便出了屋子。

刘坚看到他不回声就走了出去,立马对着他喊道:“你要是现在不答应的话儿,到时候咱们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

刘石听着他的话儿,回头冷笑道:“那我真是谢谢你了。”刘石终于也这么扬眉吐气了一回,反驳了这么一句,便挺着胸膛出了老屋。

刘老头看着白氏的样子,再看看屋子里面儿子儿媳妇的样子,真的是觉得自个儿这辈子是碰上什么邪了,这些儿子儿媳妇怎么都是一个模样儿,是不是当初他选错媳妇儿了,还是说当初教错儿子了,这是个结刘老头一直没有想清楚。

“行了吧,赶紧该做啥就做啥吧,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你娘再过些时候就会醒了。”刘老头也不想再看到他们在这里说东说西的,直接将他们赶了出去。

刘刚和刘坚两个人带着媳妇儿出去了以后,两人也没有在屋子里面那么齐心协力,只是相互淡淡看了对方一眼,便带着媳妇儿进了屋子里面去商量事情了。

刘石出了老屋后,便急匆匆的赶往家里,他还记着到时候要陪小鱼一起去镇上呢,可是刚回到家,就听到陈氏说小鱼已经一个人去镇上了。

“早知道就早点回来了。”刘石有些懊恼的说道。

陈氏笑着将他身上的灰尘打掉,回道:“你哪有这么快能到家呢,你哥他们肯定也说了不少吧,行了,小鱼这么聪明,肯定没有问题的,再说还有司徒公子帮衬着她呢!”

在一旁站着的小杏,看着爹娘的样子,终究还是没有说出那位司徒公子貌似对咱家小鱼有意思这样的话,或许只是她看错了也一不定。

小鱼自己找了辆牛车去了镇上后,就寻到了县衙后门,拿着司徒凛给的牌子轻松进了后门,官差们请她到了客厅坐,然后就去找司徒凛了。

客厅里头倒是也碰到了熟人,前几天一直没有见过的沈霜居然也呆在县衙里头,而且看她这神游的模样儿,似乎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儿,一点儿劲儿都没有,不过她一看到小鱼这劲头似乎就起来了。

“刘小鱼,你在这里干嘛?”沈霜像是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儿,一下子就炸毛了,瞪着眼睛看着小鱼一脸的不爽。

小鱼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沈霜,她礼貌的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是来找司徒凛帮忙的,沈姑娘最近可好。”对于沈霜小鱼是知之甚少,倒是沈洛还会经常在她眼前出现,不过既然是世家出生的姑娘,那肯定是娇生惯养的,小鱼还真不怎么习惯跟这么娇滴滴的小娘子打交道,毕竟村子里面的女孩子那都是上得了山下得了田的女子,简称女汉子。

沈霜冷哼了一声,坐到了小鱼的对面,仔细的打量着小鱼,似乎要一寸寸的将她摸透一样儿,自从被司徒凛拒绝了以后,她就在屋子里面呆了好几天,就是想要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刘小鱼。

“我近来一点儿也不好,因为有人坏了我的好心情,原本我今天心情挺好的,但就是因为看到你所以心情就不好了。”沈霜眼里带着几个分挑衅的看着小鱼,脸上也满是不爽快。

小鱼有些不明白她干嘛这样看自己,但这不妨碍她将这话反击回去,这一大早的就说看人不爽快,这脾气可真是有够大的啊!

“是吗?那可真是可惜呢,沈姑娘今天居然没有带个好心情出来,怎么着今天也是大晴天。”小鱼脸颊上带了几分浅笑的对她说道。

沈霜也算是不拘小节了,翘着个二郎腿在那里,一双眼睛盯着小鱼:“你这是装傻还是不懂,你找凛哥哥什么事情,你可别以为这县衙是随便你进的,你一个农家女孩子,不好好在家里种地,跑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真是好笑,真是想从野鸡变成凤凰啊!”

