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想走也走不了

文/潇湘萍萍
本章字数:3512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后面的马车里面是沈莲和绿荷在一个车厢里面,沈霜的哭声估计大大声的,所以两个人都听见了,绿荷听见了自然心里是偷笑了,她就是看不得沈霜这副嚣张的样子,明明长得不怎么样,倒是挺会耍小姐脾气的,可是绿荷没有想的是,人家沈霜原本就是个正经的嫡小姐,可不比沈莲这种连半路出家都算不上的人。

“小姐,你说咱们的事情,大公子到时候会不会跟夫人说啊,夫人要是知道咱们存了那样的心思,会不会到时候不会让咱们出来了。”绿荷有些担心的问道。

沈莲一点儿也不操心,沈夫人的性子她还是明白的,只要她还愿意做低伏小,愿意一直听她的话,想必沈夫人并不在意她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毕竟就算是养条狗那也得允许人家狗稍微想要吃一下别人家的狗粮吧!

“你别瞎操心了,大公子不是这样的人,大公子虽然跟夫人的感情颇好,但是大公子心里又何尝没有怨意呢,夫人总想左右大公子,想把大公子当成小孩子摆弄,人大了自然就有野心了,况且大公子还跟着司徒公子这样的人,心里头的想法恐怕就更多了。”沈莲小声的在绿荷的耳边说道,她也怕外面的人听到。

绿荷眼睛一亮,脑子里面立马想明白了,像司徒公子这样有能力的人,而自家大公子只是靠着沈家这样的大树才会被人尊重,他天天呆在司徒公子的身边,肯定也想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可是,小姐,咱们以后还是不要再接近司徒公子了,你没有听到人家说的话吗?那个司徒公子可是将自家姨娘和庶子杀死的人啊,你都不知道那天京城的人提起司徒公子有多害怕啊,简直就像再看一个杀人狂魔一样儿。”绿荷平日里也是极为爱惜自己的小命的,所以有时候看到司徒凛,虽然强装着镇定,但是心里头还是害怕的,谁让司徒凛的名声这么响亮呢!

沈莲见到司徒凛的时候虽然心里头也是惴惴,但是看在司徒凛身份这么高贵的份上,她也会克制住这份害怕的,两个人坐在马车里面也不宜说太多,所以沈莲一听完丫环的话儿,便没有再说了。

当马车使出镇上的时候,原本喧闹的声音被寂静所替代,原本沈墨不想这么赶的,但是因为各种原因现在耽误了下来,而且现在雪下得也不算小,要是到时候大雪封山的话,恐怕他们还会挺难走的。

“公子,咱们是走大道还是走小道啊,看这天气如果走大道的话,恐怕会赶不上过年了啊!”外面有人骑着马靠近马车,对沈墨说道。

虽然说这里属于极为偏僻的地方,但是好处的是,这里离京城近啊,因为这里可以走水路,只要行个半天就可以到达驶船的地方,不过这种地方一般是官用的,民用还没有开放。

“走大道,现在雪下得这么大,要是走小道的话,碰上状况就糟了。”沈墨对外面的人说道。

骑马的人领了命后,便跑在了最前头,将一行车马带上了大道,一大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往大道上面走了,不过有时候要倒霉的时候,那就是喝凉水也呛喉咙,更何况别人是有备而来的呢!

中午的时候,沈墨的人马车停下来做饭喝水,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就准备上路,但是走到山凹处的时候,一股肃杀的气氛扑而迎来,就连林子里面的鸟都似乎被人掐住了喉咙,沈墨带来的人虽然不是绝顶高手,但是氛围不一样儿他们还是感觉得出来的。

“公子,有埋伏。”带头的人若无其事的到了沈墨的马车边,像是平时汇报事情一样儿。

沈墨眼神一寒,将马车上的小帘子一拉,似有似无的看着两边的矮丛,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是他也感觉到有人埋伏在那里,坐在沈墨旁边的沈霜看到他脸色虽然同平常一样儿,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几分杀气,她伸出手扯了扯沈墨的衣服,有些心惴惴的叫了声哥哥。

沈墨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没有说什么,马车继续往前走,当马车拐弯的时候,似乎就像是给了那些埋伏人信号一样儿,两边冲出来的黑衣人,杀气凛然的冲向了沈墨的马车。

