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文/潇湘萍萍
本章字数:5745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屋子里面的人听到外面有人打扣环,立马出了一个人隔着门缝看了看人,毕竟他们才刚到这里,现在肯定是没有邻居来拜访的,就算是拜访,也要他们将屋子里面的事情全部都做完了以后,然后再一一拜访隔壁的邻居们。

“哎哟,是司徒公子他们,你们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啊,真是的,应该是咱们去拜访你才对啊!”去开门的陈氏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是司徒凛,脸上闪过惊讶,立马开了门将他们迎了进来。

司徒凛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对着屋子里面的人颔了颔首,他环顾了屋子里面的环境,看来正如屋主所说的一样儿,虽然地理位置并不算太好,但屋子的确是算是好的。

“是我打扰了才对,本知道今天你们肯定是要收拾东西的,但也是想要来看一看你们对这屋子的环境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陈氏听到司徒等话,心里自然是高兴得很,虽然小鱼跟这位司徒公子是朋友,这怎么都让陈氏有些担心,不过幸好只是朋友,并没有扯上别的关系,而且陈氏也并不知道司徒凛的真实身份,她只是觉得自家小鱼有福气,才会交上了这么一个朋友。

以前她就觉得,自从小鱼病了一场后,家里头的日子倒是越过越好了,看来真是小鱼带来的福气,陈氏这样坚定的信着。

“哪会打扰啊,应该是咱们去看看司徒公子才是啊,快点进来,因为现在屋子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搬干净。”刘石将院子里面的东西全部都弄开了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司徒凛。

“你瞧咱们这弄的,现在屋子里面的卫生还没有怎么打扫完,这桌子凳子也没有添置,司徒公子你就在这里坐一下吧,等咱们将这屋子全部都弄好了以后,到时候肯定会请司徒公子到这里来吃顿饭的。”

陈氏听到刘石的话,也笑着接了话头:“是啊,到时候乔迁饭肯定是要你们来吃的,咱们在这里认识的人也少,到时候虽然也会请邻里邻居,但是如果人家不来的话,那还需要让你们给咱们家撑撑面子啊!”

如果不是特殊情况,邻居的乔迁饭还是会来吃的,不过陈氏也想着这里的人都不熟悉,最后可能也只是请几个熟悉的人还吃乔迁饭了。

司徒凛自然是将他们所说的应下了,小鱼一家人的乔迁饭他肯定会来的。

“看叔婶说的,到时候你村子里面要是有什么熟悉的人,也可以请他们来吃乔迁饭,不过你们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来的。”

沈墨看着司徒凛答应得这么快,不禁想着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要是那天有事情的话可怎么办?

“我到时候也会来的,小鱼也是我的朋友啊!”沈墨笑着应声道。

陈氏和刘石听到他们两个的话,脸上笑都没有停过,乔迁饭他们自然是想要办得热闹一点儿,如果只是几个人吃饭的话儿,到时候哪有什么热闹可言。

“对了,沈公子到时候也请你的弟弟和妹妹来吧,他们现在不是还在镇上吗?”小鱼想起了还有两个人,怎么着也是沈墨的亲人。

沈墨听到小鱼的话后,笑着点了点头:“行,到时候我会让他们来的。”

二哥鹏子和小杏将屋子里面的桌子凳子搬了出来,倒是能够让他们两个人坐下,不过司徒凛没有坐下,只是撸了袖子要帮忙,陈氏和刘石他们怎么能让司徒凛帮忙呢!

“哎哟,哎哟,这可不行,你还是在这里坐着吧,让鹏子陪着你们聊会儿天。”刘石挥着手,自然是不让他来帮忙。

司徒凛决定的事情,很难有人让他改变主意,所以一听到刘石的话,他立马笑了笑回答道:“无事的,我帮小鱼的忙,比较难的我也帮不上了,不过力气我还是有的。”

小鱼一听到他要帮自个儿的忙,抬起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他正对着自己笑呢,这人不是说会给他时间吗,怎么现在就搞什么暧昧,幸亏自家爹娘神经比较粗,没有发现这个家伙总是粘着她。

“爹,没事儿,多个人帮忙也好啊,况且司徒公子以前肯定没有种过地的,说不定只是好奇。”小鱼站在拐角那里,探出头对刘石说道。

刘石听到小鱼的话儿,也不知道该说啥了,他只是稍稍的瞪了小鱼一眼,觉得这个女儿呀,现在是越来越爱自个儿作主了:“那你帮衬着司徒公子啊,千万不要让他累着了。”

小鱼用清脆的声音应下了后,司徒凛就走到了小鱼的身边,因为小鱼挖的地都是在屋子的后面,只要走到了这里,外面院子的人根本看不到这里的情形。

沈墨看着司徒凛的青色衫在墙角消失后,嘴角勾起一抹奸笑,真是个闷骚的家伙,难怪一听到小鱼一家人搬过来了后,就急着往这里来了。

沈墨原以为这里的人都没有发现司徒凛的感情,但是他无意中看到了小杏皱眉的样子,心里头倒是几了几分奇怪,难道这个姑娘也知道司徒凛对小鱼的感情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了。

二哥鹏子坐在了沈墨的对面,脑子里面倒是想着与沈墨探讨一些知识,沈墨虽然不怎么爱读书,但是架不住人家脑子聪明,平时读的书也有自己的见解,不过以他的家世,根本就不用去考秀才状元,所以说有权有钱在这个世上好活啊!