京城里头多的是女人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像司徒凛这样家世的人,只要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聚会,那肯定就会有女的在那里偶运,沈霜也算是看多了这样的事情,平时沈墨就会经常被女人这样设计,毕竟如果嫁给了一个好的人家,那么女人的身价自然会上涨的。

在许多女人的教育里面,攀上一个好的夫家,到时候就会让自己过得好,再说世家与世家的联姻,也只是为了巩固各自的交情,不过世家嫡女不用她到处钻营,主母就会给她寻个好人家,除非这个嫡女混得很差,而到处钻营的则是姨娘身的庶女,这些人都想着攀上棵大树,

到时候就能够将以前看不起她的人全部都压在底下。

“沈小姐说这话可真是好笑了,你姓沈又不是姓司徒,你又干嘛这么多事呢,再说,在你的眼里只要离司徒凛近一点儿的人,就是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那你觉得你这只野鸡会比旁人更高贵一点儿吗?”小鱼语气犀利的反驳了回去,她可不想被人说成是攀富贵的人,再说她就算是要攀富贵,也会将自己强大起来。

沈霜被小鱼这么一骂,气得眼皮子直翻:“可笑,你能跟我比吗?你这小山村里头出来的,自然是不知道沈家在京城有多大的能量,居然骂我是野鸡,我告诉你我本身就是凤凰。”

司徒凛和沈墨一过来,就听到沈霜的话,两个的表情都有些奇怪,特别是沈墨,他都想改名叫沉默了。

“干嘛呢,沈霜,你今天怎么出来了,不在屋子里头念书了,一点耐性都没有啊,我还以为你还要再呆个几天呢!”沈墨走进来看了看沈霜说道。

沈霜一看到他们两个进来,脸上立马有些发虚了,她刚才这话在旁人面前说倒是还好,但是要是被他们两个人听到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虚了:“我就是出来走走啊,呆在屋子里面也没有人跟我说话,哥你们要什么时候回京城啊!”

司徒凛走到小鱼的身边,在她旁边坐下,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下来:“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是这样的,我想在镇上找房子,不用太贵偏一点儿也没有关系,村子里面的房子没有办法住了,所以想着在这里寻个屋子,我不是还做了肉铺的生意吗?到时候想着也能盘个店,这样的话也就不用花这么多时间来来回回的跑了。”小鱼将自己的打算说给了司徒凛听。

小鱼是寻思着盘个店,到时候还能够多做一些吃食,吃这个东西还是能够赚钱的,毕竟谁赚钱不是为了填饱肚子。

司徒凛听了她的想法,稍微想了想便笑着问:“你应该不止只想开个店吧!房子的事情我会做好的,明天就能够给你个消息,中午留下来吃饭吧,你现在回去肯定也赶不上吃饭了。”

司徒凛边说边引着小鱼去了后院,而沈霜原本也想跟着去的,但是被沈墨无情的拦截了,顺便还将她带回了屋子里面。

“是啊,开间店只是第一步,要是到时候再赚了钱,肯定还会想要干别的啊!毕竟人是需要一步步的累积,而且钱这种东西谁会嫌多。”小鱼与司徒凛走在一起,抬头看着他笑着回答道。

“刚才怎么敢跟沈霜说这样的话儿,不怕她到时候报复你。”司徒凛似乎想要将小鱼的思想一点点的挖掘出来,似乎想要深入她的内心一样儿。

小鱼听到他的话儿,就知道他肯定是听到了刚才的话儿,她笑了笑,才很直接的回答道:“是因为有你啊!因为有你这个朋友,所以我才敢这么大声的跟沈霜说这样的话儿,我知道沈霜是大家闺秀,虽然她本身有点不像。”

“呵呵,你这话要是被她听到了,可能会跟你拼命的。”司徒凛眉头似乎也舒展了一些,听了小鱼的话他并没有觉得利用,相反觉得小鱼很坦率。

小鱼笑了笑,觉得沈霜肯定不是这样的人,虽然她说起话来喜欢戳人家的痛脚,但是整体来说不是个好青年,或许是因为她的性子比较像男子,所以女子的陋习她可能还没有多少。

“我猜她可能会十分喜欢我这样的说话,看得出来沈姑娘并不喜欢束缚在一个地方,行事也有些大大咧咧的。”

