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三章 小芽新发

文/潇湘萍萍
本章字数:3608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外面的浮动都不关小鱼的事情,因为她现在正在全心全力的将这些小苗给弄出来,只要将小苗弄出来了,到时候就可以种到地里面去了。不过玉米和番薯的种子虽说可以找块地种,但是土豆的苗发出来恐怕只能够在家里弄块地方种了。

小鱼的信到了京城,司徒凛看到了她信里面写的内容后,嘴角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或许他该找个时间去看她才是,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过来呢!

司徒凛一回到京城后,就将司徒府全部都整理了一下,他没有京里面,他的母亲又不管事儿,现在她就像是一个苦行僧一样,一直呆在佛堂里面念着佛经。所以,内宅里面的事情只有司徒凛自个儿动手了。

司徒凛一想到这里,就皱了皱眉头,其实他是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将内宅管好,就算她在佛堂里面吃斋念佛,但是有时候做到这个份上,只会让他这个做儿子的人失望罢了。

因为太久没有相聚,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差不多下降到了冰点,再加上父亲死后他的做的事情,更让司徒夫人心里面发堵。

就算司徒夫人明知道当时的情况不能够迟疑,但是看着家里头血流成河,她这心里面就觉得没有办法面对自己的儿子。

司徒夫人从来没有听过外面的人是怎么说她的,如果换作是其他宅子里面的夫人,肯定会为自己的儿子敢做敢当称快,特别是当时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就得快准狠。

虽说现在司徒凛的名声不好听了些,但是有些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都觉得这样的处理方法才是好的。

司徒凛最近也听到了外面的风言风语,虽说平日里宅子里面也有人写信到镇上去,但是信上所说的事情,只有看到了才能够下结论。

他一回到到京城进了府里后,才发现这个府里面简直就是一团糟,他差不多将府里面的人全部都换了,从管家到仆人。

而司徒夫人也只是看了一下,没有提任何意见的去了佛堂,她现在恐怕就连长时间面对这个儿子的勇气恐怕都没有了。

司徒凛没有在的时候,她就躲在佛堂里面清闲,从不管外面说什么事情。

“公子,夫人有请!”一个丫环站在院子里面,语气十分恭谨。

司徒凛听了她的话后,微微点了点头,就去了司徒夫人所在院子里面。

司徒夫人看到他来了,从软垫上站起来,她看了司徒凛一眼,坐到了凳子上面。

“好些日子没有看到你了,我儿好像又瘦了一些啊!”司徒夫人说着家常话,似乎是想要拉近一下关系。

司徒凛面无表情的看着司徒夫人,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他从小就不会像别的小孩子一样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小时候不会大的时候也不会。

他现在对自己的母亲坚持的底线,估计就是在可以说出的事情,就不会她撒谎。

“母亲多虑了,我并没有瘦,最近因到京城反而身体好了很多,倒是母亲看起来倒是瘦了许多。如果无事的话也该起来到处走走。”司徒凛多次劝她到到外面走一走,不要总是呆在屋子里面。

现在看司徒夫人的脸色,简直白得像鬼一样儿,因为长期呆在屋子里面没有出去,现在她走路都快要让人扶了。

司徒夫人听到司徒凛的话,没有应声是,只是说着其他的事情:“对了,我儿的年纪也该到了娶妻的时候了,我儿可有中意的女孩子。”

司徒凛听到她的问话后,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母亲就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了,儿子到时候自会带她来让您看看。”

司徒夫人听到司徒凛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她现在长期没有出去,真要给他找妻子的话,也不知道哪个姑娘是好的。

“那就好,到时候你将那个女孩子带过来看看吧!”司徒夫人说这些后,倒是有些不知道跟这个儿子说些什么是好,倒是司徒凛看到她没有话说了,起身就要告辞。

司徒夫人看到他起身就要走,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了起来,但是为什么难受她似乎都没有弄清楚,或许是因为儿子的态度,也或许是因为别的事情。

“对了,您身边的姚妈妈,我已经让她告老还乡了,以后会再派一个管事来伺候您的。”司徒凛走前还想起一件事情要与她说。

司徒夫人听到了他的话后,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讶异,她有些不解的问:“为什么要将姚妈妈弄出去呢,她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儿了。”

司徒凛听到自己的母亲问这样的事情,心里着实是有些无力了,面对这样的母亲,他怕劝得太重她心里又增负担,但是不劝的话,这司徒府的内宅总不能就由他一一个男人来管吧!