一批黑衣人冲过来了以后,而另一批黑衣人则是拿着弓箭射了过来,沈墨带的没有功夫的人,自然是赶紧躲到了行李下面,而保护沈墨的护卫队,则是迅速抽刀迎了上去。

“杀了,别留活口。”沈墨这边和黑衣人那边同时说出了这样的话儿,两方人立马杀气腾腾的打了起来,而那些弓箭手将箭射完了以后也抽刀跳了出来。

沈墨看着这群蒙着脸的黑衣人,眼里寒光直闪,现在也不去猜想是谁在这里设埋伏了,他都要将这里的人全部留下,因为只要稍微查一查,他就能够查出来是谁放的这群狗,在京城里头,谁跟谁有仇,谁想谁死,这原本就是最鲜明的事情,沈家得罪的人不算多,想下狠手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这些黑衣人看起来就是拿钱买命,而且招招狠辣,完全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就算是抓到了活口也没有办法审问出来。

坐在马车里面的沈霜简直快把魂给吓出来了,她伸出头看着外头打得正猛的众人,大声朝着沈墨喊道:“哥哥……”那凄利的喊声倒是将那些黑衣人吓了一跳。

而另一辆马车里面的沈莲和绿荷动都不敢动,她们现在只想着沈墨赶紧将那些人杀了,但是外面剑入肉的声音,却无一不再刺激着两个小女子,而当沈霜这一喊,两个人也不由得扯开帘子往外面一看,这一看就让她们花容失色,手一收立马吐了出来。

“小,小,小姐,该,怎么办……”绿荷白着脸,嘴唇不停的哆嗦着,眼泪无意识的往下掉,一只手还拼命的捂着胃。

沈莲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腿软身体软,整个人趴在马车上面,她刚才看到一个黑衣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肚子里面的东西都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的神经快要断了,如果外面的人再不停的话,她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

沈墨看到沈霜伸出头来,回头大吼一声:“回马车里面去,不要出来。”

围攻的黑衣人实在是有些多,沈墨根本没有带太多的护卫,要是再这样打下去,恐怕到时候沈墨这一方就得逃命了,沈家的护卫虽然是拼命的用命去拼,但是有时候人少也是一大弱点啊!

沈霜也吓得不行,一进马车里面也吐了起来,她着实得直哭,她本身没有什么功夫,下去基本上属于添乱,至少现在她还有些自知之明,没有冲动的跳下马车。

当沈墨一方人的人数破半的时候,黑衣人那一方也逐渐归拢了人数看着沈墨这一边。

领命的黑衣人看着打了这么久,好像都没有看到目标人物,他脸色很是难看,不是说目标人物会在今日与沈家出城吗?怎么现在都还没有看到身影,要是在马车里面的话儿,这时候肯定已经出来了啊!

“撤!”黑衣带头人一声撤,后而的黑衣人突然就如潮水般往后退,然后纷纷跳进了矮丛中进了森林,而走在后面的黑衣人,则是用力将刀掷出去,一刀卡在沈莲所在的马车上面,那辆马车瞬间裂了开来,而在破碎的木屑中黑衣人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立马转头就跑。

而吓坏了的沈莲和绿荷也着实是倒了霉,马车里面的碎屑到处乱飞,绿荷的脸被碎屑划了好几道血痕,这基本上是毁容了,而沈莲则是手掌划破了。

“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帮她们包扎。”沈墨看着下面吓呆了的下人,皱着眉头厉声道。

趴在下面还存活的人,听到沈墨的话儿,立马战战兢兢的爬了出来,走上前去为沈莲和绿荷包扎了起来。

领头的护卫头子对沈墨道:“这群黑衣人突然来又突然走,似乎是没有找人的样子啊,他们这样拦住咱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沈墨冷哼一声,心里已经是有几分明白,他们肯定是找错人了,那些黑衣人肯定是以为那个人跟他们一起回京城呢,真是蠢人做蠢事儿,一看就知道是谁派过来,这胆子可还真是有够大的,真不知道他是破罐子破摔,还是已经不想活了。

“看来现在咱们是想走也走不成了,转回去,回镇上,咱们今年不回京城过年了。”沈墨让人将东西全部收拾了一下,跃上了马车掉了马头,朝来的路上回去。

待他们想走的时候,又一群人从矮丛中跃了出来,而那群人穿着黑衣的人却是沈墨认识的。

“你们去追那群人了,司徒凛那个家伙,也不想着保护我。”沈墨看着他们剑上还在滴的血,对于司徒凛的行为简直是无语凝噎。

司徒凛的护卫队面无表情的抱拳向沈墨行了一礼,语气木然的回答道:“这是主子的吩咐,我们先走了。”

沈墨看到他们这样的作派,心里羡慕嫉妒恨之外,又不免有些叹气,算了,他又何尝不知道司徒凛的打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章 不要再想 返回《农女的田园福地》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过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