司徒凛带着小鱼进了院子里面,两个人一边聊着闲事儿一边漫步在花丛里面,司徒凛想到了这几天的事情,因着他没有怎么去小鱼的家里,但是却能够经常听到沈洛说要去小鱼家里玩,当时的他心里有些担心也有些急切。

不是很多女人都不喜欢一个经常忙事的男人吗?他的母亲也是因为过于要求父亲要经常陪着她,所以两个人的感情才会慢慢的分裂,当时虽然他还小,但是却能够看到父亲看到母亲哭闹的控诉中,慢慢的宠幸别的女人。

司徒凛很在乎小鱼,所以不想小鱼不开心,他现在也很想将小鱼带在身边,但是他知道不可以的,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承诺存在。

“小鱼,这朵花好看吗?”司徒凛摘下一朵花,将花递给了小鱼:“送给你。”

司徒凛的这番行径要是被沈墨看到的话儿,肯定会哈哈大笑,这种手段早就过时了,人家现在流行的是以诗传情。

小鱼抬起头就能够看到司徒凛的脸似乎微微有些发红,她伸出手将花接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有所收敛,她定定的看着司徒凛:“你我门不当户不对,你觉得可以吗?”

司徒凛听到她的话,伸出手抚过她脸颊边的发丝,笑着回答道:“可以,只要你相信就可以,不退却不后悔。”

“抱歉,我还要想一想。”小鱼没有躲过他伸过来的手,只是声音有些闷闷的回答道。

高门嫁女低门娶妇,世家很多人都会依循着这个准则,但是就算是低门娶妇,他们也不会娶一个地位这么低下的农女,这真要是娶回去,到时候其他世家的妇人肯定会笑掉大牙,并且将这个作为八卦津津乐道个几年。

司徒凛的脸色没有黯然,只有坚定:“我等你的回答,但是我不想听到不愿意这几个字。只要你答应了,我自会护着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你只需要放心即可。”

对于司徒凛来说,他在京城里面已经没有任何的名声了,现在他对小鱼表白这番心意,其实已经很忐忑了,就算他司徒家在京城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但是却抵不住他血腥杀死姨娘和有血缘弟弟的事情,或许他该告诉小鱼这件事情。

小鱼对这件事情还是犹疑不定的,或许是因为她现在太过于没有底气,如果真的答应,这就好像是依附在别人身上而生,她想要的是能够跟她并肩站在一起,就算是会借助于他的力量,但是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也只是凭自己的双手而获得的。

“我会给你个答案的。”小鱼没有说其他,只是说会给他一个答案。

司徒凛笑着点了点头,也知道现在不可能真的得到确定的答案,他的小鱼是不会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就许下任何承诺,毕竟许承诺容易,但是如果要守住这个承诺却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说完这件事情,两个人又在花园里逛了一下,小鱼突然想起了颜府的事情,她总觉得有人要里面捣乱,而且还是争对刘家村的。

“司徒凛,颜府的事情是不是与白家有关。”

司徒凛似乎没有想到小鱼会这么问,他有些感叹小鱼对于这件事情的敏锐度,她似乎一下子就看出来是与白家有关:“的确是这样,颜府中有人与白家有交情,所以才会策划了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弄成这个样子,不过颜府自己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刘家村闹事的事情司徒凛是知道的,但是因为小鱼家没有牵连到,所以他也决定放手不管了。

小鱼听到他的话,沉思了一会儿,两个人走到中间的亭子上坐下后,沈霜一脸气愤的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黑着脸的沈墨,不过沈霜到得司徒凛的面前后,又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只化为甜甜的笑。

“凛哥哥,都快吃饭了,你们还再谈什么啊!”沈霜对着司徒凛是一脸甜笑,但是眼神却是再催促着小鱼赶紧走。

小鱼当作没有看到她那犀利的眼神,只是坐在那里吃点心:“嗯,这个点心好吃,沈姑娘不吃一点儿么?”说完还拿着点心摇了摇。

司徒凛看到小鱼的样子,嘴角溢出一丝笑,将点心盘子往她那边推了推,嘴边带了几分宠溺:“爱吃的话多吃一点儿,最近请的厨娘似乎对点心颇有几分研究,到时候我让她做几份给你带回去。颜府的事情你也别操心了,这件事情有人再负责,如果里面还有人闹腾的话,这边也不会再留手了。”

