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六章 仗势欺人?

文/潇湘萍萍
本章字数:4751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贵妇与别人聊天的时候,倒是完全没有将小鱼他们放在眼里,直接招了伙计就说要将这个佛像给包起来,伙计过来后,一看到小鱼已经将佛像拿在手里就要付钱了,他也为难了起来,虽说这里的人地位不低,但是有时候打开门做生意,那最主要的就不能够狗眼看人。

“这位夫人,这佛像这位姑娘已经选好了,要不然您再看看有哪尊佛像您更喜欢?”在这店里面做伙计的人都是一些周全人,并不会因为贵妇说有钱,就将小鱼手里的佛像拿走,毕竟来者是客,就算小鱼他们穿得不怎么样,但是谁也没有办法确定,这两个人就不是什么大人物了啊!

况且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这店铺后面也是有后台的,所以这些贵妇就算是心里有所不满,也不会在这里发泄出来,最多就是夫人们聚会的时候,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说而已。

“哎哟,你这伙计也真是的,我来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好不容易看到件东西,你倒是好还不愿意帮我拿过来,这沈家的店面可真是有趣了,有钱也不会赚啊!”贵妇有些夸张的捂着嘴巴,一双眼睛满是蔑视的看着伙计。

其他的贵妇也是一起笑了起来,她们就是无聊所以才会到处逛逛,要是在这里能够看到一场好戏的话,那也不枉她们来这里一趟了。

“就是啊,我看沈家的人真的是翘尾巴了,也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怎么发家的,是不是真以为我们动不了他们啊!所以才会这么嚣张,你们瞧瞧,就连一个伙计都这么嚣张。”另一个贵妇似乎也在这里受了些气,所以语气也是相当不客气,那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鄙视了。

这些人骂人的时候都没有想到,就算他们祖上现在是名声赫赫,但是也有可能他们祖先就是个泥腿子出生的,就算是现在的皇上,要是追溯到祖先那代的话,那可以发现皇上的祖先也是泥腿子。

只不过现在史书上都是将皇上祖先的出生渡上了一层金,毕竟这样的话比较好看一些。

伙计受到了两个贵妇的夹击,心里也是苦笑连连,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对这两个人恶言相向啊,反正现在就是要保持淡定了。

“两位夫人消消气,这买东西也有先来后到之说,这两位姑娘已经决定了而且要付钱了,两位夫人说喜欢这个,这个我真的没有办法作主啊!”伙计弯着腰连连说道。

刚才第一个说话的贵妇,性格看起来倒是挺暴的,所以一听到伙计的话儿,一巴掌就打过来了,伙计的脸被打得偏到了旁边,嘴角了溢出了血。

其他贵妇看她下手这么重,果断在后面抚掌助威:“哎哟喂,不愧是威远夫人,这巴掌打得可真是妙啊,看来再过不久,说不定夫人也能够上战场打敌人了,瞧这招式可真是……啧啧……”

打人的夫人听到其他贵妇的话,得意的笑了笑,甩了甩自个儿的手:“得了,得了,你赶紧将掌柜的叫过来,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招你这么个不知道变通的伙计。”

伙计被打得脸都好像麻了一样儿,他心里虽是愤恨,但是也不敢将这恨意露在脸上,因为他知道这个贵妇,到时候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给弄死了。

“是,是,夫人,麻烦您稍等一下。”

其他的贵妇看到伙计并不敢露出怒意,嘴里的笑声更加放肆了,在一旁的小鱼看到这样的场景,真是为这家掌柜的莫哀了,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了,这样夫人肯定是仗着自己嫁的夫家势大,所以才会这么毫无忌惮的做这样的事情。

掌柜的看到伙计的样子,就知道这里肯定是出了事情,掌柜赶到这里的时候,就听到这些贵妇们的笑,他脸色整了整,迈步进了屋子里面。

“各位夫人是要佛像是吧!”掌柜一进去就将屋子里面一个大的箱子让伙计们抬了出来,他将箱子里面的佛像让人立了起来,这是一尊白玉佛像,大概到了掌柜的腰间,在阳光的照耀下内里显得像是透明的一样儿,再加上雕琢佛像的人是大师,这尊佛像这么一照,竟让人生出不敢直视的感觉。