“你这个真的能够种得活吗?现在天气已经这么冷了,我那里还有一些新鲜的蔬菜,如果你爱吃的话,到时候我让人拿过来一些。”司徒凛家里也是家产丰厚,所以有时候也会从京城运过来一些新鲜的蔬菜,这就是财大气粗的说法了。

从京城运到这里花费的人力物力都这么大,而且还只是运一些菜呢!虽说司徒凛的母亲平日里总爱往佛堂里面钻,但是平日里也会关心一下司徒凛,并且会从京城里头送东西过来,虽然这样的关心让司徒凛觉得有些像按部就班一样儿。

小鱼看着这些已经长了二三十厘米的菜了,脸上自然是自信满满的:“当然可以种得成了,对了,问你一件事情,京城里面这种现成的蔬菜,一斤可以买多少钱?”

司徒凛不明白她突然问起这个,不过还是想了想给出了一个预估的数据:“现在这个天气,新鲜的蔬菜越来越少了,吃得上得也只能是皇宫里面的贵人,如果真的要按斤买的话,现在怎么着也得要二三十文了吧!”

小鱼惊讶的吐了吐舌尖,她可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贵啊,那不是比肉要贵得多了吗,果然在冬天的时候,新鲜的蔬菜是很贵的,毕竟猪肉什么的天天都有,但是新鲜的蔬菜是有季节的。

“居然这么贵,真是没有想到,哈哈,看你说得这么贵,我现在心里头还真是有些蠢蠢欲动了。”小鱼决定了,待到完全安定了下来后,就开始试种大棚蔬菜了,先在自己家里头试验一下,如果真的种成的话,到时候就再种到田地里面去。

司徒凛一听到她的话,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了:“好,那我到时候等你种的蔬菜。”司徒凛伸出干净的手,摸了摸小鱼的头,脸上并没有什么开玩物的表情,相反,他是很认真的再说这句话儿。

小鱼听到他的话后,脸红红的笑了笑,甩了甩手上的泥巴:“好了,咱们再烧点水就成了,以后要是真种成了的话,到时候肯定第一个找你尝鲜。”

小鱼动手挖的地虽然有些大,但是她种的却是没有多少,都是从深山里面拿来的,不过这些从深山里头拿来的东西,还真是奇怪,抗寒能力也有够强的,现在这么冷也能够活到现在。

院子里面,刘石觉得可以了,现在有客人在,就要赶紧准备做饭烧菜了,总不能够让客人再在这里等了。

“孩他娘,你赶紧去镇上买点菜,烧点好菜吧,今天大家都累得很,也该吃点好的。”刘石看着天色,现在集市应该还有些买菜的,像是买肉的铺子肯定还再开。

陈氏听了刘石的话,赶紧将手头上的东西放下,然后拿了钱就顺着胡同去了集市。

“现在我们两个离得很近,如果有时间的话,你就到我这里来玩吧,我没有办法经常出门到你这里来,如果让别人看见了,恐怕到时候会让别人打扰到你们家。”司徒凛看着小鱼泛着晕红的脸,手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去捏捏她的脸,不过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泥巴,便想着洗干净了再做吧!

小鱼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所以只是点了点头:“好的,到时候我有时间肯定到你那里去,不过你现在一直住在县衙吗?没有在镇上自己置办屋子吗?”

小鱼抬起头看着他,因为两个人离得有些近,所以小鱼抬头的时候,额头一下子就撞到了他的下巴了。

“哼……”司徒凛闷哼了一声,抬起了头,用手肘按了按下巴,有点疼。

小鱼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的下巴,似乎有些无措,不过反应过来后,立马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哎,怎么办?没事儿吧,有没有很疼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真是的,咱们去洗洗手,我帮你擦点药吧,上次阿叔大夫在村子里面的时候,给了我颇多的药。”

阿叔在小鱼家里吃住这么多天,作为一个有诚信的大夫,以及一个爱恶作剧的大夫,虽然他十分喜欢看别人恐惧的脸,但是小鱼怎么着也是司徒凛喜欢的人,所以他也将小鱼当成了朋友,对于朋友阿叔都不会太小气的,所以拿了各种各样的伤药给她留作纪念。