沈墨听到司徒凛的话儿,抽了抽嘴角,他哪有给颜府留手,现在颜府里头的人都再自危了,因为惹到了县令,也不知道自的,明明司徒凛长得颇为俊美,但是镇上那些稍微有点权势的人,看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哎,你说这也真是的,我还真没有想到这刘家村的人有这么大的胆,居然就这样跟颜府的人顶着干。”沈墨捏了一块点心,不顾自家妹妹瞪人的眼,悠然的吞了下去。

“我估计颜府里面的那个人,原本是想要我家倒霉,但是因为不知道当初白家去的是哪家,所以才将刘家村的人一并牵连进去,看来在颜府里面作怪的,应该是哪位小姐或者是姨娘了。”小鱼想着以白家的人品,搞不定就与府里面哪个女眷暗渡陈仓啊!或者是白家有人嫁进了颜府。

沈墨吃东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小鱼,似乎没有想到她分析得居然如此准确,看来还真是不能小瞧的:“你怎么会想到这个方面的,沈霜,看到没有,你就该学学人家,好好动动你那生锈的脑子,别一天到脑就知道疯玩。”

沈霜用鼻子哼了一声,扭过头不愿意看小鱼:“天天算计人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我又不用算计人,我要的东西自然有人给我送来,干嘛还要做这种事情。”沈霜从来就不喜欢干这种事情,她总觉得这种事情不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母亲沈夫人也是因为有了心中的算计,才会坐上了沈夫人这个位置。

“跟你这个猪女根本没有办法说,真想剥开你的脑袋,看看你是不是少根神经。”沈墨完全被她说得无语,他都不想再看沈霜的脸了,到底是怎么样的环境才会养出这样的人,明明都是在一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沈霜这样的人品,弄得沈墨都怀疑是不是小时候跟别人调换了。

沈霜被骂是猪女,气得眼眶都红了,那犀利的眼神直奔小鱼,似乎是小鱼才弄得她挨骂的,中箭的小鱼表示很无辜,她也没有想到沈霜明胆出生在大家族里面,居然连这个都不屑一顾,看来她这样的人除非是招赘,要不然的话嫁到别人家里去,那不是被吃个通透。

“不用你管,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听到了没?”沈霜恨恨的朝沈墨说道。

司徒凛是不理他们兄妹吵架,他只关心小鱼吃不吃得好:“等会儿午饭就好了,你有什么想吃的菜没有。”说完还拿了个削好的水果放到小鱼的跟前,他做的这一切都十分自然,并不像是勉强做的僵硬,原来有时候真的关心一个人,是不会在心里过滤,而是会自然而然的做出来。

“颜府的家眷的确是与白家有联系,不过不是小姐,而是一个姨娘,而且还是颜老头最宠的姨娘,这可真是有趣了,我想颜府现在肯定是鸡飞狗跳了。”沈墨吃着点心嘿嘿直笑,他倒是没有想到,白家人居然还勾搭上了人家的姨娘,难怪人家在颜老头耳边吹风说要教训刘家村的人呢!

小鱼听到了答案,倒也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了,看沈墨的脸色也知道颜府的那位姨娘,到时候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就算是再受宠的姨娘,只要一旦触及了利益,那么再受宠也只是笑话罢了,如果真的受宠,颜府的老爷肯定会将她扶正的,而不是让她继续做姨娘。

“真是没有想到会牵连出这么多的事情,司徒凛你过年的时候回家吗?”小鱼也没有再谈颜家的事情,转而问起了司徒凛的事情。

“凛哥哥肯定是要回家的,你以为他会在这里过年吗?”沈霜一把抢过话,立马回答道。

只不过司徒凛没有理会她的心情,答案正好与她相反:“嗯,今年要留在这里过年,毕竟是第一年。”

过年的时候他也有安排要做的事情,所以没有办法赶回京城去过年,况且,司徒凛的母亲也知道他今年不会回去的消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 白氏发疯了 返回《农女的田园福地》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三章 休了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