“这是本店最好的白玉佛像,如若夫人想要为老夫人买的话,您可以看看这尊,这尊才真正配得上老夫人的身份啊!”掌柜的话说得十分实在,看起来像是很真诚的捧着那位威远夫人。

威远夫人一看到这个白玉佛像,就知道是极品,不过这个东西可是这店里面的镇店之宝,现在掌柜的拿出来买,她倒是想收入囊中,但是这白玉佛像她是真心买不起了。

“掌柜的可真是好笑啊,今日怎么这么大方,居然把这个东西给弄出来了,是不是故意寒碜我的啊,谁不知道你这个店里面的镇店之宝就是这白玉佛像,你舍得拿出来卖。”威远夫人一脸讽刺的看着掌柜。

掌柜十分平静的与她对视着,摇了摇头笑道:“既然夫人有此孝心,那我又怎么会舍不得卖呢,只要夫人出得起价钱,我自然就故意将这个佛像卖与你。”

威远夫人见掌柜的不软不硬的刺了她一下,脸上的怒火更盛了,得,这位掌柜可是沈家的得力人手,这掌柜的动不了,但是其他人她可是动得了的,怎么着今天她也得找回场子了。

“真是的,买个东西也要被人堵三堵四,你这店还是赶紧关了算了,对面的两个女的,把人手中的佛像给我吧,你们也不是买得起的人。”威远夫人抬着下巴,一脸高傲的看着小鱼他们:“掌柜的,要是她们愿意给我,你们也不用管闲事了吧!”

掌柜听到威远夫人的话,看了看小鱼他们两个人,倒是没有说什么,要是小鱼他们不愿意将手里的东西拿出去的话,那他自然是要说几句话的,但是如果他们自个儿愿意的话,那么他也没有办法!

总不能和这位脾气暴躁的威远夫人对着干吧!这貌似很不利!

粉蝶听到威远夫人的话,脸色平淡的拒绝:“抱歉,夫人,我家姑娘对这个佛像也十分的中意,我看刚才掌柜拿出来的白玉佛像,更是能够配得上夫人的身份。”

小鱼也不知道这里面的人到底是哪家的夫人,不过看粉蝶的样子,似乎知道这些人都是哪家的,所以她决定不乱说话,要是说出来的话让人笑话,没有办法收场就不好了。

“哎哟,瞧这丫头片子的嘴巴还真是挺利的啊!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丫环片子,居然敢跟我顶嘴。”威远夫人看着粉蝶的着装,就知道这不是小姐,肯定是哪家人家的丫环了。“特别是你听这声音,简直难听得像嗄嗄叫的鸭子,看你这模样儿不会是没有男人要吧!”

威远夫人说别人的痛处倒是说得十分开心了,那脸色的笑容都快打折子了。

小鱼见她说得这么过份,也忍不住呛声了:“这位夫人留点口德,要不是知道口德两个字怎么写,您也可以回去再重学一下,或者是夫人以前都没有学过要怎么样待人,还是说攻击别人就是您没出嫁前的教导。”

其他贵妇听到小鱼竟然敢这样说,全部都捂着嘴巴,小声的笑着,那笑声传到了威远夫人的耳朵里面,那简直就是万箭穿心了,原本这些夫人就是陪着她出来买东西,但是现在却弄成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打她的脸。

“哎哟,这是哪里跑来的乡下姑娘呢,我看你才是没爹没娘教呢!你也别在这里说得这么溜,待会儿你就要哭出来了。”威远夫人决定出去的时候,要将她们两个女的抓到府上去,到时候就算被人看到也没有什么,就说她们两个人是府里面的逃奴。

“得了,就这么个佛像,我还用得着自降身份与你们两个贱丫头争,想拿就拿走吧!”威远夫人十分不屑的甩了甩手。

小鱼和粉蝶见她突然这么好说话了,心里也起了警兆,她们两个人拿着佛像付了钱后,就往店外面走,那个威远夫人看到他们出去后,拿了刚才看到的佛像也付了钱。

刚才那些贵妇还想着这女人怎么突然改了性子了,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啊,几个人看着威远夫人走了,也鱼贯而出看热闹去了。