司徒凛看到她这么担心,翘了翘嘴角后也没有反对,直接就让小鱼拉着他走了。

小鱼从墙角那边拐进了屋子里面,院子里面的人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人,小鱼拿了个小盆子打了些水,先将自己的手洗干净后,然后又打了一盆水,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端过进了屋子里面。

“你先将手洗干净了,我看看伤得重不重,你下巴好像都红了一块了。”

小鱼将水放在桌子上面,招了招手让司徒凛过来。

“你帮我洗手吧!”司徒凛突然说道,弄得正在扭毛巾的小鱼一愣,她原本想要拒绝,不过一看到司徒凛期待的眼神,又把拒绝的话给吞了进去。

“撞伤了下巴,你倒是成了小婴儿了,好吧,把手伸过来吧,不过这里可没有皂角啊。”小鱼将司徒凛的手拉了过来,拿起毛巾仔细的擦干净后,便再用清水冲了一遍。

现在的水冷得紧,小鱼一帮他洗完后,便拿了猪油膏过来,冬天的手不好好保护,到时候全部开裂的话,那可是疼得紧。

“我不用擦这个的……”司徒凛缩了缩手,想要拒绝了。

小鱼没有等他拒绝,直接将猪油膏涂在了他的手背上,娇娇的瞪了他一眼后说道:“涂了对手好,你也不想你手到时候开一道道口子吧,别看这个不好看,但是效果十分好的。坐下吧,我帮你看一下巴。”

司徒凛无奈的笑了笑,他可是个男人,哪用得着涂这个东西啊,不过一看到小鱼用细嫩的手帮他涂的时候,他也不想放弃这种享受。

司徒凛坐下后,抬起头看着小鱼的脸,就发现她的额头似乎也有些发红:“小鱼,你的额头好像也有些红,疼不疼。”他伸出手轻轻的按在了小鱼的额头的红点上,满眼的心疼。

小鱼看着他眼里的心疼,心里变得暖暖的,脸也有些发烫:“无事儿,还是你的比较严重,先涂了你的再涂我的额头。”

司徒凛不愿意,直接将她拉到了凳子上,拿了她手上的药,俯下身轻轻的涂了在小鱼发红的额头上面:“你的比较要紧。”

小鱼有些紧张的坐在凳子上面,或许正是因为越在意,小鱼越发觉得他触碰的地方越敏感,待到他涂完了以后,小鱼还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司徒凛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紧张,轻轻的笑了一下:“好了,抬起头吧!”

小鱼听到了他的笑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了头,司徒凛没有将自己的脸移开,而是轻轻的往下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司徒凛的唇正好印在她的唇上面,两唇相触时,两个从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从相触的地方传了过来。

“鱼儿……”

小鱼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的近在眼前的司徒凛,眨了眨眼睛后,才将神魂拉了回来,她突地往后面一移,两个人相触的唇才分开。

“你……”小鱼感受着脸上的发烫,咬着嘴唇看着司徒凛,似乎想要质问他刚才干嘛这样。

“这是贺礼,祝贺你乔迁新居。”两个人有了这么亲密的接触后,司徒凛说话的语气似乎与平常都不一样儿。

小鱼无意识的咬着嘴唇,唇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她也没有想到,刚才司徒凛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无赖,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司徒凛看着她通红的脸蛋,虽然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孟浪了,不过他也没有后悔,因为只有这样亲密的接触,他才会感觉到两个人的心很近。

“鱼儿,既然接受了刚才的事情,那就证明你已经接受我了是吗?”司徒凛坐在了小鱼的身边,将她的手握住,脸上带着认真的问道。

小鱼看着他认真的眼,还有手上传来的温度,眼睛微垂的瞬间,她的心思也是转了好几次,她虽然跟司徒凛说考虑,但是她也明白,或许到时候考虑来考虑去,她都会答应吧!

她不知道与司徒凛的感情能够走多远,但是她也想试一试,或许她有些不理智,但是或许正如别人所说吧,谁在结婚前没有遭过伤心恋情。

“希望到时候你能够记得你自己所说的话。”小鱼算是侧面的答应了,她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司徒凛的脸。

司徒凛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小鱼从来没有看过他这样的傻笑。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以后不管发生任何的事情,我都会好好的保护你。”司徒凛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他现在已经够强大,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心爱的女人。

小鱼对着他也露了了开心的笑容,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如果你遇到了苦难,而我不能够跟我一起挡的话,到时候你肯定会觉得我没用啊!”

听着小鱼的撒娇,司徒凛觉得自己的心情从未有过的飞扬,他搂紧了小鱼轻轻的嗯了一声后,用唇轻轻触了她的脸蛋。

两个人温存了一会儿后,等到小鱼想起要上药的时候,院子外面都响起了陈氏喊吃饭的声音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打扫新家 返回《农女的田园福地》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三百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