“母亲,姚妈妈犯了事情所以会让她告老还乡,原本是想要送她去见官的,但是看在她这么多年伺候您的份上,所以我才将惩罚放轻了一些,以后要是见到她,母亲也要坚定立场。”

“凛儿,你是不是觉得娘很没有用……”司徒夫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屋子里面的其他人十分镇定的看着下面的地板,这些伺候的人都是司徒凛选出来的,所以都是十分严谨而且有规矩的人,主人们在这个屋子里面说了什么事情,到时候他们听进了耳朵里面,到时候出了这个屋子就会完全忘记。

“母亲,如果您真的明白的话,您就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了。您如果想这样到死的话,儿子也只会遵从不会反对,因为这是您自己选择的,就如同我选择在那日抽刀斩杀那些人。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能够后悔,如果您以后也不想管这个内宅,只想在这里青灯向佛的话,那么以后司徒家里的权力,您将得不到一分一毫。”司徒凛看着自己母亲苍白的脸,心里又是心冷又是失望,都是母亲是为儿则强,但是她的母亲似乎从来没有这样过。

现在是什么时候,她怎么还能够在佛堂里面呆得住,她是不是真的觉得那里就是心灵的休息所,只要在那里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司徒夫人听到司徒凛的话,原本转动着的佛珠也停了下来,她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儿子沟通,她只能够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娘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只是觉得这样很累很累,从你父亲在这里开始,我就觉得这样活着好累。但是,我又不得不这样活着……”司徒夫人话说着就轻了下去。

司徒凛已经不想再与自己的母亲再说下去了,因为再说下去的话,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她的母亲完全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思维中,她不愿意走出来,别人也不能够将她拉出来。

“好了,母亲所说的我大致都明白了,如果以后有事情的话,可以让人来叫,你们几个要好好的伺候夫人,知道吗?”司徒凛对着屋子里面的下人叮嘱了一句,得了他们的回答后,就出了屋子。

司徒夫人看着他走过多的背影,又开始转起了佛珠,心里复杂得就像是几千根线丝缠在了一起一样。

屋子里面的下人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烦燥心情,但是他们都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如同根柱子一样,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外面也没有声音,一瞬间这里就像是个坟墓一样儿。

司徒凛回了自己的屋子后,就拿笔给小鱼写了一封信,跟她说了一下宅子里面的事情,上面也一言提过她母亲的态度,虽说这些都是烦恼事情,但是对于内宅的事情,他又不能够跟别人说。

刘家,小鱼正在小心翼翼的看着长出来的玉米苗,玉米苗长得像是有手掌高了,虽说看起来十分脆弱,但是它能够成长起来,就证明它是根好苗子。

“小鱼,真是没有想到你真的弄出来了啊,这可真是太好了,爹可是听到外面的人一直说,这些东西怎么弄也弄不出来。不过也有人跟种别的菜一样,拿这些种子全部都撒进了坑里面,不过也长出了苗,但就是没有咱们的好看。”

刘石十分兴奋的在那里说着,按理说他现在看自家的东西,是怎么看都觉得好看,别人家的东西就算是长了金子,估计也是不好看的。

“玉米的种法比较简单,真要有人不想太多,直接破罐子破摔,他倒是能够种出来,不过现在不光要弄出来,还得好好的伺候这些苗,如何让他们结果才是真的。这些玉米苗子要是到时候结了玉米,那咱们又可以把种子晒起来。”小鱼蹲在地上看着绿绿的玉米苗,心里很是满足。

“而且这些东西的产量超乎你的想像,要是到时候咱们第一个弄出来了,那可是有功于社稷的,你想想啊,这每年肯定有地方闹灾荒,被饿死的人肯定也不少的。这些要是全部都种出来的话,那皇上还不高兴死。”

皇上原本弄来这些东西,就是想要有人将这些种出来,特别是这些东西十分耐干旱,要是到时候种到西北地区的话,那里也不用老是像朝廷要粮了。

今天做苦工去了,我爸要盖一小屋,我去提砖了,弄完后又骑车去拿快递,总觉得手指头好像肿了一样,悲催,明天不会更这么少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四二章 种子发藤 返回《农女的田园福地》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四章 有歹人来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