一群夫人出了店铺后,掌柜的看着她们出去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店大了就是这个麻烦,这些喜欢找麻烦的人没事儿就往这里转转,真是闲得没地方跑了。

“你们两个人给我站住,把她们两个给我绑了,今天不逛了回府。”威远夫人一出来,就指示着跟来的下人,手一指就要将小鱼她们两个人给绑了。

粉蝶将小鱼护在了后面,待两个下人冲过来的时候,她一脚就将两个人给踹翻了,其姿势无比的熟练,看起来像是练过的。

“威远夫人可真是威风,就因为在店里面发生了些小摩擦,您就想要把我们两个人带回去处死吗?”小鱼一看到这两个下人的样子,就知道真被这两个人给弄住了,到时候这个蛇蝎女人肯定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京城街道上有许多的人,小鱼他们出来的时候,鹏子他们正离开了店铺,去对面的书行看了看,所以一听到外面有骚动声,他们赶紧跑了出来,这一出来倒是看到小鱼她们两个人和两个下人对峙的场面。

“小鱼,怎么了?你们两个人想要做什么?”鹏子跑了过去,手臂一横就将两个仆人扫到地上。

子墨和冯峰两个人也急忙跑了过来,挡在两个女孩子的前面。

威远夫人看到这一下子就跑出了三个男的,心里着实是愤慨至极,再加上她带来的下人,还被人甩到了地上,这更让威远夫人觉得小鱼他们几个人罪该万死了。

“你们两个可真是没有用,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起来,真是的,要是没办法将那两个贱丫头抓回去,那你们到时候就滚。”

威远夫人此话一出,倒是吓得地上的两个下人赶紧爬了起来,他们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一下子就将鹏子扑倒在地上,农家的孩子可不是好欺负的,子墨和冯峰暂时丢掉了斯文人的面子,一人扯一个就要将下人给扯起来。

鹏子是因为小鱼欺负所以怒气上头了,子墨他们两个人倒是想要和平解决,毕竟这个女人看起来不是什么善茬,但是现在这模样儿貌似只能够打了。

“姑娘,您站远一些,千万不能够被伤着了,我去把他们两个人拉开。”粉蝶一边告诫着小鱼,提着裙子就跑了过去。

威远夫人这个女的也真是个奇葩了,看到两个人下人没有办法制住小鱼他们,居然自个儿下场了,这可真是有些疯狂了,小鱼觉得要是京城里面的贵妇都是这个样子,那还不如都回去家里打酱油去算了。

“真是没用的东西,老娘来。”威远夫人撸了袖子,直接冲到了小鱼的身边。

旁边看热闹的人自然是津津有味了,有的人还在那里起哄了,不过大家看到这场面,居然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奇怪,估计这个威远夫人,平日里的作风就是这样的,像这样的人怎么就没有踩到硬骨头呢!

难道以前她做的事情,都让她得逞了不成!

小鱼看到她扑过来,她自然要闪身了,那个威远夫人倒的确是身手敏捷,扑过来的时候似乎可以看出来有几分架子,感觉像是学过一些武术基础一样儿。

“威远夫人可真是的,三天不惹事儿,这心里就不舒服了,看这一群人就是外地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惹上她的了,这要是不打一顿,估计她的气不会消掉了。”

“可不是吗?不会是威远将军在哪里偷腥了,这夫人觉得心里不平,所以故意在这里找茬吗?”

“要是我家里有这么一个母老虎,我也去寻个好看温柔的。”

众说纷芸,不过他们也不敢大声的说出来,就怕到时候被威远夫人听到了,那可就得把他们自个儿给赔进去了。

“夫人,您是想引别人的注意力,所以才故意这样做的吧,瞧吧,跟着您一起来的夫人,可是巴不得您这样出丑呢!”小鱼看到威远夫人扑了过来,往右边一躲,一下子就躲过了威远夫人的攻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五章 京城大街 返回《农女的田园福地》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五七章 谁的势比较大(快捷键 →)